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中心岛 6

呀,昨天没来得及更新,今天补上,日更不能断!

————————
6.

    苏沐秋原本以为他这一晚上大概要睡不着了,事实上他头一靠到枕头上睡意就瞬间蔓延上来,模模糊糊感觉到旁边的动静,似乎听到叶修说了句“我关灯了啊”,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答就彻底睡着了。

    一夜无梦。

    因为时差原因,苏沐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向阳的落地窗也被窗帘遮得一点光也透不进来,他还是看了手机才知道已经这个点了,似乎知道他要倒时差,认识的人没有一个打电话过来骚扰的,只有苏沐橙发了几条短信。苏沐秋扭头看看还把头埋在枕头里睡得香甜的叶修,自己也不想马上起身就躺在床上翻起了手机。

    苏沐橙比他早两天回国,在H市的时候就已经把时差倒了过来,现在已经和兴欣的一群人出去玩了。苏美女在汇报了今天的行程之后还让他难得的假期好好休息一下,醒过来了可以看看陈果昨天那条微博下的评论,或者和叶修刷个副本什么的。

    苏沐秋早年微博基本属于半托管状态,嘉世的商业活动和代言都是从那边走的,离开嘉世之后他也没把那个账号拿回来,干脆重新弄了一个号,平时拿来看看一些新鲜事和熟人的近况,不过在出国后他已经把微博的客户端给卸载了,所以只能打开网页登录账号,清掉了几乎把手机卡住的消息提醒之后,他在首页看到了陈果昨天发的照片。

    光线有点暗的包厢里一群人在围着条桌打牌,头顶上彩灯明明暗暗将斑驳陆离的光撒在每个人的身上,照得镜头里的人面目有些不清,可是依旧能让看的人感觉到热闹的气氛。苏沐秋自己背对着镜头所以只露出了一点侧脸,对面的叶修微微起身摸牌,发现陈果站在门口不动正看过来,反倒是全场中唯一一个照到了整张脸的。

    苏沐秋点开大图随手存下照片,点开评论看了两眼,挂在评论区第一条的是一个顶着兴欣队徽的粉丝回复别别人:“刚入的新人不认识他很正常,我老公已经退役有几年了,突然看到他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呢”,这条回复被职业选手看到转发了一下,所以热度很高。

    苏沐秋第一次发现自己被这些姑娘豪放地叫成“老公”、“男朋友”时,简直哭笑不得的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反正按苏沐橙的说法,她们身后基本都有一堆的“老公”、“男朋友”,自己作为其中之一保持淡定就好。

    他四年没有上来看看了。之前都是在职业选手群里,有关于他感兴趣的话题时才出现一下,其余时间都在潜水。毕竟他已经退役离开职业圈了,适当的关注可以理解,偶尔冒泡算是惊喜,总是出现刷存在感就有点讨嫌了。

    职业选手群里当然不会有人像这些粉丝一样直白认真地说自己喜欢或者讨厌谁谁谁,毕竟一个圈子里混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你要不是开玩笑而真说这话,那基本会被看做吹嘘拍马和彻底撕破脸,一般人相处到不了这个地步。

    私底下的想法就不为人知了。

    在你不知道我是谁的时候,人往往能够更直接地表达自己的喜恶,甚至还生怕别人怀疑自己的感情不够真挚;但如果是朝夕相处的对象,哪怕他就站在你面前,很多话你都只能包着玩笑的外壳去说出来,想让他听见,又害怕他真的信了,他不信时自己又觉得失落。

    真真假假,起起落落。

    仿佛在角落里吊着丝线的蚕蛹,把不能说出口的念头结成丝,一层层把自己裹进去。这些念头不断,丝也就不会断,最终将自己心里那个不甘躁动、勇气十足又怯懦胆小的自己完完全全地裹住,不露半点痕迹。

    他有时候挺羡慕这些能够开开心心地喊着“xxx我喜欢你”的粉丝们的。

    苏沐秋正有些走神呢,旁边叶修已经醒了过来,半阖着眼睛懒洋洋地问:“几点了?”

    “下午两点十一分,我说你真没做主人的意识,客人住在你这儿,你居然不早点起来准备三餐,我都比你醒的早,叶领队你这待客态度简直恶劣。”苏沐秋放下手机揉了揉眼睛。

    叶修翻了个身显然并不想起床:“你算哪门子客人,要吃什么自己动手,实在不行叫个外卖,我再睡会儿。”

    苏沐秋摸摸肚子觉得自己也不是特别饿,扯扯被子又躺了下去,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和他心里的那个小人一起伸了一个懒腰,撑开四肢时酥麻的感觉从指尖传到发梢,全身都放松下来,得到了一次彻底的休息之后还有些没能提起精神来。

    身边叶修的呼吸缓长,显然已经又睡着了,他也再睡会儿吧。

    这样多好,说说笑笑、亲密无间。十多年悲欢与共、风雨同舟的情谊,相伴度过彼此青春岁月中最难忘的时光,哪怕不常联系,再见面他们依旧是最好的朋友。

    比起他已经得到的,像那些只能远远看着的粉丝一样说一句“我喜欢你啊”,根本就微不足道了。



    等叶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点多,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只有苏沐秋的白色手机躺在床头一亮一亮地闪着信号灯。

    他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拖着拖鞋走到落地窗边拉开窗帘,明晃的天光顿时把房间照亮,将黑暗连同那些藏在暗处的波澜都蒸发在B市午后的阳光中,听到动静的苏沐秋推开房门:“你终于起来了啊?!”

    叶修回头就看到苏沐秋围着红蓝格子的围裙,一手拿着本当初叶妈妈塞给自己儿子、却被叶修扔在角落里堆灰的菜谱,另一手拿着锅铲,有些长的刘海被他用晾衣服的小夹子夹着高高翘起,整体造型堪称经典。

    叶领队三两步走到衣架边掏出自己昨天忘在口袋里的手机,一脸严肃地给对方拍了一张照片,并且十分好心地发给了苏沐橙,然后抬头询问:“苏妈妈你的锅不需要看着吗?”

    苏沐秋少年时一戳就跳的脾气早被这人磨光了,何况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造型略雷人,白了站在落地窗前啧啧感叹的叶修一眼,转身继续去看放在煤气灶上的锅了。

    叶修大概翻了一下国家队负责人发来的信息123,回复提醒他假期回家看看的叶秋一句“知道了”,略过10086的问候,走到了客厅里拿出电视柜里的钥匙去打开书房,至于另一把钥匙他看都没看就又关进了抽屉里。

    等叶修洗漱完走到厨房里找吃的时,发现除了现成的水果和牛奶没有什么能吃的:“你没有叫外卖吗?”

    要知道,以前在队里他们俩沉迷游戏,一扎进去就很难出来,尤其是夏休期只有他们俩在的时候,一日三餐基本除了泡面就是外卖,对于苏沐秋居然跳过外卖选择自己下厨这点他还是有点惊讶的。

    “我又不认识这儿,怎么叫外卖?你先随便吃点什么垫着,我这儿快好了。”苏沐秋也不是讲究吃得精致的人,在翻了几页厨房读物之后,还是选择就这么烧,烧出来的饭菜差不多能吃就行。

    反正他们俩都不挑。

    苏沐秋和叶修在生活上都是非常容易满足的人,尤其是叶修。

    以前在网游里讨生活的时候,苏沐秋还会想着要过舒服一些的日子,和叶修抱怨银武烧材料自己又要穷一个礼拜了,叶修却只要给吃给喝给游戏玩就行,为了游戏他还能少吃点。第一次比赛拿到的奖金到手还没几天,他就转手借给了别人。说起来,那个人和叶修也只是一般朋友,偶然说起自己如今度日艰难,大概支撑不下去,要回去工作生活了。结果叶修二话没说就把钱给借出去了,自己回来继续和他们一起过东奔西跑吃泡面的日子。

    苏沐秋说过他,这钱人家估计是还不了的,这个圈子还没真正发展起来,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你能帮多少?

    十八岁的叶修咬着泡面叉子口齿不清地回答:“你说的没错,可是我不认为他们应该为了生计的原因被迫放弃这条路。钱这个东西对我来说,能够生活就可以了,如果我把这些钱给这个人,让他能够撑过这段时间,继续打下去,那我为什么不去做呢?我的确帮不了多少人,但是能帮一个是一个。”

    “钱很重要,但是在有的事情上,我们不能为钱让步。”十八岁的叶修这样说,二十五岁的叶修依旧这样说,二十六岁的苏沐秋像十九岁时那样扔了一张银行卡给他:“算是借你的。”

    只是这回是为了让叶修解约。

    “里面的钱应该足够付你的违约金了。你走吧,嘉世已经容不下你了。”换一支队伍从头再来,总好过一日日在这里磋磨岁月,浪费你的才华。

    叶修没有收:“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陶轩是知道的,他到时候一定会逼我退役,他很清楚我还能打。如果我拿出这笔钱,他肯定会猜到是哪里来的。平时的争执也就算了,这件事他不会退让的,我一走了之,到时候你怎么办?”

    他静静看着苏沐秋:“我总不能丢下你。”

————————
_(:_」∠)_

评论(16)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