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4

很高兴,我们多这么捧场,给多多比心(´▽`ʃƪ)。

——————
4.

有的人暗恋已久不敢告白,看着对方走过来,再看着对方走远,最后默默花开,独自花谢;有的人心怀好感却不自知,多年后回忆起来突然想通,这份心情如同夹在书册中的干花,早已尘封只残留一点余香,一点感慨。

但是绝对少有像他这样,相处多年,一朝变质,马上就要面对失恋的。

苏沐秋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白粉刷的天花板,刚刚在行政楼的厕所吐了个底朝天,现在肚子里空空的,但是手脚吐得发麻发软,支撑着回到宿舍就不错了,压根没有精力爬起来去食堂排队吃饭。

已经毕业的老张走了,原本四人的宿舍只剩下三个人,另外两个人一个实习的公司离学校太远,所以他就住了公司安排的宿舍,虽然简陋可是包吃住对一个学生来说已经减轻了很大的负担了,另一个准备本硕连读,天天泡在图书馆,每天都呆到图书馆关门,回来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在路上遇到叶修。

叶修······

叶修啊。

靠啊!

白天不能想人,晚上不能想鬼,苏沐秋这才刚刚想到这人身上,床铺就晃了晃,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床边:“你这是怎么了?不开灯一个人躺床上?”

苏沐秋看着叶修那张脸,艰难地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心累。”

叶修笑了:“我看你这不像是心累,倒像是想要找谁打架的样子。”

可不是,真想打你一顿。苏沐秋在心里默默接了一句。

像是感应到了苏沐秋心底的恶念,叶修收起了笑意,踩着床铺的梯子又往上爬了一层,伸手来摸苏沐秋的额头,苏沐秋无心也无力地扭头让了一下,拍开叶修的爪子:“没发烧,就是胃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叶修皱眉:“工作也不是这么个忙法,晚饭吃了吗?”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没有半点说服力,嘴上还是很老实地承认:“吃了,又吐了。”

想想又补了一句:“都是酸梅汤的锅。”

“得了吧,我和张佳乐喝了怎么没事?别狡辩了,一定是你最近没按时吃饭折腾的,你等着,我去食堂看看。”说完人就从梯子上下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帮他把灯打开。

二十多分钟之后,苏沐秋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紫菜汤小馄饨和一笼玫瑰豆沙包,还有一盒胃药,从叶修手里接过被他掰开了的一次性筷子,感觉那股酸味儿又上来了。

R大的食堂可没有这些东西,叶修这是照顾他胃不好,特地跑了趟西门出去,又给他买了胃药才回来的,这么一来就跑了一大圈,他自己也忙了这么多天累得不轻呢。

要说叶修这人也是富养出来的少爷,当年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打算请病假逃军训呢,平时对这些事能糊弄的就绝对不讲究,一件衣服不穿到脏绝对不换,冷的热的都往嘴里送,还得苏沐秋在旁边急死的太监一样念叨。

可是他对身边的人的确细心体贴得很,只是不爱挂在嘴上,能做的都动手做到了。

也难怪那些小姑娘喜欢他。

苏沐秋咬着筷子,热腾腾的紫菜汤暖着胃,把他那点酸水泡软了,别的小心思又跳动起来,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没发现也就算了,真正明白过来了,让他什么都不做干看着,那他就不是苏沐秋了:“你今天回来得挺早啊,忙完了?”

忙完了就好了,忙完了就有时间了,忙完了那个其他校区过来的学妹也就该回去了,苏沐秋连忙拍掉自己那点歪念头,他怎么能这么想呢?他一个大男人大不了公平竞争就是了,怎么能想着对方掉线?这不光不公平,还不自信!

不过······他也得自信得起来啊,首先他的性别就不对啊!

这不是什么感情不感情的事,R大的风气开放,现在的社会也不像过去,男的喜欢男的也不是什么要浸猪笼的事,可是性向是天生的,你就是再好,他也觉得你特别好,可是他就是不喜欢男孩子,你能拿他怎么办?

苏沐秋恨恨地咬了一口包子。

叶修看他吃得香,自己也拿了一个包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没呢,这边晚会的事才敲定,后面都是他们文娱部和组织部自己的事儿了,我这边还要联系校庆邀请校友的事,估计有几个人我们这些学生面子不够,必须去找院长校长,或者他们当初的班主任。”

会长这个职位就是个劳碌命,说是事情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可是百年校庆这么大的事儿,底下的人又担心出纰漏,总要拉会长去过目才放心,到时候真出了事也能说一句“当时会长也看过的”分担点责任。这些事苏沐秋心里门清,他原本也是他们院的院学生会干部,要不是后来因为太忙了退出来,现在校学生会指不定谁当家呢。

苏沐秋点点头,心里还是有点纳闷:“你怎么这么积极?以前你不是一直都把独立自主挂在嘴上的吗?”

提到这里,叶修也有点烦心:“百年校庆,到时候那么多优秀校友回来,咱们R大出去的,多的是一行一业里的大人物,谁都想出这个头,给人家留一个印象,从各院到各部,有些人都快要为了那么点事儿打起来了,只有我来压着他们。”

也是,苏沐秋看叶修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同情,用没抓包子的手撸了撸叶修那头有点乱的短发:“你该洗头了。”

叶修也不介意苏沐秋略显幼稚的举动:“而且我最近想明白了点事。”

“嗯?”

叶修认真地看着他,眉眼中甚至有些郑重:“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想要和对方过一辈子,那你至少要拿出能够保证一辈子的资本来。虽然说有情饮水饱,可你要真喜欢人家,就不能让对方跟着你喝白水过日子。”

“一个人可以随意,可是想要有一个家,就要担起责任来。”

“你觉得呢?”



苏沐秋觉得糟糕透了。

刚刚他还在打算着努力一下,虽然他是个男的,但是又没有裁判罚他犯规红牌下场,可是叶修几句话让他发现,原来他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些小姑娘他见都没见过,当然不会去顾忌她们的想法,追求自己的爱情也是一种权利。

可是他不能不在意叶修的想法。

这是第一次,叶修这样认真地对他说这些,他是真的在努力把这个女孩放到他未来几十年的计划里,想要给她一个好的生活条件,甚至说起,想要有一个家。

也就是最近才想通的,应该就是张佳乐说的那个女孩吧,看他们一起回来的样子,的确相处得很不错,那个姑娘也是值得人放在手心里捧起来的。

他可以去为了自己打破一个姑娘的梦想,却绝对不可能为了自己,去试图破坏叶修的梦想,何况叶修这个人做了决定就不会改,无论别人说什么,想什么。

退回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做一个朋友,然后真心祝他幸福,这大概就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苏沐秋一个人趴在宿舍阳台的栏杆上,也不管这漆黑的围栏有多久没擦了,手上拿着一支烟,这是他刚刚从叶修的口袋里顺来的,其实他也不会抽,可就是想找点事做。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好像是对面女生宿舍楼的动静。不一会儿,有歌声从那边传过来,能大庭广众地唱歌还是有底气的,加上吉他伴奏,用扩音喇叭那么一放,这一片的人都从阳台上探出了头。

这显然是告白的男生唱的是过去港台偶像剧的主题曲,苏沐秋以前听苏沐橙放过,调子有些熟悉,歌词却不知道,因为隔得有些远,他听得也不是很清楚,还伴随着一群人起哄的声音。

有些爱凑热闹的人还特地跑过去看,苏沐秋都能看到有人从宿舍楼跑过去,因为天黑了,有人打开了手机灯,一个两个,点点光汇成一片璀璨光明,随着歌曲的节奏摇摆着。

等歌到了高潮,甚至有人跟着一起唱了,这下苏沐秋终于勉强听清他们在唱什么了。

“······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自己苦了自己,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听着听着,苏沐秋也跟着哼了两句,挺欢快的歌,唱得也很不错,唱到高潮,男主人公还喊了一句xxx我喜欢你,这次的女主人公很给面子,那边的“答应他”还没喊几声就成了一片欢呼。

这种戏码在R大其实每个月都会有几出,尤其是即将毕业的这片学生住宿区,分离在即,再胆小的人似乎都鼓起了勇气,想要为了自己的幸福去拼一把,各种告白的手段层出不穷,有的欢喜结尾,有的落寞而去。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苏沐秋自己,也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香烟的火星在黑夜中明明灭灭,然而一直等到烟烧到尽头,他也没抽一口。

评论(23)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