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3

我居然双更了!!!

——————
3.

一般人十六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苏沐秋的脑细胞生得活跃,可能是过于活跃的脑细胞压制了情感线的正常生长,直到二十三岁,依旧没有恋情萌芽的迹象,不过他身边的人都是这样,所以他对此一点也不着急,倒是同宿舍的男生晚上盘坐在床,坚定地认为这一切主要是因为他们所在的专业没什么女生。

“你说咱们班,一共也只有七个女孩,四个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有三个是冲着献身社会建设去的,这叫什么,这叫近水楼台没有月啊!”

宿舍的另外三个人起哄嘘他,他还振振有词:“要不然呢?要不然呢?我们这些人也就算了,你看苏沐秋这小子,一棵迎风招展的校草,就是因为长在了咱们系,至今也就是一棵草。”

“喂喂喂,你说归说,别拉我下水啊!”苏沐秋挥了挥手里大部头的专业书,用武力威吓道。

“就是,咱们老苏也就是一心发财无心恋爱,否则他早就脱单了,你没见每次球场边上围着看的那群学姐学妹吗?这个属于个别现象,不能取样算入对照组啊!”宿舍长老张已经大四了,作为这个宿舍里最年长的一个即将毕业,最近已经搬出去住,偶尔回来搬东西顺便住一宿,别看他人不在学校,对学校里的八卦比他们都关注:“哎对了老苏,你和那个学生会的叶修不是关系特别好吗?有人说他和外语系的系花在一起了,有这么回事儿吗?”

苏沐秋回想了一下“外语系的系花”是谁,然后果断地摇头:“没这回事儿。”

“你这么肯定?我可是听说那姑娘自己说的,非要找男朋友就找叶修那样的,直接点名啊,叶修他就没有一点表示?”谁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男人八卦起来也是不逊分毫的。

“他要是有什么表示,那我早就知道了,除非那姑娘自己去到他面前说,否则这些捕风捉影的事,他从来不放在心上。”


几个月前的苏沐秋是这样说的。

而现在他开始怀疑人生了。

最后一个暑假结束,回到学校,苏沐秋在假期就找好了实习单位,每天开始往返于公司和学校宿舍之间的生活,相当于提前上班了,而叶修也进了陶轩的公司,白天见不到他,下班回来以后还要忙百年校庆的事,往往直到深夜才回来,那时候明天上班的苏沐秋早就睡着了,也看不到他。从初中时就形影不离的两个人这样各忙各的,等苏沐秋回过神来,他们俩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能坐下来说句话了,每一次看见叶修,他都急匆匆的,好像过去这些年一直不见踪影的事业心突然爆发了一样。

当这种情况维持到开学后的第三个星期时,苏沐秋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这天下班之后苏沐秋在学校外的煎饼摊排了一刻钟的队,买了他们平时喜欢吃的卷饼,一个要辣酱,一个要甜酱,然后又买了一大瓶酸梅汤,径直往校学生会办公室走去。

结果扑了个空。

“你说老叶啊,他还没回来呢!”低苏沐秋一届的张佳乐和他是一个学院的,两个人关系非常不错,作为R大的风云人物之一,张佳乐也是校学生会的干部,并且很有可能在叶修毕业之后上位做一年会长。

他现在看起来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渴得不行,接过苏沐秋倒的酸梅汤就是一通灌,好歹缓过了气来:“你这是给他送吃的?不过我估计用不着了,他晚上还要到美院那边去看着,据说又是因为场地的事,这会儿赶不回来,八成就和美院的人一起吃了。”

说着张佳乐挤眉弄眼地做了个古怪的表情,神色间大有几分准备看戏的架势:“还有他们系的那个学妹在,吃饭做事处对象,一样不落下,也是有他忙的了。”

苏沐秋愣了一下:“那个叫唐柔的学妹?”

“嗯?你也知道唐柔啊,”张佳乐擦了擦额头的汗,“唐柔虽然也是叶修的学妹,可是她头脑清醒得很,我估计比起和叶修在一起,她更希望打破叶修的记录,在正事上压他一头。我说的不是她,是另外一个小姑娘,这不是那边校区合并过来了吗,她就是那边的学生干部,刚刚过来不熟悉我们这边的情况,遇到校庆这么大的事,只能拖着老叶帮忙,你别说,她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我看他们俩现在处得不错有些默契了,也许有戏。”

“额,这样啊。”苏沐秋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张佳乐听他语气不太对,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见这一贯能说能笑、人缘极好的学长僵着一张脸,想到他和叶修的交情,以己度人地想了想,面上流露了几分怜悯和同仇敌忾:“这年头他们这些家伙都是有异性没人性的,管他们的死活。老苏你要是有事儿忙就去吧,等他回来,早着呢!煎饼放这儿好了,等他回来我帮你给他。”

苏沐秋把叶修那份辣酱的煎饼递给张佳乐:“既然他吃过了那就给你吧,放到他回来也冷了。”

“嘿,够义气,那我就收下了,刚好我还没吃饭,下回换我请你!”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苏沐秋来时心里的那股兴师问罪的气现在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天气已经渐渐进入深秋,黄昏时太阳落山,气温起伏很大,刚刚还猛地往下里灌的冰镇酸梅汤,冷风一吹,反而开始在肚子里翻滚起来,原本酸甜的味道呛着嗓子,一阵阵恶心。

他拍拍胸口想把那股气顺下去,却觉得那股酸得刺人的味道渗进胃里,流进血管,最后直通到心口,实在难受,不得已跑到厕所准备去吐一吐,结果折腾了半天也没吐出来,依旧梗在那儿不上不下的。

最后他终于还是放弃挣扎,从行政楼东头的厕所里走出来,趴在楼梯口的通风窗处透透气。

黄昏的校园比起白天的热闹活力,晚上的冷清静谧,更添了几分温柔和睦,林荫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在入秋之后就一点点变黄的树冠下,结束了一天的繁忙,每个人的神色都或多或少放松下来,如果身边再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能够对他讲自己一天的经历,说说不能在别人面前说的话,然后一起去吃饭,那就再好不过了。

以前苏沐秋都是和叶修一起的,无论发生什么,叶修也都会和他说,万事到了叶修的嘴里,听上去基本真的像假的,假的像真的,他却都能分辨得出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如果他现在去问叶修,是不是真的对那个姑娘有什么想法了,叶修会怎么回答他?

苏沐秋叹了口气,转身就要回宿舍去,余光掠过楼下林荫道的转角处时,停住了脚步。

暮色四合中,穿着浅蓝色针织衫黑色外套的男生从远处走过来,一手夹着烟,一手随着说话摆着手势,夕阳余晖中模糊看不清面容,苏沐秋却能感觉到他在笑,十分轻松甚至是开心地笑,走在他身边的女孩留着齐耳的短发,即便看不清长相,也能看得出她的修养极好,气质温婉落落大方,挺立的身姿端庄而骄傲。即便只有遥遥一眼,苏沐秋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

他们如同每一对在暮色中归来的情侣一样,漫步在落叶的林荫道上,如同一幅色彩鲜艳温暖的油画,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十分般配。

苏沐秋却觉得一下子空了。

他刚刚还有点惆怅地回忆着过去,脑子里都是以往的画面,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一下子把他从那些过去的情景里排除了出来,还是五六点下课的时间,还是这条三年多来走了无数遍的路,人却已经换了。

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可能吗?

不,也许他们在暑假的时候就认识了呢?再说了,这世上并不是没有一见如故的人,这点苏沐秋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他茫然地抓住游离四散的思绪,作为一个朋友,一个相处多年的发小,他这个时候应该怎么样?

惆怅?感慨?想着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兴奋?好奇?迫切地想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并且准备了一箩筐的黑历史适时抛出去?

不满?寂寞?一直在一起的人离开自己的身边去到另一个人身边,只留下自己一个光棍感到孤独?

好像都不是。

这些好朋友应该有的反应,他都没有。

他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些他以往从来没有真正意识到的问题,在上次关于“唐柔”的几句问答之后被他忽略了的问题。

几乎是在想通了的瞬间,那股压在胸口的气一下子连着沸腾的心绪一起冲了上来,再也克制不住。

苏沐秋转身冲进了厕所,吐了个昏天暗地。

评论(23)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