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鬼哭 2

看起来是刑侦,其实是灵异。

只不过有的凶手是鬼,而有的凶手是人。
————————
2.

    徐慧慧,24岁,江源市本地人,本科学历,在江源遗址文化中心担任导游。

    照片上的女孩样貌清秀,对着镜头笑得开朗自信,24岁,花一样的年纪,才刚刚走出学校进入社会还没多久,人生才刚刚开启一个新的阶段,也许她还抱着一股劲头和想法,毕竟一个自信的人总是有目标的,这个目标可能很远,也有可能很小很近,但是她对实现这个目标充满了信心。

    她有着温暖的家庭环境,一份对于刚走出校园的普通学生来说不错的工作,在同事口中这个女孩一直都也是活泼、认真、敬业、善良的,和千千万万普通的女孩一样。

    认识她的人没有谁想得出会有谁会去要这样一个女孩的命。

    然而无论相识的人如何不能接受,他们依旧在一个早晨推开文化中心的大门后,发现了躺在大厅中心的尸体。

    因为心脏骤停而死去的女孩张着嘴、睁着眼睛,似乎因为见到的事物而吃惊,取证的照片中,死者惨白的肤色透着青紫色,一双圆睁的眼睛,眼珠漆黑,似乎还在为这最后的所见而惊讶,没有悲伤、痛苦、愤怒、恐惧等等别的人死前常常表现出的情绪,只是单纯为这样的命运降临到自己身上而感到不可置信。

    可这些都不是所有人第一眼见到这具尸体所注意的,几乎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的,是这具尸体的右手被人砍了下来,鲜血染红了女孩雪白的制服,那刺目的大片红色让现场第一目击者当场软瘫在了门口,满是声嘶力竭的惊恐尖叫也唤不醒在前一天夜晚就已经死去的人。

    而在一个星期之后,他们居然在另一具尸体上发现了这个女孩的指纹。

    “这个掐痕是在受害者死后才弄上去的,从掐痕的颜色看,力度也不足以致命。”苏沐秋说话的时候一直低头观察着什么,旁边周琳的脸色依旧苍白得很,可是神情已经完全安定下来了,面对凶杀现场这样几乎可以说损伤着一个正常人人性的场面,她抿着嘴角没说话。

    倒是站在旁边窗户前的青年人推了推眼镜:“指纹是可以复制的,这人是故意的。”

    “那么,在这么‘干净’的现场留下前一个受害人的指纹,还是脖子上的掐痕这么明显的痕迹,是为什么呢?”接话的人是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刑警队一组组长赵钱,也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头儿,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他说这话当然不是真的要问他们什么,“就像小安说的那样,显然也是故意的。”

    苏沐秋点点头,伸手按着残留的青紫掐痕做了一个模拟的动作:“看残留的痕迹,凶手的拇指掐在受害人尸体的咽喉处,而食指和中指在受害人颈后交错到这里,也就是说,这个人的手至少不会比我短。”

    苏副队竖起他那只修长白皙的右手,终于缓过神来了的周琳抱着记录板,羡慕嫉妒恨地看着苏沐秋的手,咬着自己的手指甲:“一般来说一个人的手长和身高是成比例的,也就是说除非这个人的手长得特别长,他的个子也应该和苏哥差不多高。”

    “一般来说,用手去掐一个人的脖子,是一个人极端愤怒的体现,要亲手去结束对方的生命,不假借任何工具。而且这种带有强烈攻击性和控制欲的动作是在体力有着一定差距的情况下才会进行的,他可以压制住对方的反抗挣扎,一点点地将对方掐死,在起初的情绪驱使后,伴随着满足感和性冲动,这种行为一般出现在成年男子的身上,女性因为体力和身高差距,基本不会选择掐脖子这种攻击方式。”同样是放假放到一半就被一个电话召唤来的方锐叹了口气。

    “可是当时受害人已经死了。”周琳换了只手继续咬指甲。

    已经观察完现场的苏沐秋直起腰,走到赵钱的身边:“而凶手还活着。”


    江源市的警察局在位于城东的一座行政楼里,城东属于江源市的老城区,警察局所在的大院和附近的建筑一样已经有些历史了,虽然前几年上面拨款进行了一下重新装修,刷了刷外面的墙,可是走进来,里面依旧透着一股老房子才有的陈黯感,无论灯开得多亮。

    江源市不是什么大市但也不小,局里的刑警队原本一共有四个小组,平时出了什么事儿哪个组有空就哪个组去做,而两年前江源市出了一个不小的案子,为此局里专门成立的专案组,由那时的组长赵钱抽调各部门的精英,当时还可以说是半新半熟的苏沐秋被赵钱从三组抽调过去,从那以后就被这精明的老头儿扣了下来,呆在了他新成立的五组,并在第二年杜副被调走之后成为了赵钱的副手,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年等赵钱退休后,他就会接任成为五组的组长。

    才成立两年多的五组是刑警队人员最少的一个组,现在只有六个人,当然这六个人并不都是当初专案组的人,毕竟那都是各组的精英,别人也不是会把得力下属全都送出去的傻子,尤其是表现出色的几个人,其中就包括苏沐秋。能够扣下苏沐秋主要因为他当时是所有立功者当中最年轻的一个,虽然参与了一起重案的侦破还表现得十分出彩,可是他毕竟资历还很浅,三组的组长要留人也没有特别强硬的理由。

    当然如今的三组组长每一次提起当初的事,一直坚持表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赵钱是原本的三组组长。

    当时的五组同是新人的还有方锐,方锐的资历比苏沐秋还要浅一些,他是赵钱从当年的新人堆里挑来的,其余的几个都是各部门有一技之长的精英——现在已经被调走的杜副、刘晓晓和江宫。五组成立的时间加上今年不过三年,可是每一年都会被调走一个人,隔壁的四组组长一直试图让赵钱相信这是因为他选的办公室风水不好,脾气暴躁的东北大爷赵钱组长则回了他一句:“滚犊子!”

    当然说笑归说笑,其实局里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最少的五组,其实是他们冯局长新铸的一把剑,平时和他们一样上班下班接案子,但是遇到重案的时候,必然就是他们的任务了。

    这是两年前那起案子让冯局做出的决定。

    从凶案现场回来,五组的成员跟着他们的组长走进了他们据说风水不好的办公室。


    “说说你们的看法吧。”带头加班的赵钱神情有些疲惫,毕竟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放假了,赵钱的年纪大了,加上放假之后精神放松了些,难免疲态,“小罗你就坐那边继续查他们送过来的监控录像,这边听着些就行。”

    原本准备走过来一起开会的罗辑应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照惯例是有着法医学硕士学位的安文逸先开口:“这一次的受害人和前面的三位受害人一样,死于心脏骤停,哪些情况下会出现这种状况我之前就说过了,大家都知道,我就不重复说废话了,这一次不同的地方在于,受害人李明远不光在死后被砍去了左手,他的脖子上还多了一道死后掐上去的掐痕,检查出的指纹和前一位受害人徐慧慧的一样,应该是用某种工具刻意复制了徐慧慧的指纹,现在是有这种技术的,特殊材质的手套,指套,都可以做到,只不过这是个技术活,指纹是非常细致的,一个星期不太可能做得出来。”

    “也就是说,凶手可能在此之前就接触过徐慧慧,并且拿到了徐慧慧的指纹?什么情况下会拿到徐慧慧清晰的指纹?不光是食指和拇指这种常常用来鉴定身份的手指,还有中指。他又为什么要留下指纹?”赵钱顺着思路往下说。

    “从之前的作案现场我们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非常聪明冷静的凶手,他甚至不慌不忙地去把尸体在公共场所摆出固定的姿态,可见他并不为杀人感到愧疚,他甚至希望别人看到这些尸体,他把这视为一种杰作,一种炫耀。这次故意在受害人的脖子上留下一眼就能让人看到的掐痕,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表现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是受害人的性命,还是案子的进程,他是在嘲笑我们。”方锐的语气有点冷。

    “非常自大,然而真正有本事还足够自信的人并不需要去炫耀,因为这种人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得到别人的注视,这是一个自诩聪明却觉得自己并不那么如意的人,有可能是幻想型自恋人格。”周琳补充道。

    赵钱点点头,把目光移向苏沐秋,而就在苏沐秋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在赵钱喊了声“进来”之后,门被推开了,苏沐秋转身看过去,是今天负责值班的小张,而小张身后的走廊角落里站着的人——

    咦?苏沐秋微微挑了下眉,是那个人。

    没等苏沐秋仔细看,站在门口的小张煞白着脸说:“赵队,有人在xx宾馆后面的垃圾桶里发现了——”

    说到这里小张仿佛快要吐了:“发现了一只人皮手套。”

——————
这个题材难免有点血腥,受不了的姑娘注意闪避。

评论(1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