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鬼哭 5

5.3

——————

5.

    苏沐秋晚上回家的时候,上楼前还特意站在楼下往姜老头住的那家窗户看了一眼,灯光亮着,人应该是回来了,他这才安心地上了楼。

    至于为什么不干脆去敲门问一下,苏警官还真是有点怵这老头拉住就不撒手和你念叨的劲儿,而且他现在饿得很,中午被一个电话召唤走去查案子,饭都没吃几口,晚上又加班到现在什么还没吃,早就饿得肚子打鼓了。

    回到家,苏沐橙小姐今天果然已经在家了,苏沐秋进门的时候,她正缩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这应该是已经洗过澡了,穿着一套兔子睡衣,没有穿袜子,一双纤细秀气的脚就这么光溜溜的,也不知道拿个毯子盖一盖,苏沐秋走进房间拿了羊毛毯出来扔给她:“盖好,别着凉。今儿个楼下老姜还和我反应,咱们家的窗子没关好,半夜风吹得像鬼嚎呢,你赶紧盖上,我去看看窗子怎么了。”

    “哥你遇到姜爷爷了啊,他刚刚来过,让你晚上回来过去一趟。对了!他身边还带了个人,那人和你差不多大,辈分挺高的,姜爷爷那么大年纪还得管他叫‘小师叔’呢。”苏沐橙一边裹毯子一边笑嘻嘻地说。

    “什么小师叔,”苏沐秋对老姜这种哄骗小姑娘的行径嗤之以鼻,“那是他侄子,不和你说了,我先去吃饭了。”

    苏警官长了一张精致的帅哥脸,可是因为常年忙碌的生活,导致他日子过得有点儿糙,非常不符合气质人设。他这儿走进厨房随便盛了碗饭,再跑到餐桌边几筷子夹了些菜连同被苏沐橙温在电磁炉上的汤一股脑倒进碗里,呼啦呼啦几口就全部下了肚,整个耗时不超过一分钟。苏沐橙最看不惯他这点:“你就不能慢点儿吃?吃这么快小心消化不良!”

    “没事儿,你哥是什么身体素质,能被几口饭堵着胃?我去冲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去老姜那儿走一趟,我去看看他到底想干嘛。”苏沐秋有点儿纳闷,在警局的时候他忙着做事没有细想,出来的时候他特意问了一下,老姜今天不是来行惯例交代自己“宣传封建迷信并借此诈骗”的详细的,他是特意跑到警局去找自己的。

    老姜虽然不靠谱,可是他也不是毫无缘由找事的人,专门跑了一趟警局不说,回来还特意找过来一定要让自己去一趟,可见是真的有什么话要和他说。现在回想起来,今天老姜在警局那副恐惧受惊的样子不像是捕风捉影的自己吓自己,倒像是真的被什么吓到了,这人成天在外面跑,说不定关于这桩案子他还真知道些什么。

    这么一想,苏沐秋不由加快了动作,找了衣服就进浴室去了。

    打开暖气调好水,花洒撒下热水淋在身上,仿佛能够把渗进骨子里去的寒气和粘连在皮肤上的血腥气都驱散了一样,他仰头对着花洒冲了会儿,绷紧的神经渐渐从头顶松弛下来,因为淋了一脸的水,他干脆也不拿毛巾擦干、闭着眼睛去摸放在一边的洗发水,顺着冰凉的架子摸到洗发水的瓶身,正要拿过来,手背却不小心被什么刮了一下,锋利的边角划破皮肤表层,突如其来的刺痛感让他忍不住倒抽了口气:“嘶——”

    一步跨出花洒的范围,苏沐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勉强睁开眼睛看自己收回来的手,果然被划拉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再去看放东西的架子上,几根圆管围着的玻璃台,玻璃的边角早就被苏沐秋包起来了,就是怕不小心的时候划伤手,而且从他这边伸手过去拿,周边都是空荡荡的,更不要说有什么锋利的边角划到手了。

    奇怪了,难道是他之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划了个口子,现在才感觉到疼?

    用干毛巾擦了擦伤口,本质其实还是个糙汉子的苏警官也没太在意,继续把澡洗完,换上干净的衣服,擦干了一头湿漉漉的短发,收拾收拾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了。

 

    从温暖的屋子里走出来,门外的走廊一片漆黑,本就常年不见光而阴冷的过道因为入夜降温比起白天更冷了,南方的冬天,寒气都是带着湿气的,仿佛要往人关节的缝隙里钻,更不要说今天不知是哪里的窗子没关,一阵阵过堂风吹得苏沐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么冷的天,还是动作快些吧。

    苏警官行动力一流,蹭蹭蹭跑下楼,到了二楼201室敲开了老姜的门,姜老头似乎一直在等他,听见他叫门马上过来开了门,一张本就肤色偏黄的脸被过道里惨白的灯光一照,怎么看都有些渗人,苏沐秋被他吓了一跳:“老姜你没事儿吧,对了,我刚刚回来看你这屋里还一片光亮呢,现在怎么不开灯了?”

    “刚刚好像是保险丝烧了,没关系,等明天白天我去叫物业的来修。”老姜一把抓住苏沐秋的手臂把他拉了进来,这一下子力气挺大,苏沐秋不着防居然一下就被他扯了进去。

    “老姜我说,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啊?”他也不拐弯抹角,认识老姜这些年,可不用和他多客套什么,苏沐秋就直接问了。

    “唉——小苏警官你坐。”老姜这会儿倒是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只是整个人都有些僵硬,大概是屋子里没有暖气,他这把老骨头被冻着了,苏沐秋一见皱了皱眉:“老姜你今天到我那儿过一夜好了,你腿上还有旧伤,冻一夜当心腿又疼。”

    姜志坐在苏沐秋侧对面垂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听到苏沐秋的话轻声一笑,有些沙哑的声音在一片只能借窗外微光照亮的客厅里,生出些暖意来:“小苏警官你是个难得的好心人,也是个有本事的人,我一个无牵无挂的老头子,也就你们这些人还关照些了。”

    听到“你们”,苏沐秋突然想起苏沐橙和徐茹说的那个“侄子”:“对了老姜,你今天不是来了客人吗?怎么没见着人?”

    “他呀,他出去了。小苏警官,你那个案子,你可不能蛮干,等他回来你来找他,有他在一定能帮你摆平这件事的。”这老姜的语气倒真不像是对子侄辈,言语中的推崇显而易见,难道这人还真是老姜的“小师叔”?

    不过,“老姜,刑事案件是公安人员的事,你们不要多管,这个凶手手段狠毒智商极高,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你一把老骨头别瞎掺和。”苏沐秋挥挥手,让这老头别没事找事做,就他这样的,真碰到凶手跑都来不及跑。

    老姜坐在阴影里,苏沐秋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到他的声音,这让苏沐秋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小苏警官,今天晚上我带小叶师叔去你家看过了,他是我们这一脉真正的嫡系传人,天份高得吓人,我们这些人修行几十年才能明目开眼,他天生就能见鬼,他说今天在你家窗外见到了四个鬼影,应该都是这次案子的死者,只不过有点蹊跷,这些人应该是被做了什么手脚,身上的怨气已经快要模糊神智了,这样下去恐怕要出事,所以他连夜去了案发现场,准备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沐秋皱了皱眉,市里出了四桩凶杀案这是隐瞒不住的,可是他们也压住了媒体没有宣传,这个“小叶师叔”一个外来人,消息倒是灵通:“最近不太平,大晚上出去只怕不行。”

    老姜没有接他的茬,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他十五岁就跟着祖师出去走南闯北的,见的怪事多了,我看他脸色不太好,心里应该是有些数了。对了,他还要我问你一句,死的四个人岁数是不是刚好都在男八女六之数,也就是,男的今年岁数都是八的倍数,女的都是六的倍数。”

    苏沐秋见问眉头皱得更厉害了,死者的资料他早就背得烂熟了,回想了一下,他摇了摇头:“不,有一个是六十三岁的。”

    “呵,六十多年前档案的记录还没那么严,你去问一问,那人到底是六十三岁还是六十四岁。”老姜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苏沐秋自从老姜开门之后就升起的不适感越来越重了,这个语气,绝对不是那个成天乐呵呵神叨叨的老头平时会有的语气,虽然他没感觉到危险,可是看着坐在黑暗中的人影,诡异违和感驱之不散,他心底念头转了转,人也站了起来:“不行,你这屋子又不朝阳,黑灯瞎火的又冷,你家的电闸在那边吧?我来帮你修。”

    说着他就要往电闸的方向走,还没等他走出两步,身后便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带着点诡异到尖利的哽息声:“你何必,一定要开灯呢——”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