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2

更完再去睡个回笼觉。

——————
2.

回去的车是叶修开的,苏沐秋坐在副驾驶上,简单交代了一下自己提前回来的原因。

“这么一来正好提前结束了项目,我也就提前一个星期回来了。”当然自己为此连续加了一周的班赶进度的事就不用告诉他了,苏沐秋靠在真皮的椅背上,T恤沾湿的地方被体温焐暖的同时也在慢慢扩散开,半个后背都被温湿的棉布捂着,这感觉实在称不上舒心,换个时间地点,只怕他都要跳起来了。

可他现在的心情当真是好到了极点,这点不痛快几乎吸引不了他多少注意力,他的心思三分在外面的变化上,七分在身边的司机身上。

“那你回来得巧了,这周六R大百年校庆,这帮小孩还搞得挺正式,老吴专门来了一趟,送了请柬过来,包括你的那份。”叶修说。

“嗯?我好像记得咱们毕业的那一年才是建校一百年的校庆吧,”苏沐秋非常肯定,毕竟当年叶修作为校学生会的会长,一边忙着实习的事一边组织校庆,一开学就忙得脚不沾地,苏沐秋记得非常清楚,“怎么又百年校庆了?”

“一百一十年,简称百年校庆。”叶修显然也想起了那时的情形,难得的有些感慨,“一晃都十年了。”

苏沐秋听了转身看向他。

叶修的衣服几乎都是苏沐秋带着一起买的。男式的服装着实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不像女装那么五花八门的,颜色也大多以深色、冷色为主。尤其是他们两个在整个行业内都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在各自的公司里任高层主管,基本每天都穿着正装,太过年轻活泼的装扮他买回来也要看能不能穿得出门。

所以衣柜里两个人的衣服基本都是那样,加上两个人的身材差不多,常常随手那么一拿,拿了哪件就穿哪件,两人不在一处工作,同事也看不出他们穿了对方的衣服。

比如叶修现在身上穿的这件浅灰色衬衫,就是苏沐秋的衣服,随意挽起的袖口处少了一个纽扣,那还是苏沐秋手下一个业务人员和客户起争执、他跑过去协调纠纷的时候被那个胡搅蛮缠的客户扯掉的。

车行到前方路口减速过弯,车轮碾过路边的积水,因为车速不快,没有溅起水花,站在路边等车的几个女孩却像是惊弓之鸟一般三两步蹿着往后退,见车安全过去了,才松了口气回到原地。

苏沐秋见状忍不住笑着看了那几个小姑娘一眼,然后身体微微向叶修那边侧了侧:“你们院长还是那个心脏不好的老冯吗?我记得当年你们拟定的优秀校友邀请名单是要从院长那边过的。”

“还真不是了,去年我去那边找老吴有点事,碰到过他,他两年前就已经成了R大的校长了。”

苏沐秋出国两年半的时间,这事他还真不知道,叶修也没和他说。

“他一定还记得你。”苏沐秋肯定地说。

“那是。”叶修一点都不谦虚,“毕竟四年下来,我们对彼此的印象都很深刻。”

“呵呵。”

说话也是要力气的,话题告一段落之后,车里的两个人一时都没出声,而苏沐秋一脸的疲惫怎么也遮不住了,头靠着车窗眼皮直耷拉,叶修把手伸到他耳边,食指和中指着力帮着揉了揉太阳穴提神:“先别睡,马上就到家了,先冲个澡把衣服换了吃点东西再睡。”

苏沐秋把他的手抓下来,深吸了口气坐正:“你专心开车,我这是时差,这个时间在那边相当于凌晨了,我之前虽然在飞机上睡过一阵子,时差还是没倒过来,过几天就好。”

以苏沐秋的精力熬一夜完全不算什么,能让他这么疲惫,一定是已经连续熬了好几天了,叶修没说什么,按住开关把车窗打开,让带着雨丝的风吹进来,凉风扑面果然让人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见苏沐秋不再垂着头打瞌睡了,他这才加了点油门,提起速度开回所住的小区。


可能是一路的凉风吹的,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最困的点儿过去了,或者是冲了个澡冲醒了,总之等苏沐秋拖着拖鞋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又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叶修已经动手帮他把行李收拾好,除了那一堆纪念品和一看就是送人的礼物,别的东西都已经回到了它原本的位置。苏沐秋眨眨眼睛凑过去,从后面环着叶修的腰,啧啧感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老叶你不是个走到哪里、扔到哪里的少爷性子吗?什么时候这么贤惠了?”

叶修有点无奈:“哥好歹也是个成年人,四肢健全,头脑成熟,而且这些我又不是没做过。”

“可是以前我不说,你是绝对不会主动去做的!”苏沐秋连连摇头。

这点叶修倒是没有否认,不过:“就是因为以前有你在啊。”

以前家里缺什么了,哪里该收拾一下了,不用等他发现就会有人在他身边提醒念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苏沐秋愣了一下,把脸往叶修肩上蹭了蹭,双臂收紧又抱了他一下才松开,退后两步拍拍叶修的肩:“懒还有理了你!走吧,去吃饭。”

今天的晚饭是苏沐秋做的,荤素搭配,色泽鲜艳,无论是味道还是卖相都相当不错。

其实早年苏沐秋也不怎么会烧饭,二十几岁的大男孩大多都对厨房很陌生,可他是决心要和叶修两个人一直过下去的,未来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也不能一直在外面吃,总得有个人掌勺。那时候陶轩的公司处于关键的上升期,叶修要比他这个按时上班的人忙多了,所以就由苏沐秋接下了厨房的任务。

苏沐秋倒不是说因此就爱上了厨房,完全是因为他这个人喜欢琢磨,发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在外面吃了喜欢的东西就想这是怎么做的,自己记住菜名,回来上网查了菜谱,按着菜谱上“少量”“少许”“一勺子”的教程,一点点去捉摸,再根据个人口味做改动,最后的成品倒也像模像样的。

有苏沐秋管饭,叶修的厨艺也就一般般,对叶修来说衣食住行这些都是可以凑合的,有条件去讲究当然好,没有条件时能够达到低保线维持温饱就行。

而是人就总有个喜好偏向,这桌上的摆的菜就都是他和苏沐秋两个人喜欢吃的,因为明天周末不用上班,苏沐秋还特地从行李箱里拿了一瓶在国外酒庄买的葡萄酒开了封,拿了两个酒杯:“你陪我喝点,就当尝尝味道,大不了喝完回床上睡觉。”

叶修没有必要的理由从来不会扫苏沐秋的兴,苏沐秋对他的酒量也有数,估量着这酒的纯度,稍微给他倒了一点,刚刚漫过杯底,也就是陪苏沐秋。

“味道怎么样?”苏沐秋觉得自己的味觉被国外的快餐摧残得不轻,自己觉得好吃不一定算数,还是要别人评价。

作为唯一的评价标准,叶修每样都夹了一筷子,然后不吝赞美地竖起了拇指:“还是下厨的人手艺好。”

“那就好,开饭吧。”


一顿晚饭吃下来,叶修杯子里的酒没减多少,只用中指和无名指夹着细楞楞的杯柄慢悠悠地晃着,兀自出神想着什么,而坐在对面的苏沐秋则一直盯着他看,倒也不是深情脉脉、难舍难分,只是这两年一直只能通过电脑视频,隔着重洋和电脑屏幕见到对方,现在人就坐在自己面前了,难免想要多看两眼。

客厅里的大灯没开,只有厨房的节能灯光从左近照过来,客厅的落地窗外是阳台,城市渲染的灯光透过玻璃门投映进来,被有一定厚度的玻璃折射成一道道缤纷的光带,从苏沐秋的角度看过去,叶修每一次看向他的时候,似笑非笑的眼睛里都有近乎绚丽的光彩在缓缓流动,让你看不清他眼底真正的情绪。

平心而论,叶修是一个好看也耐看的男人。他那平日里懒散不靠谱、关键时刻却又让人全心信赖的做派,在学生时代就吸引了不少人跟在他后面,当初他当选校学生会会长,支持率可是高达72.39%,这个记录至今没有被打破。

其实单看五官,苏沐秋的样貌堪比娱乐明星,就算跑去娱乐圈靠脸吃饭也没问题,上学时公认的校草级人物,可那些女孩子也就单纯花痴一下他的脸而已,对他本人完全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反倒是叶修,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大学毕业之后,都有人痴痴地追着他不放。

当然这也侧面说明,他苏沐秋的眼光是相当不错的。

“又是谁和你胡说八道了?我办公室上上下下,除了老板娘和小唐这两个有主的名花,哪里有‘痴痴追着我不放’的姑娘?”对于苏沐秋一不留神说出口的话,叶修有点哭笑不得,“至于大学时的事,你还记着呢啊?”

他当然记得!他怎么可能忘了!

——————
防止甜得发腻,插入一点黑历史。

评论(17)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