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中心岛 9

9.

    的确,叶修在职业选手明星化的今天,绝对算不上是这个圈子里人气最高的明星,但是他却是《荣耀》这款游戏运营至今,独一无二的传奇。

    他是唯一一支三连冠队伍的队长,而他换了一支队伍再来依旧是冠军,他保持着连胜纪录的最高纪录而且高得让人望而生畏,他是第一个国家队领队,并带领国家队得到第一届世邀赛的冠军,他曾经被老东家排挤抛弃,只能在网吧睡杂物间,他打过挑战赛,用过散人账号,并且凭借银武千机伞,让这个账号成为了《荣耀》史上最独特的一笔。

    如同古龙小说里江湖客讨论着天下第一,谁都有各自的推崇和偏爱,可是当有人说出铁中棠时,便没有人再说话,只留下这个名字流传在这片江湖里。

    每个玩家的心里都有一个钟爱的职业,每个职业或者流派都会有一个代表性的人物,比如说剑客,现在的玩家大多喜欢刘小别和卢瀚文,但是真要提到剑客这个职业的代表,他们依旧会说,剑圣,夜雨声烦,黄少天;而当你问起那些喜欢着高英杰的魔道学者,这个职业的代表人物时,他们大多还是会回答王杰希。

    谁是《荣耀》这个游戏最有代表性的人?

    当然是叶修。

    所以即便被拒绝了邀请,这位笑得十分和善的负责人还是想和他聊一聊,想要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仿佛听见了幻想破碎的声音。”苏沐秋忍不住吐槽道。

    “我只是一个职业选手,为什么要对我抱有幻想。”叶修不以为意。

    “可这不是你出卖我的理由。”苏沐秋盯着手机屏幕,仿佛这薄薄的金属盒里藏着怪兽。

    “人家这不是特地问你的联系方式吗,我就告诉他了,反正我不说他也能弄到。”叶修丝毫没有“卖队友”的愧疚感,“不过我也告诉他了,你过两天就回H市了,应该没有时间参加节目录制。”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啊。”

    “不客气,咱俩谁跟谁啊。”

    苏沐秋到底还是被他这不要脸的架势给逗笑了:“那这又是什么?”

    叶修拿起玻璃桌上的纸袋子掂了掂:“我也不清楚,说是昨天下午快递到体办的,他们正愁着怎么给你呢,正好我过去,他们就让我带给你了。”

    苏沐秋看着快递单上清秀的字迹,有点纳闷:“寄给我的东西做什么写你办公室的地址啊?再怎么说也应该寄到H市兴欣那儿去,让老板娘给我吧。”

    叶修看了他一眼:“这说明人家觉得咱俩关系比较好吧。”

    苏沐秋咕哝了两句,伸手把纸袋的封口撕开,反过来倒出里面的东西。密封的油纸袋里掉出了一封信和一个明信片盒。

    收信人眨了眨眼睛拆开了信封。



亲爱的苏沐秋先生:

    你好呀~

    在微博上看到陈姐贴出的照片时我就开始找纸笔准备写这封信了,然而光是想称呼就花了我将近一刻钟,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最终可能想说的东西看起来完全不知所云,也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寄到你的手里,如果叶神能够帮忙转达的话就好了。

    你可能弄不明白我写这信是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就是,有些话想和你说吧,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那样,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陌生粉丝的来信”。

    在我十八岁高三准备考大学的那一年,我的家庭发生了剧变,和很多狗血电视剧里演的一样,父母离婚后火速地又各自结成了家庭,母亲放弃了我还没有成年的弟弟的抚养权,父亲把我和弟弟交给祖父祖母照顾,对于还不经世事的我来说,那一年发生的事用天塌了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一年我从一个好孩子变得愤世嫉俗,逃课打架上网吧,似乎有一腔的愤怒想要宣泄,却没有去攻击的对象,只能挣扎着逐渐颓废,中二地觉得自己看透了世界和人生。

    也是这一年,我喜欢上了荣耀,认识了你。

    当然我承认,一开始注意到你是因为你是个玩女号的男选手,后来发现这个枪炮师厉害炸了,接着在荣耀官方论坛的访谈栏目里看到了你的回答,出于自身境遇的原因吧,我是觉得,哇,你看,有人可以自己带着妹妹,不靠任何人自己活下去,我为什么不可以?

    最后我在网上搜到了你的照片。

    恕我直言,十八岁的苏沐秋先生,你虽然很帅,但是实在太瘦了,而且笑得太傻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张照片,我缩在网吧的座椅上,哭成了傻逼。

    我一直都在害怕,曾经以为会一直照顾保护我的父母转眼成了别人的父母,年迈的祖父祖母一遍遍在我耳边说,你不要怪你爸爸,我笑着对他们说,嗯,我不怪他。我小心翼翼地讨好着他们,因为我害怕如果连祖父祖母都不管我们了,我和弟弟要怎么办?我逃课打架,感觉自己能够去反抗这一切,可是我还是害怕。

    直到这一刻,我突然不怕了。

    我走出网吧找到一家发廊,把头发染回黑色剪短,换掉那身其实并不保暖就是看起来挺酷的衣服,穿上以前妈妈给我买的羽绒服,找出背包,买了一套你说想要的游戏珍藏版,订了去H市的车票。

    我曾经很不理解那些追星的人,那样疯狂地喜欢一个明星能够得到什么呢?

    然而当我独自一个人背着包走出家门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得到了很多很多。


    “哈,是她啊!”苏沐秋想起来了,那一年他和叶修两个人跑出去的时候,那个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突然跑出来塞给他一套游戏就跑了的女孩子。

    叶修显然也想起来了:“是她啊。”

    是她的话,现在应该也已经三十多岁了吧。

    想起那时躲在拐角处偷偷看着他们的那个女孩,叶修有点感慨:“继续往下看吧。”


    可以说别人的少女时代迷恋着各种电视明星,看了一堆堆的言情小说的时候,荣耀就是我的言情小说,沐雨橙风就是我梦中的白马公主,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白马公主,别人都说叶秋比你更厉害,比数据他也的确每次都比你更好,可是我就是觉得你最厉害了,日天日地的那种。

    嘉世的每一场比赛我都有看,能看现场就看现场,看不到现场就看转播。

    我曾经在列车上丢过钱包,曾经在陌生城市的街头迷路,曾经在下雨的夜晚和素不相识的人拥抱欢呼。

    嘉世夺得第一个冠军时,看到你站在领奖台上,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傻,我站在观众席的座位上一边跳一边叫,最后哭成了傻逼。

    明明你并不认识我,我也说不上了解你,可是或许粉丝就是这样一种不可理喻的人,他把你的梦想视为自己的梦想,将你的青春融入自己的青春,当你梦想成真时,他的梦想也就成为了现实。

    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才迷恋那样仿佛燃烧的荣耀,迷恋这样一个平凡而不凡的你。

    我可以丝毫不脸红地说,你就是我少女时代所有的梦想。

    坚强、阳光、努力、无与伦比的天赋和荣耀水平,哦,还有长得帅。


    “还有长得帅,”叶修笑得直拍苏沐秋的肩,“这姑娘哈哈哈哈哈。”

    苏沐秋抽了抽嘴角:“笑什么笑,哥就是长得好,这是天生的,你小子给我坐好,还看不看,不看走开!”

    “看,怎么不看!”


    后来嘉世的成绩跌落下去,我不记得有多少次镜头扫过你的座位时,看到你彬彬有礼的样子,再没有以前那样笑过了。身为队长的叶秋不出现,每一次出面承受压力和谴责的都是你,我也曾经在心里想过,为什么叶秋不出来解释呢?可是看到你说,叶秋是最好的荣耀选手、嘉世最好的队长时,我又觉得这么想是不对的。

    在我的大学四年,荣耀迎来黄金时代,身边的同龄人很多都有了各自喜欢的队伍,微草、蓝雨、轮回等等,很多人都说嘉世三冠来得侥幸,那时的联盟还没真正成熟,现在的联盟发展起来了,他们就没能再拿到冠军了。

    我不屑和他们争,没有经历过那段时间的人也就会叨逼叨,他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有多厉害。

    真正的喜爱不是放在嘴上炫耀的,是要放在心里坚持和信任的。

    我依旧相信你说过的那些话,你们是来拿冠军的,你们是最好的荣耀选手,叶秋是最好的队长,你们会调整状态从头再来。

    即使我们都已经一点点长大了,我即将走向社会去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你被认为已经过了巅峰期开始下滑,那段张扬肆意的时光已经悄悄过去了,我们似乎都要开始适应新的时期。

    但是你依旧是我心里那个日天日地的苏沐秋,开心地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八颗牙齿两个酒窝,沐雨橙风还是那个能掀起狂风炮火的白马公主,扛着重炮所向披靡。

    你依旧是最帅的那个。

————————
我写的时候心里一直在自我吐槽,这个小姐姐的名字一定叫做袁晓仙。

评论(29)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