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鬼哭 4

半夜醒来,更一发。

——————
4.

    苏沐秋小的时候父母工作很忙,他和奶奶住在乡下,奶奶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他早早的就被交给人民教师教育,六岁就上了小学。上学早也就毕业早,23岁就毕业了的苏沐秋为了方便工作加上妹妹高三冲击高考选择了住校,他便从城西搬到了靠近警局的城东。

    刚刚搬过来的那一天,苏沐秋下楼准备去买点吃的放在家里常备,正碰上一个做道士打扮的老头。这老头本来低着头准备上楼,一抬头看见下楼的苏沐秋,神情顿时就变了,那变脸的速度配上那身打扮,活像从隔壁武侠片场出来的。

    苏沐秋直觉他下一句应该就是:“小哥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必有血光之灾”,结果可能是他这个印堂黑得有些过分,这老道士煞不住,立马脚底抹油跑了,弄得当时初出茅庐、满脑子维护社会治安的苏小哥有点儿怀疑这人是不是个偷儿。

    后来苏沐秋才知道,这人不是武侠剧的群演——虽然他的营生和群演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姜志姜道长是十里八村中老年信教人士心中的“活神仙”,负责超度、抓鬼、看风水,业务繁忙的时候比苏沐秋还神龙见首不见尾。

    虽然这老头喜欢给别人科普“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甚至因此总被一些老人的子女送进局子里来,不过或许是因为知道苏警官是个相信科学的人民公仆,或许是实在在警察局见过对方太多次了,所以他很少在苏沐秋面前提这些。只是没想到隔了三年半近四年,苏沐秋到底还是把这句“你印堂发黑,近日必有血光之灾”等来了。

    原本因为凶杀案而心情沉重的苏警官顿时哭笑不得:“老姜你还是快去小李那儿报道,交代清楚这回又是怎么回事,然后回家吧。我这儿忙着呢,没工夫和你多说。至于你半夜听到的动静,那八成是沐橙昨天晚上窗子没关紧,风吹的呼响,今儿晚上我一定让她关紧了,绝对不吵着你睡觉。”

    按理说这会儿姜道长就应该松开苏沐秋去做笔录了,可是今天的姜志似乎十分焦急而固执,硬是拽着苏沐秋不让走:“小苏警官你听我说,你遇到的这个案子他就不正常,凶杀的地点一定是怨气冲天、凶煞浓重,这些人死后也不能入土为安,藏着一口怨气,入夜就哭号不止,你天生八字轻,虽然有福运和公门气镇着,可还是容易招——”

    “我说姜大爷,您的好意咱们心领了,知道你担心咱们苏队,可是你不能妨碍公务啊,您老有什么要叮嘱的,可以等苏队他回去慢慢给他讲,咱们这儿现在忙着呢。您先去做个笔录把自己的事儿交代清楚了,咱们这边儿结束了让苏副他顺路把你送回去也行!”方锐强忍着笑插过来,帮着苏沐秋扯开老头的双手,一边给他讲道理。

    姜老头无儿无女、无亲无故,平日里总被送到警局来也不像是犯事儿被抓,反倒和他们这片的警察混得不错,人也心善,过于迷信也是过于孤独的原因,虽然有些危言耸听,到底还是关心苏沐秋的缘故,苏沐秋也不至于真的和这老人生气:“老姜你也说了,被害人死后也不能入土为安,他们还有一口怨气,那我就更应该抓紧去破案,让他们早点解脱是不是?”

    姜志听了苏沐秋的话愣了一下,似乎是被说服了,没有再闹,坐在大厅的横椅上想心思,苏沐秋看了他几眼,转身叮嘱值班的警察:“徐姐你帮我看着老姜点儿,让他等我这边做完笔录,回头带他一起回去。”

    “行,我看着他。”值班的徐茹点点头应了,“老姜他能有什么事儿啊,你快去吧。”



    “他是前几天出差的,说好了今天下午的车回去,这趟出差结束还有两天的假期,谁能想到······”回话的是李明远的父亲,李明远的妻子和母亲也来了,可是她们的状态不适合来做问答,只坐在一边互相依靠着,只有李明远的父亲勉强支撑着来回答警察的问话,可这位父亲显然也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子出了趟差就出了事,甚至连全尸都没留下。

    直到工作人员带他们去认了尸,确认了死者的身份,他们才敢相信真的是自己的至亲被人杀害了。

    “您儿子平时和身边人相处得怎么样?”方锐最怕的就是面对受害人家属,尤其是去问话,所以他主动揽下了做记录的活,由苏沐秋开口。

    李父是一个坚强的人,承受丧子之痛,几次几乎无法继续说下去,可还是支撑着回答警察的问题:“他这个人十分好强,有事业心,经常出差跑业务,但不是那种为了工作不顾家的人,他和雪芳结婚这些年感情一直很好,两个人每周末都带孩子回来,出门也都要告诉我们。他朋友不少,真正交心的也有几个,从来没有听说他得罪过什么人啊。”

    说到这里,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控制不住地哆嗦着双手捂住脸、全身颤抖地弯下了腰,只有模糊的哽咽声从指缝中漏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儿子啊,他今年,他才三十二岁啊!”



    苏沐秋和方锐几乎是从招待室里逃出来的。

    像他们这样的人,和穷凶极恶之徒相搏都无所谓,却实在难以面对这样的场面。一开始他们也会自我安慰,也许见多了也就麻木了吧,可是只要一个人还有良知和同情心,那他始终还是无法对此无动于衷的。

    尤其是他们还肩负着抓捕凶手的职责,承担着活人的希望。

    两个人沉默着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方锐清了清嗓子:“老苏,我的确有一点一直想不通,就像那位李伯父说的,为什么会是李明远呢?到现在为止的四个受害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凶手是为什么会选择他们的呢?真的是随意选择的,还是他们之间有什么我们还没发现的联系?包括监控的问题。”

    苏沐秋这些天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凶手选择的都是公共场合,但是恰好这几处的监控摄像头都不怎么灵光,这两个月都有些失灵时不灵的毛病,偏偏出事的当天晚上,都基本没什么用了,有用的摄像头也因为角度和地点问题,什么都没拍到。城东毕竟是老城区了,这儿的公共设施的确年久失修,可是这也未免太巧了一点。”

    “或者说,凶手是特意踩好了点,挑了这几处监控摄像不太灵的地方呢?”方锐一谈到案情就收敛起了平日里嬉笑的模样,“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监控什么时候会出问题呢?尤其是江源遗址中心的监控,那里因为存放着重要的资料物品,摄像头都是定期检查的,偏偏出事的当天那边刚好晚上出了点电路故障,影响到了那条街的供电,出故障的段路是有监控的,没有任何人靠近,就是恰好电路老化烧了,可是维修人员的动作很快,从线路出问题到恢复供电,一共也不过半个小时而已。”

    “当时是半夜十一点多,负责值夜班的保安之前已经巡视过,所以他当时并没有在意,毕竟谁会跑到那里去偷东西呢?”而徐慧慧的父母住的比较远,为了上班方便,她租了附近的房子住,一个新搬过来没多久的女孩子,白天工作晚上回来的工作党,门一关,谁又知道人在不在呢?

    “好了,先别想了,回去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还有一堆事等着我们呢。”苏沐秋伸了个懒腰,“中午本来就没吃多少,我现在都饿得肚子直叫了,希望沐橙已经做好饭了。”

    “唉,你还有个妹妹,像我们这种孤家寡人就只能去楼下吃快餐了。”方锐眼巴巴地看着苏沐秋,就等他们苏副队接一句“那你到我家吃吧”。然而他们苏副队完全不为所动,一脸淡然地越过了方锐:“那你快点去吧,去迟了店关门,我去接老姜顺路把他送回去。”

    方锐十分委屈:“作为队长你就不能接济一下自家兄弟?”

    苏沐秋痛心疾首:“世道艰难还要养家糊口,我这兜里也只有五块钱,但就像你说的,自家兄弟不忍心见你挨饿,这五块钱你拿去,买盒泡面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五个硬币,郑重地交到方锐手里,然后迈着轻快了不少的步伐跑到大厅里去了。

    涮完“自家兄弟”的苏警官走到大厅却不见了坐在横椅上的老姜,捉摸着可能自己问话的时间有点长,这老头先回去了,一问果然是这样,也在准备和值夜班的同事换班的徐茹笑得有些“别有用心”:“刚刚来了一个帅哥,说是老姜的侄子叫叶修,把他接走了。”

    侄子?苏沐秋的脚步顿了顿,认识姜志这么多年,没听说这老道士还有侄子啊?


评论(2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