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沐沐

感冒头疼中,可是想想还是想写点什么,毕竟盼了这么久的苏苏生日。文章有点短,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反正就这样吧。

——————
沐沐

    似乎身边的人都喜欢称呼苏沐橙为“沐沐”。

    “因为李阿姨就叫我沐沐啊。”埋头写作业的苏沐橙偷笑了两声回答。

    苏沐秋不说话了。苏沐橙所说的李阿姨是他们当初所在的福利院的人,他和沐橙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大的。常年穿着蓝色的衣裙、盘着发鬏,一口酥软的吴语叫着“小秋”、“小橙”,离开福利院之后独自谋生的日子里,他们最想念的就是这位温柔细心的李阿姨了。

    “哥你不用想太多啦,虽然你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沐’,但是他们不是在叫你。”苏沐橙当然知道她的哥哥在想什么,苏沐秋的心思其实一直挺好猜的。

    “当然不是在叫我,多肉麻!”苏沐秋起身把手边的垃圾扔进垃圾桶,目光掠过桌上的日历,心里算了算日子。

    今天是21号,明天就要交房租了,去转账的时候可以顺路把上次答应给小陈的东西给他带过去。

    说起来,今天自己手上有几个单子,还要去网吧才能做完。

    苏沐秋一边想着心思一边往水池的方向走过去,由于太入神没注意脚下,差点儿被旁边的凳子绊倒。苏沐橙听到凳子被撞的声音抬起头看向苏沐秋:“哥你又走路不看路了啊。”

    “我刚刚正在思考一些非常重要的事儿所以没在意!你别盯着我,专心写你的作业,不要三心二意!”苏沐秋摸了摸被撞到的膝盖,挥挥手让妹妹专心和1234去做斗争,自己伸腿在苏沐橙看不到的地方把凳子往桌子底下踢了踢。

    “我等会儿去网吧,你要是写完作业觉得无聊就开电脑玩一会儿,但是别玩太久知道吗?”苏沐秋随口叮嘱了两句。这只是他出门前的习惯,总感觉要交代点儿什么,而苏沐橙是个非常懂事的姑娘,她会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并不需要他操心。

    何况苏沐秋比苏沐橙也大不了多少,虽然早早出来独立谋生了,却并不是那种老成事故的心性,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苏沐橙撇撇嘴:“你才是不要玩得忘了时间,中午我去给你送饭。上次小崔哥哥告诉我了,说你在网吧里和人打架来着!你还骗我说你那是摔的!”

    “我那真是摔的!你觉得你哥哥我像是会吃亏的人吗?!”苏沐秋是网吧的常客,来来往往的,网吧里常驻的人都认识他,知道这么一个非常厉害的游戏高手。看到他和陌生人起了争执,对方要一动手网管就过来了,他是真的没有吃亏。

    至于小崔说的,那八成是逗苏沐橙玩,苏沐橙这样漂亮乖巧的小姑娘常来常往,网吧里认识她的人都喜欢和她说苏沐秋的事儿来逗她,无论真假。

    “那你怎么好端端和别人吵起来的?”苏沐橙人虽然年纪不大,却并不好糊弄。

    “切,我和你说那人熊的,就是输不起,输给我几局就跳起来了。”苏沐秋语气十分不屑,眉梢眼角却都是得意,“一开始看他的架势,我还以为多厉害的高手呢。”

    “切,说得好像你就没输过一样。”苏沐橙有样学样地跟了一句。

    “这个和你说不起来,说了你也不懂。”苏沐秋摇摇头。虽然有一个以此为生的哥哥,但是苏沐橙自己并不玩游戏,对于苏沐秋到底有多厉害并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你和她说装分有多高,通关记录是多少,竞技场积分是什么,全服的排名又意味着什么,她一概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哥哥常常一边走路一边想事情,似乎有想不完的点子和新奇念头,然后东磕西碰。

    “不说了不说了,我走了,你在家把门锁好。”苏沐秋出门没有带钥匙,反正苏沐橙今天在家,他也不需要带钥匙。

    “知道啦!”小姑娘依旧趴在桌前晃着笔,头也不抬。而随着“咔嚓”的关门声落下,少年人轻快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夏天的早晨闷热,苏沐秋住的小楼地势偏低,居民楼附近种了不少老树,蓊郁葱葱,冬天虽然比别的地方冷一些,但是夏天阴凉。夏天白天长,虽然才早上七八点,太阳已经高高地挂起来烤了,他沿着林荫走了没一会儿,头上冒了一层汗。

    周末的早晨没什么人,只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觉也少,一早就坐在墙边乘凉聊天,手里拿着扇子慢悠悠地摇着。这些老人都是住在附近的熟人,苏沐秋一路走过去,也就打了一路的招呼。

    “李奶奶早啊!”

    “张爷爷你早!”

    “沐橙在家,丽丽要找她玩就去吧。”

    他就这么走过了刷着黄粉墙的居民楼,走出树木高楼的荫蔽,走到了太阳底下。就在到了小区大门口的时候,传达室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跪在办公桌上、把头从玻璃窗里探了出来,红扑扑的脸蛋咧着嘴直笑。

    苏沐秋一看到她下意识就停住了脚步,然后毫不意外的,听到这刚来H城没两天的小女孩喊了一声:“沐沐!”

    ……

    苏沐秋默默抖了一身鸡皮疙瘩,三两步气势汹汹地走过去,然后弯下了腰看着这个扒拉在传达室小窗口上的小姑娘,板着脸:“都说了,要叫哥哥!”

    “沐沐啊!”小姑娘依旧像那年画里的胖娃娃一样笑个不停,还伸手去捞垂在苏沐秋胸前的帽绳。

    “是哥哥!大哥哥!沐沐是我妹妹,我不是沐沐,这是叫女孩子的!”苏沐秋说着冲这小孩做了个鬼脸,他长得一副清秀少年样貌,实在做不出什么吓人的样子,反而把对方逗得笑出了声。

    “沐沐呀!”

    传达室的何大爷不在,应该是临时有事离开一下,苏沐秋瞅了瞅四周没有见到他的影子,像小时候逗苏沐橙一样伸手捏了下对方的鼻子,又飞快地缩了回来。

    小女孩被捏了鼻子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地看着他。

    “小苏你逗老何家的傻丫头干什么?小心把她弄哭了!”苏沐秋回头一看,应该是准备去超市买些东西回来的大妈推着自行车从他身后走过,看到他这么弯着腰逗人家就顺口说了一句,也不等苏沐秋回话就骑上车走了。

    苏沐秋耸了下肩,转回身来看着这个小姑娘,小姑娘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还笑呢,人家说你是傻丫头呢!”苏沐秋说着又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轻轻的一下,“叫哥哥。”

    小姑娘咧嘴笑:“沐沐啊!”


    苏沐秋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其实不必生气得去和人理论。

    比如别人无心的两三句闲言碎语,比如那些输不起的人没头没脑的谩骂污蔑,比如,这样一个小孩始终坚持不懈地喊他“沐沐”。

    他小的时候和妹妹一起被送到福利院,因为无法一下子适应完全陌生的人和环境,他起初总偷偷带着妹妹跑到福利院门口,希望有人能路过送他们回家。

    那时候他坐在高高的黑色铁门旁边,不哭也不笑。他总觉得要是自己哭了笑了,就是认输了,年幼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较劲,就是倔着一口气。

    然后一个和他妈妈差不多年纪的女人走过来,温温柔柔地牵着他的手走回门里,她绾着发鬏,穿着宽松的蓝色长裙,对他说:“你叫苏沐秋对不对?那我叫你‘小秋’好伐好?”

    苏沐秋没说话,倒是才牙牙学语的苏沐橙挥着小短手、咯咯笑着喊:“沐沐!”

    穿蓝裙子的女人笑了:“原来是‘沐沐’啊!”

    她们笑得开心,苏沐秋却觉得有点儿委屈:“沐沐是女孩子的名字。”

    “哈哈,为什么‘沐沐’是女孩的名字呀?”

    “因为妹妹叫沐沐,妹妹是女孩子,”对一个孩子来说,父母的话构筑了他对这个世界最初的认识,他仰着头想要看着对方,“这是妈妈说的。”

    对方的脚步停住了,她转身弯下腰看着苏沐秋,脸上带笑,眼睛亮晶晶的:“是这样啊,那我还是叫你‘小秋’?”

    苏沐秋刚要点头,苏沐橙甩了一下手臂,再一次强调:“沐沐!”


    “都说了,要叫哥哥。”苏沐秋咕哝了一句,从小女孩手里抽回了自己的帽绳。


    苏沐秋穿过马路走向对面的网吧,他今天来得比以往迟了些,不过应该还有空位。

    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大街上人流稀疏,这个时候人们往往都选择待在空调间里睡觉吃西瓜,如果不是必要绝不出门。

    走在这样的大街上难免会让人有点儿寂寞。

    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突然回头看了看掩映在树荫中的小区大门,那大门的栏杆前一阵子刷了一层黑色的新漆,远远看过去,让他想起了自己童年时居住的福利院。

    不过,他已经离开那里有好几年了。

    现在的他不会再坐在大门口等路过的好心人送他回家了,他能够自己站起来,去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或许这就是徐阿姨说的,你总会长大的。

    他长大了,也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能去到哪里。

    比如他现在就要去网吧里打完剩下的单子,去和“老板”结账,晚上回去的时候可以再买一个西瓜回去,用凉水浸了,当夜宵吃了解暑。

    苏沐秋想着,推开了网吧的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让他打了个寒颤。然后他发现今天的网吧有点儿不一样,以往都一心对着屏幕的人都围到了不远处的一台电脑旁边,围得水泄不通!

    站在外围的人听到动静回头看见苏沐秋来了,连忙喊起来:“来了来了!我们这儿的高手来了!”

    “你和我们打没意思,来和他比一比,这才是我们这儿最厉害的高手!”

    苏沐秋挑了一下眉,就见围着的人群让开了一条路,坐在中间电脑前的人站了起来,转身面向他。

    这人也是十五六岁的样子。

评论(22)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