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6

这是昨天的份,按照缓缓的时间来算,其实我还没有错点呢!

————————
6.

    叶修每天在片场真正拍摄的时间其实并不长。

    他的戏很少需要重复拍摄的,就算被叫停了也往往是和他搭戏的演员的问题,就像导演许常伟在他第一次获得最佳男演员、成为最年轻的金封影帝时说的:“你见过叶修上镜才知道什么是真的老天给饭吃,何况他还比谁都投入,他这样的演员是一句话不说都能红一辈子的”。

    所以他才被誉为这偌大华人演艺圈中的神话。

    和叶修的实力同样出名的是他要价之低和对剧本的挑剔程度。

    叶修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十多年,拍一部电影所要的价格却始终是圈内一般演员的身价而已。虽然在平常人眼里看来这个价格已经不菲了,可是在豪华奢侈的演艺圈实在算不上什么,可以说他拿的常常是旁人的零头,只要不是那么穷的剧组,都能请得起他。不过叶修的背景深厚,据说他是权贵之家出身,本来也不在乎这些就是了。

    而他对于剧本的挑剔程度才是真的让很多导演扼腕的。这样一个绝好的演员,叫好又叫座的保障,却往往一年只接一两部戏,近年甚至更少了,而且他出演的角色从来不重复。想要请他出演一个角色,似乎很简单,却又很难,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用作品的质量去打动他。

    对作品讲究细致,和圈子里的同辈的大牌明星都很熟却不怎么参加聚会活动,更不要说各种宣传活动了,对时下的很多话题并不了解,游戏倒是玩得很不错,可是因为没有绑定手机,被盗过好几次号。

    苏沐秋和叶修熟悉之后经常嘲笑他就是个宅男。

    不过苏沐秋却也是迄今为止最为理解他的人。

    这话要是放到《天堂门》推出之前讲出来能笑倒一票人,估计连他们两个自己都不信,不过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是这么奇妙。水这么深的娱乐圈里,恐怕也就只有苏沐秋在叶修随口借手机的时候,毫不在意地把自己的私人手机扔给他,还告诉他密码“老样子”了。

    叶修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非议,他曾经做过很多事,别人不理解,他也并不在乎,他总是想得比别人更清楚些,走得也比别人更坚定洒脱。不过这不代表他真就是个万事不上心的人,对于别人的善意和期许,他也往往记得比一般人更清楚些,只是不放在嘴上,而在有些事上,他又较真得让旁人觉得好笑。

    当同剧组的演员过来请教一个叶修曾经演过的角色的难点的时候,他直接对人家说“其实这个角色我演得并不如XX前辈,你学我不如学他”,弄得这个应该是想捧他一下的演员有些尴尬,在场的人也大多以为叶修这是不想搭理对方,故意找个借口把人敷衍走还顺带嘲讽了人家一下。苏沐秋在一边看着,却觉得叶修其实说的是心里话,真正钻研的人听了他的建议一定会有所得。

    那时候刚到剧组没两天的苏沐秋发现,叶修这个人,比他们说的要有意思得多。



    叶修觉得苏沐秋这身也挺有意思的。

    他刚刚打完电话回来,发现苏沐秋不在他的位置上了,于潇潇解释说:“苏老师被导演叫去试造型了。”

    试造型是个折腾人的活,尤其是遇到一些夸张的造型的时候。

    苏沐秋这回的造型主要有两套,其中一身前两天已经试过了,白T恤牛仔裤,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为了配合角色年龄稍微给他化了点妆,显得脸更嫩一些,站在那里有些羞涩地笑一笑,就是一个有些怯懦的大男孩。三十岁演二十刚出头的男孩很常见,娱乐圈里演员的保养本就好,何况男人本就不易显老,所以那时众人也就围观了一下,并没有多惊讶。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赵导演看到苏沐秋定妆后的效果则很是满意地连连点头。

    剧本中周至淮是斯谦少年时代最好的朋友,后来他以为周至淮遇难还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斯淮,多年后他再次见到周至淮的时候,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他的气质和少年时相比一点都没有变,干净清澈,单纯懵懂到无知,似乎完全没有经受时光的流逝而磨砺成长起来,让人忍不住去怀疑,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柔软纯白的人吗?

    苏沐秋自己要演出周至淮的感觉,可以有很多的选择,但是在见过乔一帆之后,他显然选择了最贴近这个孩子气质的演绎方式,减缓了小演员的压力,让乔一帆能够更方便投入这个角色中来。这年头这样体贴后辈的成名演员不多了,何况这种体贴还默默无言,只有看得懂的人才明白。换成别人不说要求别人配合自己,就是导演要求他们减少个人特色去贴近角色都很难,也难怪苏沐秋在圈子里的人缘这么好。

    不过赵导也明白,这说起来简单,却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不光是因为抢戏,更是因为这是建立在苏沐秋自己完全有那个自信驾驭得住人物的基础上。

    能俯身迁就别人的人,往往都站得比旁人都要高。

    赵导看得出来,叶修当然也能看出来,何况苏沐秋在之前还和他打听过过于乔一帆的事。虽然说苏沐秋本来做事就滴水不漏,可叶修能够体会出来,这八分为了戏,一分为了体贴后辈,还有一分,说不得还是看在叶修的面子上,毕竟旁人都默认这是叶修提携上来的新人。

    而这点,赵导演也不必懂就是了。



    等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化妆室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骚动,似乎是有人在笑,叶修回头看过去,就看到有人在逗苏沐秋的经纪人袁晓仙,把那姑娘吓了一跳,而不远处导演已经让人开了摄像,看来这一段八成要作为彩蛋花絮了。

    在一片嬉笑中,吓了袁晓仙一跳的人已经踩着带低跟的鞋,“蹬蹬蹬”地朝他这边走过来了,等对方靠近之后,叶修挑了一下眉毛。

    “怎么样?”齐刘海,直长发,肤色如雪,眼角微挑,眼线妩媚,唇色艳丽,一袭紫罗兰的长裙端得是冷艳高贵。

    也幸亏这人之前又减了一阵子体重,现在瘦得完全撑得住这条长裙。

    叶修抬了抬眼:“什么怎么样?”

    “扮相啊,靓不靓?比一般的女孩子漂亮吧!”

    要不说这人入戏得快呢,换了身衣服就俨然成了一个经常出入欢场的成熟女子,言语中暗含着挑逗,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冒犯失礼了,甚至还让人觉得这是美人的特权。

    叶修看着自己放在手边的烟盒被对方两根手指捻了出去,贴的假指甲上印着紫色的蝴蝶,随手拿了根烟,微微弯下腰凑过来:“这位先生,借个火?”

    “啧,我打火机不是在你那里吗?”叶修依旧不为所动。

    “太不解风情了,”扶着叶修依着的沙发背,没要到火的人问旁边的于潇潇,“这位美女你说我这扮相怎么样?”

    于潇潇忍着笑连连点头:“漂亮,太漂亮了!”

    “那你怎么就看中他了呢?”这语气哀怨的。

    “都是编剧写的!”于潇潇爽快地甩了锅,周围一阵哄笑。

    “也是,”特别能演的某些人还是不放弃地转回身,“你看看,我这扮相不比你出彩吗?”

    叶修放下手里的剧本,盯着这张被脂粉柔化了脸部轮廓和五官线条的脸,看得对方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才貌似十分专业地回答:“就是眉毛淡了点。”

    对方又眨了两下眼睛,猛地站直了,转身就回化妆间去了,只不过这一下子转地太急,到底没有习惯这身打扮,差点被绊倒。

    一直老神在在的叶修终于还是笑了:“苏沐秋你悠着点,别把腰闪了。”

    “滚滚滚!”

    “你走可以,把我的烟留下啊!”

    “给你给你,一根烟要了你的命了!”



    苏沐秋气势汹汹地回到化妆间,化妆师罗姐已经收拾好化妆的东西,拿出了卸妆的装备等着他了。

    苏沐秋走到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人,其实细看还是能够认出这是一个男人的,就算他努力模仿女子的举动和神韵了,可是一个男人终究有着他磨不去的棱角和骨架。镜子里的这张脸涂着厚厚的粉,化妆真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它能把你变得面目全非,这张脸看上去像他但是又不是他。

    演戏就是这样,脂粉敷面,把自己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镜头里的人看起来像自己,却又完全不是自己。

    苏沐秋有点恍惚了,旁边的罗姐轻声问:“还有什么要修改的吗?”

    这一声把苏沐秋从神游中叫了回来,刚刚那种仿佛一下子怔住了的感觉还没完全消退,苏沐秋很熟悉这种感觉,在《天堂门》拍摄完之后的那几个月里他一直处在比这要严重得多的精神压抑中,比起那种几乎忘了自己是谁的感觉,这不过是一点后遗症。

    他撩起假发的齐刘海,遮在刘海后的眉毛细细弯弯:“帮我把眉毛稍微画一下吧,有点淡了。”

——————
值班打卡!

评论(13)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