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中心岛 10

10.

    午后的风从半开的窗外吹进来,吹动层层叠叠的窗帘,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叶修抬头望窗外看了一眼,B市难得放晴的天空中飘着几朵薄云,几乎要触碰到远处耸立的高楼楼顶,却始终差那么一点。

    他看了一会儿,又把视线转回到手边的书信上。


    好像写到这里都是我在不停地发花痴表忠心的样子哈哈,嗯,接下来我要矜持一点。

    得知叶秋退役的消息时,我刚刚结束加班回到家里,准备泡一杯咖啡继续,听完朋友的电话,我非常冷静地把咖啡泡好加糖加奶,端着咖啡杯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面无表情地看完了叶秋退役的特别节目,喝了一口咖啡发现糖放多了,可还是一口喝光了咖啡,关掉电视打开电脑,做完最后的一点工作,冲澡洗漱煮了一包泡面。

    全程心里波动值为零。

    然后吃到一半才发现泡面过期了。

    我终于还是绷不住了,瘫在地毯上嚎啕大哭,真的是嚎啕大哭,眼泪鼻涕全下来了的那种,一肚子的委屈,活像被负心汉卷走了两千万。

    我感觉现实就像那包泡面,吃到嘴里的时候感觉还没什么,可是再看看日期,已经过期了。我年少时的梦想,我曾经崇拜仰望的人,我固执地觉得可以延续下去的一切,都已经被时间残忍地带走了。

    叶秋要离开了,我心中的那个嘉世就被一下折断了一半,只剩下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选择永远离开荣耀,离开所有人的视线。

    这个舞台总有人启程,有人离开,时光从来不会真的青睐于谁,我们都会老去。

    可是真的直面这一切的时候,我又觉得太快了,我始终记得第四赛季时你对我们说,我们明年再来。你说好的“明年”还没有来,怎么就有人要走了呢?

    即便要走,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没有一丝遗憾地离开啊,现在是怎么回事呢?队伍的成绩始终提不上来,明明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还是联盟最佳的组合,明明你们在单挑时从来没有比谁差,为什么还是在毫无起色的沉黯中默默选择离开了呢?

    你们,我们,都无能为力了吗?


    无能为力吗?

    叶修苦笑着叹了口气,真要说起来,对那时候的嘉世他是真的已经无能为力了。毕竟他虽然是队长,可是俱乐部是老板的,真正说了算的还是老板。对陶轩来说,叶修这个不肯动摇、不给挖的金山相当于他的眼中钉,是情愿牺牲几个赛季的成绩来逼走的累赘,反正只要以后嘉世的成绩再上来,钱依旧赚,嘉世还是豪门。

    至于冠军、胜负、职业精神,这些都已经不是陶轩这个位置最在意的了,当年那个为了让他们专门比赛事事自己承担、大冬天跑出去给他们买手套、珍藏了红酒等拿到下一个冠军时开封庆祝的陶哥才是真的已经被时间带走了。

    至于苏沐秋,在陶轩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在意苏沐秋的看法了,反正苏沐秋的年纪也已经不小了,而且以苏沐秋的性格是肯定不会在比赛上故意搞鬼的,留着他这个赛季给嘉世打出好的成绩,以后好聚好散,大家都好看,也算是全了这么多年的情分了。

    其实如果不是后来嘉世掉进了挑战赛遇到兴欣,陶轩这个想法完全没有问题,就算苏沐秋离开,孙翔和肖时钦也足够支撑起嘉世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之后的一年我感觉自己就像在梦游,大起大落得简直让我无法承受,每天起床看了消息都想要问一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我把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海报撕下来又贴上去,再撕下来,愤怒地把一叶之秋的半边剪掉扔进垃圾桶,最后暗搓搓地跑到网上去高价又买了一张回来。

    不过现在贴在墙上的已经变成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了。

    你们真会玩。

    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回想当初嘉世掉进挑战赛时的心情,更不要说得知兴欣的叶修就是叶秋时的心情。可能不太恰当,大概也就是当年得知父母离婚各自成家时的感受吧,三观都裂了,不过所幸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惶惶不安的小姑娘了,我虽然依旧敬佩着我们的老队长,可是一旦成为了对手,那么当然只有怼他这条路了。

    为此我把海报上的一叶之秋都剪了,虽然后来我还得自己再买一张贴回去。

    挑战赛决赛,嘉世对兴欣,我请假跑去看了。

    我看到了全然陌生的一叶之秋、全然陌生的君莫笑,和始终没有变的沐雨橙风。

    我看到了你和叶修,看到你赢下擂台赛之后穿过观众席,坐到了叶修的身边。我模模糊糊想起那一年一腔热血地跑去H市,在嘉世俱乐部外等了一整天之后见到的人,那时你身边的人就是叶修吧,我本来准备远远地看一看你的,结果被他发现了。

    在看这场比赛的时候,我坐在观众席上,手一直在抖,脑子里不停地在想,嘉世输了怎么办?兴欣输了怎么办?场馆里空调开得那么足,我还是一手的冷汗,恨不得随时上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因为无论这一场谁输谁赢,我都觉得自己不可能真正的开心。

    然而当我看到你在叶修上场时笑着拍了拍他的背的时候,我完全释然了。我扔掉了嘉世的枫叶旗,脱掉印着嘉世名字的外套,从嘉世的观众席跑到了兴欣这边,在兴欣粉丝看神经病一样的眼光中踩着高跟鞋爬上观众席,大声喊着加油。

    叶修加油!

    苏沐秋加油!

    我又看到了你开心到有些傻的笑,我又看到你们站在一起、坐在一起,一起说一起笑。

    时间带走的东西,它又用另一种方式温柔地送回了我面前,让我知道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你们没有结束,这条通向荣耀和梦想的路没有结束。

    时隔多年,你说过的“明年”,终于到了。


    叶修抽了一张面纸递给苏沐秋:“要擦擦眼泪吗?”

    “滚滚滚,你不破坏我的情绪不甘心是不是?”苏沐秋哭笑不得地推开叶修递到他鼻子底下了的面纸,“我为什么要哭?!”

    有人能够记住他一句话这么多年,并且一直相信他,多么值得骄傲的事,遇到这样的人和事,应该笑才对。

    “我应该笑才对。”


    其实现在想想,兴欣这一路走来很艰难,从一开始输赢各半,到后来疯狂的十比零,从一开始舆论的不看好,到最后“最大的黑马”,兴欣和当年的嘉世不一样,当年的嘉世风头狂劲,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可以说是荣耀最巅峰的强者,嘉世如同童话故事里的魔王恶龙盘踞在山顶等着勇士来挑战,而兴欣则像是一路从新手村杀出来的勇士,一路高歌攀上顶峰把守关BOSS斩落马下。

    这让我想起以前他们常说的一句话:“BOSS?我们杀的就是BOSS。”

    他们在论坛微博上说,兴欣能够进入职业联盟就不错了,我想,这才哪儿到哪儿?等兴欣进入了季后赛,他们又说兴欣能有这个成绩就已经足够了,不够,哪里就够了?兴欣一定会杀进了决赛,拿到冠军的。

    然而在拿到冠军之前,叶神就创下了一个荣耀历史上高到不可超越的连胜纪录。

    除去没有上场的第一轮,三十七场单挑连胜。

    君莫笑是你的账号,千机伞是你十年前的作品,如今它在叶神的手里又活了过来,十年前的设想到了今天依旧耀眼夺目,这些年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游戏已经被发挥挖掘到了极致,然而原来我们并没有比十年前走出多远。

    真正的天才之作、真正的荣耀和梦想,从来不会过时。

    这一次我承认了,叶修是荣耀最厉害的选手,他是当之无愧的荣耀第一人。可是在我心里你依旧是最好的那一个,坚强、阳光、努力、有无与伦比的天赋和荣耀水平,还长得帅。

    亲爱的苏沐秋先生,你是个天才。

    你说过的话都成真了,你想要的都实现了,你走过的路终将开满鲜花,前方还有更远更高的天空。

    职业联赛的冠军之后还有世界冠军,坐在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时我就已经开始想要怎么庆祝世邀赛夺冠了,只是没有想到,庆祝夺冠的热情还没散尽,你就退役了。

    你退役出国,从此没有了消息。

    仿佛一场做到了最繁盛的梦,终究还是要醒来,可是这一次我能够笑着祝福你此后的人生一帆风顺了。

    因为这一次再也没有遗憾了。

    今天我在婚纱店试完婚纱回来,现在已经有人帮我摆好了碗筷和饭菜,我一边啃着鸡爪一边刷微博,看到了陈姐贴出的照片,忍不住翻出了手机里珍藏的,你当年的照片,扔下筷子就开始找纸笔,写了这封信,和我这些年收集的所有沐雨橙风的纪念明信片一起寄过去。

    我已经找到了生命中最爱的人,他或许并没有你这样出色,但是我爱他。

    我少女梦想中最爱的少年,我把你写进信里寄出去,连同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希望岁月将这个你以另一种方式送回到另一个人手中,长长久久。

    亲爱的苏沐秋先生,祝福你平安顺遂,没有遗憾。

    一个陌生粉丝


    没有遗憾吗?

————————
当然要没有遗憾!

刚刚听到《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莫名觉得和这章挺合的

评论(48)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