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7

7.

    都说“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这句话显然是有它的道理的。

    当演员全心去投入一个角色的时候,最常对自己说的无疑是“如果我是XX的话,我应该是怎么怎么想的”,话说了千遍很容易成真,代入感越强,这种近乎自我暗示的效果也就越强。所以很多演员在长期扮演一个角色之后,自身的性格和思想都会受到这个角色的影响,本来内向含蓄的人变得外向急躁,原本并不能接受某种观念的人变得由衷认同这种行为。

    这是对于容易改变的方面而言。

    而那些原本自身性格也非常强的人,在这种时候就很容易出现两种倾向的拉锯,轻者精神恍惚,重者甚至会出现人格分裂。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暗示性带来的思维混乱属于原本人格之外的畸形发展,简单地说就是,这是一种错觉,一种病。

    叶修不是一个讳疾忌医的人,当他发现自己的状况已经超出了自己能够调控的范围之后,他主动寻求了专业人士的帮助。

    叶修并不需要别人来告诉他他是谁,这个问题他比谁都清楚。他想要求助的问题是,如何把“林林”的感情和自己的感情区分开来。

    “这种情况其实不止出现在演员身上,我曾经见过一位小姐,她因为极度渴望能够变得像另一个人那样,她去给自己做了整容手术,学习这个人说话、做事,渐渐的越来越严重,她开始觉得自己就是对方,她爱上对方的恋人,依恋对方的亲人,对自己的父母冷漠得就像陌生人,最后她甚至想要杀死那个‘抢占’了自己身份的人。”戴着眼镜的董医师有五十多岁了,形容清瘦,气质亲和。他见叶修时并没有穿医生的白色制服,简简单单的毛衣长裤,看起来就像一个随便来聊聊的年长朋友。

    “虽然有点极端,但是她的状况和你们有相似的地方。只不过她因为主观上的渴望,比起你们因为工作原因而去入戏驱动力更强,所以表现得也更彻底一些。不过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不那么‘自信’的人身上,因为缺乏对自身的认同感,所以他们才会被幻想中的另一种人格影响,甚至入侵。”董医师推了推眼镜,打量着眼前这位家喻户晓的电影明星,“我想叶先生你应该是不存在这种问题的。”

    叶修点点头:“当然没有。”

    语气十分笃定。

    董医生笑了,作为国内一流的心理医生,他见过很多病人,其中不乏这种入戏过深难以自拔的人,不过他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叶修,因为叶修这样的人心理素质绝对不像是需要来找他谈谈的那种。就是现在,他看着叶修,依旧看不出这位影帝有什么明显的问题。

    这也是最棘手的一类人。

    容易被影响的人也容易被引导,而自身有着清晰逻辑、坚定的意志立场、成熟的世界观的人,他们一旦受到影响,这种影响外界也很难帮助他们完全剔除。

    “那么,你可以谈谈你的现状吗?”


    沈静夕曾说,叶修这个人可以在你心灰意冷的时候用几句话就给你希望,也会在你兴奋脑热的时候一脸平淡地泼你冷水,他可以为一个陌生人站起来鼓掌,也会当面和老朋友因为原则问题争执不肯退让。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叶修平时相处说笑没什么正经,真正遇事却十分冷静,别人因为种种境况而没了主意时,他依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去思考判断,他身边的人大多对他有种近乎迷信的信任。以至于他们并没有发现叶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即使有人发现了苗头,也觉得他能够处理好。

    当叶修表示自己入戏太深需要休息的时候,他们居然一时间想不出,叶修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出问题的。

    “我当初选择走演员这条路,想要的就是这种,一个人在一段光影中演绎出人生百态的感觉,就像能够通过这种方式经历不同的人生一样,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去想很多平时不会去想的问题,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叶修顺着董医生的意思慢慢地回想着,“和你演对手戏的人既是你的搭档,又是你的对手,完成一次表演,就像赢得一次胜利。戏结束之后就回到自己本身的状态,即便偶尔也会因为剧情和表达人物情绪,导致感情一时难以平复,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也能够恢复平静。”

    叶修一开始的确控制住了自己,他的自控能力一直很强。

    “就比如说,你在这部戏里和这个人是死对头,你一看到他就要表现出憎恨厌恶的样子,那么即便出了镜头,你猛地看到他,即便不会去反感他,但是第一反应也会想起他扮演的那个角色,就像是一种惯性。只不过有的人能够马上反应过来这个演员本人怎样,而有的人会将戏里的情绪延续到戏外。仇人如此,恋人也如此,即使是圈外的人也知道,娱乐圈中因为戏结缘的情侣很多,未尝没有这个原因。”

    董医师表示赞同,人是感官动物,各种激素在脑神经中传达出喜恶感受,直观的印象十分重要,即使是再理智的人也不可能控制本能的反应。

    “我有自己反思,为什么会是这个角色,首先林林这个人的性格和我本人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就像您刚刚说的,认同感,如果让我去演一个和我自己截然不同的人,那么我肯定受到的影响会小很多。”

    想要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来解决心理上的问题,那么首先就要彼此建立起信任,把自己的问题甚至是一些隐私告诉对方,让医生从专业的角度来给出建议。为了让咨询者信任自己,心理医生们往往要费很大的力气,尤其是遇到一些因为精神问题本来就不太信任别人的患者时。幸而叶影帝是一个十分听话配合的咨询者。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脸上流露出一种奇特的神情来,董医师顿时提起了精神,直觉告诉他,重点来了。

    “这一部戏里我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对手,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吧,而且他也是我遇到过的最为默契的搭档。我以前遇到过很多的好演员,他们都各有特色,但是论天赋和才华,还是要差他一点的,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即便是我也不敢说每一次的表现都能赢过他,而如果我们当中任何一个表现得有一点不对,对方也能马上发现。”

    叶修叼着烟,似乎有点苦恼,可是又笑得十分得意:“可以说,我们把对方逼得没有半点保留的余地了。”

    不用叶修明说那是谁,董医生摸了摸下巴,心中浮现了一个名字,应该是他了,也只会是他了,除了他没有别人了。

    “我估计苏沐秋那家伙现在应该也在为了这个犯愁呢。”叶修咂咂嘴,非但没有半点担心愧疚,反而一副理应如此的样子。


    林林突然订了机票飞回去纯属一时兴起。

    他在外地收到了郝易寄来的礼物。当时已经去一家金融机构上班了的郝易没能去到颁奖现场,自然没办法像上次那样陪林林去庆祝,于是就提前寄了礼物过去,刚好当天到达。

    郝易从没有怀疑过林林的实力,在他看来,林林得到这个国内最为权威的奖项是十分正常的,要是他们没有把这个奖给林林,那绝对是评委们的问题。

    林林喝了一点酒,回到住的酒店,拆开快递的包装,里面是一个精巧的音乐盒。

    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是郝易寄来的,明明已经26岁了的郝易依旧在一些爱好上显得像个孩子,音乐盒的底座上一个水晶人坐在一边画画,旁边两个人手拉着手,林林打开音乐盒的开关,这两个拉着手的人开始转圈,清脆的音乐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林林顿时愣住了。

    不是莫扎特和贝多芬,也不是儿歌,而是一首老歌。他在国外时常听母亲唱,那天他在郝易的收藏中发现了有着这首歌的磁带,就拿起来看了看,顺口问了一句,没想到郝易就记住了。

    音乐盒清脆灵动的声音让这首深情伤感的老歌变得空灵起来。

    林林的酒量很浅,只是喝了一点就有些醺醺然,他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音乐盒,另一只手放在额头上,忍不住跟着轻轻哼了两句。

    门外的人还没散去,尘世的喧嚣和得奖后的喜悦都渐渐平息。雨后的玻璃窗被灯光照着,雨水折射出光晕,让他想起储藏室昏黄的灯光,这个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母亲应该还在睡,那么还在千里外另一个城市的人呢?

    一场盛宴之后,躺在只有一个人的房间里,手里是唱着一首老歌的音乐盒。

    他突然很想见到寄来这份礼物的人。

————————————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这是周一的份

评论(24)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