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4

你没有看错,我又更新了。😣😣😣

——————————

4.

    比起叶修的一帆风顺,苏沐秋则在《天堂门》开机不久之后就被叫了卡。

    “嗨嗨,苏你不要那么用力,”斯尔顿抓着一个镜头反复拍了好几次,始终不太满意,“你的演技无懈可击,任谁看都看得出你默默地喜欢着面前这个人,但是还是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斯尔顿也一时不知该怎么说,电影开拍到现在一直都很顺利,所有人的表现都勘称完美,众星点缀,每个人的部分都可圈可点才能够让整部电影一直保持在高水平上还足够平缓和谐。

    作为主角的叶修演技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他非常清楚该在什么时候带动气氛,什么时候放慢脚步,再平缓的过度都被他诠释得十分细致,纵然是斯尔顿都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的同辈演员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苏沐秋是整个片场唯一可以与他分庭抗礼的,而且难得的是,他们并不会飚戏飚得太过,导致抢了别人的亮点,始终压在恰好的那一点上。

    但是现在,苏沐秋依旧表现得很好,别人在斯尔顿叫卡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不懂他为什么叫停了。可是斯尔顿还是觉得他没有彻底发挥出来,还差一点,离他们预期的、苏沐秋能够做到的最好的,还差一点。

    这一场戏是讲郝易在林林成功地举办了第一场个人画展之后约他出来庆祝,并且第一次告白被拒。苏沐秋要从商店里买好东西然后跑出去,到街边去找叶修,就在他把东西递给对方之后,按林林的说法是“非常突然”地表白,然后被“还不那么确定”的对方拒绝。

    而被斯尔顿叫卡的这一幕,就是郝易跑到林林面前停下时的一幕。

    郝易这个人物非常重要,说他是林林人生的转折点也不为过,在林林留下的回忆录中,他直到去世前一个月,还用非常平缓亲昵地口吻提起自己的爱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五年不到,这种影响却绵延了林林的一生。

    所以郝易这个人物能够演到什么程度几乎对这部电影最终的效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这支曲子太过复杂,如果起调就低了一点,后面的高潮也就无法达到理想的高度。

    苏沐秋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毫无怨言地一遍一遍走着镜头,也的确在一点点带动自己的情绪更为投入地去演好这段表白的戏,短短不到一百米的跑动路程,他硬是来来回回跑了几十次,在天气已经开始变冷的X市街头折腾得满头大汗才决定休息一下。

    斯尔顿拖着自己的椅子坐到苏沐秋的身边,看他休息喝水补妆,全程只是作为背景板站在那里的叶修坐在另一边,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这位性情并不那么急躁、喜欢凡是放慢步调精雕细琢的大导演不紧不慢地组织好措辞,通过翻译向苏沐秋问了一个问题:“苏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不是好感和喜欢,而是真正地爱一个人。”

    真正的爱和表演是有差距的,哪怕再好的演技也无法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表达出真正的爱——一份足以支撑一个人在这繁华热闹的世界上独行半个世纪的爱意。

    苏沐秋停下了用毛巾擦脖子的手,沉默了。

    我还不那么确定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份感情。哪怕仅仅是这样看着他,我都快被他所感染了。

    那一瞬间我忘记了之前种种的顾虑,冥冥中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自从懂事起就一直稳稳地拿着画笔的手在口袋里颤抖,我几乎有些不安地在想,我能付出同等的感情吗?

    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吗?

    《红宁街》的女主演于潇潇到的时候,苏沐秋正在给叶修絮絮叨叨地讲他最近学到的一些东西。

    “痛苦啊,做一个仪态万方的御姐真痛苦啊。”苏沐秋最后以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语气总结。

    叶修翻着剧本背着台词,听苏沐秋这么说差点一口烟呛到喉咙里去:“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嘛。”

    “我这是苦中作乐你懂不懂。”苏沐秋屈折着右膝,左腿跷在右腿上,一颠颠地点着脚,仿佛在晃着脚上的鞋,从叶修搭在椅背的外套右侧的口袋里掏出他的烟,抖了一支出来,也不点起来,就这么叼在嘴里,瞥了叶修一眼。

    这姿态完全不是苏沐秋平日里的样子,确切地说就不是一般男人会有的样子,成熟慵懒,举手投足还带着些风尘气,充满了女子的妩媚感,只是这个拿烟的动作怎么这么眼熟?

    “你这是在学我抽烟?”叶修叼着烟歪头上下打量着他。

    “导演让我学老烟枪的动作,你简直就是现成的教材。”苏沐秋有些忧郁地咬着烟嘴解释了一句,“再有两个月下去,等我回去我妹都要不认识我了。”

    叶修难得有点儿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加油。”

    而被赵导演带过来的于潇潇站在一边刚好看全了苏沐秋这一路的动作,赵导演指了指苏沐秋:“你以后就跟着沐秋一起向张瑜仪老师学习,做到他这个样子就差不多了。”

    赵导演说着也拍了拍她的肩:“加油。”

    于潇潇傻眼了。

    赵导演没有太多时间来开导这位必须和国际影帝级别的明星飚戏、此刻简直压力山大的新生代女花旦,在拍手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并将她介绍给所有人之后,就把她扔给仪容指导,自己忙着去布置了。

    苏沐秋看着有些局促地坐在旁边的女孩,一边笑着和她打招呼,一边冲叶修挤眼睛:“你的女主角来了。”

    叶修也意思意思地打了个招呼,对苏沐秋的打趣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郝易被拒绝了。

    可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伤心失望,恰恰相反,林林拒绝他的理由让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的表白简直是太正确了。

    虽然他原本并不打算说的。

    他这样成天混日子、不求上进的纨绔子弟,有人替他打点资金,他甚至不需要去上班,就这么无所事事地活在这个世上,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哪怕现在就死去,也不会有人感到遗憾,只会议论更多关于这个社会的堕落面,没有人会关注他在想什么,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林林和他完全不一样,他对林林从一开始的好奇,到渐渐的着迷,以至于不知不觉间就深陷进去,并没有用多长时间,这让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基于自己一贯的作风,他一开始选择不说,是因为他觉得很可能这股热情很快就会退去,没必要说出来让对方困扰。

    可是一天又一天,他一天比一天了解这个人,也就一天比一天喜欢他、亲近他。

    喜欢、倾慕、好奇、热情和越来越深的渴望混合在一起随着时间压缩变质,他明明知道这是不那么“正常”的,可能在很多的人眼里甚至是“扭曲变态”的。

    可是无法自制。

    我们要怎么去抑制思念和爱潜滋暗长?

    他渐渐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又觉得至少他可以不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然后继续作为最好的朋友陪伴在对方的身边。

    你看,情人总会争吵分手,对彼此苛求,而对于朋友我们往往宽容得多,也更长久不是吗?

    但是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

    当他把你看做最为亲近的人,会叮嘱你注意添衣服保暖,会为你生气为你笑,会在拥挤的人潮中握住你的手,会告诉你自己的梦想,会让你希望自己能够也成为一个足够好的人,会让你渐渐从颓靡中站起来,去期盼新一天的到来。

    你会越来越贪心,想要得到的越来越多。

    一分钟,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月,一年。

    偶尔的触碰,握紧的手,一个拥抱,一个吻。

    当他看着林林接过他递过去的纸袋,甚至都没有问里面是什么,只是静静着看他,那样明亮的眼底仿佛有光在缓缓流动,自然而妥帖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而对方沉默了,然后说:“对不起。”

    他几乎立时就后悔了,他们原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一直这样下去,直到一起老去的,可是一切都被他的一时冲动毁了,他后悔到想要哭的时候,对方接着说了下去。

    他说:“不对等的感情是无法延续下去的,我并不确定自己对你的感觉,无法现在就贸然回应你。拒绝你,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再等一等,等到我有资格和底气对你说‘好’的时候。”

    也许这种说法很老套,但是那一瞬间,郝易真的觉得时间好像停止在这一幕不会再改变,又好像已经过了一万年证明了一切。

    或许这就是他们说的,永恒。

评论(28)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