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36!叶苏】鬼哭 1

换点新鲜的,适合这个时间点看的😃😃😃

——————

鬼哭


1.

    苏沐秋是在火锅吃到了一半的时候接到局里的电话的。

    桌子对面长得比电视明星还漂亮的姑娘听见他的手机响,头也不抬地挥手赶人,看起来不光没有因为约会被打断而生气,反而十分高兴能够一人独吞剩下的所有菜:“快去吧快去吧!”

    苏沐秋的嘴角抽了抽,解释道歉的话堵在了喉咙口、咽回了肚子里,伸手揉了一把对方那快要埋进火锅里的头,拎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就要走,一步还没迈出去,迟疑了一下又转了回来:“你吃完就赶紧回去,别在外面呆到太晚了。”

    忙着吃的美女敷衍地点点头,显然没听进去。

    苏沐秋见她不拿自己的话当回事的样子,想到她放假的这几天天天跟着他们那帮丫头出去野到很晚才回来,感觉自己有点肝火上升,有望在做到他们局长的位置之前就先一步达到他老人家“日照香炉生紫烟”的境界:“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我和你说正经的,听见没有?苏沐橙。”

    苏警官的亲妹妹苏沐橙小姐咽下嘴里烫熟后卷起来的牛肉片,抬头看向她一贯爱唠叨的哥哥:“知道了,保证听从人民公仆的警示,吃完就走,绝不逗留!”

    苏沐秋笑了:“知道就好,乖乖听你哥的话,最近不是很太平。”

    苏沐橙当然明白“不太平”这三个字从自己这个做刑警的哥哥嘴里说出来意味着什么,原本十分阳光明媚的心情顿时笼上了阴云,秀美的眉微蹙,有些担忧地看着苏沐秋:“还没有进展吗?”

    苏沐秋脸上的笑意淡了些,按规定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又揉了一把苏沐橙的头:“相信人民公仆的力量,你这样的傻丫头呀,只要负责埋头吃就行。”

    没等苏沐橙向他证明一个“负责埋头吃”的“傻丫头”的力量,苏警官就已经一溜烟地跑了。

    结账后走出火锅店,那香料辣椒和中央空调熏陶出的暖洋洋火辣辣的氛围瞬间被冬日寒冷的北风吹散了,苏沐秋穿上外套还是被风吹得打了个寒颤,明明是正午时分,头顶上的太阳高高挂着,却仿佛被一层白雾裹住了一样,只能散发出微弱的热量,根本抵抗不了寒风的侵袭,让人浑身湿冷。

    苏沐秋低头看了看脚边被风吹得打转的透明塑料袋,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几步走过去,把不知是谁随手扔的塑料袋捡起来,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江源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据说曾有考古学家认为,江源市曾是长江流域的部落文明最早的聚居地之一,早几年也的确有人在这里挖到过石器时代的遗迹,还为此建了一个江源遗址文化中心,收十块钱一张门票,苏沐秋小学的时候曾经跟着班级活动过去看过,里面除了一些他根本听不懂的史料考证,就是一些石头碗和碳化成了黑粒的种子,说是非常有价值,当时心里还惦记着掌上游戏机的小苏魂飞天外,压根什么都没听进去,只隐约记得负责讲解的导游姐姐穿着雪白的制服却配了一双蓝色的运动鞋,看起来怪怪的。

   不过惦记掌上游戏机的日子在十年前就戛然而止了,苏沐秋也已经很久没有去过那个陈列着各种石头和碳化物的遗址,直到一个星期前有人报案说在那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这个城市在一个月内发现的第三具尸体。

    同样是在公共场合被发现,尸体被砍去了四肢的一部分,死者目前没有发现任何相似的地方,除了死者都是笔直地平躺在地上,保持着双手放在腹部的睡姿,却睁着一双始终没有闭上的眼睛。

    没有留下任何监控录像,也没有指纹和目击证人,仿佛那些尸体都是凭空出现在那里的。

    想到这里苏沐秋有点想去掏烟,他没有烟瘾,只是会抽而已,不过最近他开始有点理解为什么有人明知道香烟这东西不好可还是忍不住要来一根了。

   至少香烟味能够驱散那股仿佛一直没能散去的血腥气。

    苏沐秋从警校毕业已经三年了,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他虽然也接触过一些刑事案件,可是以现代的刑侦手段,这些的案子都能有一个结果,即使一时无法勘破的案子也有一些可以去追寻的头绪,至少不像现在他们面对的这起案件,完全无从查起。

    就在刚刚,同事打电话来通知他,第四具尸体被发现了,而这一回是在一家酒店的客房里。

    当苏沐秋想起剩下的半盒烟在制服的口袋里,而他为了出来陪放假回家的妹妹吃饭换了衣服,感到有些烦躁时,一只手递了盒开了封的红南京过来,苏沐秋愣了一下,说实话他这时候的确比较需要香烟,可是一瞬间他的注意力却完全被拿着烟盒的那只手吸引过去了,这是一只太过好看的、男人的手。

    这只手的主人一定非常爱护自己的双手,如果不是出于个人偏好的话,可能是从事一些操作精细度要求非常高的职业,比如外科医生。

    这些纷乱的念头在他脑子里闹腾腾地来又风一阵的去了,耗时不超过两秒,然后他顺着这只手的方向抬头,看见了一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男子,苏沐秋自己身高一米八不到,这个人莫约和他差不多高,光看眼睛大概年龄在20~40岁之间,不过在这人冲他眨了眨眼睛之后,苏沐秋迅速把年龄范围缩小到了20~25。

    这几天神经紧张到有些职业病犯了的苏警官叹了口气,摇摇手拒绝了这位陌生人的好意:“还是算了吧,谢谢了。”

    这人也没有说什么,点点头把手收了回去。

    苏沐秋多少有点尴尬,他十几岁就独自支撑门庭,虽然这个门庭里只有他和他妹妹两个人,但是绝对说得上是人情练熟,也知道面对陌生人这样举手之劳的善意,客气地拒绝不如带着谢意接受,毕竟接受别人的友好也是一种表达友好的方式,而再客气的拒绝都是拒绝,这样多少显得有些生硬和疏离。

    不过对方看起来并不在意,依旧站在苏沐秋的旁边安静得就像不存在,仿佛刚刚那个递烟过来还冲他戏谑地眨了眨眼的人只是他的幻觉一样。

    而原本完全没有在意旁边站着谁的苏沐秋却觉得这个人的存在感一下子提高到了无法忽视的程度,哪怕他裹得严严实实像个球。

    这样想着,苏沐秋又瞥了这人一眼,就见这人半仰着头看着对面大楼的广告发着呆,苏沐秋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商场大楼上的大屏幕,屏幕里一个略有些眼熟的女明星正在多方位展示自己手心的一款翡翠首饰,美人珠宝,非常养眼,苏沐秋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然后掏出公交卡上了自己等的那辆公交车。

    上车后苏沐秋不知为什么又回头看了一眼,不过那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苏沐秋也没有多想,把心底那种说不出的怪异感扔到了一边,找个靠窗的空位坐下,收拾心情准备前往案发现场。


    “尸体是在今天上午发现的,受害人李明远在这家酒店预定入住,定了两天的单人间,原本应该今天离开,可是一上午都没等到客人退还房卡,服务生就去房间找他,找经理打开房门后发现了受害人已经遇害了,经理随即关上了门报警,案发现场并没有被破坏,我们的专业人员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和取证。”

    苏沐秋跟着下来接他的周琳上楼,顺路听她讲现场的情况,这位刚刚进入他们部门的警花显然脸色有些苍白,这个在苏沐秋印象里总是在上班时间用办公电脑看电视剧的女孩心理素质相当过硬,作为一个新手第一次面对人命案只是脸色苍白,已经非常不错了。

    “现场勘察的结果怎么样?”苏沐秋捏了捏自己的后颈。

    “致命的原因和之前发现的尸体一样,心脏骤停,并且尸体被砍去了左手,受害者的神情惊恐,似乎受到了极致的惊吓,现场没有发现致幻和麻醉类的药剂,受害人李明远也没有精神病和心脏病的病史。”周琳的声音绷得有些紧,显然她在努力压抑着自己谈论到案情时的情绪。

    愤怒、悲伤、惊恐、困惑,这些情绪苏沐秋都能理解,毕竟他也经历过那段不能适应、乃至于怀疑这个社会和人性的阶段,很多东西别人和你说是没什么用的,总要你自己去想通才好,苏沐秋拍了拍周琳的肩,走出了电梯:“相同死因和相同的现场,这么看这起案子的确归我们了。”

    毕竟受害人的死法和之前的三位死者一样。

    周琳明白苏沐秋的意思,可是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走在前面的苏沐秋发现她没有跟上来,便也奇怪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她:“怎么了?”

    周琳抓着记录板的指节握得发白,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她咽了口口水,才开口道:“其实也有不一样的,这位受害人的脖子上有残留的掐痕,鉴定科的同事刚刚打了报告过来,指纹是徐慧慧的。”

    而徐慧慧,正是上个星期他们在江源遗迹中心发现的那具女尸。


——————

本来想发点儿别的,刚刚突然觉得,这个时间点,比较适合鬼故事😃😃😃

评论(13)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