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中心岛 5

5.

    当兴欣的众人看见跟在叶修后面走进来的苏沐秋时,虽然之前听苏沐橙说了他要过来,都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几乎跳了起来一拥而上。

    “苏老大!”这是包子。

    “苏沐秋啊!”这是感慨不已的魏琛。

    “老苏真是你啊!”这是自从苏沐秋退役之后就没再见过他的方锐。

    “副队长你来了!”这是当初兴欣的新人、如今已经差不多都退役了的众人。

    “你们统统都让开,让沐秋先坐下来!!!”这是多年不改的沐雨橙风死忠粉陈老板。

    先把行李箱放到角落里去的苏沐秋脱掉风衣外套走过来:“北方虽然冷了点,可是这才刚降温啊,你们居然在室内打空调,奢侈,太奢侈了。”

    魏琛一副老怀弥慰的样子:“老苏果然是你,还是这么抠。”

    苏沐秋把魏琛往旁边推了推,坐在他旁边仅剩的空位上:“我这是响应国家号召节约资源,老魏你这样的资本家是不会懂的。”

    “哪里哪里,老夫顶多算是个中下贫农出身的励志代表,比不上你小子在资本主义的大本营荼毒多年啊,”魏琛说着转向了叶修,“怎么样老叶,有什么话对你这崇洋媚外的老伙计说吗?”

    坐在他们对面的叶修把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里,拍拍手抓起了桌上的牌:“既然沐秋来了,那咱们继续吧,今儿个的冤仇绝不留到明天啊。”

    这话分明是对刚刚挤兑他的魏琛说的,坐在魏琛旁边的苏沐秋看着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摸了摸鼻子。

    “唉,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用留情了,大家操家伙上,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了!”方锐重重地把洗好的牌切出一半拍在了桌上,一帮人纷纷应了声“好”全部围坐到桌边来,坐在方锐旁边的莫凡默默伸手先抽了一张。

    又拿了几罐雪碧回来的陈果站在门口,心血来潮地掏出了手机拍了一张照,随手发到了微博上,配的文字很简单,却是她此刻最直接的想法:

    人都到齐了,真是太好了。

    七是一个神奇的数字。

    七年前她从全明星的赛场回到住的地方,听在她的网吧里打工的网管小哥讲了一段不长的、关于他的经历,然后决定成立一个新的战队。她起初什么都不懂,只是抱着这样的一个念头,决定去做这样的一件事,至于冠军,那真是只能在梦里想想。是这些人在叶修的接洽劝说中渐渐聚到了一起,一起为了这个梦想奋斗。

    从网吧走出来的草根战队到代表荣耀最高水平的职业联盟冠军,这是他们所有人互相支撑着努力走过来的,没有人离开,没有人被更好的待遇打动,没有人说要放弃,他们就是这样跟着他们的队长,承受着艰难、失败、非议,一直坚持、突破、拼尽全力,终于将“兴欣是王者之师”这句起初被别人视为玩笑的话变成了现实。

    唐柔、苏沐橙、包荣兴、罗辑、乔一帆、魏琛、莫凡、安文逸、方锐。

    还有叶修和苏沐秋。

    这就是她的兴欣,他们的兴欣。

    七年过去了,当所有人再这样一起坐在这里说说笑笑、一个人都不缺的时候,陈果真的觉得,太好了。


    当陈果这条新的微博在世邀赛再次夺冠的当口被上万人转发感慨的时候,已经关了手机的陈老板正在准备帮苏沐秋订房间。

    一群人吃饱喝足闹够了之后准备散场,苏沐秋的落脚处自然就成了问题。

    “哥哥你真的不和我走?”苏沐橙倒是没有因为自家哥哥果断的拒绝而难过。

    苏沐秋板着张脸:“不去不去,你们两个天天和渡蜜月似的,我才不要跟着去。”

    “那你和我们走吧,酒店应该还有空房间。”方锐看着罗辑把每个人今晚胜负的数量算了出来,“好了好了,最后结果出来了!我去小罗你算错了吧,你一定算错了吧,怎么会是我输的最多?!”

    “方锐你就玩了那么几局还基本都是一手烂牌,不是小唐接了你的牌你八成输的更多,叫什么叫,你自己挖的坑刚好把你自己埋了,这叫天道好轮回,来来来,谁赢的最多?!快来问问他做过的最亏心猥琐的事儿是什么。”叶修一边帮着收了桌子一边挤兑了方锐两句,转头看向正在讨论去处的苏家兄妹,“让他住我那儿好了,反正我现在搬出来一个人住,收留他一晚上不成问题。”

    “赢的最多的是老大!”

    “我去,要不是相信罗辑的节操,这简直就是有黑幕,”方锐一脸的视死如归,“你问吧!”

    叶修站起身推了呆站在那儿的苏沐秋一下:“去拿行李吧,我刚刚不是已经问了吗?”

    等方锐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一直非常坦荡问心无愧被喝了倒彩,苏沐秋才默默走到了角落里拖了他的行李箱走过来,感慨地拍了拍叶修的肩:“风水轮流转啊,哥们也有要你收留的一天了,果然多做好事是有回报的,江湖救急啊兄弟,那我就到你那儿过一夜好了。”

    叶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我们走吧。”



    等他们到了叶修住的小区时已经很晚了。

    苏沐秋拖着行李箱跟在叶修后面走进电梯:“我严重怀疑你让我住你这儿来我只能睡地板。”

    叶修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苏沐秋忍不住舔了舔下唇,这是他紧张的时候会下意识做出的小动作:“怎么,被我说中了?”

    叶修按下楼层,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不是你说不要去给沐橙两口子当电灯泡的吗?”

    可是B市又不只有那一家旅馆啊。苏沐秋在心里默默回了一句,不过他没说出来,虽然叶修突然开口说让他住到这边来让他心猛地一跳,但是这在旁人看来却再正常不过了。

    相处十几年的朋友来过一夜,多正常啊,还省了住宿费了,非常符合常理。

    可是苏沐秋却忍不住有些紧张,一路上不停地没话找话说,坚决掌控着话题的走向,就是为了掩盖他那点儿心虚。

    他当初退役出国时根本没有和叶修商量,直到手续都办齐了、机票都买好了,人准备走了,才对叶修说起自己的决定,也就是道别。虽然有“你忙我也忙”的借口,但是当时叶修看他的眼神几乎让他以为这人看出了他的刻意,可最后叶修也只是笑笑,说了一句“那祝你一路顺风了”。

    似乎从那一刻起,十多年形影不离的两个人之间就被他人为地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隔阂。

    想到这里,苏沐秋突然有些难过,换做从前,他从来不需要在叶修面前有什么紧张感,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叶修总是站在他这边的,一如他总是站在叶修那边的一样,他们是一国的,除了小本子上的胜利记录,他从来没有瞒过叶修什么。

    然而当他第一次有了不能告诉叶修的秘密之后不一样了,何况这个秘密注定要被他藏得比那个小本子还要严。

    记载胜率的本子可以藏在苏沐橙那里,让他的妹妹知道;而这个秘密只能被他藏在繁忙生活挤压下的缝隙中,独自守着,偶尔得了喘息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

    苏沐秋低头看着跳动的楼层数:“那是,他们两个放假出来玩,我这个做哥哥的跟着多尴尬,老外的风格你也知道,万一看见点什么我是该动手呢还是保持微笑呢?”

    叶修轻叹了口气:“苏沐秋你有时候也想太多了。”

    苏沐秋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驳,“叮——”的一声,电梯稳稳地停住,门自动打开了。

    他们到了。


    叶修一个人住要不了多大的地方,但是在B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三室一厅一个人住按苏沐秋的话来说那就是“奢侈,太奢侈了”。

    屋子虽然因为主人常年不在看起来没什么人气,而叶修除了游戏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所以除了必要的家具基本什么都没有,看起来空旷得很,但是装修布置十分温馨雅致,雅致到苏沐秋一看就知道不是叶修的风格。

    他带队出国那么长时间,家里依旧十分整洁,甚至冰箱里还有新鲜的蔬菜水果和盒装牛奶,显然是有人知道他要回来了,帮着打扫、买了东西放过来的,客厅的玻璃桌上还放着几袋核桃,核桃下压着一张纸条:“妈说让你补补脑”。

    苏沐秋顿时笑倒。

    叶修从来不拿叶秋这些孩子气的话当回事:“飞了一天又闹了一晚上你不累?去洗洗睡,当然你要是睡不着我这儿有电脑有卡,上游戏帮你消耗一下过盛的精力也可以。”

    苏沐秋伸手捞过沙发上的一个靠枕抱在怀里,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客房在哪儿?”

    叶修回头看了看房门紧锁着的三个房间:“除了书房就是杂物间,只有一张床,没有客房,你睡——”

    “你的床够大吗?”苏沐秋问。

    叶修把到口边的“沙发”咽了回去,十分自然体贴地回答:“你这样的横着睡也没问题。”

————————
大家圣诞快乐啊(๑• . •๑)

评论(16)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