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30

刷一发女神,不要惹移动炮台,尤其是背后有一个专职高级军备设计师的移动炮台(doge脸)



30.

觰沙鬓发丝穿柠,蓬沓障前走风雨

       关榕飞将新制的衣甲装备送到的时候,兴欣正对上虚空阁。

       虚空阁阁主李轩号称逢山鬼泣,专攻鬼阵,手中四轮天舞有“四轮月下引万鬼”之说,而他的副手吴羽策剑阵双修,持红莲天舞,却是“红莲劫火渡千魂”,双鬼结阵可成鬼神盛宴,引煞气四动,鬼神惊泣。

       但恰恰苏沐橙是他们两个的克星。

       如今兴欣的苏姬摘了鬓角的白花,挽着娇俏的少女发式,别着一朵红色的绢花,白裙红纱,重弩开工,箭上带硫磺,空中生火,落地开花,以火破煞,一上阵就稳稳架住重弩,盯死了虚空双鬼,叶修等人在前,尤其是方锐一打即走,滑不溜手,让脾气刚硬直接的吴羽策打得很是闷气。

        最终虚空败下阵来也在众人预料之中。

       “苏姬如今真是越发强硬了。”李轩无奈地叹了口气,随着鬼阵收起,他苍白鬼气森森的面容恢复了平日的温和文雅,吴羽策跟在他身后,抱着剑不说话,秀丽如女子的样貌,却眉梢眼角都带着剑锋一样的凌厉,这位被方锐戏称为“吴娘”的剑客一向沉默。

       苏沐橙笑得很是开心:“我要努力啊。”她的目光落到台下冲她微笑的苏沐秋身上,悄悄伸手从叶修身后对他挥了挥手,苏沐秋见她的动作顿时失笑。

       下了场,苏沐秋对苏沐橙招了招手,起身让她坐下,一双堪称鬼师神匠的手,轻轻地把苏沐橙动作间松散了下来的发髻盘回去,紧了紧,鸦鬓簪花,两张相似的面容含笑相对。

       叶修倚在一边看着,一边啧啧感叹,魏琛忍不住把他往旁边拉了拉。

     “干嘛?”

     “我说人家兄妹两个在一块儿多美的画面啊,简直堪比什么游春图,仕女画,你凑过去怎么看怎么别扭好不好,赶紧站远点。”

      “呵呵,老魏你什么眼光,哥站他们中间别扭?”叶修几步走到苏沐秋另一边,伸手揽住苏沐秋肩上,回头和苏沐橙说了几句,苏家兄妹一起抬头向魏琛看过来。

       叶修披着外袍,红襟白袂,一头长发只是用一条发带扎着,两鬓碎发垂下来,长眉柳目,神情慵懒,苏沐秋衣着简单,白底红纹的衣衫穿得齐整,说不出的清俊温柔,并容色照人的苏沐橙,叶修插进兄妹俩的画面中,的确半点都不突兀,恰恰相反,叶修走过去,这似画的一幕仿佛才真正完整了,活过来了。

       陈果一把抓住魏琛的小臂,手劲不大,魏琛却跳了起来:“哎呦我操,老板娘你轻点儿!老夫的膀子!刚刚被迅哥儿那小子划伤了!老板娘你别抓伤口上!”

      “哦哦哦,对不住对不住!”陈果闻言连忙松开手。

      “老板娘你少听老魏的,他伤的明明是另一只手!”方锐凑过来一把撸起魏琛的袖子,示意他膀子上没伤。

      “滚滚滚滚!”

       苏沐橙捂嘴笑得开怀,自从苏沐秋回来之后她每天都很开心,心满意足的喜悦,现在只要拿下魁首就更好了!她这样想着,将挂牌上君莫笑的名字下连胜的数字改成了三十七,她身后是一片欢腾。

        全胜,真正的全胜!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除却第一场叶修并没有站在单挑场上外,一对一的比斗无一败绩!

        都说一叶之秋是斗神,失却了一叶之秋称号的叶修已经被江湖的浪潮所淘汰,而打着千机伞的叶修此刻站在台上,用他全胜的战绩告诉天下人,什么才是真正的斗神!

       回首栏杆拍遍,天下谁堪敌手!

 

      苏沐秋站在狂喜欢庆的人群后,看着站在台上的叶修。

     君莫笑,千机伞,三十七。

      那年江上月下,少年豪言,凋折心事,聚付空谈。

      而今万众台前,都一一实现,繁华已极,

      浩荡盛名,全一场轻狂。

      阿修。

      谢谢你。

      叶修回头看他,阳光落在他身上,让他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

      飞扬的眉目带着少年初见时的张狂不羁,和沉淀下的深刻沉稳,岁月从不曾对他温柔,他却温柔了这漫漫的岁月,叶修眼带几分狡黠的笑意,冲他做了个口型:

      求破。

       苏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顺带给了他一个鄙视嫌弃的眼神。

      方士谦问他,不怕吗?

      他怎么会怕?怎么会走?

      他的梦想,他的荣耀,就在这里。

 

       兴欣进入八门争胜,第一场,对阵蓝雨。

       黄少天看见兴欣的人,尤其是沉默地站在后面的莫凡时总有种说不出的纠结愤怒和跃跃欲试,这要说到上次在冉州城外密林里的一次对手,黄少天追着这个兴欣的忍者,对方跑到了树上,他就干脆砍了树,结果在空中被这小子阴了一把,以为对方是踩在结实的树枝上,哪里知道他是踩在忍刀上,随走随带,黄少天半空中试图踩一下借力,结果一脚踩空,被自己砍倒的树死死压在了下面,生生折了他几根肋骨!

       被叶修见一次笑一次,被蓝雨阁的人笑了整整两个月,最重要的是,连喻文州那次来看他,他折了肋骨躺在床上,阁主看着他喝药,看着看着也笑了起来!!!

       黄少天简直悲愤了!

     “呦,少天,伤好了?”叶修扛着伞走过来,眼神一直在他上次被砸出了个好歹的肋骨附近转。

     “叶修你给我滚滚滚滚滚!!!你看哪儿呢!看哪儿呢!我和你说,这次你肯定赢不了的,你早点给我认输回去吧,你们兴欣简直就没有一个好人,卑鄙猥琐无下限,你们兴欣那个叫莫凡的小子呢?让他出来让他出来!有胆子本剑圣在擂台上等着他,操!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样的冤枉亏呢,不讨回来我就不叫黄少天!”

     “好了好了,哪里是冤枉亏,这是告诉你万物有灵,要爱护一草一木懂不懂。”

     “滚滚滚滚滚!!!”

       怒气和战意一样高昂的黄少天守在蓝雨擂台的最后一位,凭高超的剑术送走唐柔之后,迎来了兴欣守擂的苏沐橙。

      “苏妹子居然是你,这可不太好啊,这地方太平坦根本不适合你这样的重弩师拉开距离,你说是不是?”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就运起轻功向苏沐橙的方向逼近。

      “你要怎么办?这么近的距离根本铺不开箭网,火线也不可能啊。”说话间黄少天已经到了面前,苏沐橙完全没有回避的意思,迎面直遇。

      “嗯?!”黄少天有些惊讶,但是也没有想太多,他虽然送走了唐柔耗费不少内力,但是拿下苏沐橙,他还是有这份自信的!

    “开始吧!”黄少天话音未落,剑光已经近在咫尺。

       苏沐橙三箭齐发,黄少天不过身形一转就避让开去,追上借力后退的苏沐橙,而就在此时,苏沐橙手中弩箭换成了一支通体火红的箭羽,一落而下,就在黄少天脚边炸开!黄少天只来得及撤开一步,冲力之下,吃了个亏。

      “我去,苏妹子你哪里来的这种东西!什么时候袖炮可以改在箭上了!简直猥琐!猥琐!”

      台下陈果看了看气定神闲喝着茶的苏沐秋,打了个冷颤。

      回应黄少天的是漫天袖炮,但是他完全没有停下脚步,闲庭漫步般穿过炮火,此刻,他离苏沐橙只有七步了。

      三段斩上前,黄少天内力灌注如冰雨之中,蓝光乍现,抢出半步。

      苏沐橙飞速移动拉开距离,而就在她没有落地之前!

      机会!

      黄少天最享受的就是在场上抓住这一闪而过的机会时,将对方不小心留下的一丝破绽撕开,最终一击毙命!

      附身扬手,剑带人动,人随剑行,光若流星!

      流星曜日!

      剑光快到极致只见光影,带起一道血花飞溅。

       而苏沐橙被剑风带起的劲力旋身半空,不顾受伤的肩臂,白裙红纱如同一朵红白相间的花绽放开来,就在旋转中,又是一箭瞄准了收力不及的黄少天。

      只能躲了,黄少天运气横移,接连又是三箭封死退路。而苏沐橙借着这连发四箭的劲力后退,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黄少天怎么会让她就这样退下去,擦着箭风便是迎风一刀斩。

      掌间剑光流泻,幽蓝色遮天蔽日,剑光交织成网,又带出一道血色。

      苏沐橙一脚踩在身后木桩上,旋身又是一片连击。

      黄少天转身跟上,几步踏出,四周竟是瞬间出现了七个身影!

      七个看上去完全真实的黄少天。

       剑影步。

       真身和幻影同时拔刀斩挥空而至,苏沐橙不躲不避,以连弩相应。

       强硬,一向柔和的苏沐橙这一局打得异常强硬!根本就是欺负黄少天内力不足,要以伤换伤将他交换下去!即便被近身,仍旧毫不退让,寸土必争!

     “我说,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啊!”黄少天侧身一记崩山击将苏沐橙震得一踉跄,“我没得罪你吧?”

      苏沐橙一把袖炮招呼上去:“你挡在我夺魁的路上,还没得罪我?”

     “啧,那你得罪我也得罪得不轻。”黄少天随机后跳便是逆风一刺,一边旋身躲过苏沐橙一箭,随之就是升龙落凤!

       剑势从高而下,苏沐橙以吞日硬抗还是被劈翻在地,倒地后苏沐橙就地一滚,避开黄少天的追击。

     “我说,苏妹子,你这避让的方式是和方锐学的吧!”

       才说完,黄少天瞳孔一缩,机扣扣动的细微声音让他飞速后退,却还是被一支迅疾到根本看不清的袖箭伤到了右臂,而这还不算完,那袖箭见风而燃,炸起的热浪将黄少天掀到了半空。

    “都说了,我要努力了啊。”被火药反震得额间出血的苏沐橙爬起来,擦了擦流下的血,对已经被掀出了擂台范围的黄少天笑得得意非常。

评论(10)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