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07

感觉我再不更新,缓爷要闹了。

你们缓爷真难搞。

——————
107.

    苏沐秋作为一个顶峰九级攻击系符阵师,同时也兼修防守系符阵。叶修是他的伴侣,当然非常清楚双系同修的好处和难处,并不是每一个拥有双系资质的亚兽都能做到双修的。双系同修最大的难处并不是双倍的知识量,而是在运用之中流利地将两种不同趋向的精神力转换,这需要符阵师对自身的精神力控制力达到极高的水平。要做到这点除了后天大量的练习之外,还要本人天生出众的触感。

    大多数拥有双系资质的亚兽都选择了其中更具有偏向性的一种单修,专注是一种良好的品质,在精力有限的情况下,专攻一项是明智的选择。

    不过也有例外。苏沐秋这种精神触感变态、还从踏进学院的第一天起就决定把自己“淹死在知识的海洋里”的天才之外,还有就是两者的资质相近。虚空部落的鬼萤一族就是这种情况的代表,他们的符阵师不论精神等级如何,常常都会选择一其中一系为主双系同修,因为这种特质,他们创造出了攻守合一的叠加阵势。因为这种流派源于鬼萤一族,人们将之称为“鬼阵”。

    之前崔立他们用来困住叶修的幻阵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属于“鬼阵”的范围内。

    “你现在走的路数发挥不了你的潜质,鬼阵更适合你。”能够入选微草的新人阵容,当然是在十五岁时测试出不弱的天分的,而且这是一个灰鹮族的少年。灰鹮一族是当初和丹鹤族一起被方士谦清出微草的几个部族之一,如果不能成为微草留用的出阵人员的话,这个叫做乔一帆的少年怕是都不能继续在微草呆下去。

    “但是你也知道,像微草这样的部落并不缺优秀的符阵师,鬼阵流并不适合微草的队伍。”符阵师的能力定层年龄一般在二十岁左右,眼前的这个小亚兽应该才十六七岁,现在改变方向还来得及,只是这样他就必须放弃微草另选一个去处。叶修想了想目前禽族的那些部族,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好的选择可以推荐给这个小孩,不过也都还可以试试,也不失为离开微草之后的一个去处。但对于一个禽族而言,领部的意义绝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去处而已。

    “要怎么决定,你自己想想吧。”

    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转身走了出去。


    苏沐秋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悠闲地独自游走在丛林中、慢悠悠地寻觅着猎物的踪迹了。上次和叶修出去竞猎时,他心里沉着一股淤积难散的气,与其说是为了去猎取食物,不如说是发泄一下。而现在这样在完成了一阶段的工作之后,把叶修留在家里,自己换岗出来狩猎,就像还在富力布利时一样。

    脚下被冰冻僵硬到龟裂的土地已经随着渐渐回转的气候有了软化的迹象,凛冽刺骨的风中那仿若凝成冰粒的寒意都包裹上了微微的湿气,偶尔抬头甚至能够看到一些树木的枝桠上已经冒出了一点点鹅黄的芽苞,一两只春归候鸟清脆的鸣啼声在树林里萦绕徘徊久久不去。

    积雪还未化尽,春意已然萌生。

    他喜欢这种春冬交接的时候,感觉处处都是生机和希望。

    参加迎春狩猎的规矩,每个人都要带一样猎物回来。兽人们常常会在自己这一年的第一件猎物身上留下一样战利品,或是兽牙,或是皮毛,还有角和额骨之类可以硝制保存的东西。

    在六星防护阵被破坏、兽潮到来之后,站在抵抗兽潮前线上的兽人们,更是会将冬去春后的第一件战利品带回去送给自己的亲人或者恋人,安慰对方自己度过了这一年的兽潮平安回来了,接下来他们还有一年平静安逸的时光。

    那几年苏沐秋和叶修都是一起守在吉利防线上的,所以他带回的纪念品都给了苏沐橙。真正说起来,他也没有几次抵御兽潮的经历就是了,不过每一次的记忆都让人难以忘怀。

    他还记得去到吉利防线上的第一个夜晚,拿着给叶修的衣服爬上城墙。靠坐在风油灯下的水族兽人吹着海螺,守夜的人们低声吟唱着古老的歌谣,他们的歌声回荡在风声里。

    后来,他偶尔从睡梦中惊醒,就走到蜥龙王城残破的城墙上,仰望头顶上那片可望不可即的星空,这歌声依旧还会在他耳边响起,抚慰着不能成眠的躁动,驱散他与世隔绝的孤寂,唤醒那从未忘却的记忆,回想起彼时真切的心情。

    这是他的选择,更是他的愿望。

    想起旧事,苏沐秋不由轻声哼起再熟悉不过的曲调。他心里算了算日子,从风镇到兴欣,如果那封信及时送到了苏沐橙的手中,而她也没有被别的事绊住的话,差不多也就是这几天她就该到了。

    这次给她带点小玩意儿回去吧。

    蹲下身观察了一下脚边的泥土和枯草,最善于隐蔽和追寻踪迹的狐族微微一笑,并没有动他这些日子惯用的匕首,而是取下了背后临时从武器铺里买来用的长弓,活动了一下手脚,纵身向着已经确定的方向蹿了出去。

    虽说是送给自己妹妹的小玩意儿,可是也不能太拿不出手了不是?


    当初春的太阳滑下了正空,带一点温凉的阳光洒满兴欣城外的旷野时,一辆纯白纹金的马车正沿着平坦的大路驶向不远处的城镇。

    “我还是觉得你这马车太高调了,车身上还有雅格斯的徽记,这样引人注目,万一叶修和哥哥他们现在并不想暴露身份,我们会不会打乱他们的计划?”苏沐橙这一路已经充分了解到了叶秋这辆“一定安全”的车驾有多扎眼了。

    叶秋不这么认为:“雅格斯的工作者常常会来往赶路,路过某个城镇时暂留一下休息是很正常的,既然已经藏不住行踪,那就坦荡一点好了。以前我那个惹事的哥哥不怎么出面,除了他身体的问题,多半也是为了隐瞒身份。对平常人来说,雅格斯中央城继承人的身份再尊贵不过,但是对兽族领部的首领来说,这个身份却有太多的麻烦了。一旦被掀出来,父亲也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不管他了。可现在不一样,他已经不是嘉世的首领了,要我说,他最好别再管这些事,和我回中央城去才好。”

    苏沐橙挑了一下眉毛看着叶秋,她这表情很有些叶修的神态,看得叶秋手背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说的是实话,你这是因为太紧张,所以想太多了。”

    亚兽姑娘笑了一下,转而眉目都平静下来,显露出眼底的期待和紧张。她还没有从学院毕业就跟着叶修混迹在嘉世,作为叶修的搭档和最好的帮手,见过的风风雨雨也有不少,六族齐聚、万众欢呼的场面对她来说都已经寻常了,现在却忍不住紧张起来,伸手又去摸了摸口袋里的信。

    自从收到这封从兴欣捎来的信件之后,她已经翻来覆去把这封信看了不知多少遍,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烂熟于心了。每天一觉醒来,恍惚间甚至会怀疑之前的自己一直身处梦境之中,哥哥的消息只是自己臆想出的,就像她年少时总是幻想过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推开门、告诉她哥哥回来了一样。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翻出这封信来看,叶修的措辞一贯简单直接,却能够清晰地证明一切都是真的,叶修不会骗她的。

    正出神,叶秋突然拍了拍她的手臂,指了指窗外:“你看,到了。”


    陈果结束了一天的巡视,在城主府逛了一圈之后还是回到了格斗场,当初她的父亲耗尽心血建起了这座格斗场,用心经营,几乎都是带着她住在这里,对陈果来说,这里比对面的城主府更像是她的家,而城主府则是上班的地方。

    兴欣的冬季盛典结束了,外来的旅客连带着一部分兴欣本地的兽人们都前往潜族,去参加他们的春归节去了,对春归节没有兴趣的人也多半徘徊在丛林里,消耗迎春狩猎还未散尽的热情,格斗场里比起平时冷清了不是一点半点。

    唐柔前几天说是要回去一趟,小宁则跟着她的双亲去了潜族那边凑春归节的热闹去了,兢兢业业地上岗值班的,居然只剩下了老格东和苏沐秋!不过今天苏沐秋也不在,叶修替了他的班。陈老板回来的时候,在搏杀场因冬祭日而关门的日子里暂时充当了前台小哥的搏杀场巡卫正低着头写着什么,陈果三步做两步走过去,抬手敲了敲前台的桌子,叶修放下笔抬起头:“呦,老板娘你回来了啊。”

    “都这个时间了,我当然回来了,哎,沐秋还没回来吗?”陈果也就随口一问,看叶修一个人坐在这儿就知道苏沐秋八成是还没回来,她也不等叶修回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尼克递给叶修,“累死我了,让我歇会儿,你去松鼠烤肉馆点份晚饭让他们送过来,我那份还是老样子,等沐秋回来咱们就开饭,不开火了。”

    “成!你坐这儿歇一会吧,我估计沐秋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叶修这段日子已经充分了解了这位老板娘的口味,麻利地起身出门去了。

    陈果坐在前台后的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奔走了一天的疲惫稍微缓解了一些,根本闲不住的她看到大厅的地面因为这几日太清闲就没有打扫,多少有点脏,便撸起袖子准备自己清扫一下,自己的家总要打扫得干干净净,看起来才舒服。

    就在陈果合上半边的大门,清理门后的死角时,有人站在门口敲了敲另外半扇门:“请问,你们这儿是要关门了吗?”

    陈果匆匆一抬头,看到是叶修裹着件斗篷站在门口,顿时没好气地挥了挥手,又弯下腰继续忙活了:“没看到我这儿忙着打扫呢吗?你要是闲着没事儿就来帮我的忙,要么就老实坐那儿去别给我添乱!”

    “额——要我帮忙做什么?”陈果本以为这家伙一定会反过来教育她“别吹毛求疵了还是休息会儿吧,还没关门你就扫地我还以为今天晚上歇业了呢”之类的,没想到今天叶某人出去跑了个腿,回来之后觉悟居然长了不少,陈果倒不是真的要他帮忙,却难免还是有点吃惊,转过身瞅了他两眼,这两眼却叫她看出些不一样的地方来了。

    “你的耳朵怎么放出来了?”陈果指着他掩在兜帽底下的半个兽耳,很是惊讶。

    叶修歪了下头,微微笑了笑,这笑容温和得体,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十分标准,标准得陈果一阵恶寒:“我想,您可能认错人了,叶修是不是在您这里,或者说是,叶秋?”

    陈果一手拿着扫帚,一手叉着腰:“你又来了不是,不和你闹啊,什么叶修叶秋的,都和你说了,如果你是叶秋,那我还是苏沐橙呢!”

    “哈——”来人的身后发出一声女孩轻笑的声音,叶修摘下自己的兜帽,侧身看向躲在他身后的姑娘,一个身量和陈果差不多的女孩从他身后探出了一个头,拉下高高竖起的领口,冲陈果甜甜地笑了起来:“你好呀,这么巧,我也叫苏沐橙。”

    那张贴在陈果房间里的画像还没等夜幕完全降临,就给自己裹上了一件纯白镶毛边的斗篷,走到她家的门口,站在叶修的身后,冲她眨了眨眼睛。


    狩猎晚归的人在暮色中聚集着从南向的城门回城,一起沿着主干道的大路向前,然后在每一个街口分流,走向不同的方向,去往不同的目的地。苏沐秋从甲族的皮革店走出来,伸了一个懒腰,把牛皮小袋别在腰间,循着掌心伴侣符文联系所指的方向,走过已经点起了风灯的小屋,和相熟的人们打着招呼,在一片黄油面包和烤肉的香气中,走到巴巴列茶叶店旁,绕过第三个路口。

    已经升起的一轮新月如同一道银亮的弯钩挂在深蓝色的天幕上,旁边点缀着几点璀璨的星星,月色和星光交相辉映,淡淡的光芒如同轻薄的细纱,铺在红砖白石砌成的路面上,而标识着一季风向的风信杆下,他的伴侣已经在等着他了。

    见苏沐秋来了,叶修和守卫队的人打了一招呼,结束了话题准备回去。

    苏沐秋冲值夜班的守卫队巡视挥手道别,有点儿好奇地问身边的人:“嘉里怎么愁眉苦脸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叶修摸了摸下巴:“他们守卫队最近新来了一个兽人,据说打架水平飘忽不定,说话方式别出心裁,脑回路堪比王大眼儿。”

    苏沐秋咂咂嘴:“你别成天黑咱们王学弟,人家好歹是一族领部首领。上次刚刚打击完人家的新人,又差点儿让他在一群小辈面前下不了台,我现在简直怀疑这几年在六族认识的人里,还没有没有你没嘴欠嘲讽过的。”

    叶修当然能体会他的用心良苦,不过:“垃圾话也是一种动摇对方军心的战术。”

    “那就这一样战术来说,你绝对是已经登峰造极了。”苏沐秋真诚地表示在这方面的自愧不如,“话是这么说,可到底和气才能做生意,对了咱们王学弟把东西送来没?”

    “今天那个叫做乔一帆的小孩带人送来的,就按你说的放在老板娘的材料库里,你自己等会儿去看吧——咦?”叶修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有些纳闷地挠了挠头,“老板娘怎么把门关上了?”

    苏沐秋和他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敲门吧。”

——————

下一章,修伞秋橙,四人重逢大戏!

评论(99)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