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中心岛 3

3.

    在去KTV的路上魏琛悄悄拉住了方锐:“来来来,老方我问你件事儿。”

    方锐是个机灵透顶的人,见问知八卦,慢下脚步凑到魏琛旁边:“什么事儿?”

    “你在国家队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老叶和谁关系特别好吗?”魏琛选择问方锐是有道理的,方锐因为状态下滑的原因、去年退出了国家队,这是年龄问题谁都不能避免,不过他到底在国家队呆了这么多年,和作为领队的叶修相处的时间比较多,他们俩也比较熟。最重要的是,方锐大大猥琐流出身观察入微,如果真有什么苗头,他八成能够发现。

    “关系特别好?”方锐沉思了片刻,“老叶这人和谁都能聊起来,就是嘲讽气息太强,要说关系特别好的也就是苏沐秋吧。”

    “我能不知道他和苏沐秋关系好吗?这俩小子以前在一区的时候就狼狈为奸了,老夫亲身体验感触比你深。唉,你小子的领悟能力也不行了,我还是直接问吧,你有没有发现老叶这家伙看上谁家姑娘了?”

    电竞选手因为职业关系虽然大多单身,但是到了叶修这个年纪还单身的也不多见了,这网上每年邀请赛一开始就有山呼海啸的一帮小姑娘吵着要给这家伙生猴子,可是到现在也没见他对谁有意思。在魏琛看来也就对着苏沐橙的时候叶修还能有点人性,可是四年前苏沐橙去苏黎世看国家队比赛,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苏沐橙嫁到了国外也就在国外发展了,苏沐秋只有苏沐橙一个妹妹,等退役之后也就跟着出了国。他一向眼光精准、善于捕捉机遇还能经营,现在混得十分不错,算是个成功人士。成功人士都比较繁忙,除了两年前回国一趟和他们聚了聚,苏沐秋一直都在满世界的飞。

    不过那一次叶修不在国内。

    荣耀职业选手群还在,虽然苏沐秋因为时差问题不怎么出现在群里了,可是叶修却是个习惯了插科打诨套话的主,平时微博上哪个熟悉的职业选手晒出了喜讯,他们也会在群里讨论起个人问题,叶修却从来没有透过口风,和他最熟悉的人又都不怎么出现说起他的情况,魏琛就以为他这样的大龄游戏宅男大概是一心荣耀无心他顾了,才随口拿这个话题和他开玩笑,万万没想到叶修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吧,他成天泡在游戏里,不是捉摸比赛的事就是在网游里搅风搅雨的,”方锐仔细回想了一下,不太确定地摇摇头,“你听谁说的老叶有对象了?”

    “他自己说的啊!”

    “老魏你什么时候这么好骗了?!”

    第一代蓝雨队长在身体力行地教育了一下蓝雨训练营出身的后生之后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了,毕竟这说到底还是叶修个人的事。

    不过魏老大从来眼神毒辣,自己也是个说谎不打草稿的人,他觉得叶修这句话应该是句实话。



    苏沐橙到的时候兴欣的一帮人正在商量怎么把包子从麦上拉下来。

    “大家这么久才聚在一起,怀旧嘛,我就来一首老歌吧,嘿,我记得我刚遇到老大你们的时候这首歌特别红!”包荣兴长胳膊长腿动作最快,拿着麦克风在点歌的界面上戳了几下,“今天高兴!我给你们唱一首《星座》好了!”

    苏沐橙听到这句话差点把推开的门又关回去,出来接她的陈果站在后面,没听到里面包子的豪言壮语,见她动作停住了还问:“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

    苏沐橙的到来无疑让气氛彻底火了起来,连话还是那么少的莫凡都过来打了个招呼,好一通七嘴八舌的问候才坐到了陈果和唐柔中间。

    “你还没吃吧,自己看看。”叶修把手边的点餐单子递过去,苏沐橙没有接过点餐板,而是笑着问他:“你是B市人,有什么推荐吗?”

    “KTV不都差不多吗?”叶修说着拿回单子又看了几眼,然后随手勾了几样,“这几个你可能会喜欢。”

    “好啊!”苏沐橙看都没有看就拿着点餐单子出去叫服务生了。

    等她回来时,包子的一首高歌已经唱完了正拿着两副没有开封的扑克牌问谁玩牌,苏沐橙踩着哒哒响的高跟举着手跑过来:“算我一个!”

    中国人的一贯娱乐方式,下了饭桌上牌桌。在座唯一还在打的兴欣现任队长乔一帆也没有要保持队内精神文明建设的积极向上而拒绝参与赌博活动,在安文逸那让人完全听不懂的英文歌中跟在魏琛后面摸了张牌。

    “咱们这钱是不赌的,可是输了赢了也不能没有任何惩罚吧。”魏琛说着把桌上他点的一罐子青岛放到了牌桌中央,“这样吧,除了小乔不能喝,你们谁输了谁喝怎么样,当然喝多喝少咱们不勉强,毕竟咱们这儿有的人酒量太惨了。”

    “有的人”回了他一声嗤笑:“这可不公平,酒量这东西是天生的,而且饮酒伤身,老魏你自己不学好不能带坏别人啊,换一个换一个。”

    “画乌龟贴白条?”陈果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这个不方便吧,咱们这儿又没有白纸,画乌龟又太难洗了。”唐柔指出了实施的困难所在。

    “那这样!”苏沐橙以前上学的时候显然没有少和同学玩过这些,她拿了桌上的一个一次性杯子,把桌上的各种饮料通通往里面倒了一点,甚至还包括用来蘸炸鸡的甜辣酱和番茄酱都挤了一袋进去,最后混成了红不红黄不黄的渗人颜色,看得旁边人一阵恶寒:“谁输了谁就喝这个。”

    叶修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不由想起每次在游戏里她微笑着把对方轰成渣的样子,摸了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手臂:“我说——”

    “这有点儿不公平啊,每一局输的也有输多输少啊,这样吧,输的人都喝一口这个饮料,然后输的最多的那个回答赢的最多的人一个问题怎么样?”方锐眼看着惨剧已经不可避免了,干脆在注定的坑里再撒了一把土,“实话实说啊,不说实话就没意思了。”

    “恶毒,太恶毒了!”叶修一边谴责着一边一把牌扔在了桌上,“飞机。”



    苏沐秋20岁生日的时候他们曾经也聚在一起这样庆祝过,虽然还在赛季内,可老板陶轩拍了板:“古代的人讲二十及冠,也就是说你真正成年成人了,这个日子还是非常重要的,必须要庆祝一下。”

    然后他们到常去的那家饭馆,还是老位置,买了一个蛋糕带过去,吃完饭之后拿了出来,认认真真地往上面插了20根蜡烛让苏沐秋来许愿。一直觉得生日其实也没什么好庆祝的苏沐秋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在邻桌人和一周队友善意带笑的目光中许了一个“就希望我们今年能够继续拿到冠军吧”的愿望,立马被叶修否决了:“这个还用你来许愿?今年的冠军一定是我们,换一个有点期待值的啊。”

    苏沐秋冲他翻了个白眼:“要不你来?”

    “哥哥哥哥!他们都说许愿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就没用了!”苏沐橙用她从电视小说里得来的常识加入讨论行列。

    “那行。”苏沐秋想了想,然后吹灭了面前被一帮大老爷们插得歪歪扭扭的食用蜡烛。

    “沐秋生日快乐!”

    “小苏生日快乐!”

    “哥哥生日快乐!”

    “副队生日快乐!”

    随着切蛋糕的第一刀落下,参差不齐的祝贺声中只有叶修和苏沐秋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荣耀第一”!

    不过手边没有电脑的两个人只能用扑克牌来争个高下了。



    “大小王。”

    “我去,苏妹子看不出来啊,女中豪杰啊!”早就被唐柔接过了牌局的方锐趴在沙发后背上感叹。

    “苏姐你是真厉害。”罗辑虽然是个数学天才,但是在这方面还是得对苏沐橙甘拜下风。

    “好嘛,老叶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和苏妹子串起来坑人啊你们。”魏琛一口饮料咽下去,好险没吐出来,“老夫可算看透你了。”

    “老魏你这就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们先挤兑的我,哥不和你们计较就已经是宽宏大量了,”叶修熟练地洗好牌,整整齐齐地压在桌上,“认赌服输啊,再来。”

    “哎等等,你别得意,苏妹子麦序到你了,你去唱歌吧,来来来小安你来!”魏琛把安文逸给拉过来坐了下来,“现在咱们再来!”

    苏沐橙接过被塞到手里的麦克风,冲叶修丢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坐到一边去点歌了。叶修叹了口气:“没办法了,看来我只能动真格的了,猥琐方你过来把这饮料再兑一杯,等会儿哥让这老鬼哭着回去。”

    “呵呵,你那些垃圾话对老夫可没用,开牌!”

    旁边苏沐橙点好了歌,盘腿坐在电视前看着屏幕上穿旗袍的女子手扶栏杆缓缓地走,跟着字幕轻声唱起来: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人生是否要珍惜。

——————
感觉又找回了当初那种日更3000的热情呢(๑• . •๑)

评论(31)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