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10

这一章为了过度剧情,有点枯燥有点晕。

————————
110.

    陈果回到城主府里的住处,随便收拾了一下有段时间没住的屋子,然后合衣横躺在了床上。其实这个时候她很想唐柔,如果唐柔在的话,她能有一个人讲一讲自己的想法,而且以唐柔局外人的身份,也好帮着参考参考。

    她虽然晚上喝了不少,可现在一点醉意都没有,即便原本有点晕,听了叶修的话以后她也醒了。

    那种自从得知叶修就是“叶秋”之后一直轻飘飘的虚幻感也落到了地上,一股更沉重、也更强烈的感情压在了她的神经上。

    她觉得应该是愤怒,对那些叶修口中“观念不合”的人的愤怒,对人心中追逐利益而背弃情义的愤怒,对执着和坚持在更多的人眼中只是不合时宜的愤怒,甚至是对于那个曾经也隐隐觉得或许换了首领会有新气象的自己的愤怒。

    然而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她心底的烈火不再熊熊灼烧着神智,取而代之的是从骨髓里渗出的悲寒。

    窗外的夜空沉沉,夜幕上点缀着的星光闪烁不定,点点繁星簇拥着一轮未圆的月亮。传说中星月轮转标记着时间岁月的轮回,一千两百年一个星月历,千年万年,这些照亮黑夜的星辰按着固定的轨道走过一圈之后会再回到原位,亘古不变,一个兽人活得再长也不过两百多年的寿命,一个星月下来,曾经的人都已经回归神的怀抱,留下的身体也被掩埋,化作尘泥。

    不变的星光清冷,悠远的月光微寒,只有屋外檐下的风油灯,晃悠悠的昏黄灯光,却透着烟火人间的暖意。

    她回想起那个寒冷的冬天,数百年来最冷的寒集。

    那时兴欣城中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她安排体弱的老人和孩子迁移,不断加固城防,雪还没落,天却冷得连孩子的眼泪都结成了眼角的冰,也是那个时候,她真正理解了兴欣城的习俗,眼泪虽然可以发泄悲伤和恐惧,然而面对利爪和尖牙,眼泪只能在寒风中结冰,他们必须拿起武器去为自己、为自己在乎的人,撑起一片抵挡风雪的屏障。

    陈果当时也已经做好了与城共存亡的打算,因为寒冷和恐惧颤抖的手慢慢也随着心情的平复稳住了,她站在城墙上,看着快要下雪的天,心里想着,也许等一切结束,大雪会将他们和敌人的尸体一起掩埋,一眼看去,曾经厮杀染血的战场便如同过去一样,生死倥偬,万籁俱寂,天地间依旧是一片洁净素白。

    她这样想着,看着远处的兽潮如同黑夜一般逐渐逼近。

    他们在城墙上守了整整一夜,那是陈果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惨烈的一夜。刀锋割开血管,滚烫的血溅在脸上,下一秒就冷了,口鼻间都是血腥味,也不知道是谁的血,野兽,战友,还是她自己。

    没有退路,没有选择,只能不断拼杀下去,直到再也站不起来。

    弓箭已经用完了,精神力也耗尽,她手握长剑近乎本能地挥动着,然后她被一只斑豹的尸体压倒在地,本就体力偏弱的亚兽终于精疲力尽无法动弹了,她躺在被冻裂的土地上,眼前一阵阵发黑,疼痛和疲惫在她终于放弃挣扎后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陈果第一次知道人居然能这么累、这么疼。

    她用最后的力气眨了眨眼睛,试图看清头顶上浩渺的天空,模糊的视线却隐约看到天空中飞扬的雪花——也许很快自己就要被大雪埋葬了,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不会活着成为那些野兽的口粮。

    厮杀声震耳,全身都痛到了麻木,大脑一片空白,眼前只有飘零的雪和无边的冬夜。

    自己就快要死了,她想。

    然后,她看到了光。

    巨大的光束冲天而起,呼应着天上突然光芒大盛的星星,似乎人力真的能够撼动从来不喜不悲的天宇,让它低头看一眼在它轨迹下努力活下去的人。

    一瞬间,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力量,挣扎着推开压在身上的野兽尸体,迎着那道光,站了起来。

    她无法用语言描述自己那时见到的场景,只能说,那是她一生中见过最恢弘壮丽的景象,犹如神迹。

    现在她知道了,用神迹来形容六星防护阵的重启一点都不为过,那本就是神裔之族留下的遗迹,建立在神力的基础上,让后来人循着前人的脚步,走向祥和光明的未来。

    而叶修也告诉了她关于他的身份,叶秋身上雅格斯服饰的缘由。

    不是一般的虎族,就是仅存的神裔——翼虎。

    陈果非常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对她来说,叶修就是“叶秋”已经足够吃惊了,加上一个翼虎族的出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现在叶修告诉她,他是创世神转世,说不定陈果也就顶多问一句“那苏沐秋是不是劳瑞”了。

    倒是听她这么说的叶修给了她一个无语的表情,然后说:“老板娘,你的想象力不错。”

    呵呵,在现实面前,她的想象力还是挺匮乏的,至少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嘉世会被她从心里的神坛上一脚踹下来。

    她问叶修要不要再建立一个部落,叶修让她冷静下来再想想,毕竟这不是一个狩猎队那么简单,这份责任和重担不能出于一时的义愤而起,否则必然会坚持不下去。

    叶修反问她,为什么。

    他当年答应加入嘉世,是为了带着那些在最后一波兽潮中残存下来的人活下去,作为同样在这次浩劫中失去至亲的人,他能够体会那种茫然悲伤,看着兽潮退却后留下的断壁残垣,他放下了年少时近乎任性的念头,去承担这份责任。

    曾在中央城的高墙围困中,面对禁止武力的严令,从叶修懂事以后就一直伴随他成长的,对于这座城、这个世界的困惑,在他登上原那谢克拉城的一刻,答案渐渐清晰起来。

    他要解除的不仅仅是兽潮的直接伤害,还有数千年来因为兽潮而给族群带来的影响,从蜥龙王城覆灭之时起就延续不断的余毒。

    如果陈果选择他,那要面对的将是一条无比艰难的路。


    “可是我依旧坚持我的想法。”陈果坐在城主府的办公室里对面前的人说,她那份一人支撑起兴欣城的坚韧经过这些年的风霜早就已经成了她的脊梁,让她面对重压也能挺直腰,正视对方的眼睛,“如果这条路通往的地方足够光明,我无惧于这一路的坎坷。”

    她曾经那样憧憬着嘉世,不止一次地想终有一天整个兽族都会在领部的影响下,做到“人人都有住处,人人都能温饱,人人都是平等,人人都得所爱,人人都可学他们所想知道的知识”,亚兽能走出部落,流浪者能被拥抱接纳,兽人间的矛盾可以不用流血和强弱来解决,部落间参差的规定不再形同虚设,掌权者的权威也不是论定一件事的最终准则,是非对错都能归于一定的尺度之下。

    虽然这种现状是在强大的实力后盾下维持的,可是这的确让兽人们走出靠实力取胜的丛林,在平等自由的家园栖息繁衍。

    为什么嘉世即便在六族比斗中连年失利也从没有人质疑过它兽族领部的地位,却在陶轩接手一段时间之后开始人心浮动?仅仅是因为陶轩插手各族事务吗?

    插手各族事务顶多引起部族高层内的矛盾罢了,虽然在很多人眼中权力的争夺才是如今嘉世面临危局的原因,但是还有寥寥数人能看明白,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首领叶秋所支撑起的秩序——在大的动荡之后、朝不保夕的惶恐之下能够给所有人安心感的秩序,眼看就要随着叶秋的离开、陶轩的违规而分崩离析。

    掌握着权力就想要去使用它,而用这份权力能够做到的事,能够给人一种自己可以做更多更好的感觉,从而去想得到更多的权力,最终他的野心超出了他的位置限定的范围,于是他想要跳出这份桎梏去做他认为对的事,维护这种桎梏的人就成了他的障碍。

    最终除去这个障碍,跳出这道警戒线,也就破坏了既定的规则,让原本就没能真正稳定的秩序因此而再次陷入不安中。

    “陶轩现在还维持着我之前留下的框架,肖时钦这个人相当能干,孙翔也足够强,”叶修在提到现在嘉世的情况时曾经这样对苏沐秋说,“我希望这些,能够抑制住这种崩坏,从而再次达到新的平衡,让嘉世走出困局。”

    这大概,就是叶修这个嘉世首领,对这片他经营多年的土地最后的期望了。

    可是,即便这样,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必然会偏离叶修最初的设想,这一点叶修明白,苏沐秋明白,陈果也明白,所以她才说:“我想看看,那个你说的答案。”

    叶修回答:“那你要做好准备了,因为这条路不光很难,还很长。”

    苏沐秋笑了:“但我们可以一起启程不是吗?”



    当然在启程之前还有一些事必须弄清楚。

    “建立部落还是需要一定条件的,”苏沐秋这些年和叶秋混在一起,对这些东西在聊天的时候听他讲过,“土地,人口,资产,这些达不到一定数量是不能成为雅格斯承认的部落的,只能作为聚集地而已。”

    在荣耀大陆的雅格斯时代,虽然有中央城统领六部,然而在六部高度自主的情况下,整体依旧是以部落制为主体的,部落就成了最基本的行政管理单位。

    部落有大有小,小的部落以血脉为联系,同族聚居,他们世世代代传承的地盘就是他们的部落所在地,实力弱小,部落内却相当团结;而大的部落由小的部落组成,不同的小部落簇拥着一个商议好的地点建造起城,这座城就是大部落的中心。以此类推,一层层向上,直到六族簇拥着雅格斯,建立起整个大陆最高的中心。

    荣耀大陆这么大,在并不严格控制本族兽人的情况下,为了各种目的而离开族地到别处定居的人也不为少数,可他们的通行证上写的还是原本族地的族从,这些人以外来人、流浪者的身份寄居他乡,然而流浪者的待遇从来都不怎么样,所以这些人往往也会在某些主体的支持下,建立起简单的聚居之处,也就是苏沐秋所说的“聚居地”。

    这些聚居地原本的规模都不大,只是天长日久,渐渐扩张开来的,甚至还有些地方据地建城。

    兴欣就是这样一座聚居地。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兴欣还处在兽族的领地内,虽然一直以来兴欣算是边缘“部族”,但是这也只是一种习惯的叫法,真正要说起来,兴欣应该算作边缘“聚居地”。这也是陶轩当初要将他们划出兽族城镇部族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些地方的人早已经离开故土多年,原族地对他们基本失去了控制力,而聚居地又不能算真的部族被管制,导致人群混居,各族来的人都有。

    就“土地、人口、资产”中的“土地”一样来说,城主作为管理者,并没有这个城的地契,当初陈果父女俩还是中央城委任到兴欣来做城主的,那些大族的主城,地契当然在掌权者的手中,而兴欣的地契从始至终都只属于“城主”这个位置而已,并不归任何人所有。所以陈果本人是拿不出具体的各类资料来建立部族的,除非她放弃兴欣现有的格局,将这些都转到自己手下,但是——她有这么多钱来买下整座兴欣城吗?

    陈果一下子懵了,她昨夜想了很多,唯独没有想到这个。

    “我——”这位女城主握紧了放在桌上的双手,“我可能拿不出这些。”

    原来她只是有一颗想要帮忙,却并没有支持他们的实力吗?

    “所以,我们可以走另外一条路。”叶修说。

    “另外一条路?”陈果有些不解,除了雅格斯的批准还有别的成立部族的渠道吗?

    “这些都是在没有领部的前提下必须走的程序,但是在有了领部之后,雅格斯就基本将兽族内部的事都放手了,只要通过领部的同意,雅格斯就等同默认,”叶修摇摇手示意陈果别忙着跳起来反驳,“想要让嘉世承认我们部落的地位,有一条公开的门路——名额战。”

    名额战,顾名思义就是争夺名额的比斗,至于争夺的是什么名额才能够让领部直接承认你占据一方的部落地位,当然是参与六族比斗的名额。

    荣耀大陆上有那么多的部族,如果将六族之间打乱再全部来一次比斗,那就整个都乱了套了,一次六族比斗估计要比上几十年才能结束,这还是在不计较人力物力的付出前提下。所以在六族比斗真正走上了正轨之后,每一次都是六族内部先决出胜负,每族四个名额,最终二十四个胜出的部落真正进入六族比斗。

    “六族内每年凑热闹的人不计其数,并不要求一定要部落凭证,为了扩大影响,只要能够凑足十人之数和十个金尼克的报名费,就能去走一趟,”说到这个叶修还有点感慨,当年他这么提倡得到了陶轩的双手支持,因为且不论其中的影响力,至少这是一条非常不错的钱途,“只是这些年凑热闹的人慢慢少了,毕竟上一年在六族比斗中占据前十二名的都能够自动保持名额,均分下来,大概每年名额战都只在争一到两个名额,而最后的胜利者一般也就那么几家。”

    名额战,就如同在兽群中杀出一条路来,最后面对兽族实力最强的几个部落,从他们手里抢名额,无异于虎口夺食。

    不过,如果争夺者本身就是猛虎呢?

    陈果面前的这两个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叶修叼着他那个烟斗眯起了眼睛拍了拍自己伴侣的肩,对陈果说:“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好了。”

——————
可以说是真的猛虎出笼了。

接下来主要走剧情路线,要加速了!

评论(36)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