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魂火

在手机里发现了一篇旧稿,放出来混个更新。

——————
魂火

    作为这个危险世界里的一个普通人类,苏沐秋觉得自己收留叶修这个见鬼的战斗法师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别这么说啊,我们不是一直过得挺好吗?”面前的棕发男子揉了揉乱成一团的头发,以一个优雅的法师绝对不该表现出来的姿势蹲在窗前的枞木椅子上看着他,左手边是一堆乱七八糟堆在一块儿的书和手稿,右手边的桌子上趴着一只猫。

    欠揍的猫。

    “坐好!不要毁了我的形象!”苏沐秋两三步过去把俊秀的男子按在了椅子上坐好,顺手拎起旁边那只猫的耳朵坐到一边。

    “喵!!!”黑猫抗议着伸爪要去挠胆敢拧它耳朵的愚蠢人类,拼命挣扎还是挣脱不了,最终还是屈服在怒气值爆表的某人手下,蔫蔫地垂着爪子可怜兮兮地睁着猫眼看着对方。

    “别和我卖萌,我不吃这套,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苏沐秋愤怒地指着自己的尖耳朵,一双属于能够修习魔法的魔族的耳朵,原本应该长在叶修身上的耳朵。

    黑猫眨了眨金棕色的眼睛,低头舔着自己白色的爪子,借着姿势偷偷哀怨地看向它身后“见死不救”的主人。

    “不要以为能够糊弄过去,我记得你前两天突然说要给叶修进行最后的毕业测试,然后就出去了一趟,回来以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昨天晚上干脆不见了,今天变成了这样你又回来了,不是你捣的鬼是谁?!”

    天知道苏沐秋早上在明媚的阳光中醒过来,梦里的好心情还没退去,觉得新的一天又充满了动力和勇气,琢磨着挑一个机会摊牌,结果一睁眼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还没全然苏醒的脆弱心灵受了多大的损伤,产生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尤其是对方还迷迷糊糊凑过来靠着他!

    “喵呜——”

    “说话,你是叶修的魔法联结产物,不会出门一趟连怎么说话都忘了吧?”苏沐秋稍稍平息了一下火气,松开拧着黑猫耳朵的手,改为拎着它的前腿,这只和它的主人一个性格的魔法猫,猫脸上顿时露出了无辜的表情,同默默充当背景避免把自己也卷进怒火中的人一样。

    “你知道的,关于毕业试炼的内容有的我能说,有的我不能说,这是规定。我能说的你都猜到了,剩下的都是不能说的。”被起名叫做“一叶”的黑猫很是无辜地回答,“你现在和主人处于灵魂互换的状态,但是你放心,一个月后这种状态一定会解除的。”

    “无论主人能不能通过试炼。”

    苏沐秋沉思了一会儿,松开了手。

    被松开的黑猫轻巧落地,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摇着尾巴一溜烟窜出了房间,让自家主人去解决剩下的问题。

    “我之前也不知道试炼的具体内容,真的。”套着苏沐秋外壳的叶修摸了摸鼻子解释,“法师由猫负责和法师塔的联系,一叶刚刚才告诉我,我的试炼要在一个月里完成,而且是在被随机施加一个诅咒的情况下。”

    虽然这个诅咒着实坑了些,要知道如果他不能通过毕业试炼,那他就必须回去法师塔进行重修,期间不能外出,时间短则十年,长无上限,而法师塔的毕业试炼从来都有“变态”的说法,很多法师都选择自己主动回去重修,所以能够进入法师塔的人极少,进去以后还能出来的就更少了。

    “题目,”冷静了下来的苏沐秋看着他的眼睛,“你的毕业题是?”

    “横穿冰霜森林。”叶修耸了一下肩,补充道,“一个人。”

    一个人吗?

    叶修看着身边的人:“老冯的脸色很不好。”

    “哦,大概是天气变化,着凉了吧。”刚刚挤兑完联盟主席兼法师塔对外的负责人,对于“魔族的完整力量身体和灵魂的不可分割性”进行了一个详细论述的某人再一次检查了一遍他的装备,“年纪大了难免有些脆弱。”

    从十五岁那年离开家被这个人捡回家开始,他就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苏沐秋对于漏洞的敏感性,一切能钻的空子他都能将之利用起来,叶修拿起他的战矛,有些走神。

    或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站在这个角度,从苏沐秋的眼里,看过自己吧,这种新奇的感觉让他回想起刚刚认识这个人的时候。

    那是他第一次从法师塔中出来,在空积城外的荒野里,突然下起了蓝雪。如今人神魔三族混居的时代,三族的血脉已经越来越接近、天赋差距也越来越小,他出身的上古魔族依旧天生就有着过人的元素亲和力,所以他是不怕充满了冰元素力量的蓝雪的,而苏沐秋不一样,他是个人类,纯正的人类血统让苏沐秋的元素亲和力基本为零,偏偏当时他还在和一个驱魔师打架。

    苏沐秋最怕冷了。

    人类的身体和感官真是脆弱啊,即便强如苏沐秋,也不能改变这点天生体质上的限制,叶修打了个哆嗦,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冷。

    那边苏沐秋把自己柜子里的一件厚外套扔了过来:“穿好,虽然那是我的身体,可是如果生病感冒了,现在难受的可是你,而且,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带着却邪去戳死那些冰霜森林里的魔兽吗?我的身体可是不能用魔法的,我亲爱的战斗法师先生。”

    “战斗法师不依仗魔法,我们是法师的前提是,我们是战士,”叶修将匕首绑好,带上苏沐秋改造过的枪,“虽然我想说,哥一个人也能搞定,但是你既然坚持,还为这差点又把老冯给气得冒烟,那我们就一起上路好了。”

    “你确实能搞定,但是你现在用的是人类的身体,必然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比如苏沐秋自己就还是不太习惯用叶修的声音说话,“而且现在是魔兽的生产期,冰霜森林里到处是生了孩子之后神经过敏到完全不讲理的家伙。”

    “我的确从一个魔族变成了人类,但是——”叶修轻笑了一声,属于人类的面容因为灵魂的不同也带上了几分魔族的慵懒优雅和叶修式的戏谑轻嘲,他将右手放到了心口,“我对这个身体并不陌生。”

    “我熟悉你,一如我自己。”

    苏沐秋将手中的左轮手枪转了一圈甩上膛,然后伸手压了压帽檐,压下头发遮住属于魔族的尖耳朵,也把上半张脸都遮入阴影中,露出的唇角上扬:“那还真是不错,我也一样。”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最默契的搭档,一直如此。

    一叶在林间跳跃着向前,脚步轻快无声,这只全身黑色唯有四只爪子是白色的“四蹄雪”魔法猫身型娇小、动作敏捷,是在冰霜森林这种前方情况随时千变万化的环境里最好的探路者,现在一般结伴同行的人中法师都会放出自己的猫作为探路。

    冰霜森林地处于南方的萨格斯拉,因为遍布着冰琼树,看上去就像被冰霜覆盖一样,所以被称作冰霜森林,作为联盟境内最大的魔兽盘踞的森林之一,这里有着无尽的财富和危险,是冒险者的天堂。

    但是很少有人横穿冰霜森林,更不要说在一个月内,能做到这点只有联盟登记在册的几个顶级高手,还有那些窝在法师塔从不出来的老家伙。

    传说,在冰霜森林的深处盘踞着一只古龙,它睡在金币和水晶堆成的窝里,占据着无数上古时期就失踪了的密宝,那些想要盗宝的人都被它喷出的火焰烧成了灰烬,所有踏入它的领地的人,都有来无回。

    “脾气很糟糕啊,”苏沐秋摸了摸下巴,“把人烧成灰什么的。”

    叶修翻了个白眼:“如果有人偷了你的最喜欢的手炮,你会怎么样?”

    “往死里揍。”

    “那不就行了。”

    所以说,区别只是在于,你是往死里揍,它是直接揍死了,叶修不无感叹,其实古龙是这个世界上最渊博的生物,他们通过一代代的传承,无数的知识被累积下来,世界上少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只是他们更有名的是爱财和长寿。

    “凭我们两个,就算遇到那只古龙也不是没有离开的把握的。”苏沐秋掸开一只落到了他身上的虫子。

    “当然古龙只是传说,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迷路,只要不迷失方向,就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进入冰霜森林深处后的第六天,叶修无奈地发现,苏沐秋这张堪称反向预言的嘴并没有因为换了身体就失去效用。

    他们果然迷路了。

    “你不认识这里的路?”叶修囧着张脸。

    “不认识啊,我以为你认识来着,就跟着你走的。”苏沐秋也囧了。

    “可我是跟着你走的。”

    “……”

    “……”

    并排坐在横倒下了的树干上的两个人顿时都无语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抬头看看天,继续回来你看我,我看你。

    ……

    然后笑了出来。

    “看你顶着我的脸真是够了,尤其是你那表情,太诡异了。”苏沐秋咕哝着打开空间包裹,取出了野外宿营的帐篷开始动手搭,叶修去猎食,一叶负责捡树枝生火,一套惯例的流程下来,分工明确。

    苏沐秋坐在火堆边转着手里的烤兔子,旁边叶修和他的猫一起蹲坐着,宠似主人形,这话反过来也是一样,这活脱脱就像一大一小两只等投喂的猫,苏沐秋瞥了他一眼,不忍直视地又转回了头,幸亏没人看见,否则他的一世英名都要被这家伙给毁了。

    叶修却并不在意,对于有一个双胞胎弟弟的他来说,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好吧,就是自己的脸,放到了苏沐秋的身上,其实是一件挺有趣的事,他从来不知道这张脸上还可以做出这样的表情。

    法师教育养成的观念就是看重灵魂更甚于肉体,战斗法师是法师中的异端,因为他们更注重身体的力量,魔法不过是一种辅助,在法师塔的时候,纯正魔法系和战斗法师系从来处于一个互相看不顺眼的状态。

    魔法师觉得战斗法师举止粗鲁,不能体会魔法的优雅和奥妙,舍本逐末。

    战斗法师觉得魔法师个个弱菜,一段咒语没念完就被人放倒,就会叨叨。

    作为一个魔法成绩能压上魔法系学生一头的战斗法师,叶修其实是认可法师的观念的,战斗时力量无论来自哪里,都是拿来用的,而对于一个生灵来说,灵魂的存在更胜于身体。

    所以,即使苏沐秋以后一直顶着他的脸,他还是喜欢。

    爱情似乎永远来得无迹可寻,不知不觉间它就已经堆积满了你和他生活的每一个瞬间,从此只要彼此靠近,你就会像是被投入了月光花花籽的魔药一样加速反应。

    从那天为庆祝两个人从狮鹫的巢穴中胜利归来,喝了被叫做橘子汁其实是果酒的饮品后直接醉倒后,他模模糊糊抱着自己的同伴,神志不清地在对方脸上亲了一下,当唇触碰到温热的脸颊,他清醒了过来,也明白了那种日渐将他填满的情绪是什么。

    一叶问他喜欢苏沐秋什么?他是寿命长久的远古种族,而人类,一个纯正的人类,没有任何血脉加持,苏沐秋的寿命,也就是一百年左右。

    对他来说,实在太过短暂了。

    生命逝去后,亡者灵魂将归于永眠,活着的一方只能在世间流浪,于是越来越多的上古种族自己选择了死亡或者沉眠,因为不断的失去而带来的悲伤,压在心上,无法纾解。

    所以他的家族自古居住在少有人烟的禁绝之地,也少有人外出。

    “哪有问喜欢什么的,一个人如果可以用种种词句形容分割,如同这空气中跳动的元素,分出金木水火,挑出喜欢的亲和的部分,那必然也就有排斥的部分。

    “可人是不可分割的,每一面的缺失都会让他不完整,我喜欢他,当然是全部都喜欢。

    “至于你说的问题,我正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在法师塔中有一种灵魂契约,可以分享彼此的生命,只是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点燃灵魂之火。

    “而灵魂之火是什么,我还在探索中。”

    “那些老家伙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他们也有不知道的东西?”

    “所以这个世界,才如此奇妙。”

    入夜的森林里温度低,两人睡在一起取暖又能相互提醒照应,因为是魔法产物不用睡觉休息的一叶趴在火堆旁边假寐守夜。

    说是夜里有事能互相提醒,其实这两人凑到一起去那就是一个比一个睡得死,互相信赖的结果还是得靠它来守夜,一叶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咕噜声,摇了摇尾巴,回头一看,和前几天一样,不太适应人类身体而觉得有些冷的叶修已经从他的那半边挤到苏沐秋这边来了,苏沐秋呓语了两声掀开毯子把人放了进去搂住裹好。

    ……

    真是够了。

    一叶开始怀疑起这两个人在妹妹搬去和伴侣住了之后还没有互相告白到底图什么?

    就在忠实的魔法猫以为自己又要在腹诽中度过这个晚上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它阖着的猫眼顿时睁了开来。

    有四个人在靠近,他们循着火光找过来,看上去也是迷路了,带头的是一个人类剑客应该有一点魔族血统,两个混了神族血统的初级布衣法师和一个枪手打扮的人类,初步判断都是探险者,而且没什么危险性。

    “哎!有人!真的有人啊!”四人找了过来,见到火堆和帐篷兴奋不已。

    “等等!人家都睡了,我们先不要过去,而且,有人也不见得一定是好事。”带头的剑客一把捂住身边法师的嘴。

    这个人是个老手,有一定的探险经验。

    “你们在这边搭帐篷,我过去看看。”剑客小声叮嘱,然后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就在他要跨过火堆进入剑气的攻击范围时,一道黑影闪现。

    一头黑豹从树上窜了下来正拦在他面前。

    剑客被吓得连退三步就要拔剑,结果对方并没有攻击他,而是懒洋洋地盘踞在帐篷的门口,一双金色的眼睛映着火光,怎么看都透着几分嘲讽,甩了甩尾巴,把下巴放在前爪上,不理他们。

    这是一只魔法生物。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剑客吓了一身冷汗,只有在法师塔中修习并缔结联系的法师,他们所拥有的猫才会具有变化成猛兽的能力,并且远比一般的魔兽要聪明厉害。

    要不是对方的脾气好,就凭自己刚刚的举动,在探险者中足以被认为是一种窥探,被杀也怨不得人家,那只黑豹扑下来时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把他扑倒咬断喉咙。

    这么想着,剑客打了个冷颤,默默退了回去。

    黑豹见他退到了攻击范围外,又变回了一只小巧的黑猫,继续阖眼假寐,直到天明。

    “法师塔中是什么样的呢?”

    “就那样。”

    “传说,法师塔中居住着所有最伟大的法师,您见过他们吗?”

    “没见过。”

    “啊,那真是可惜,那您见过叶秋吗?”

    “……见过。”

    “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您能给我们说说吗?你见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情形?”

    “一个鼻子两只眼睛,没什么不一样。”

    苏沐秋笑得灿烂得体,表现极为亲民,显得他那些再敷衍不过的言辞听上去都是在安抚对方一样,好像一个学霸对学渣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们都一样,你努力一下也可以做到。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沐秋顶着他的魔族壳子在那里扮演一个法师,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然而真人类假魔族的苏沐秋哪里见过什么法师塔,根本就是在糊弄人。

    可怜两个小法师,要是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师系的学霸,而是隔壁枪炮专精行列的人类,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唉——真是弄不懂他们法师的想法,都说每个法师心中都有一座法师塔,我之前还不觉得,现在算是见识到了。”枪手对他这个“同行”感叹道。

    叶修笑了笑,没多说什么,毕竟这是每个人的信仰,没什么好说的。

    “你这就不懂了,法师塔那是记录着所有高等魔法的地方,而且有那么多的传奇法师都在那里,可以说是法师力量的巅峰,要是有一个地方,告诉你只要进去就能拿到最先进的枪炮,你去不去?”剑客打趣道。

    “那我肯定要去啊!”

    “是吧。”

    “好了好了,快些走吧,前面有一个湖,我们到那里休息一下好啦,迁就一下法师的体力。”

    叶修看了那剑客一眼,点了下头。

    冰霜森林的冰琼树茂密,枯萎的落叶不是枯黄色,而是霜白,落了一地就像是一地霜雪,终于从两个小法师那里脱身出来的苏沐秋退回到叶修旁边,揉了揉笑僵了的脸:“你以前遇到那些小法师的时候他们怎么没这样?明明我和你说的是一样的话,顶着同样的脸。”

    “因为哥透过灵魂散发的高手气质让他们保持敬畏吧。”

    “……”

    “你学不来的,”被禁止抽烟就叼着草叶的叶修一本正经,看得苏沐秋直想喷他一脸“学不来你的天生嘲讽气质吗”,他又慢悠悠地接了一句,“你这样就很好。”

    你就是你,再好不过了。

    明明是自己的脸,自己的声音,可是苏沐秋还是在明白了话中的意思之后,转过头右手握拳抵在口边咳了两声,蹲在他肩上的一叶看着他红了的尖耳朵,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叶修看着自家魔法猫硬生生把一对漂亮的猫眼翻成了死鱼眼的样子,忍俊不禁,伸手撸了一把猫头,想着要不等他有时间,再做一只白猫陪着它。

    就在一行人有说有笑时,突然前方水声传来的方向隐隐有歌声响起。

    远方来的客人
    你为何来此又要去往何方
    一路风霜
    这里有甘甜的泉水最美的花
    歌声点染四季的光景
    人生何其短暂
    欢乐难得
    何不留此地
    何不留此地

    分不清性别的声音空灵清悦,浓重的雾气随歌声漫延过来,苏沐秋听到歌声后恍惚了一下,意识到不对后猛然甩了甩头,伸手去拉叶修,正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而转眼间白雾已经遮蔽住了一切,可见度不到五分米,只能看到蹲在他肩上的一叶:“你还好吗?”

    “没问题。”

    “喵呜~”

    “这条路是那个剑客引我们过来的,他不可能不知道会有这种情况,事先却没有提醒,说明他是知情的,你小心点。”

    “嗯,我看到他撒了一路的荧光粉,等雾散了,不用担心找不到回去的路。”

    “那好,我们往前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行,走吧。”

    两人一猫顺着歌声走过去,水声和歌声越来越清晰,那个声音还在唱着。

    你想得到什么
    黄金宝石美人还是名誉
    贪婪遮掩你们的双眼
    名利啃噬你们的心
    你最初的灵魂可曾在灰暗的角落中哭泣
    睡吧睡吧
    在梦境中得到圆满之后永远睡去

    “你觉得是什么?”苏沐秋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头,驱赶走那种被催引出的睡意,“古龙应该不会唱歌吧?”

    “这可说不定,”叶修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但是这应该是水妖,或者湖中精灵之类的。”

    “这歌声蕴含灵魂魔法的魔力,虽然魔族的身体能够缓解一些,但你毕竟不是法师,还是要小心。”

    “湖中精灵?传说中将法圣催眠后沉入湖底的那种?”

    “啧,苏沐秋你小时候听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传说?”

    “……是你的童年缺乏乐趣。”

    两个人就“法圣被湖中精灵催眠”这个传说的可信度聊了一路,终于走到了迷雾的尽头。

    是一片湖。

    只有成人手掌大小的精灵扇着透明的翅膀飞在空中,冰琼树下无数说不出名的野花在歌声中开放,清澈见底的湖水波光荡漾,精灵和蝴蝶在花间湖上飞舞着,远远看去如同无数莹白的光点流动成缦带。

    如同仙境。

    而他们两个和一只猫的出现,无疑打破了片宁静和唯美,发现了陌生人的精灵瞬间四散而去,只有一只高声叫了起来:“贝格!!!”

    应着呼喊声,平静的湖面翻动起来。随着越来越大的动静,站在湖边的两人向后退了几步,避开溅起的浪花。

    无形的力场随着水中的生物浮上来施展开,巨大的水声中夹杂着悠远的长吟。

    越过岁月荒古的吟声让闻者从心底开始震颤,破水而出的庞大生物张开翅膀遮天蔽日,它抖落一身水珠,如同秘银制成的鳞片每一片都在阳光下闪耀着华光,它垂下优美的长颈缓缓从湖中爬上了岸,展露出全身。

    这是一只古龙。

    见过古龙的人没人能具体叙述这是怎样的存在,到最后,他们都选择了震惊、震撼和感动。

    有一种生物,它的美丽,仅仅是看着,就足以让你热泪盈眶。

    “哦,不要这么激动我的孩子,能够进入到这里的人必然都是心智坚强、没有邪念的,他们不会伤害你。”代替一口把人烧成灰的火焰,这只强大美丽的银白色古龙开始安抚自己的邻居。

    “请不要介意,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人类,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外人能够进来了,是的,自从我的老朋友去世之后。那么,你们这对——哦,居然被诅咒交换了灵魂还融合得这么融洽,感情真不错。”

    “贝格!”站在古龙爪子上的那只精灵见他说了半天不到重点,忍不住提醒道。

    “哦抱歉,我睡了太久了,头脑还有些不太清醒。那么,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这里?”

    解释完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苏沐秋完全没有办法把眼前这只温和有礼,就是有点老糊涂的古龙和传说中把人烧成灰的恶龙联系在一起。

    贝格是一只白银古龙,据他记忆大概是两千年前他来到这里居住,因为这里的湖中精灵可以赶走那些骚扰者。

    “太多了,为了宝藏为了挑战为了请教的,各种各样,完全不让龙睡个好觉。”懒得变成人形了的古龙抱怨着晃了晃脑袋,“而这里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来过了。”

    “不会觉得孤单吗?”苏沐秋伸出手让一只精灵停在了他手上。

    “啊,会有,偶尔会有,但是爱丽在这里,我要守着她。”

    “爱丽?”

    “她是一个湖中精灵,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死去,是我的爱人。”

    湖中精灵在春光中诞生,在冰雪中消逝,他们的生命只有一年的时间。

    “对我而言,一年和一百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且我能感受到她的灵魂在湖底沉睡,当我沉睡在湖底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她的存在,”贝格伸出一个爪子尖儿拍了拍露出歉意的苏沐秋,“不要难过。”

    “那么为了庆祝这份相遇的缘分,你们有什么想要的而我有的吗?我可以送给你们。”

    就在叶修觉得以苏沐秋一贯的作风,他很有可能会开口要金币的时候,年轻的神枪手想了想开口道:“您知道横穿这座森林的路吗?”

    “嗯?嗯,额,我找找,我记得我的老朋友有给过我一副地图,我可以送给你。”古龙伸进了空间中的爪子顿了一下,转向另一个方向掏起来,“那么你呢?魔族的孩子?”

    “我想问,您知道,灵魂之火吗?”

    用爪子尖拿出了一个木盒子放到苏沐秋手中的古龙在听到“灵魂之火”时瞪大了眼睛,一双竖瞳立了起来:“你说,灵魂之火?”

    贝格挪动了一下身体,把头探到叶修的面前:“你居然知道灵魂之火?”

    “看来我问对人了,您知道是吗?”叶修直视着面前火红色的竖瞳,“我对它了解得很少,但是我急需清楚这些,恳请您告诉我,要如何点燃灵魂之火。”

    “灵魂之火,我以为这个名词已经随着千年前的异法之战消失了,这是法师才能做到的,就像人的身体,动力的中心是你们的心脏一样,灵魂力量的源头,是魂核。

    “法师可以点燃自己的魂核,将之变成魂火,这样能够彻底激发匿藏在灵魂中的力量,甚至能够通过这种方法,将别人和自己相连,将自己的生命分给对方,或者从对方那里汲取生命。

    “但是,将自己的魂核点燃,也就意味着,死去的时候,修习者的灵魂将不会得到安眠,而是跟着身体一起被燃烧成灰烬,无法中止。

    “神法令所有灵魂死后都要回归沉眠,陪伴神明,所以这个法术已经随着异法之战的胜利被彻底销毁了。

    “再有使用这个法术来得到力量的人,必定会被法师塔驱逐,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法术的?”

    “在法师塔中找到的。”

    “那一定是禁止被观摩的一类,”古龙静静看着并没有因为这个法术的具体内容而变色的叶修,又看了看他身边皱起了眉的苏沐秋,眨了眨眼睛,“唔,看来你知道后果,只是没有点燃灵魂之火的办法是吗?”

    “是的,不过您应该知道是吗?”

    “你能够到达这里,说明你的心并没有为虚无的名利而迷失,那你询问这个法术的用意又是什么?”

    叶修侧头看了一眼变了脸色的苏沐秋,握紧了从陷入迷雾开始就不曾松开的手,在对方渐渐明了的目光中笑着回答:“因为,我爱上了一个人类。”

    “我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与他平分。”

    “哪怕放弃死后安眠的归处?”贝格歪了歪头。

    “如果我无法改变他必然会离开我的结局,那我会去接受,然后一个人活下去。但是既然我有了改变被一人留下的结局的方法,那么任何代价都不足以与他的离开相比。

    “死亡是每个生灵的归属,沉眠或者是彻底烧成灰烬,都一样。

    “比起死后的归属,我更在乎活着的人。”

    “可这只是你的想法,他也同意吗?”贝格将头转向一边的苏沐秋。

    被叶修和古龙话里的信息量炸得脑中一片空白的苏沐秋良久才回过神来,沉思了片刻后问:“最后燃尽灵魂,是单指点燃魂火的法师,还是缔结契约的双方都一样?”

    贝格瘦长的龙脸上露出有些复杂的神情:“都一样,契约缔结后你的灵魂之火也会被他一起点燃。”

    “你不愿意吗?”贝格问道。

    “不,我想说的是,”苏沐秋回握住叶修的手,笑了起来,“这样就好。”

    “你要和他一起吗?”贝格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将灵魂都烧尽。”

    “我们总是在一起的,从十五岁开始就没有分开过。”

    将来也不会。

    变成了人形的贝格样貌已经是一个老人了,拖着长长的白胡子,念完了冗长的咒语之后显得有疲惫:“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念过这么长的咒了,希望没有出错。”

    站在他头顶上的湖中精灵高声抗议道:“不会出错!不能出错!”

    “好吧,哦!亮了,没有出错。”

    棕发少年的心口处亮起了一簇红色的无形火焰,被火焰照亮的灵魂若隐若现,仿佛重叠的人影,可见他的灵魂已经不能再和这具人类的身体融合。

    “你只要把手放到他心口,然后亲吻他的唇,同时在心底默念他的名字就好了。”贝格摸了摸胡子指向站在原地的叶修。

    即便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场合,苏沐秋听了这话还是抽搐了一下嘴角。

    他叹了口气走到叶修面前。

    苏沐秋一直踌躇着,要不要和叶修说,说自己喜欢他。

    他并不担心叶修的心意,这样说或许在旁人看来过于自负,但是他始终相信他们是天生一对,无论是骨子里的默契还是这份最初也唯一的爱恋。

    但是他一次次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不是他怂了,而是看到叶修的尖耳朵,那双和他完全不一样的耳朵提醒他,叶修是一个上古魔族,他有着漫长的寿命。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忍不住会去想,如果有一天,他离开这个世界陷入永眠,被留下的叶修会怎样。

    他可以一个人走,但是又怎能不悲伤。

    自己该不该将眼前的局面打破,不再仅仅作为搭档和挚友,而是成为彼此生命的另一半?

    苏沐秋伸手触碰到面前人的脸,看着那原本属于他的面容,隐隐浮现对方的容貌,笑了起来。

    直到这一次,灵魂互换,他变成了一个魔族,而叶修成了人类,来到这里,他突然就明白了,叶修的心情。
如果是他必然会被留下,那他会怎么想?

    苏沐秋眨了下眼睛靠过去,两人呼吸渐渐融合。

    对方的生命只剩下一百年,那自己就要这剩下的一百年,只剩下一天,那他至少能拥有这一天。

    即使你的一生于我不过一瞬。

    我也愿意,用我的一生换这一瞬。

    万物生灭,亦有回响。

    只要不留遗憾。

    温热的唇触碰到一起,苏沐秋轻笑着动了动嘴唇,无声念着对方的名字:

    叶修。

    一股澎湃的力量席卷过来,温柔地将他包裹住,他的心口开始发烫,有什么从灵魂深处苏醒过来,回应着这股力量,让他整个人瞬间失去了重感,等终于找回自己的感官睁开眼睛,面前已经不再是他自己的脸,而是魔族深黑中透着浅红的瞳孔。

    他环抱着自己,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换回来了。

    目送这两个访客离开,贝格又变回了古龙,湖中精灵在他身边上下飞舞着轻笑:“贝格,骗子,贝格,骗子。”

    “哦好了爱丽,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等他们回去后,就会有人向他们解释清楚的。

    “而且我没有说谎,那个咒语原本的确是那样,只是后来被修改过了,死后只会将身体燃尽而不涉及灵魂而已,我的老朋友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才修改好,为此我们必须感谢他。”

    “是他的继承者!”

    “嗯,我也估计是他让这两个孩子来找我的,毕竟修改过后的灵魂之火是龙语魔法,不能被记载也无法由人类施展,只有我才能帮他们,而一旦点燃之后,他们的灵魂就会换回来,安全走出森林,我们的老朋友有一个非常狡猾的继任者。”

    “好孩子。”

    “是的,他们是一对好孩子,所以我送了他们一份祝福,不过现在我真的困了,爱丽,我们回去吧,希望那些嗷嗷叫的雌性魔兽们已经恢复正常了,哦,简直吵得我没个安宁,只能躲到这里来睡觉。”

    “回去,回去。”

    湖中精灵落在古龙的头上晃着两条腿,继续唱了起来:

     走吧,走吧
    我们一起回家
    歌声抚慰疲惫和不安
    点燃灵魂我们放声歌唱
    结束这份孤寂和悲伤
    万物都有终结之日
    那就让我们一起走到终结被安葬

——————
回头看看,默默修改了一点

略羞耻,大家看看就好

评论(1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