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06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106.

    六族比斗。

    这个曾经随着六族渐渐走上正轨而湮没在雅格斯时代历史浪潮中的盛典,在六星防护阵完全开启之后,作为决定密林入口开启在何处的关键,近十年来它已经一步步成为荣耀大陆上最为煊耀的盛事。

    而在六族的普通兽人的眼中,六星防护阵的入口在哪里开启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大,毕竟和平生活得来不易、家园和美幸福、亲人恋人更是牵挂在心,他们还不想跑去满是荒兽的密林里找刺激。对普通兽人来说,六族比斗就是一场这个大陆最强者们之间的比斗而已,若说它的意义所在,那必然是种族、部落、个人的荣耀。

    他们会为了步入格斗场勇者们欢呼喝彩,会为了他们悲伤惆怅,流泪,甚至有时候还会起矛盾冲突流点儿血,会因每一次赛事的排名胜负而骄傲或失落,当然也有充满梦想的少年会因此向往那片象征着个人荣耀和族从实力巅峰的舞台,可是少有人能够体会到每一次因此而起的暗流涌动。

    “这一次的六族比斗,我们必须要赢。”作为如今嘉世的全权掌控者,陶轩当然明白这一次的六族比斗胜负对于嘉世在兽族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缩在垫了三层兽皮的软椅中,旁边壁炉里火烧得正旺,整个屋子都被熏得暖洋洋的,暖到兽人都已经开始觉得有些热了,可他似乎还是觉得冷。座位紧靠着炉火,如果不是担心柴火蹦出来,估计他还能再靠过去些。

    虽然说是体弱的亚兽,可是怕冷怕成这样——

    “你的身体还好吗?”陶轩皱起了眉,“伏碧斯。”

    伏碧斯的声音比起前些日子更加沙哑了:“没关系,只是之前做了一个小小的试验,出了点问题,休息些日子就能恢复过来,不会误事的。”说到这里这个始终让人看不清深浅的亚兽嗤笑了一声,“与其担心我,不如多花点心思在我们新的首领身上,这是第几次了?他不听从安排、擅自行动。”

    提到孙翔,陶轩虽然有些不悦,却并没有太多不满:“他的却邪正在准备收回重铸,没有趁手的兵器,身边还有肖时钦看着,就算他又做了什么也就是小打小闹,出不了事。”

    “以孙翔首领的心思来说,想要出点严重的事也不太容易。”伏碧斯这段日子没少接触这位新任的嘉世首领,对他的行事风格、思维回路有着非常清楚的认识,“不过这对你来说是好事,一头心思单纯到只有武力争胜、出个风头的狮子,想来是绝对不可能突然开窍想要和你争夺嘉世的控制权的。”

    这段日子以来越发独断的陶轩看上去有些忍受不了伏碧斯的阴阳怪调,阴沉着脸问:“你这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并没有任何不满,事实上我对您的行事果断和思虑周全非常赞同。”伏碧斯从宽大的黑袍底下伸出了苍白的双手,探向壁炉中摇曳的火焰,可能是因为他的手太过苍白的缘故,从陶轩的角度看过去,甚至有些透明。

    “那为什么开春的密林之行,你不愿意同行呢?”

    “我有别的事要做,之前我就回答过您了,”伏碧斯过于靠近火舌而被灼到了一下手指,猛地又把手抽了回来,“如果我这次能够成功,那我的成果会比去一次密林重要得多。”

    伏碧斯依旧不愿意就他最近到底在做什么这点多谈,冷淡地转移了话题:“你收回了却邪重铸?”

    提到却邪,陶轩一直淡定的面容下似乎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怨怒就要冲出来,可嘉世长老会主事多年的修养到底不容许他在人前失态,他深吸了口气,压抑住因此而止不住沸腾的情绪:“当然要重铸!我直到孙翔带回却邪才知道,这把银武在叶秋的手里时就早已经不中用了!”

    “他居然,他居然!居然一直用着一把中心符文力量全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的银武!”



    “你确定要将却邪重铸吗?”嘉世首席铸造师捧着手里的银色战矛,扶了扶鼻梁上的水晶眼镜,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有几分迟疑,“却邪的构造非常特殊,它的水银杆身是由符文稳定的,一旦破坏,整体都会崩溃,到时候说是照着以前的构造重铸,其实再重新将翻印下的符文刻制回去的时候,已经和原来的那把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却邪是九级符阵师的作品,现在没有同级的符阵师能够激活重铸的银武,只能借助晶石的力量进行激活。这样做出的银武虽然力量比之损耗尽的状态有所提升,可是灵性绝对不可能回到它被破损之前,”关榕飞话是这么说,人已经埋头开始寻找从哪里下手翻刻符文了,“这话我之前就和叶秋说过,我当时说这把银武需要重铸,他没同意,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作为却邪的新主人,带着它过来找关榕飞的孙翔还没开口,被崔立请来督促新首领的肖时钦就截住了他的话头:“关先生一心做事,大概还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嘉世的首领已经换届了,孙翔是嘉世的新首领,却邪按照惯例已经传到他的手里了。既然是武器,总要称心顺手才好。却邪的威力在攻击性银武中少有比拟,无论之前的首领是怎么想的,现在我们都需要重铸它,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接下来的比斗。”

    关榕飞听到“嘉世的首领已经换届”时愣了一下,这位痴迷银武铸造的铸造大师是真的不知道他所在的部落已经换了一个首领,不过他对于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嘉世首领的位置五年一次改换、最多连任两届的规定无人不知,而现在明明十年的期限还没有到,首领却换了,其中肯定有些别的缘故。

    他作为一个匠师并没有对此发表什么见解,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转身抽出一张纸,拿起一边的羽毛笔埋头写了整整一页的材料名:“既然这样,这些是我列出来的、重铸需要的材料,你们尽快找齐拿过来,我才好开炉重铸。”

    从铸造师外观有些陈旧的矮屋里走出来,肖时钦瞄了一眼身边始终没有说话的孙翔。这位年轻张扬的首领最近有些沉默,似乎是因为却邪的事有了心思。说实话,就是肖时钦自己,在得知原来叶秋手中的却邪居然早就已经丧失灵性和中心符文的力量时,他也是几乎不敢置信的。

    这把伴随着曾经荣耀大陆的第一强者争伐比斗、横扫六族的攻击系顶尖神兵,随着叶秋煊赫的战绩一同声名响彻整个荣耀大陆。结果原来那样强悍的威力一直以来都是靠叶秋自己的力量来催动的,银武中心可以将力量进行转换增强的核心符文,竟然早就已经失去作用了。

    是因为当年的那场深入密林中心的冒险吗?

    如今大陆上黄金一代往后的所有人都受益于六星防护阵的开启而不曾经历过兽潮。作为黄金一代的佼佼者,想起那段一直流传在劫后余生者之中的英雄故事,肖时钦不由有些心情复杂,对于身边一言不发的孙翔有了一种微妙的共同感,语气因此都柔和了不少:“你不用着急,以嘉世的库存,找齐这些材料不过是小事情。”

    “你说你什么?”孙翔抖了抖耳朵。

    “我是说,嘉世库存丰富,找齐材料重铸却邪是小事情,你不用着急。”肖时钦好脾气地又重复了一遍。

    “小事情?肖时钦?!肖时钦,小事情?!”孙翔顿时狂笑了起来,“小事情,小事情哈哈哈哈哈。”

    这种当口,居然还有心情给他起外号?!

    一脸无语的肖时钦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以他的思维来揣度自己这位上司的脑回路,是永远不可能行得通的。想想接下来的春猎和六族比斗,一向善于统筹谋划、排布战力的肖副首领突然感到一阵心累。



    乔一帆的心也很累。

    比起肖时钦为了首领的性情头脑心累,作为拥有一个虽然思维回路也很清奇、但为人沉稳的首领的禽族,乔一帆为之感到疲惫无力的原因就小多了。

    小到放在春猎前的诸多人事中一点都不起眼,一如他在微草中一样。只是事情再小也始终盘桓在他心里脑海中,而他自己恐怕连留在微草都做不到了。

    或许他应该回到禽族南部去,出身灰鹮一族的小亚兽其实也有一些想念南方温暖的阳光和湿润的气候,还有及埃尔丛林中用藤网和硬木一起搭筑的巢屋,在春季到来时,他们可以枕着细密雨水落在屋顶空心竹排上清脆的声响入睡,一觉醒来一定已经是晴天,老人和孩子们都坐在吊藤上谈论着。

    孩子们讨论今天的课业和结束以后相约去哪儿玩,老人谈论身边的琐事和来到南方以前的日子,他们常常回忆起北方的微草林海,开春后走出高高的树屋、展开翅膀飞向清朗辽阔的天空、每一次尾羽掠过新发的叶芽时的欢喜。

    那时候,乔一帆偶尔也会在嗒嗒的雨声中梦到童年记忆里的那片绿海,透过头顶深深浅浅的树叶丛,能看到湛蓝如洗的天空,身边的小兽人拉着他的手有些紧张地微微笑,对方耳边棕色的翎羽泛着一线亮金色,树屋下已经在等待的小伙伴呼喊着:“你们快点儿来啊!英杰!一帆!”

    “一帆?”

    乔一帆猛然回过神来:“我在!”

    周烨柏被他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你在,对了,高英杰在吗?”

    因为是发小,从来到微草的第一天开始,乔一帆和高英杰两个就总在一起,只是比起高英杰的光彩和天赋,乔一帆唯一值得被他们提起的,大概也就是完全不同于其他亚兽的温和脾气了,只是在其他亚兽眼中他的好脾气多半是应当的。

    毕竟在微草这样的部族领部,一个连五级攻击系符阵师的鉴定都只能勉强过关的亚兽,实在没什么好骄傲的。

    乔一帆摇摇头:“他被首领叫去了。”

    周烨柏的神色流露出些许羡慕,对所有禽族来说他们的领部首领地位不亚于神祇,传说中的神裔蜥龙都已经只存在于书本中,王杰希却就在他们眼前,对于能够得到王杰希亲自教导这点,周烨柏作为一个亚兽一样会羡慕不已,不过关于这件事他们已经慢慢习惯了,他也不是真的来找高英杰的:“你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去那个兴欣格斗场跑一趟吧,把东西送过去。”

    周烨柏说的东西当然就是这些天他们输给那位的材料,即便知道输给那人是非常正常的,可是当着那些普通兽人的面,去送他们输掉的一大堆材料,他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还是觉得丢脸极了,谁都不愿意跑这趟,最后这桩差事就被扔给了乔一帆。

    乔一帆已经习惯了帮他们跑跑腿,反正他也没什么事:“好。”

    “对了,你顺路帮我们带点儿东西。”



    乔一帆领着帮忙搬东西的人走到兴欣格斗场的时候,格斗场里没什么人,冬祭的狩猎热潮往往会持续十多天,现在那些兽人们大多还在林子里乱窜,作为城主的老板陈果自然也不在。之前他们都是傍晚过来,就是因为那位说他白天挺忙的,在乔一帆估计自己可能扑了个空的时候,他要找的人叼着长条面包从楼上走了下来。

    不得不说乔一帆的运气不错,前几天叶修一直忙着守卫队的事——他是个非常敬业的人,既然该他做的事他就会把它做好,不会为了自己的私事耽搁差事,而今天苏沐秋的图纸画完了,秉持着“干一行,爱一行”准则的苏先生换了他的班,准备去活动活动筋骨,所以他恰好在。

    叶修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站在前台、踌躇着进退的亚兽少年:“是你啊,你们首领让你们来送东西?”

    乔一帆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认得出自己,讷讷地点了点头:“东西都在这儿了,需要我们帮您搬进去吗?”

    “那感情好!”叶修之前和陈果说过了,借她这儿储存符阵材料的地方用一下——符阵材料不同于一般杂物,必须保存在一定环境条件下的。陈老板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并把钥匙给了他,这份不设防的信任和爽直让苏沐秋还感慨了一通。

    “麻烦你们帮我搬到这边来了。”叶修指挥着众人把东西分门别类地放好,挥挥手道了声谢,等他们都收拾好走出了门,眼见那小亚兽站在他面前,十分自然地等着他回话,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跑腿带话的活儿了。

    前任嘉世首领吃完最后的一点面包,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看着这快要成年了的禽族小孩:“我记得你,你的精神力有点像虚空鬼萤一族的副首领,有双系同修的资质,为了配合微草如今的阵容你选择了攻击系。”

    只是虚空的吴羽策话不多性情却十分刚硬,同是使用刀系银武,按理来说,他应该配合首领李轩做到一攻一守才对,可他坚持要以攻击系为主双修,并在场上和李轩达成了独特配合的阵势,不过微草显然不需要剑走偏锋。

    “你的性格不适合以攻击系为主,精神力是一个人本质的投映,你的大局观和观察力非常不错,可以试试看以防守系为主。”

——————
拒绝有生之年。

评论(94)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