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中心岛 7

天好冷,手冻僵了。

前天坐在床上睡着了,昨天一码完就进被窝睡了。

冬天是我更新最大的敌人_(:_」∠)_。

————————
7.

    简单地解决了吃饭问题之后叶修终于有了主人的自觉,站起来去把锅碗收拾了扔水池里洗掉:“书房里有电脑,你要是没什么事等会儿跟我去刷个BOSS怎么样?”

    苏沐秋看了一下今天是周五,马上就知道叶修要刷的是什么:“遗失的歌者?”

    80级野图BOSS遗失的歌者,能给自己刷血的法师系人形怪,这位游吟诗人的建模是个裹着破旧连兜帽长袍的老人,四处游荡出现的地点不定,每周五都会在某个村庄表演,看似颤危危随时要倒,却是荣耀如今攻击最高的BOSS,虽然继承了法师系攻高血薄的特点,但是架不住这老头非常惜命,每掉百分之三十的血就会给自己奶一口,回血量随机,可能只回百分之一,也有可能一口加满,所以一定要打断他的回血技能。

    据说第一次开荒刷歌者的时候,因为几家工会互相争斗,一时间场面过于混乱,在BOSS即将红血之际他们居然没能打断他的回血,愣是让歌者一口把自己的血量刷满了,顿时全世界都是吐血的表情。

    所以遗失的歌者还有一个外号叫做“刷血的歌者”。

    当然,野图BOSS虽然难度大,对苏沐秋来说却并不是问题,退役后已经不是职业选手的他没少混在人民的队伍里做些有碍人民团结一致建设和谐游戏环境的事儿,而且他从前就一直喜欢钻研这些东西。苏沐秋的游戏风格华丽机敏,喜欢追求新奇有趣的事物,本人却十分念旧长情,尤其是对于野图BOSS可以说是多年不改一腔深情,当即拍板站了起来:“刷!”

    说刷就刷,两个人动作非常干净利落地收拾完餐桌,把战场转移到了书房。

    叶修的书房里有一整排的书架,但是书架上基本都不是书,这根本就是叶修随手放东西的架子,上面什么都有。苏沐秋一眼就看到了书架上联盟费尽了心思做出来的君莫笑手办,连包装都没有拆就被它的主人扔在了书架上,不过苏沐秋也觉得,君莫笑的手办的确没什么观赏性就是了。

    “网线插哪儿?”像苏沐秋这样因为工作原因到处飞的人行李箱里自然少不了装了荣耀的游戏本和自带的网线,叶修见他一样一样往外拿,忍不住感叹:“我说你这装备够齐全的啊。”

    “那是,闲着没事儿的时候总要上网摸两把不是?”苏沐秋忙着开机开游戏,嘴一快就回了过去,说完心里就“噔”的一下,心想糟糕了。

    果然那边叶修笑了:“呵,那我怎么基本看不到你在线?”

    苏沐秋摸了摸口袋里装了十几张小号的卡包,若无其事地说:“时差吧,我就说,你这秉性,国家队的事再忙你也一定会跑到网游里去的,怎么很少在游戏里碰到你呢?”

    说着他抬头越过笔记本的屏幕看了看坐在前面电脑桌前开游戏的叶修,就见叶修拉开电脑桌的抽屉,然后转身问:“你用什么号?”

    苏沐秋果断掏出钱包抽出里面的一张初版卡:“老样子,秋木苏。”

    叶修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从抽屉里找了一张卡递给他:“你还是用小号吧,我怕秋木苏没走几步就被堵住了,咱们是去刷野图BOSS的,不是去被围观的啊。”

    虽然苏沐秋参加职业联赛用的是沐雨橙风,但是在第一区的时候他就用秋木苏,这个名字加上和一叶之秋形影不离,别人很容易就猜到了秋木苏就是苏沐秋,作为荣耀圈最早的顶尖大神之一,他的这个小号老玩家基本都知道,就算是不知道的人,他一上线,这些人也一定会被别人科普一番。

    退役了?状态下滑了?

    那有什么关系,这可是曾经的世界冠军啊!

    苏沐秋当然知道名人效应的可怕,所以他从善如流地接过了叶修的卡,刷卡登录。

    顶着一串乱码一样的英文字母的神枪手出现在登录界面上,苏沐秋一看外观就知道这个神枪身上是什么装备了:“呦,你这装备也挺齐全的啊。”

    “还行吧。”叶修鼠标一点,屏幕上的战斗法师也进入了游戏,把旁边正在蹦蹦跳跳调整键位的神枪手加入队伍,在打听了一下现状之后招呼上苏沐秋就往目的地赶过去。

    苏沐秋操作着神枪手追上前面完全陌生却又再熟悉不过的战法,一边赶路一边和对方闲聊着。

    就像以前一样。


    从苏沐秋开始研究银武编辑器起,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几乎就成了第一区各工会的噩梦。每天玩家们都可以从这俩人在哪里被喊话追杀确定今天的战场在哪里,他们俩似乎从不害怕被围追堵截,上百人的场面照样冲进去再冲出来。所到之处无不翻天覆地、腥风血雨,闹个痛快再潇洒脱身,你就是拿他没办法。

    魏琛作为那时蓝溪阁的会长是最深受其害的人之一,以至于多年后再提起那段每当开BOSS之前都要问问这俩人在哪儿的日子依旧咬牙切齿,更不要说曾经被苏沐秋连续打断读条一个大招都放不出来只能满地翻滚的悲催经历,堪称他神一样的少年岁月里最不堪回首的场面之一,如果现在是魏琛在这儿,一定会一眼就认出这两个隐藏了工会名混在人群里捣乱的家伙,并且对愤怒地在工会频道里询问谁认识这两个人的后辈们报以深切的同情。

    屏幕外的“罪魁祸首”还在很是悠闲地聊着天。

    “你这技能点加的完全是我的风格啊,老叶你老实说,这号是不是又被你拿来冒充我小号混淆视听了?”

    “你这话说的,我没事儿做冒充你做什么,我冒充你和我自己直接上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去了,首先你有过前科,你以前拿我号去糊弄人的事儿我还没忘呢,再说了我为人坦荡正直,都是靠操作技术、高超实力取胜,没你这么心脏猥琐。”

    “呵呵,要不要哥帮你回忆一下,当初是谁说‘能动脑子解决的事就绝对不要硬上,争取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才是正道’的。”

    “咳咳,话说新赛季就要开始了,小乔和老板娘他们过几天就要回去了吧?”

    “苏沐秋你这话题转得太生硬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应该也就是这几天了,走之前老板娘肯定要再聚一下,吃了散伙饭再各奔东西,他们是直接回H市。”

    “怎么?你准备和老板娘他们一起走?”

    苏沐秋抬手一发乱射边打边退,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心里算着歌者的大招读条时间,一直撤到BOSS的施法范围外:“我当然要回去,我不回去难不成就一直住你这儿吗?提前说一声,要我呆在这儿给你交房租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不要你的房租还负责一日三餐怎么样?”叶修一击圆舞棍把凑到他身后偷袭的盗贼扔给了对面的鬼剑士。

    “照你这么说,我干脆别走了,在你这儿赖上十天半个月得了。”

    “行啊,别说十天半个月,只要你高兴,住多久都无所谓。”

    苏沐秋到底还是忍不住又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被电脑椅遮住了大半的背影。


    苏沐秋是个理智的人。

    因为理智所以他清楚地知道,叶修这句话只是无心地说,可是他却做不到无心地听。

    他心底里烧着硝石硫磺,燃着一朵朵烟火,忍不住的窃喜,免不了的烧心。

    他有时候挺烦这样的。明明知道对方不是这个意思,可他还是会因为叶修说的一些话去多想,然后莫名的情绪高涨,等劲头过了又觉得空荡荡的,接着再来一轮。叶修虽然大多数时候总让他又好气又好笑,可是他也总能说出自己心底里最想听的、甚至超出他期望的话,让他入一个无形的网,进一场必败的局。

    苏沐秋当初决定退役去国外发展,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让自己被过于温情的幻想冲昏了头脑,失去冷静理智的判断,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他想着时间和距离总能冲淡一切,也许当他真的摆脱了这种影响的时候,他才能够回头看一看自己曾经为之挣扎为难的种种困惑,不用去打扰对方,让自己给自己一个答案。

    然而四年过去了,当他再回到这里,再一次面对着这个人,再默契配合、同进同退的时候,一切依旧没有变。这四年的时间似乎成了一场梦,现在去回想那些东奔西跑为生活忙碌的日子,都是些日复一日、没什么意义的碎片,拼凑起没什么意义的记忆。只有到了现在他才有真实、踏实的感觉,这才是他熟悉的、想要的生活。

    可是接下来呢?

    他如今又站在了十字路口,是该回头还是向前?回头该从哪条路回去,向前又该沿着哪条路走下去?

    苏沐秋看着BOSS的大招特效从天而降,瞬间将没来得及退到安全距离的人烧成了幻影,等待着别人去复活他们,或者直接回主城重来。游戏可以复活重来,现实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所以:“我再想想吧。”

    让他再想想吧。

————————
下一章转叶神视角。

评论(35)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