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中心岛 8

之前生病发烧断了更,现在还是咳嗽得厉害,我尽量更吧。

————————
8.

    想总是需要时间的,虽然其实也没有多少时间让苏沐秋去慢慢想,但是这个问题他四年前想过,七年前想过,十多年前就懵懵懂懂地试图去理清楚过;他从嘉世想到兴欣,再到国家队,最后退役。

    直到现在。

    随着年岁的增长,心情的变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跟着改变。

    他在电视上偶然看到过讲珍珠产生过程的节目,沉在水底的珍珠蚌吸进了除不去的砂石颗粒、虫卵等异物,柔软的内里受到刺激生长出珍珠囊,将异物包裹在其中,并且不断分泌珍珠质,天长日久,砂石就成了珍珠。

    当然,对苏沐秋来说发现这份心情时,他并没有如同被异物侵入的珍珠蚌那样被刺痛,他虽然会焦急、会失望、会难过,但这都是因为他想要得到更多,因为他希望能够在对方身上得到同样的回应,因为他的不满足,从来不是因为这份感情本身。

    那这份感情本身呢?


    当他们决定和陶轩签约组建嘉世的时候,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翻了翻官网上的注册条件,不约而同地对着其中的一条犯愁起来:“你的身份证怎么办?”

    未成年的叶修少年要身份证的话,必须在监护人的陪同下到户口所在地的相关办事处去办理,可是他们俩心知肚明,叶修现在还在离家出走中呢,怎么可能拿得出身份证明?

    叶修叼着烟靠在椅背上想了想,果断做出了决定:“我回去一趟,一定把身份证搞到。”

    回去呀。

    那是苏沐秋自从遇到叶修以后,第一次开始正面这个问题,叶修虽然住在这里,但是这儿其实不过是他的一个落脚点而已,他来自离H市很远很远的另一个北方城市,那里有他的父母亲人,那里有他的家。

    如果有一天,叶修不玩了,或者是他年纪到了跟不上竞技的状态了,叶修就会回去了。

    而他哪里也不会去,因为H市就是他的家。

    后来方锐在转到兴欣时和他们说起唐柔,说唐柔这样的人是最不稳定的,她有退路、有资本、有兴趣,来去都看她的心情,人家不需要靠这个谋生、也不必要为此去讨好谁、去多方考虑,理由非常现实而有力——人家唐大小姐虽然看起来是个网吧妹,其实有的是钱,买下联盟都不是不可能,这样雄厚的背景,你要用什么去留住她?

    当时苏沐秋特别想给方锐大大介绍介绍当年的叶修大少爷。

    叶修的背景可半点不比唐柔弱,而且他父母可不是看得很开的唐书森先生,他们是反对叶修走这条路的,纵然他自己想留下来,也要看他父母肯不肯放行。

    为了拿身份证一个人回了B市,这人又不肯买个手机,只能等他上网联络,如果遇到什么突发的事件根本来不及通知别人,虽然就算通知了他也远水救不了近火。苏沐秋一个人在家里每天脑子里的画面凑起来都够拍一部和《西游记》媲美的长篇神话剧了,从叶修被父母发现抓住关在房间里饿上三天三夜到无证少年走在大街上被B市的警卫逮进了派出所,就在苏沐秋快要把《叶修历险记》脑补到第十集的时候,已经到了H市的治疗大哥拍了拍他的肩:“小苏你这是失恋了?”

    苏沐秋觉得这位大哥真会开玩笑:“我这还没恋呢,您可别咒我啊!”

    治疗大哥一派过来人的样子:“不想分的话,别赌一口气不服软,说几句好话哄哄,别说人家不爱听的,人和人啊讲的就是个缘分,好好珍惜,别意气用事。”

    苏沐秋哭笑不得:“你真的想多了!”

    后来说了什么他已经不太记得了,可是这几句话虽然跑偏了,但也有道理,他听进去了。

    等他们吃完治疗大哥的接风酒各自散场,顶着风跑回来的苏沐秋一边跺着脚一边打开自己家的门,就看到灯光昏暗的屋子里,叶修趴在电脑前睡着了,连耳机都没摘,电脑屏幕因为长时间没有动作自动进入了屏保,蓝汪汪的光照着叶修的脸色也跟着幽幽的发蓝。

    苏沐秋站在那里就这样看了很久,直到叶修自己醒过来,一脸迷糊地回头看是谁把门打开了,看见是苏沐秋的时候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回来了啊。”

    “这话应该是我说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晚上到的,身份证搞到了就回来了,结果家里没人。”

    “沐橙晚上有课,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呢,等杀完这个BOSS再说,你上次不是说要材料吗?”

    “那你继续,我给你热点饭菜。”

    “好啊。”

    苏沐秋这些天心里积压的阴云顿时消散,心情甚好地开火热汤饭,闲暇时还凑到叶修那儿去看看,询问他这几天怎么过的。

    他想过,如果叶修回不来怎么办?没有叶修他当然也有自信带着队伍拿下冠军,可是这总归不一样,拿冠军和两个人一起拿到冠军,当然是不一样的。

    要两个人一起,然后拿到冠军。


    只是,然后呢?


    “所以今天我在你那儿看到苏沐秋,是他来你这儿住几天就走?”电话那头叶秋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我还以为你终于出息了呢!”

    叶修险些被他逗乐了:“你这学咱妈的口气可学得不怎么像,没有得到她老人家的精髓。”

    “那是,她老人家的精髓我可学不来,老妈她现在只要你找个能喘气的就谢天谢地了,”叶秋把文件翻得哗哗响,“所以说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人躲你躲到国外去了吗?怎么还住你这儿?当初你说得那么肯定,说他和你处了十几年,指不定哪里就发现了你不对。不告诉你就出国,出了国也不怎么联系,明显是拒绝你了,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了,只是没说破大家都留有余地。可是我怎么看你俩不是这么回事儿?”

    叶修的表情有点微妙:“当初他走时我没见到他人,只能做出最合理的推断。”

    叶秋觉得当初那个为自家混帐哥哥惆怅难过的自己简直就像个傻逼:“见面之后你又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不好说,”叶修转移了话题,“对了,你今天到我那儿去做什么的?”

    “之前让李嫂给你打扫屋子,她有东西忘在你那儿了,我今天顺路去拿了一下。”叶秋解释了两句,还是不肯跳过之前的话题,“所以你现在到底怎么想的?”

    叶修叹了口气:“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这么八卦?”

    “我这叫八卦吗?!我又不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是在担心你!”叶秋简直要被他气死了,叶修反而笑起来:“你不需要担心我,以前就和你说过,这不是件需要去担心的事儿。”

    叶秋可不这么想:“得了吧你,就连老头子那样的人都已经旁敲侧击地问过我几次了,也就你自己不着急。”

    “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身体健康吃饱喝足,有什么好担心的?”叶修是真的不着急,“至于我想要的,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到的,当然也会自己去做、去努力拿到。”

    他说他要走游戏这条路,于是他离家出走,用十多年的时间让父亲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认可他并不是“玩物丧志”。他说他还没到放弃的时候,说他会重头再来,于是就从网吧里拉起一个草根队伍一路从挑战赛进军职业圈,直到夺冠。他说新老交替需要时间,说他们依旧会是世界冠军,于是今年中国队几乎是以全新的阵容出场,然后拿下了世界冠军。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又该去怎么做。

    叶秋噎了一下,声音也低了不少:“行行行,我说不过你,反正你别后悔就行。”


    挂了手机的叶修也没马上回去继续听领导唠叨两句,他今天一早就被从被窝里叫起来、不得不跑到体办来主要是为了电视台那边的事,有一个体育栏目想邀请叶修去做个访谈,趁着世界邀请赛夺冠、国内职业联盟赛事就要开始的当口,对电子竞技做进一步的宣传,希望他能够配合。

    叶修挺惊讶的,电视节目说到底还是以收视率和看点为目标的,而他虽然还是国家队的领队,可是毕竟已经退役这么久了。连苏沐秋这样曾经火遍荣耀的人,新一代的玩家都认不出他来了,何况是曝光率非常低的叶修。找他还不如去找正当打的那些选手,毕竟有成绩才有人气,全明星的排名就是最好的证明。

    戴着眼镜有点儿宽胖的负责人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在网上做过调查,毕竟荣耀是网络游戏,它的根基还是在网络,我们相信网络数据是有参考价值的。”

    这位节目负责人也有点感慨:“现在正在当打的职业选手的确都有着很高的人气,但是我们问的是,在他们眼中《荣耀》这款游戏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谁。”

    上万条转发,几乎不约而同地告诉他一个名字:叶修。

————————
大概还有两三章吧,麻溜地把它填掉,然后去填别的坑了。

评论(51)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