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10

争取在七夕完结!

——————
10.

    和苏沐秋在一起的第一年,叶修基本已经脱离了校园生活,专心做事,两个人在离地铁口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处房子,方便上下班。那时嘉世的事业蒸蒸日上,苏沐秋也很得他们公司主管的青眼,两个人虽然从事完全不一样的职业,却一样处于事业的上升期。

    苏沐秋的父母早逝,家里也没什么亲戚,只有一个亲生的妹妹叫做苏沐橙,比他小四岁,叶修和苏沐秋毕业后,苏沐橙考进了他们的母校R大,小姑娘坚持要自己住校,只是每周末会过来看看她哥哥和哥哥的“朋友”,看看这两个大男人是不是又加班了,或者因为难得休息就一个都不愿意爬起来烧饭,最后决定叫外卖了。



    和苏沐秋在一起的第二年,嘉世开始扩张,叶修依旧忙得没日没夜,最长的一次,他整整熬了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等他终于回来之后,苏沐秋什么都没说,只是等叶修休息够了醒过来的时候,卧室的墙上贴了一张条目清晰的《住户守则》,单方面拟定守则内容的人用红笔在最下面一行写着:坚持健康作息,防止早衰。

    快过年的时候,叶修通过叶秋向家里透了口风,然后还没等叶修收拾东西回B市过春节,远在B市的叶父叶母就出现在了他们出租屋的门外。

    直到假期结束,叶家夫妻带着小儿子返回B市,他们都没有明确地表达什么,于是自这一年起,他们也迎来了漫长的考察期。



    和苏沐秋在一起的第三年,这是嘉世在行业内风头最劲的一年。嘉世所处的行业属于新兴行业,利润大,前景好,叶修作为嘉世的核心,这几年基本稳坐了行业龙头的地位,这一年的工资奖金和分红下来之后,叶修瞒着苏沐秋去看了房子,然后两个人在售楼处撞了个正着。

    不得不说两个人的品味虽然有些差别,眼光却都差不多,惊喜的计划泡汤之后,坐在一起商量商量,在售楼小姐的注视中敲定了一处高档小区的小高层,地方不大,但是装修花了不少功夫。

    等搬进去的那天,苏沐橙悄悄拉着苏沐秋跑到厨房去说话,坐在客厅里用液晶电视打游戏的叶修淡定地看着苏沐秋从厨房出来去了下卧室,然后拿了看起来非常像是房产证的东西又进了厨房。等到吃午饭的时候,苏沐橙看着他们俩的眼神让叶修想起了第一次跟着父母上门的叶秋。

    大概就是,担忧、了然夹杂着无语吧。

    等苏沐橙回学校去了,叶修把一个游戏手柄递给苏沐秋,两个人一起盘坐在沙发上,准备从最古老的格斗游戏打起,苏沐秋用牙签戳了一块苹果,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对叶修说:“我刚刚告诉沐橙,等大三暑假的时候可以去嘉世试试,你们最近不是招实习生吗?”

    “嘉世的实习生工作量可不小,她要是想去,那得做好心理准备。”

    “小丫头早就在查你们嘉世的官网,看招实习生的条件了,也在你们官网上问过具体内容,没和我们说大概是不想走后门吧。”苏沐秋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旁边叶修听着,也跟着戳了块苹果,“这就是傻气了,这些东西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机密,有便利不用,自己去问那些不知道真假的消息。”

    “便利”点点头:“我回头问问那边的要求吧,晚些时候去和她说。虽然这行为是耿直了些,可是小姑娘想要靠自己的独立精神还是值得鼓励的,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次路过学校过去看她的时候,她们舍友偷偷和我讲的啊,”苏沐秋瞥了叶修一眼,“说起来,那些小姑娘还问我关于你的事儿了,这都毕业三年了,也不知道这些小学妹在惦记你些啥?”

    趁着游戏过了一关进入确定界面的当口,苏沐秋放下手柄,凑过去把叶修的脸拧过来,左看看又看看:“我还是觉得,我比较帅,她们怎么就盯着你呢?”

    “呵呵,你要知道,皮相总是要老的,人格魅力才是长久的。”叶修说着笑了起来,“要不你怎么也看上我了呢?”

    “年少轻狂、鬼迷心窍”的嘀咕了两句,苏沐秋还是放开叶修的脸,重新拿起手柄确认进入下一关,然后状似不经意地说:“我和沐橙说了,感情的事说不清楚,我就想好好过日子的,过得开心最重要。”

    我觉得和他在一起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再忙也没有关系,再多外界的压力也没有关系,只要每天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就很好。

    这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

    叶修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手臂一伸把人搂过来,在他还沾着苹果汁的唇上亲了下去。

    这时候玄关处传来了门把手拧动的声音,去而复返的苏沐橙看着客厅里的两个人,有些僵硬地拿起了放在鞋架边的太阳伞:“我是回来拿伞的,你们继续。”走的时候还不忘顺带关上了门。

    “妈蛋啊!”苏沐秋一下由盘坐挣扎着跪坐在了沙发上,如同炸了毛一样跳起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注意点影响,要不要脸了?!”

    “在自己家亲自己男朋友,多正常的事儿啊,别大惊小怪的。”叶修就算有些尴尬也被苏沐秋这剧烈的反应给冲没了,反而一本正经地回了他一句。

    “我靠!还振振有词,你小子欠收拾了吧!”苏沐秋一脸不可置信地抓起垫在背后的靠枕,咬牙切齿地冲着叶修扑上去了。

    “哎哎哎!游戏开始了!别闹别闹!要死了!”

    “我先掐死你算了!”



    和苏沐秋在一起的第四年,苏沐橙进入嘉世实习,小姑娘的工作能力非常不错,这一年年底的时候吴雪峰在年会上找了陶轩和叶修,说了自己的打算,准备彻底从生意场上抽身,专心做起学术了。他这一走,嘉世内就出了一个重要的缺,叶修参考人力部的意见给了陶轩一份名单,里面是他觉得可以试试的人,然后陶轩选了苏沐橙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培养,最后苏沐橙的表现优异,得到了这个机会。

    不过因为叶修和苏沐秋的关系,公司内还是少不了一些风言风语,直到后来几年,整个行业里,说苏沐橙其实是个花瓶的人依旧不在少数。

    所幸苏沐橙的性情并不在乎这些:“我不能说自己没有受到叶修的照顾,毕竟很多我不明白的地方,都是他教我的,虽然只要问,他无论是谁都会教,可是也不是谁都能找到他的,所以说就说吧,又不会少块肉,只要我是凭自己的能力做事,把事情做好,能帮到叶修就好了。”

    对此,苏沐秋这个哥哥倒是看得非常开,他自己也没少遇到过这样的事,年纪轻、资历浅,在职场这种讲人情关系和出身资历的地方,他这几年可没少被故意刁难,就是叶修,嘉世刚起步的时候遇到的困难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在这些困难面前,一两句底下人的闲话他根本不看在眼里:“不遭人妒是庸才。”

    不过,“沐橙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向着你了?”苏沐秋简直想不通,不过妹妹和恋人相处得好是件好事,所以苏沐秋也没多问,他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前两天我遇到老吴,他让我劝劝你,你和老陶怎么了?”

    叶修叼着烟,听苏沐秋问起,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理念分歧。”

    苏沐秋原本还没怎么在意,听到这个原因的时候,却心下一沉。

    理念分歧?

    对于一个还在不断发展的企业来说,最怕的是什么?人才缺乏?资金周转?管理混乱?

    在苏沐秋看来,这些都不如核心人物的经营理念出现分歧可怕,尤其是两者本质上都是十分强势的性格,有自己的坚持,不会被说服。一旦一艘前行的船出现两股力量拉着往不同的方向走,以上的问题随时都可能伴随着这个根本问题而并发。

    “你打算怎么办?”

    “无论是从目前的行业形势还是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都不会主动离开嘉世,跳槽去别家,目前就走一步算一步吧,事情也许不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叶修和苏沐秋心里都很明白,事情并没有那么乐观。

    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之后的几年,行业渐渐发展起来,嘉世的竞争对手多了,叶修在公司里的处境却一年不如一年,这个创业初期忙得几天几夜不睡的人,居然慢慢变得比苏沐秋还清闲起来,具体体现在叶修的游戏人物等级都超出苏沐秋一大截了。

    行业内没有什么秘密,眼看叶修在嘉世内部的处境,不是没有人来找叶修商量过跳槽的事,给出的条件也很优越,可是叶修一直没答应。也有消息灵通的人士为此找到过苏沐秋,这位职业猎头和苏沐秋关系不错,发现苏沐秋这边也走不通之后忍不住感叹:“你们都是决定聪明的人,但是这件事上未免有些不太聪明了,你也不怕哪天叶神被嘉世扫地出门?”

    苏沐秋回头把这件事当笑话讲给叶修听,叶修问他是怎么回答人家的。

    “怕什么,就凭你的本事,就算真到了那个地步,大不了从头再来就是了。”

    已经到了而立之年的人倚着阳台的围栏,神情仿佛还似少年时。


——————
写到最后,耳边响起了刘欢老师的歌声。

评论(14)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