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5

额…………好像字数有点超了_(:з)∠)_

——————
5.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和之前的一个月没什么区别。

苏沐秋其实喜欢叶修,想做他男朋友的那种喜欢,这件事仿佛是江河中一个小小的波浪,还没翻起来就平息了下去,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叶修依旧奔波在公司和学生会之间,苏沐秋还是每天定点上下班,周末还能给妹妹打个电话。

天下太平,一片祥和。

就是苏沐秋的胃有点不好,自从被酸梅汤吃坏了肚子之后,胃一直不怎么舒服,搞得他最近饭量大减,公司的同事一度怀疑他在学那些妹子节食减肥。

开什么玩笑,他这种怎么也吃不胖的体质需要节食减肥吗?

“你这种人在我们村是要被拉出去集体枪毙的。”生完孩子之后努力恢复身材的同事宁姐幽幽地说。

“地球上居然还有这种村?!”苏沐秋震惊了,“宁姐你怎么活着出来的?”

宁姐顿时笑了,作为苏沐秋的前辈,当时人事部招聘,还是她打破了不招实习和应届生的规矩把他选进来的,一来是这小子的履历实在太过夺目,二来就是觉得他这性格也挺讨喜、人很会来事儿。一个月下来,事实证明这人果然能干又能看,做事出类拔萃,一张嘴还挺能说。

“怎么走出来的?靠两只脚走出来的!不和你贫,刚刚主管老李问我,你愿不愿意提前转正,怎么样?我们公司的待遇你是知道的,你是实习生不要紧,人力那边我去说,你要请的假也给你实习生待遇让你请,干不干?”宁姐笑着问。

苏沐秋也知道对方差不多要来问他这个问题了,他的学习能力极强,工作能力出众,不是他自夸,在R大那样人才云集的地方,他也是最顶尖的,真正天才一流的人物,同行业里有的是公司要他,而苏沐秋挑中了这家外企主要还是因为它的创意和活力,创意这种属于公司核心的东西,如果没有签订长期合同,无论哪家公司都不会让你接触的,而苏沐秋要继续留下去,必然就要接触到这些东西了。

“你知道的,我们是知名的跨国企业,你现在出来工作,以后如果想要深造和再学习,我们也可以给你安排,不一定要留校。我个人觉得学校那种理论知识上的深造,短时间内对你是没什么用的,你现在需要的是实践经验,累积经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有针对性地进行学习,这些我们公司都有安排。我也和你实话说,以你小子的本事,到哪里都有饭吃,所以我们想尽早把你定下来,只要签了合同,一定是我们重点培养的人才,前途无量。”宁姐是领了任务来说服苏沐秋留下来的,言辞自然也十分恳切。

苏沐秋是个走一步看十步的人,这些因素他都考虑过了,无论是目前的待遇还是未来的前途,所以他也没有理由拒绝。

解决了一桩心事的宁姐心情忒好,收拾收拾文件夹走人之前还有闲心问了一句:“对了,我记得你是R大的吧,最近R大不是在办百年校庆吗?”

“对啊,宁姐你也是R大的?”这个倒没听她说过。

“我不是,我老公是,他昨天还接到你们学生会的电话,邀请他参加校庆晚会活动,那个打电话的学生说话挺逗。”宁姐说着笑了起来。

苏沐秋摸摸鼻子,讷讷地应了声:“是吗?”

宁姐离开之后苏沐秋盯着电脑发了会儿呆,然后用手揉了揉脸,打起精神继续忙工作。



等这一年的秋天终于驱散了夏日的余威姗姗来迟,R大校园里穿着迷彩的抢饭人群悄无声息地扒掉了那身绿衣和绿帽子融入上学放学的人流里,只能通过衣着和肤色辨别谁才是新生的时候,R大的百年校庆终究还是拉开了帷幕。

整个庆典为期三天,第一天缓冲,第二天正式开始,第三天收尾。

每个学院的学生都穿上了各院的服装,其中以文院的民国风浅墨色长裙和美院的格子短裙最为抢眼,苏沐秋他们学院的统一着装也就是一般的校服,白色衬衫黑色小西装,带点时尚感又不失稳重,很有未来社会精英的范儿,尤其是苏沐秋和大一刚进来的那个叫做周泽楷的男生,所以他们两个就被点名拉出来做起了招待。

苏沐秋可不是刚进学校任劳任怨的小学弟,和现任的院学生会干部扯了半天皮之后,最终把对方说得张目结舌瞠目放弃治疗,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校庆当天上午半天的“招牌”工作。

无疑这也是最忙碌的半天,光是接待来往的校友就够受了,何况还要时不时得帮累得走不动的女生们跑跑腿,反正等到中午的时候,原本还能说几句话的周泽楷只剩下微笑了。

拉他们来帮忙的院组织部部长是苏沐秋他们班三个冲着献身社会建设去的女生之一,有个特别逗的名字叫做原本,挺大气的一个姑娘,从大一开始就在组织部工作,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不过就算她再怎么女强人,踩着高跟鞋忙半天下来也累得够呛了,苏沐秋帮着拿了瓶矿泉水扔给她:“我说原本同学,你早上穿这鞋出门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原本接过已经拧开了瓶盖的矿泉水,自嘲地说:“还能怎么想的,好看呗!”

这也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思路,苏沐秋承认在这方面,他这样在学科上笑傲众生的人也只能承认自己是菜鸟。

原本坐在接待室的桌子上,撕开高跟鞋的鞋扣,用脚趾勾着鞋面,晃悠着两条细长的腿,抿了一口水,笑着说:“是不是挺惊讶我这样的女生也会在意这个?”

“当然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苏沐秋表示理解。

原本看着接待室教室后面的黑板,突然说:“其实我今天是准备去告白的,所以特地打扮了一下。”

额——这个话题好像不太好接话,苏沐秋挠了挠头没说话,原本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你知道我准备找谁表白的吗?”

这个我怎么知道?

苏沐秋看着原本那双眼镜后黑色的眼睛,清澈,认真,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不会吧?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原本静静看着他,“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苏沐秋一下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只觉得自己就像被放到了热锅上的蚂蚁,怎么都不对,浑身都尴尬:“那个——”

“你一直都挺忙的,开学一个多月我就没见过你几次,现在不说可能之后都遇不见你了,等到毕业的时候,你可能连我是谁都记不清,所以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和你说,”原本从桌子上跳下来,踩着她那双白色的高跟鞋,挺着腰站在苏沐秋面前,“苏沐秋,我喜欢你两年了。”

只有两个人的接待室里安静得出奇,窗外鼎沸的人声都没能压住她的声音。

苏沐秋不由也站直了身体,正面看着这个其实连朋友都算不上,只能说是普通同学的女孩,带着歉意,认真地摇头:“谢谢你,不过,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原本点点头,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也没有追问苏沐秋喜欢的是谁:“其实学校里喜欢你的女生很多,不过从来没有人和你说过吧。”

像他这样自信优秀的男孩子,一定无法理解她们的感受吧。

“毕竟当你遇到白马王子的时候,往往不是想着成为灰姑娘,而是想,我是一个公主吗?”

每个女孩都相信曾爱过童话,也依旧渴望着童话,但也渐渐不再迷信着灰姑娘的故事,她们更相信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是因为,它原本就是天鹅。

原本并不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虽然她是一个优秀的人,可是对方比她更优秀,她似乎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再自信的人,也会在某些人面前充满了不确信。

我足够好吗?他会喜欢我吗?

她又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穿上水晶鞋来到他面前,询问他,自己看上去,像不像一个公主。

这种感情换成一个月前的苏沐秋也许并不能理解,而现在的他已经懂了。

他微微垂下头,看着这个眼圈一下红了的女生,语气温柔笃定:“你当然是一个公主,以后,你还会是一位女王。”



结束了上午工作的苏沐秋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晃荡着,半路上还遇到了沉迷学习的舍友出来放风,然后一个人从R大的最东边开始沿着中心干道走到最西边,从中午走到夜色降临。

最后在食堂遇到了张佳乐,被回请了一顿晚饭,吃完后被拉着一起去晚会现场。

灯火通明的体育馆里人潮拥挤,有票的人进场,没票的人有的守在外面,有的在想办法混进去,张佳乐当然有票,苏沐秋也有——前几天早上叶修匆匆塞给他的。

可是在走进场馆之后,他突然不想看这场晚会了。

站在舞台边的叶修穿着他们学生会的制服,冲幕布后的那群女生挥手招呼:“多多呢?你们部长人在哪儿?多多人呢?”

然后那帮姑娘嬉笑着重复道:“多多啊——”

苏沐秋甚至看不到叶修的表情,只能越过人群看到他的背影,整齐庄重,一如特意穿着高跟鞋的原本,仿佛正在等待着公主的王子。

仅仅是看着这个背影,他这段时间一直试图在心里建立起的,那堵让自己心甘情愿回到朋友位置上的墙,霎时间坍塌成灰。

评论(32)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