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一点鬼哭的片段

晤,因为三次元的缘故吧,鬼哭这篇我应该写不下去了,没有时间,所以干脆把原本打大纲的时候写的一些片段放出来,大家就当一堆段子随便看看吧!

然后,隔着12个小时的时差,祝大家圣诞快乐啦!

————————
一点片段

    说实话,苏警官作为人民公仆,就连找个对象都不忘“为民除害”,实在是高风亮节。


    对方突然问:“这位先生你方便告知一下生辰八字吗?”

    苏沐秋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不是说能从人脸上就看出对方的状况吗?”

    这假神棍半点不害羞地继续胡扯:“我这个水平的,一般人看面相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但是有两种人,无论我到了什么境界都看不出端倪。”

    “哦。”苏警官随口应了一声,完全不感兴趣,倒是旁边的方锐捧了句场:“哪两种人?”

    “所谓医者不自医,相术也一样,关于自身命运的人是算不出什么来的,我现在只有至亲的两种人什么都看不出来,一种血亲,一种是姻亲。”这叫叶修的家伙不光不紧张,还老神在在地分析了起来。

    苏沐秋和他当然说不上血亲,苏警官H市土生土长,而这叶修身份证上写着是B市人,按他的说法,那只能是姻亲了。

    苏沐秋顿时脸就黑了,旁边方锐喷笑出声:“你想当咱们苏副队的妹夫?”

    叶修摇了摇头:“妹夫不算至亲。”

    方锐刚想说,姻亲中妹夫都不算至亲,那什么算?!结果脑子里一转,再一看苏沐秋有些诡异的神情,顿时明白了。

    刑警骨干方警官原本戏谑的目光一下变得充满了敬佩。

    能不敬佩吗?!

    你见过有被逮住坐在这儿的人还有心情一本正经地调戏警察的吗?!而且还是调戏他们苏副队!


    很多人就像一块石头,被自身所处的环境和受到的教育培养出不同的质地和棱角。而这些创伤就如同一把锉刀,狠狠地锉在他们身上,留下一地的石屑。

    有的人被这些锉刀锉得棱角更加突出锋利,为了保护自己,甚至报复别人,不惜去划伤无辜的人。

    而有的人被锉平了锋芒,变得平庸而沉默,始终无法忘记被挫伤时的疼痛,最终在恐惧中风化掩埋。

    还有一种人,他们同样被锉平了棱角,可这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他们知道了被刺伤的痛,他们将自己化为一块沉重的石头,然后狠狠地砸向那些试图伤害别人的锉刀,哪怕粉身碎骨,直到将之砸断。

    叶修觉得自己就背着这样的一块石头,有点沉,可又比他以为的要轻很多,轻到任何一个想要反抗的人都能把他砸出去,又沉得  仿佛能够砸断这世上所有的锉刀。

    明明只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而已。


    苏沐秋虽然姓苏,可着实没有苏妲己的命,他更像是传说中烽火戏诸侯只为博卿一笑的周幽王,注定是个昏君,叶某人只是这么冲他稍微服服软、说几句好话、放低点姿态,他就什么都计较不起来了。

    色令智昏。

    苏警官默默给自己贴上了个标签。


    套路,都是套路!

    然而叶修不得不承认,套路之所以能成为套路,实在是因为这是集人民的智慧于大成的结果。有些话从特定的人嘴里说出来,就是让你一边嫌弃还一边忍不住地高兴。

    他就是吃苏沐秋这套。


    叶修这个人其实非常惦记着别人对他的好,他也就是嘴上不说,其实你只要静下心去看,看到的都会是他对你的好。这些好渗透在细枝末节的点点滴滴里,让你去信任他、依赖他,让你觉得日子不再那么冷清寂寞,心事不再那样沉重压抑,他会让你过得轻松自在,让你做你自己,有一个人这样待你绝对是一种福气。

    这世上恰好相逢的人其实并不少,难得的是懂得珍惜。

    而苏沐秋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惜福的人,所以虽然一天他要嫌弃上叶修八九回,经常气得牙痒痒,可心里依旧稀罕这个人,打心坎里喜欢这人。

    喜欢得不得了。


    作为一个警察、社会治安的防线,从他选择走上这条路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要把所有危害和正常人的生活隔离开,他要维护这样幸福和平的环境,哪怕这样很可能会让自己过得并不那么幸福和平。他要保护很多人,普通百姓、同事战友等等,忘记恐惧和退缩,化身成这黑白世界的灰色地带上永不动摇的高墙。

    当他突然面对一片陌生的天地,并且无可奈何地发现自己对此完全没有办法的时候,他成了一个普通人,而叶修站在他身前,对他说,别紧张,我护着你呢。

    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顿时漫上心头。


    其实要恰好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那是很难的。

    叶修对此是深有感触的。他见过很多人,有的可以做朋友,有的只能做路人,也有不少人对他有过意思,男的女的都有。可是他清楚地知道,他们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什么样的?

    仔细想想,虽然没有具体的要求,他心里还是有一个大概的轮廓的。这个轮廓不是针对外貌年纪和家世,而是性格,性格要好一些,这样相处起来才不会太累。

    苏沐秋这个人怎么样呢?

    比他想的要好太多了,好得有时候他都快怀疑自己有没有这个福气了。常年居无定所,和鬼怪为伍,行走在危险边缘,哪家的好孩子能跟着他这样的人?

    大概也只有苏沐秋这样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还本能地去保护别人的“傻子”了。

    这样的傻小子,让你觉得,你对他再好都不为过。


    我们时常面对的这些,这一切。

    仇恨,愤怒,扭曲的人性,丑恶的一切在人与人之间传递,这些负面的东西不仅在摧毁受害者,也在摧毁着我们的人性。

    面对死者的尸体,面对那些杀人者。

    你会很难再和身边的人建立信任关系,因为你清楚地知道,人这种生物,对自己的同类有多么的残忍。

    你又要把自己变得多么坚强才能对抗这种侵袭。
   

    说这姑娘喜欢叶修,也并不让苏沐秋意外。

    女孩子的确比较容易迷恋他这样的人,怎么说呢?浪子,感觉经历过很多危险,遇到过很多人,身上有一种沧桑沉静却明亮潇洒的气质,也许不够温柔,却暖着心肺,让你觉得什么都不用去想,跟着他走就行。

    当然,苏警官是不会跟着他走的,相反,这个时候他还得让这招摇撞骗的家伙跟着自己走:

    “好了,回家吧。”


    得了吧,方锐想,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时候,这人可是在直接调戏他们警察队伍的好同志。


    很多人幻想里,遇到一个道长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道骨仙风的老头来他家看一圈,说些云里雾里的话,露一手绝活,把所有人镇住,就可以收到这个弟子了?

    才不是。

    尤其是叶修这样的人家,没有把你当讹诈的骗子送进去就不错了。

    叶修是自己愿意跟着这个老头走的,在这位道长偷偷爬了一家的矮墙根出来之后,当时这老头一身都是灰,半点仙风道骨都没有。

    叶修问他做什么,他说刚刚替这家的小孩驱了邪。

    “那干嘛偷偷摸摸的呢?”

    “因为人家父母不信这个。”

    “他们既然不信,你何必还要去呢?”

    “因为我遇上了啊。”

    在日后很多个江湖浪迹、暗中多管闲事的日子里,也有人问叶修为什么要搅和进这些本不关他事儿的麻烦里, 他都会回答人家:

    “因为我遇上了。”
   

    在这条道上走,有的人把自己当成了神,有的人把自己弄成了鬼。

    可其实,我们都是人。


    “咳咳,没看到还有警察同志呢?”老头佯做为难。

    “警察同志应该什么都没看见。”小年轻十分笃定。

    “呵呵,你们俩让开。”苏警官冷笑着掏出了手铐, “你们动手是违法的。”

    “你也动手了啊!”

    “我是执法。”

    对方顿时福至心灵,麻溜地让到了一边:“您真是好样的,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


    大街上到处张贴着新年的商品促销广告,圣诞和新年的歌曲连成一片,圣诞帽还没全摘下,新年的吉祥物已经占领了整条商业街,热闹的氛围让人几乎要无视身边冰冷的落雪了。

    苏沐秋想起去年这个时候,他和叶修才刚刚认识,还因为冤枉了他的内疚以及对无家可归人员的同情收留他在家过了一个元旦。

    现在想想,好像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评论(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