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中心岛 11

11.

    苏沐秋侧靠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那封信,静静地看着叶修帮他把那盒明信片都拆出来铺开,铺了整整一桌子。

    这其中有好几张是限量发行的,连苏沐秋自己都只看到过几眼,转手就被苏沐橙抢走了。随着年份变化,画面中的沐雨橙风穿着装备也在改变,苏沐秋能够清楚地说出每一件装备用了什么样的材料、经过多少次测试和改装,才最后达到属性的最佳搭配。

    每一次大的更新,每一次装备的淘汰换代,每一次技能点的改变。

    这个用他妹妹的名字命名的账号卡几乎倾注了他生命中最好的年华,他无数次通过沐雨橙风的视角看着那个属于她的虚拟世界,看着永远冲在前面、带动队伍攻击节奏的那个背影,而当他结束战斗后摘下耳机侧过身,就能看到身边这个人。

    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就像这个姑娘说的,他们的青春融合在同一段岁月中,梦想重叠在同一条道路上,兴奋和失落,战场上的默契和赛场下的陪伴,都已经默默铭刻在走过的每一个脚印里,不足为外人道。

    可是这种感觉,叶修一定懂的。

    他看着叶修,就像以前每一次比赛结束后一样,看着这个人盯着屏幕的眼睛转向自己,荣耀的光影和自己的投影就在他的眼底汇合成绚丽的光彩,然后轻声笑了。

    “真是个傻姑娘。”



    “说起来我到B市很多次了,都没有好好逛过,反正你下午也没事儿,要不要去陪我逛逛?”苏沐秋仔细地把信收好装回去,和那盒子明信片一起放在桌上,站起来说。

    叶修闻言一脸严肃地开始陷入沉思,似乎要不要出门这件事对他来说就像比单挑野图还要严重一样,苏沐秋略带无语地直接伸手把他从沙发上拖了起来:“你想什么呢,我这么难得回国一次,你还不赶紧起来带路,你不要告诉我你自己也不认识路吧?”

    “这倒不至于,这一带的路我还是很熟的,可是这不是老苏你的风格啊,大冷天的跑出去瞎逛还不如开电脑杀两局呢!”叶修嘴上反对着,人还是站了起来穿上外套换好鞋拿了钥匙。

    “你就这么出去?外面有风小心呛着。”苏沐秋抽下手边的围巾两三下给他裹了起来,这条深蓝色的格子围巾还是去苏黎世之前苏沐橙给他们俩一人买了一条的,苏沐秋的那条还在用,叶修的这条基本没怎么用过,看上去还和新的一样。

    “出去逛逛捂得这么严实做什么?裹得动都不能动了,还怎么玩?”叶修隔着围巾说话吐出的热气结成了水雾,“你就不能少操点儿心?”

    苏沐秋抬眸看了他一眼:“那你就不能多注意点儿?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笑笑打开了门:“走吧。”



    街道上车水马龙,B市是整个国家最中心的城市之一,奔波在这座大都市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大多说着不同地方口音的话,走向不同的方向,当然人群中也不乏像他们俩这样漫无目的地四处晃悠的。

    苏沐秋出来之前说要逛逛,出来之后就真的只是逛逛,两手插着口袋,齐鼻子向下都埋在围巾里,看着路边的商店和行人:“这儿好像和几年前的时候不一样了。”

    叶修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时候,那是好几年前了,嘉世到B市来打比赛,到了晚上,一群人见外面下雪堆了厚厚的一层,你拉我我拉你的全部跑出来疯到了半夜,那时候的确是在这附近:“你什么时候记性这么好了?这片地方几年前的确拆了改建过,你就来过一趟居然还记得?”

    苏沐秋歪了歪头:“别的我是不记得了,就是那天看到这儿有家面馆,老吴说等他退役了开家店也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把这儿记得特别清楚。”

    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吴雪峰的消息了:“你和老吴还有联系?”

    “没有,不过在国外的时候,我还真有一次在大街上遇到过一个和他长得特别像的人,当时急急忙忙地赶行程,也就看到一下没有追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苏沐秋并不太确定。

    “得了吧,就你那眼神,”叶修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在苏黎世的时候让你出去找一下黄少天,你差点把自己丢了都没把人找回来。”

    说到这出苏沐秋就不服气了:“那是因为当时街上人太多了。”

    “可喻文州怎么出去没到十分钟就找到他了?”

    “那不一样,他们两个认识多少年了?!当然熟悉,”苏沐秋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换成让我去找你,那也容易得很。”



    苏沐秋不是说笑,他还真找过叶修,而且是把自己裹得比现在还严实地跑到嘉世俱乐部对面网吧里找他,要知道,苏沐秋作为联盟最顶尖的大神之一一直是嘉世的门面,还是去嘉世对面的网吧,简直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了,偏偏那网吧到了晚上人还特别多,苏沐秋这样胆大的人都小心翼翼地蹭着边进去的。

    就为了过去看看他安顿得怎么样,顺便帮着刷一把低级本的记录,他走过一排又一排的电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暗处打着游戏的叶修。

    有时候想想,他自己都觉得这绝对是真爱了。

    世上有这么多人,但是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遇到第二个人像叶修这样,即便在昏暗的人群里也能让他一眼就认出来的了。

    刚刚他没有说,当他在车上看到那个可能是老吴的人之后,其实有想过,如果刚刚看到的是叶修呢?

    吴雪峰当年退役离开出了国,和他们渐渐断了联系,猛然再遇见他的话,绝对是惊喜的,吴雪峰是个少有的厚道人,他们的关系一直都挺好的,大家共同的记忆也都是明媚欢喜的那几年。可如果是多年之后,他在赶车的路上,突然在车窗外看到叶修,又会是什么感受呢?

    那时的叶修身边,是不是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爱操心的人絮叨个不停?

    当时他没有再想下去,现在也不想想下去。

    苏沐秋叹了口气,把手又放进口袋里,随手下意识地摸索口袋里的东西——

    “等一下,我钥匙不见了!”

    飒飒秋风中猴着腰找了一路的钥匙——苏沐秋一路上后悔了六次自己为什么非要跑出来透透气,他就应该坐在书房里开电脑换着不同的账号和叶修去泡一晚上的竞技场!果然宅男出门就容易出事儿,两个宅男一起出门幸运E的可能性直接突破天际。好好走在路上都能把钥匙给弄丢了,他回头一定要把这日子给记住,今天一定不适合出门。三十多岁的大男人逆着人流找钥匙,还是当着叶修的面,这绝对要被记入他少有的黑历史并且被永久性地挖坑掩埋掉的。

    等苏沐秋终于在街边的一辆自行车底下找到了那两把钥匙的时候,他已经背后出了一层薄汗了,扯开围巾透了口气,把垂到前面的刘海捋到一边,直起腰就要回头招呼叶修东西找到了,一抬头却不见了对方的踪影。



    有那么一瞬间,苏沐秋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知道这里是B市的街头,可又觉得自己站在国外的公寓楼下,恍惚间又觉得自己是在H市的老街前。

    同样灰色的马路,白色的横道线,同样陌生的路人和两边喧闹的门店。

    同样转眼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突然想起曾经在他为了叶修回家而担心焦躁时,治疗大哥对他说的话。似乎一直以来他的记忆和思维中潜藏着千万个理由,让他鼓起勇气去开口说出来,把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想法、自己想要的一切说出来,又有无数个声音在他耳边念叨着让他克制和远离。

    然而他现在站在人群中,在哪里,哪些人中间,感觉却都是一样的,一样突如其来的安静和孤寂,幸而这种安静和孤寂也让他清醒。

    别人在十几年前就告诉他的道理,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过来。每个人都游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每一次交汇都是缘分,是需要去珍惜的,总要自己主动去说些什么,如果不想分开的话。

    他想要越过彼此相交的点就此越走越远吗?

    他已经用了四年的时间去试着过这样的生活,以后也要继续下去吗?

    他真的愿意和过去说再见,就此分开过各自的人生,做一个存在于记忆中的老朋友吗?

    把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些时光,如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一样写进一封看不到的信里,却寄不到收件人的手中,看着它在尘封的角落里一点点泛黄落灰吗?

    当然不。

    它可以被撕成碎片被风吹散,可以被烧成灰烬倒进垃圾桶,可以被大声念出来喊出来,唯独不该成为他说不出口的遗憾。

    苏沐秋抓着手里的围巾看向前方的十字路口,黄灯跳闪到了绿灯。

    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驱动他迈开了脚步,向着一个方向走过去,越走越快,直到跑起来。

    就像每一次在荣耀里,沐雨橙风坚定地跑向她的搭档所在的战场时一样。

——————
下一章完结。

评论(10)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