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28

基友说,不够甜,要甜,好吧→_→她赢了,再码一章,本来是准备做明天的量的说_(:з」∠)_



28.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你就不担心我是人易容冒充的?”

      “得了吧,你就是化成灰哥也认得你。”

     “我似乎应该感动一下,但是我一点都不感动。”

       当直到饭前,楚云秀被苏沐橙开门放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那当众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此时一个剥着橘子,然后分成三份,一个用柳叶刀削着苹果,削好之后放到了某个烟斗没点火,还锲而不舍叼在嘴里的家伙面前。

       啃着苹果的苏沐橙走回自家哥哥身边,趴在他肩上,一边招呼着楚云秀坐下,旁边一周的兴欣门人表情各异,从呼啸到了兴欣也有一阵子了的方锐诚恳地看着楚云秀:“需要解释吗?我们刚刚从苏美人的哥哥那里听了一个,嗯,庸医和误打误撞的故事。”

       “很曲折,真的,相信我,看我的眼睛。”

      “方锐你走开,能不这么猥琐吗?”

      “比起这些,我说沐秋,你躺了那么久,还行不行?”叶修拍了拍手上的果皮,带几分挑衅地看向苏沐秋。

      “呵呵,行不行有本事咱们手上见真章!”

      “好!咱们走!”

      “走就走,怕你不成!”

      “等会儿输了,可别哭。”

      “谁哭还不一定呢。”

 

     “他们真的是十年不见,生死重逢吗?”陈果木着脸看向苏沐橙,清明时的那些百转柔肠都被眼前的一切刷上了白石灰,生的。

       苏沐橙回她一个灿烂的笑。

       结果到了武场旁边,兴欣众人只看到两个人拿着弓箭比着箭技。

      “你们没打起来哦!”陈果松了口气,又有些奇怪。

      “看他的脸色就知道这人还没好全呢,这个时候动手我胜之不武啊,等会儿让小安看看,该吃的药还得吃,药费都记在账上,老板娘你尽管让他给你跑腿干活,拿兵器来抵债。”叶修一边说着一箭正中苏沐秋那靶心上箭矢的羽端,将箭从中劈开。

      “方士谦方先生已经说了没事了,不过我说,进了兴欣门下还要自己付药费?”苏沐秋不紧不慢取箭,同样一箭劈开了叶修刚刚射出的那箭。

      “你什么时候进了兴欣门下,我怎么不知道?”

      “老板娘,我算是兴欣的人吗?”

      “额,啊?!算,当然算!”

      “喏,老板娘都说了。”

      “我说你们两个够了!没有这么糟蹋东西的!”陈果看着明明有一排的靶子,偏要在一个地方争个高下,结果折损了一堆箭矢的两个人,一阵无力。

        总觉得苏沐秋出现之后,叶修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张狂了是怎么回事?

       被认为越发张狂了的叶修耸了耸肩:“也好,差不多要开饭了。”

  

       苏沐秋吃得很少,《蝉息功》之所以被认为是最接近修仙功法的武功,是因为一旦练成就像古书列传中所说的那样,引灵气入体,餐风饮露,食松子可活,只不过苏沐秋显然不是那么乐意喝西北风过日子的,多少还是吃了些。

      “我说你这是要坐地升仙啊,吃这么点儿。”

      “人怎么会成仙?鬼剑士不也引煞气入体?一样的道理,只不过我这门功夫是将人后天重塑成能够承受灵气的体质罢了。”

       “啧啧。”

       “倒是你,多大人了还挑食,生姜全部挑出来做什么。”

       “得了吧,我这是被沐橙灌出阴影来了,看到生姜就喉咙发麻。”

      “叶修你少污蔑我,哥哥,他就是挑嘴儿。”

       方锐默默下筷子抢走了一块酱鸭,往魏琛这儿坐了坐:“我这个时候就特别佩服莫凡,那么淡然出尘无视一切的气度,可怜我的心都要被这开花的老树戳成筛子了,吃个饭至于吗?有人疼就是矫情,明明以前从来懒得挑的,老魏我记得你和老叶分的一间?”

      “啊呸,老夫早就把东西搬了,哪怕被三竿子打不出个气儿来的莫凡闷死,老夫也不要和老叶这家伙,确切说是老叶和苏家小哥儿一间,老夫这还没娶媳妇儿呢!”

      “省省吧老魏,整个儿武盟,除了轮回的方明华,你见谁娶到媳妇儿没?清一色的断袖,偶尔有几个想找媳妇儿的,身边也没有姑娘,蓝雨阁轮回教霸图堡,一个姑娘都没有,咱们在蓝雨的时候就该认识到这点了。”

       “呵呵,你自己和老林跑偏了,不要污蔑老夫,污蔑我们坐拥美人的兴欣,老夫还是要娶媳妇儿生儿子热炕头的,绝不和你们这些断袖为伍。”魏琛说着离方锐远了些。

       一抬头看见对面轮回桌上首位处,周泽楷那张仙人似的脸带着笑,不用他说话,旁边江波涛已经把他喜欢吃的夹好了放在他面前的小碟子里。

       魏琛脸色一青,转过头去,蓝雨桌边黄少天站着,一手拿碗一手拿筷,便说边夹,试了还评价一下烧得怎么样,觉得不错的就多加两筷子,很快就抢了一碗,放在他和喻文州面前,催喻文州多吃些。

       魏琛觉得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东张西望的好,埋头抢菜才是正理,一边想着,一边重复了一句:“绝不和你们为伍!”

 

       天色入晚,一家家的灯亮起来,又熄灭下去,只有几盏在深夜里影影绰绰。

       苏沐秋坐在灯边,听着苏沐橙和叶修给他讲着这些年的事情。他没有告诉他们自己这些年还是有些意识的,有的事,在这样好的时候,就不要再去提了。

       叶修斜靠在窗下的木榻上,沐浴后披散下来的长发洒了一身,一双柳叶似的狭长眼睛,半睁半阖带几分困意,但言语终究是清醒的。

       年近三十的男人再没有了少年的浮气,沉淀下气质来,多了些让人说不清的意韵,何况是叶修这样的人。

       只是披着外袍撑着下巴不修边幅的慵懒样子,在苏沐秋眼里就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苏沐秋嘴上是再没有承认的那天的。

       叶修感觉到他的目光便也看过来。

       两人目光相接,都楞了一下,却也没有移开视线。

       嚷着“困了困了”的苏沐橙打着哈欠回房去了,走之前还似笑非笑地给两人带上了门,苏沐秋被自家妹妹的眼神弄得有些窘迫,坐在那里不动了。

       叶修从木榻上起来,拖沓着鞋便爬到了床上,脱了外袍衣衫,一扯被子就要睡:“沐秋你还不睡?”

      “嗯,等一会儿。”苏沐秋撑着眼皮,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掌心有点冷。

       叶修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笑起来:“来睡吧,不熄灯。”

       苏沐秋握紧双手,又松下来,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床边:“你看出来了。”

      “天色一黑,你的表情就不对了,而且以你的性子,自然是要挨着沐橙坐的,可是这回却紧靠着灯坐,我就大概猜到了。”

       苏沐秋脱了衣物钻进被窝,他从棺材里出来,没有别的,只是一旦四周全黑,就忍不住紧张,之前一人独睡,都彻夜不熄灯,如今本以为可以克制,终究还是被叶修看出来了。

       叶修伸手揽住苏沐秋:“睡吧,我在这儿呢。”

       苏沐秋如今的身量和叶修一般高,两人并肩躺下来,眉眼相齐,叶修半敞着的内衫,隐隐可见那偏白的肤色,有细微的伤痕在上,都是些陈年旧伤,近年来能够伤到他的已经实在是不多了,但是就这些旧伤,对苏沐秋而言,却是新伤。

       苏沐秋伸手摸到叶修那从颈间划下的细痕上,差一分就倒咽喉,可见当时的惊险,他在时,是断不会让人伤叶修到这种境地的。

       叶修抓住他的手,睡意朦胧带着鼻音:“别乱摸啊,困死了,赶紧睡,明个儿起来让哥脱光了给你看也可以。”

       苏沐秋算是被某些人十年来越发破廉耻的厚脸皮打败了,卷了被子背朝叶修,准备睡觉。

      “哎!别抢被子啊。”叶修长手长脚扯着被苏沐秋卷过去的被子,可是被角都被苏沐秋垫到身子底下去了,一扯没扯动。

       好吧,很熟悉的场景,十年来一直一人睡,抢被子的手段见生疏,比人慢了一步的叶修只能将另一床抵在里面的被扯过来,这一床显然有些厚了,但是叶修也不介意,床上铺展开,一把将苏沐秋也裹进来,一边就连人带被抱在怀里。

       这下苏沐秋不乐意了,两床被在这暮春的时候不是要捂出一身汗来,伸出脚来将叶修踹开。

       叶修坐起来,无奈地看着瞪着他的苏沐秋:“能不能安稳了?”

       苏沐秋撇撇嘴,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还是松了被角,掀掉外面一床厚被,把叶修放进来。

       叶修被这么来回一折腾,倒是少了几分睡意,半撑起身体,凑过去抱住背朝他,身上依旧偏冷的苏沐秋,将头搁到他肩上:“不高兴?那伤也不算什么,江湖上混谁不带些伤在身上。”

      “我没那么小心眼儿。”

      “得了吧,你想什么,我会不知道?”

       叶修叹了口气,将怀中人抱得更紧了:“就你这帮亲不帮理的护短脾气,嘴上不说,心里记得比谁都清楚,这点沐橙真是和你学的。”

       苏沐秋哼了一声,显然不觉得自己妹妹像自己有什么不好。

     “那些过去的就过去吧,你不用想着嘉世那些事,我自己都不在乎了,你和沐橙倒是一副虎姑婆的脸色,苏大爷,咱们要向前看,把你那些放在闲事上的心思放到我身上来成不成?”叶修说着,就着苏沐秋颈脖处轻轻咬了下去。

       苏沐秋突然被咬了一口,虽然不重,却有些疼,细抽了口气,结果某些人反而加重了力气,几乎要咬出血来,吃痛的苏沐秋一巴掌拍在了叶修后脑勺上:“做什么?!属狗的啊!”

       叶修松了口,埋在他青丝颈间一笑:“哥是属虎的好不好?”

      “好了,不闹了,睡吧。” 


——————————

卧槽········记错了,这么说,叶神是属牛的?··········97啊,望天

评论(17)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