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05

过渡一章

————————

105.

    唐柔被叫做柳非的禽族女孩叫过来的时候,隔壁房间的竞技台上已经站了四个人,那群轻松赢了她的禽族都坐在旁边的观众席上,神色比起之前的跃跃欲试显得有些委顿,一个个都大受打击的样子,显然是输得有些惨。

    唐柔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原本的自信和认知都被打破了,对方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无论怎么努力也找不到赢的可能时的感觉,实在称不上好。在格斗场上面对叶修的时候,她也会有这种感觉,只是比起受到打击,她更多的是想赢。

     她是个十分聪明的人,而且作为一个局外人,比起在有些方面多少有些粗神经的陈果看得更清楚些,这些日子光是那些禽族的态度,就足以让她多多少少猜到了叶修的身份,只是她不是多嘴的人,也不在乎叶修到底是谁。

    传说和感叹终究不及朝夕相处来得真切,叶修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唐柔相信自己的判断,也正因为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所以她并没有问,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有问传说中已经失踪了十年的人突然好好地站在这里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是一个有过盛好奇心的人,良好的教养更是让她知道对于别人的“秘密”不应该表现出超出正常范围的关注。

    她只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打破这道挡在自己面前的、看似几乎不可逾越的障碍。

    看到唐柔和柳非走进来,叶修摸了摸下巴:“王大眼你想清楚了?你要是当着这些小辈的面输了,那对他们的打击可就大了。”

    毕竟自从王杰希正式接过微草首领的位置以来,他们交手的次数不知凡几了,叶修非常清楚王杰希和方士谦的套路,而他们对于千机伞的了解连皮毛都不到,更不要说现在和他配合的不是苏沐橙,而是苏沐秋。

    情势对王杰希这边是不利的。

    他们这个等级的高手,一点点的情势倾斜就能决定胜负的结果了。

     王杰希当然知道这点,只是:“你手里的银武并未完全铸成,而且我虽然没有和当初的攻击型符阵师第一人交手过,反过来说,阁下也并不熟悉我们这个层次的战斗不是吗?”

    六族比斗给六族真正的高手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他们的对手都是这片大陆上的最强者,彼此碰撞磨砺成长,自身实力增长的同时经验也在不断累积,学院的学生和六族的顶尖高手是存在极大的差距的,苏沐秋并没有和各类顶尖强者交手的经验。

    毕竟,他整整失踪了十年,而这十年,恰恰是这片大陆上众星峥嵘相竞的十年,其中的落差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弥补回来的。

    苏沐秋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啊,小学弟你的垃圾话水平也不错,只是这种程度还不足以打动我。”

    “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

    叶秋和苏沐秋,王杰希和方士谦。

    即便是在六族比斗的格斗场上,也很少能够见到这样近乎奢侈的阵容。

    邓复升看着场上越来越激烈的战况,绚丽的光影飘忽游走,迅疾的攻击千变万化,精神力对冲的余波几乎要撞破整个格斗场的防护阵,他已经带着所有人从观众席的第一排一直退到了最后一排,隔着厚厚的防护都能感受到的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他几乎都要克制不住自己去释放力量对抗了。

    源自天性的好战热血被战局鼓动着,流动在身体里的血都像着了火,他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微草第一次夺冠的那一年,惊涛骇浪、绝境险地,也是这两个人,一次次带着他们冲出强敌的围困,一步步走到巅峰。

    嘉世的王朝已经没落,随之而来的是微草蓝雨,南北遥望对峙。

    那是属于他们的时代。

     他们几乎都要忘了当年这人纵横无敌、三度问鼎的盛世风光了,年轻的一代人提到这片大陆的最强者,更多地倾向于轮回的周泽楷,有时候连他都觉得,周泽楷如今的势头更胜当年的叶秋。

    然而现在,他看着场中似乎从来没有变过、或者说越发深不可测的叶秋,想起曾经煊赫炽烈的赤红色遍染亚塔拉格斗场的光景,被岁月沉疴掩埋的刀锋褪去斑驳的锈迹,终究亮出了记忆中绝世的光彩。

    六族有五圣,唯一人称神。

    那些年,谁能试问斗神手中却邪的锋芒。

    邓复升深吸了一口气,比起身边看傻了的小孩眼中的惊骇赞叹和紧张,他的眼神更为复杂,只是他已经决定了退出微草的中心队伍,这样的巅峰战局,他往后也就只能在旁边看着了吧。

    虽然是深思熟虑之后自己做出的决定,此刻他还是难免有些惆怅。这份惆怅的心情直到他走出了兴欣的格斗场都没完全消散,最终以平手告终的局面并没有让他松了一口气,王杰希依旧面不改色,只是眼底多了些思虑,倒是久违了的丹鹤族亚兽抬头看了看天,突然开口道:“起风了。”

    邓复升愣了一下,跟着抬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面面红色的兽族火焰小旗在风中晃着,分外夺目。

    是啊,起风了。

    “肖先生,外面起风了,您回来吧。”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回过神来笑着应了一声:“没关系,屋子里有些闷,我出来透透气。”

    提醒他的兽人守卫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巡视去了。

    肖时钦看着攥在手里的袖口,不同于昆族雷霆褐色和黑色交织的庄重,他几乎能从这白底红纹的服饰上闻到些血腥气。

    嘉世。

    他其实还不是很适应嘉世的气氛,比起虽然战力薄弱,但是人人亲睦和谐,总是充满了笑声的雷霆,嘉世从头到脚透着一股沉重的气息,并不是那种兽人老去后皮肤底层散发出的异味,而是夹杂着血腥气的寒意。

    兽族的兽人喜欢吃半熟未熟的肉食,连带着他们身上也总有一股驱之不散的血味,让他这个习惯了昆族草木花香的雷霆前任首领实在有些不太舒服。

    他只是应了陶轩的邀请而来的罢了,虽然现在以“副首领”的头衔处理嘉世的事务,可在兽族眼中,他一个昆族到底是外人。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他到嘉世来并不是说他对嘉世的权势有什么念想,他看重的是嘉世这个兽族领部的战力,足够让他施展平生所学的空间。

    谁得利,谁掌权,谁主事,谁是谁非。

    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不过也正因为他这样的态度,所以那位陶长老才会这样放心自己吧,肖时钦想想又有些无奈,索性冬季已经到了末尾,春天就要来了,到时候他们带人去密林,顺便进行这一年六族比斗前的训练,密林中心的荒兽战力并不输给这片大陆上的顶尖强者,而且猎杀荒兽并不是和平比斗,下手时更少些顾忌,开春后的密林狩猎常常被各族拿来试炼还在成长中的新手,和荒兽斗,和别的部族斗,斗智斗勇。

    往年他也会去密林,斗智,他当然不会输,但是斗勇——昆族的身体就是天然的限制,这种限制让他们纵然族人众多,却个个身体脆弱,像另外几族的人正面冲突,他们永远不占上风,别族提到昆族时,也往往第一印象就是太弱了。

    太弱了——肖时钦苦笑,是啊,他即使有着最顶尖的战术、最好的头脑,无人可用也从根本上限制了他的成就。

    他也坚持过,却始终没有突破,既然这样,那他只能自己寻求改变,离开其实还过得去的雷霆来到似乎已经日薄西山的嘉世就是一种改变,哪怕感情上再不舍,他还是想要搏一搏。

    人总要为了一些向往和目标,去舍下牵挂,尽力一搏的。

    幸而,他身边的人能理解他,让他不用心怀愧疚地离开,想到前些日子离开雷霆加加里尔城时的情形,肖时钦又有些出神了。

    “肖副首领在这儿站了这么久,是在想什么难以决断的事吗?”突然有人出声说道,肖时钦猛地回过神来,转身一看,不出所料,又是那个成天把自己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肖时钦到嘉世的时间不长,但就这段时间,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叫做伏碧斯的亚兽这样神出鬼没了、阴阳怪气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过于敏感了,他觉得这个伏碧斯似乎一直在观察自己,这种窥探让他十分不舒服,反正也不熟,他前几次遇到这个人,也就是敷衍了事,这一次他决定还是应付几句就离开。

    “没什么,就是出来透透气,现在就回去了。”肖时钦说着就要走,这个成天和崔立混在一起的亚兽似乎听不懂他话里的敷衍,或者说,他听懂了也不在意,依旧自顾自地说着:“肖副首领是昆族兽人,现在却身处兽族的领部,想必十分想念故乡吧。”

    伏碧斯的声音十分奇特,压在声音底总有种砂砾摩擦的沙哑,却吐字十分清晰,让你根本无法忽视他说出来的话:“为了证明自身的实力,实现自己的理想,背井离乡,抛下一直并肩战斗的友人、甚至是恋人,兽人啊,就是这样,为了战斗能够舍下温情,那么肖副首领你又能为此抛弃多少东西?”

    肖时钦皱起了眉,并不是因为伏碧斯的刻薄讥讽,而是那语调中隐隐刺激诱惑的意味,话里的深意似乎暗示着什么,不过肖时钦并没有和他就这个话题深谈的意思,从陶轩把这个人介绍给自己的第一天起,他就感觉到他们绝对不是一路人。

    裹在黑色斗篷里遮住了面容的人看着文质彬彬的兽人转身离开的背影,低声笑起来:“他和你有些像不是吗?”

    “伏碧斯。”

    “你似乎有些心神不定。”苏沐橙歪着头看叶秋,“还是休息一下吧。”

    叶秋手里还拿着刚刚送来的书信,信封封口的印泥上印着雅格斯的标志,显然这是雅格斯的人送来的消息,苏沐橙虽然现在脱离了嘉世,但依旧不是雅格斯的从属,不好问太多,叶秋知道这一点,但是他的考虑和苏沐橙并不一样。

    “还不太好说。”叶秋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上有些犹疑和忧思,“是关于兽族内部的事。”

    叶秋毕竟被关在自家传承之地的小黑屋里这么多年,对外面的情况不太了解,眼前这位倒是一直处于嘉世高层,应该对兽族的事十分清楚,叶秋也不瞒她:“这事还没说准,但是他们说是有这样的苗头,他们说,最近嘉世的陶轩用刘皓和昆族的雷霆交易,换了他们的首领肖时钦到嘉世主事,引起了兽族内部很多部族的不满,加上这段时间兽族内的调令频频,嘉世插手下属的部族内部权力更替,换掉了很多对嘉世感官不太好的人,导致一些本身比较强势的部族产生了危机感并因次反弹,他们——”

    叶秋顿了顿:“他们似乎商议着,要在六族比斗结束之后的会议上联合起来,向中央城申明,更换领部。”

    苏沐橙浅棕色的瞳眸霎时紧缩起来。

    叶秋一看她的脸色就明白了,手指在信纸上轻轻点着:“虽然没有先例,但是中央城是存在这样的条例的,只要没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部族反对,中央城就能同意六族内部重新推选领部,也就是说,哪怕不说话,但是只要你不反对,就算是默认同意,只是过去另外几个族群内部一直很稳定,领部的存在都长达千年,虽然会有权力更替,却从来没有过更换领部的,所以这条律令只是作为一个摆设罢了,真正的执行力能有多强,谁也不知道。”

    “你觉得,如果到时候他们真的要求更换领部,会有三分之一的人提出反对吗?”

    苏沐橙秀丽的面容素白,但她到底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很快就冷静下来:“兽族这些年一直在缓慢地换血,新起来的一代人大多有着很强的领部意识,不像以前那些从没有领部、部落自主的日子过来的兽人。当初叶修也反对过,说陶轩宣扬的崇拜意识,推崇叶修个人,推崇嘉世是不对的,可是那时候叶修的身体不太好,很多事需要他主持,能帮他的人却没有几个,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苏沐橙说到这里有些自责:“我能帮他的太少了。”

    叶秋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苏沐橙抿了抿嘴角:“兽族崇拜强者,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是哥哥,以他的头脑和实力、还有和叶修的默契,应该能够做得比我好多了。”

    不过她并不是自怨自艾的人,继续接着兽族的情况往下说:“但是总有一些本身实力强劲的部族,不太吃这套,陶轩常常想让叶修出面压场,可是叶修并不配合,现在换成了孙翔,孙翔我见过,他年轻好斗又实力超群,没什么心思,只怕陶轩让他压场,他还求之不得呢。”

     提起陶轩这些人,苏沐橙难免带些个人色彩的不满和鄙夷:“现在有了孙翔,加上肖时钦帮他处理事务,大概的确想要做些什么了,引起反弹也很正常。”

     “而兽族其实也很单纯,那些中立者只要你足够强,你能证明你是对的,就听你的。”苏沐橙抬眼看着叶秋的眼睛,“所以,到时候会不会有那么多人反对,完全取决于现在的嘉世能不能证明,他们有足够的实力。”

    叶秋读懂了苏沐橙想说的:“你是说,六族比斗。”

——————
起风了。

评论(50)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