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中心岛 12(完结)

想想还是把这章稍微改了一下

————————

12.

    叶修觉得自己似乎一直都在和别人逆行。

    十五岁普通人都在刚刚开始做梦的年纪,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那就是中二,仿佛已经看见了世界有多么的大,却还没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小。他却已经决定未来要做什么,并且坚定地为此离家出走,在游戏电竞这条路上一去不返,还在这一年遇到了苏沐秋。

    十七八岁时大多数人都在为了未来学文还是学理考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头疼,而他在这个年纪已经达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攀到的高度,也面对着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面对的问题。

    等到了二十五六,同龄人都已经走出校园开始适应社会,他却走进了低谷中,思考起何去何从,最终选择从头再来。

    如今已经三十多岁的他朋友基本已经成家了,即便没有成家也都对家庭有了未来的打算,他却还像是少年人一样喜欢一个人,哪怕对方身在遥远的地球另一边。

    他也在闲暇时想过,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苏沐秋的呢?

    最早意识到这一点是在嘉世第一次夺冠的时候。他喝了点儿带酒精的饮料就已经有些晕了,身边的队友们在欢呼庆祝、有人笑着笑着就哭了。苏沐秋搭着他的肩膀,悄悄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对他说:“第一个冠军,恭喜你啦,叶修。”

    他看着苏沐秋满是笑意的脸,突然很想亲一下那双仿佛会发光的眼睛。

    站在马路边等着红绿灯的当口,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上——这多少安抚了心底的焦躁,目光扫过面前流动的人群,依旧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大街上找个钥匙都能走散了,不得不说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一件事,放在叶修和苏沐秋身上,又让他难得的有点惆怅。作为一个战术大师,首先擅长的必然是布局和应对每一种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在关键时刻保持冷静和理智,然而叶修必须承认,苏沐秋创新的天赋无处不在,包括给他制造点意外上。

    或者说,在十五岁那一年,他揣着身上不多的现金打算就近找一家网吧进去玩玩、却遇见了苏沐秋、最后跟着他回了家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意外。

    苏沐秋给他带来过太多意料之外了。他这个人喜欢尝试和创新,念头闪过就要落实,从游戏到生活,有时候恨不得每天把屋子里的东西换个地方摆;退役之后也是从事居无定所的工作,成天全世界到处飞;大概就是到了牙齿都掉光的年纪,他都会依旧保持着年轻人的活力和动力。

    而叶修在场上百无禁忌,生活中却非常容易满足。他用一个账号玩一款游戏,即便只有一个人也要追寻一个不变的目标,这么多年喜欢着一个对象。少年时他还有些年轻人的张扬,然而随着年纪渐渐增长,见多了想多了也成熟了,看得通透了自然也就从容不迫了。尤其是这两年从一线退下来,俨然一副退休老干部八风不动的派头,坐在那里动动嘴就能一句话让你跳,一句话让你笑。

    现在轮到他站在这儿傻眼了,也算风水轮流转吧。

    就像他准备了一堆安慰人的话想劝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的某人看开点时,对方却笑着对他说,大不了从头再来罢了;又像是在他满以为退役之后可以解决个人问题了的时候,H市的某人在登机之前给他发消息说,自己马上就要飞到另一个国家去了。

    突然遇见,突然分开,似乎在有关苏沐秋的事情上,他总归只能平静地接受现实。

    如今不过一个走神的功夫,又把人弄丢了。

    不过,他这个人虽然非常容易接受现实,可是在在意的人和事上,却不太那么容易认命。

    从不言弃的叶领队跳出经年培养出的惯性,掏出了手机开始拨打对方的电话。

    就在他点下通话确认、把手机放到耳边的时候,马路的斜对面,隔着十字路口的中心岛,总是在他意料之外的苏沐秋先生已经冲他挥着手跑了过来。

    苏沐秋在看到叶修手里的手机时愣了大概有三秒钟,思考了一下为什么自己没能想起来打个电话,然后伸手掏出了在口袋里微微震动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却不是叶修而是苏沐橙。

    准备出来逛逛的打算被找钥匙打断了,索性已经走了大半的回头路,两个人干脆就此打道回府。苏沐秋一边往回走一边听着苏沐橙讲起这两天和他们都去了哪里玩了吃了什么、其中还夹杂着叶修和魏琛方锐的隔空互嘲。直到回了公寓走进门换鞋的时候,苏沐橙才说到打电话过来的主要目的。

    “后天果果他们就回去了,我准备和他们一起回H市,哥哥你要不要一起走?”

    苏沐秋把围巾挂起来,敞开外套坐在沙发上,入目的是放在玻璃桌上的信和纸盒,这一次他非常平和地说:“等我问一下叶修,回头告诉你。”

    苏沐橙疑惑地回了一声“哎?”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并没有多问:“那好吧。”

    这个聪慧美丽的姑娘笑了笑:“总之你们开心就好啦。”

    “什么事儿要问我?”叶修听到苏沐秋说的话,就走过来问了一句,那边挂了电话的苏沐秋抬头看着他,脸上的神情让叶修的脚步不由停了一下:“怎么了?”

    刚刚还坐在沙发上的人转身跪坐着,手抓着椅背上的布套,板着一张俊秀的脸,双眼直视着自己。

    叶修对他的神情动作再熟悉不过了,一眼就能看得出那一脸认真下的紧张,他甚至还在开口说话之前深吸了一口气,这严阵以待的阵势是有什么——

    “老叶,我觉得你这个人有很多不好的地方,特别是说话嘲讽专踩人痛脚这点,不该说实话的时候非要说实话,想听你说句实话的时候你又半遮半掩的,气死人不偿命。说你不认真,你又比谁都较真,说你较真,你又比谁都不正经。游戏里猥琐、流氓、土,现实里懒惰、脸T、宅。”

    叶修眨了眨眼睛,刚想要开口为自己声辩一下却被打断了:“但是!”

    但是呢。

    苏沐秋说到这里,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很多画面,十五六岁时的、在嘉世时的、在兴欣时的、在国家队时的,和叶修有关的,仔细去回想又什么都没有捕捉到,心却渐渐平静下来,不再紧张了。

    他本来就不用紧张的,无论他说什么,也不管结果怎么样,因为站在他对面的是叶修。

  其实那个写信的姑娘有一点是错的,苏沐秋在放松下来的当口有点跑神地想着。他说过的“明年”其实按他们原本的那样继续下去,也许就再也没有到来的那一天了。是叶修在被迫离开嘉世之后选择了从头再来,才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或者说达成了一个不留遗憾的结局。

  始终自信也信任着对方、拥有去改变的勇气和毅力、从未动摇内心的坚持,所以他说过的话才会成真,他想要的才会得到。

  而现在的他,或许也该多信任一些彼此,多一点去改变的勇气。

    “你这个人其实特别心软,遇到不知事的人总想说两句;遇事虽然冷静理智,有时候又很任性,想要的撞破了南墙你也不回头;一股子老派人做事精益求精、不喜欢钻营的性格,明明才二三十岁的人;也知道自己欠得招人恨,还仗着别人不能把你怎么样干脆放弃治疗,你这样是迟早会在落单时被人套麻袋的。”

    说完了一大通话,苏沐秋停下来喘了口气,对面叶修挑着半边眉毛看着他,神情似笑非笑,但是到底没有试图再插嘴了,让他能够把话说完。

    “所以,要不要考虑一下找个人一直帮你控场,比如我?”苏沐秋说着舔了舔嘴唇,“毕竟控场好找,但是像我这样出色的就少有了。”

    “何况,我还喜欢你。”

    有些话压在舌头上有千斤重,真正说出来也只是张张嘴而已。

    几乎在苏沐秋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叶修脑子里转了转把前后因果都想通了。

  一瞬间他恍然觉得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接着就是哭笑不得。他们一直是默契的,可是这份默契似乎在这件事上完全用错了地方,以至于站在同一个出发点的两个人一度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看着苏沐秋如释重负地趴在沙发椅背上,叶修忍不住想过去摸摸对方的头。在条件完全允许的情况下,他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还在撸了一把对方的头发之后,手一伸把人捞了起来。

     然后他非常爽快直接地回答:“好啊。”

    苏沐秋一向灵光的脑子似乎被这意料之外的答案卡了壳:“啊?”

    “我是说,不用比如,就你了。毕竟,好的控场其实不太容易找,”叶修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何况,我喜欢的只有这一个。”

    苏沐秋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啊!”

    叶修被他这反应逗笑了,手上却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人,然后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眼睛。

  就像当初想的那样。

    依旧半开着的玻璃窗被晃动的窗帘掩映着明明暗暗,隐约可以见到玻璃的投影里跪坐在沙发上的人终于回神之后几乎跳起来反抱住对方,两人的影子倒映在墙上、交叠在一起恍如一人。

    压在玻璃桌上的信封被风掀起页脚,一点没有被塞进去的信纸露出半行来。

    窗外晴光未散,天色尚白。

后记:

“对了,你钥匙找到了没有?”

“说到钥匙我还没问你,这是你‘杂物间’的钥匙吧?”

“呵呵,这钥匙你哪儿来的?”

“这是叶秋早上过来,说有东西落在了客房里,找的钥匙开的门。”

“啧,原来是他啊。”

“你不是说你这儿没有客房吗?!”

“我平时的确就拿那间当杂物间用,这是实话,而且我说没有客房你就相信没有客房了?老苏你出国几年怎么变得这么好骗了?!”

“我信了你的邪了!”

——————
完结撒花ヾ(・ω・*)ノ

评论(49)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