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08

10:21

——————

108.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风吹得窗外树丛摇摇晃晃,透过幽微的烛火投映在墙上的树影跟着一起晃动,参差错杂的阴影仿佛某种未知的野兽,或是游荡的幽灵,总之一切故事中关于黑暗的邪恶传说,潜伏在雨夜的树影中步步逼近,伴随着不绝的雨声、风声。

    屋檐下的滴水落在门口新垫好的石板上。

    滴答——

    滴答——

    滴答——

    才五岁的小亚兽躲在床上用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探出一个头来。她睡不着,屋子里少了另一个人让她安心的气息——哥哥出门去了,他必须去。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她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了,要胆子大一些,不要让哥哥担心。

    可是,可是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都这么晚了,外面还在下雨。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突然,门被敲响了!

    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了。

    “老板娘,我们回来了,你来开下门啊!”

    陈果闻声一下就站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苏沐橙一眼,这位六族闻名的美人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衬得眼圈越发红了,刚才还一直言笑晏晏的女孩愣了一下之后,竟然有些紧张地整理起自己的衣着和头发来。旁边那个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的据说是叶修双胞胎弟弟的“叶秋”并没有拦着她,而是帮她一起理顺了她身后有点乱的棕色长发,然后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好了。”

    苏沐橙深吸了一口气,重新露出笑容,仰头看着陈果,一双和苏沐秋极为相似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陈果也跟着深吸了口气,平复下被自己崇拜对象传染的紧张感,冲她点了点头,转身去开门:“来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吗?老板娘你怎么把门关上了?”说话间门被打开了,叶修一眼看到陈果的神色,心思一转,微微侧身越过陈果看向她身后。

    “你们回来了啊,快进来!”陈果伸手就要习惯性地去拉堵在门口的叶修,结果手还没碰到叶修的袖子,又一下缩了回来,自己猛地往后退一步,看起来就像是被叶修吓到了一样。

    叶修挑了下眉毛,瞥了陈果一眼,有些无辜又有些好笑,还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神态,陈果心里那点对于“叶秋首领”的尊敬顿时被大风吹到了司克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堵在门口干嘛,快进来!”

    站在叶修身后的苏沐秋有些疑惑地推了下叶修:“怎么了?”心跳怎么突然变快了?

    叶修侧身回头看过来,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摇曳着顶上风灯的烛火光影,快要入夜的暮色笼罩了一身,给他一贯淡漠懒散的样子镀上一层模糊的浅光,隐隐绰绰,柔化了他的神情和身周的气场,显得眉目间温柔而郑重:“沐秋,你进来。”

    苏沐秋怔了怔,转而去看陈果,试图从这位藏不住心事的老板娘脸上看出点端倪,就见陈果笑着冲他招了招手,神情比起叶修更有些——激动?

    苏沐秋的心思转得不比叶修慢,何况他这些日子一直惦记着,刚刚才为了准备礼物从皮革店回来,几乎是立时他就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然而还没等他想清楚自己意识到了什么,脚下已经本能地连迈了几步,穿过叶修和陈果之间,走进了大厅。

    格斗场大厅的彩色拼花窗前,美丽的狐族女孩红着眼睛冲他微微笑着,就像以前每一次他出门做事回来时一样说了一句:“哥哥,欢迎回来。”

 

    陈果站在二楼的厨房里,面前是被烤的滋滋冒油的烤肉,手里拿着夹棍时不时翻动一下,防止肉被烤焦,旁边架在炉子上的蘑菇汤被小火炖得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面包炉里的面包也已经散发出麦香了。

    她今天原本不打算开火了,可是临时多了两个人,原本订的晚饭就不够了,于是她主动要求亲自下厨,并且拒绝了任何帮助,把空间让给那几个人。

    就在一墙之隔的客厅里,正坐着她前阵子招来的两个搏杀场巡卫和今天来的两个客人,其中唯一的雌性,陈果的房间里贴满了她的各种宣传画,作为嘉世门面的六族第一美人,本人比画像还要美一些,那种自己年少时曾在嘉世训练场上见过的神气,在她身上已经沉淀下来,变成了一种精神气质。

    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发现,不光是样貌,就连神态和气质,他们俩都有些相似,不过那是年少的时候,现在她的气质更像叶修一些了。

    叶修,苏沐秋。

    叶秋,苏沐橙。

    天呐——

    陈老板回想起过去的这段日子,她对外面那一对儿说过的话,心中一片哀嚎,恨不得回到过去,把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一字不漏地全吃下去!

    不过,他们怎么会跑到她这里来呢?叶修怎么会叫“叶秋”呢?另外一个叶秋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说什么呢?陈果忍不住往门口蹭了几步,又停住脚步退了回来。

    算了,回头直接问他们就是了,偷听不好。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门口:“老板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陈果木然地看了一眼叶秋雅格斯的服饰,深深觉得这身服饰如同光环加身,而这光环和厨房完全格格不入。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叶修笑了一声:“你不用管他,他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一般人家的厨房是什么样子,想过来凑个热闹,你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叶秋跟着连连点头。

    陈老板今天吃了太多惊,以至于此刻已经达到了波澜不惊的心理状态,淡定地指了指旁边的炉子:“我这儿看着烤肉呢,你帮我把那边的鱼片放进汤里,还有面包快好了,帮我拿出来切一下吧。”

    叶修爽快地应了,撸起袖子洗干净手就开始做事。知道陈果对自己的视线有些不自在,叶秋没有跑到陈果那边去,跟着叶修凑到了厨房的另一边,东看看西碰碰,一脸新奇。

    “那是刮鱼刀,专门用来处理活鱼的,”叶修漫不经心的声音跟着叶秋的视线转移响起来,“那个是刺杆和烤钏,刺杆比烤钏长一些,另一头还有倒钩,你小心点儿。”

    “那这个呢?这个是用来做什么的?”

    “那是用来剔硬骨头的。”

    陈果听着叶修给叶秋讲着一些最基本不过的常识,突然觉得一贯形象极不靠谱的这人,其实是一个很有耐心好哥哥。

    两个人一问一答,直到陈果这边肉烤好撒上佐料端了出去,叶秋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了询问。

    炉火熄灭后,厨房里的余热一点点散去,冬末初春的寒气又一点点渗透到空气里,叶秋走到叶修身边:“你跟我回去吧。”

    叶修完全不拿他当回事:“我回去,你好跑路吗?”

    他不提这出还好,每一次他提起这出叶秋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本来就是偷了我的行李,走的我安排的路线跑掉的!”

    叶修把不再那么烫的面包用刀切开,慢条斯理的样子下刀却干脆利落:“我跑出来,但是我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你呢?”

    叶秋回想了一下自己当初的心情,噎了一下。

    叶修不用看都知道叶秋的神情:“都已经二次成年了,别任性了,”他说着瞥了叶秋一眼,“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位置和生活方式,中央城的生活比较适合你,既然你通过了二次成年,你就是中央城的继承人,好好干,别想着撂挑子不干了,老头子的脾气你知道的。”

    叶秋撇了撇嘴,他当然知道,不过:“我听苏沐橙说了,你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不用我来告诉你,无论以后你有什么打算,现在跟我回中央城去不好吗?那里才是最安全的,我们也好帮你。”

    叶修轻笑着摇了摇头:“上千年来,中央城作为六族的统领者,一直都有极高的威信,不光是因为尊贵的血脉,更是因为翼虎一族处事公正,对六族一视同仁。如果我回去,那我以后要做的事,就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中央城,影响到中央城的声誉,无论你是为什么帮我,甚至不论你有没有帮我。这不是我们任何一个所乐见的,也是老头子和我一直坚决隐瞒我出身的主要原因。”

    他已经离开家了,不提为养育他长大的这座千年古城做些什么,至少不能给它平添一点的非议。

    叶秋明白,只是依旧有些不甘心:“你就真的不能和我回去?父亲——”

    “我们老头子的身体要生病至少还得再过一百年。”叶修切好最后一块面包。

    “那我们母亲——”

    “母亲现在在中央城?”叶修倒了两种不同的果酱放在碟子里。

    “小点死了!”

    陈果布置好餐桌回来,一进门就听到叶秋这一嗓子,顿时吓了一大跳:“谁死了?!”

    和陈果的惊吓相比,叶修简直淡定出了一片冷漠的气场:“哦,算算年纪,是差不多了。”

    陈果冷汗都下来了:“小点是谁?”

    “是我家养的狗。”叶修把切好的面包和果酱一起装盘,端起来就走。

    只留下抽了抽嘴角的陈果看着叶秋追在他后面跑了出去:“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吗?”

    “不回去。”

 

    客厅里苏沐秋和苏沐橙两个人靠坐在一起,叶修和叶秋跑到厨房去给他们留出空间好好谈一谈,显然是有效果的,两个人的眼眶都红红的,尤其是苏沐橙显然是哭过了,不过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一脸的笑容,至少叶修已经很久没有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了。

    见叶修走进来,她甚至举起手来冲他晃了晃,这显然不是在招呼叶修,而是在给他看自己手腕上的一串手链。

    “雪鹰的两根翎羽?这穿的东西是鹰爪磨成的吧。”叶修一眼就看出来了,“挺漂亮的。”

    苏沐橙得意地耸了下鼻子:“哥哥给我的!”

    “我知道,老苏你把那只雪鹰王的毛给拔了?”只有S级的雪鹰王才有这一对冰雪雕成一样剔透荧光的翎羽,叶修听他们说过,外面林子里有些远的一处高石碓上,有一只雪鹰王的巢,雪鹰这种鸟一般成对出现,只有雪鹰王暴戾孤傲,甚至连伴侣都不允许出现在他的巢穴中,所以大多雪鹰王没有伴侣,包括这一只。

    而一般的鸟类都只有一根翎羽,唯独雪鹰王有两根,曾被笑称这是一种自恋的表现,而雪鹰王也的确极其爱护自己的羽毛。

    雪鹰王的翎羽和璃猫的胡子、冰珠鱼的鱼尾、火蝶的翅膀、独角兽的角齐名,是这片大陆上出了名摸不得碰不得的几样东西,苏先生却干脆给人家全拔了来,也是非常强势了。

    苏沐秋面对叶修略带调笑的眼光,扬起了眉,一派理所当然。他一手搂着自己妹妹的肩,两个狐族亚兽倚在一起,相似的面容,一样的神采飞扬,仿佛一对先后绽放的水晶兰,相映生辉,屋子里的灯光都仿佛更亮了些。

    叶秋自然没有叶修那么多的感慨,他端正地坐在叶修旁边的座位上,饶有兴趣地伸着脖子看桌上的摆架,松鼠烤肉店送来的摆架不大,上面放着各种整块的肉食和需要自己动手配的酱料。不同于中央城已经切好放好,甚至连酱都按着他们口味刷好送到手边的食物,这样放在桌上,要吃自己动手的分食方式他还是头一次见,很是跃跃欲试,连和叶修赌气都先放到了一边。

    “这要怎么弄?”

    陈果已经充分了解了这位少爷的“不食人间烟火”,作为主人就要动手给他做示范,坐在叶秋对面的苏沐橙已经先把面前的整块食豚肉切了一块下来,示意叶秋把碟子递过去,陈果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对了,还有酒,我去倒瓶酒来!”

    叶修顿了一下,看了眼叶秋:“酒就算了吧。”

    “哪里能算了!这是庆祝,要的要的!”陈果出身貂族,有着一颗通人感透的心,柔软而热烈,总能是会为身边人的喜怒哀乐而感染,并成为她自身的情绪,就像现在,看到面前的两对手足,她就不由从心底为他们感到高兴,并且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叶秋应和着点头:“要的要的!”

    当然,他不是为了庆祝,他是纯粹没有喝过酒。中央城城主的家教严格,从来不让兄弟俩碰酒精这种会麻醉一个人神智的东西,他自己也从来只喝茶,不喝酒。叶秋这回难得体验一下中央城外的生活,什么都想试试,包括酒。

    苏沐秋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叶秋,语气微妙:“你,能喝吗?”

    叶秋并没有体会到其中的涵义:“试试嘛!”

    那就试试吧。

    苏沐秋看着陈果殷勤地倒满了的玻璃杯,开始寻思,要不今天他们几个去对面城主府过夜,把床留给这位八成会像他哥一样一杯倒的中央城小少爷。

    不过或许他应该乐观一点,长得一模一样,他们俩的脾气不是相差很远吗?也许,酒量也相差甚远呢?

    苏沐秋这样想着,看着叶秋抿了一口之后皱了一下眉,然后干脆地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下去。


————

早上醒过来,三只小蜜蜂刷频了→_→

评论(57)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