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3

撒点土【

————————
3.

    在正式开始拍摄《天堂门》之前,斯尔顿和所有的演员都分别进行了一段不短时间的谈话,他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作为主角的叶修。

    “其实我的中国话说得不错,只是不那么熟练,所以才要杨帮忙。”一开始斯尔顿还为在座的多了一个翻译特别打了个招呼,这位殿堂级的世界名导十分风趣谦和,包括穿着打扮都十分儒雅。

    “我能问一下,你对绘画的了解有多少吗?”斯尔顿并没有直接开始询问叶修关于林林这个人物的看法,而是从他的个人兴趣爱好打开话题,“当然我不是说一定要求演员爱好这些,个人爱好是本人的权利,我是说如果你对这方面有所了解的话,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探讨关于我们的主角。”

    叶修一手放在沙发上,人微微右倾坐着,姿态十分放松,但是不失优雅,也不会失礼,这显然是自幼良好的修养带来的,斯尔顿在心里点了点头,这一点和林林本人很符合,现在的演员很多都是包装出的精致优雅,而林林不光出身极好,并且作为一个将东西方画法融会贯通并能再做出创新、最终自成一派的大画家,他长期沉浸在各种艺术作品中熏陶出的气质不是一般人矫揉造作的模仿能够表现出来的,这对演员自身的素质有极高的要求,叶修至少在这一点上不需要他花费时间去多做要求了。

    可惜叶修对绘画就没有那么在行了。

    “在来之前我有做过相关的工作,跟着一位林氏画派的女士学习了一段时间,可惜这实在是一种需要天赋的艺术,上帝是公平的。”叶修说着还点了点头,十分诚实地说明自己缺乏绘画天赋,却绝对是一个好演员。

    斯尔顿笑了起来:“我也和很多的东方演员有过合作,东方人总是那么克制冷静,他们似乎比你更内敛一些,说话往往很谦虚,不过我赞成你的说法,当在一个行业里做到最顶尖的时候,你往往会发现天赋是那么重要。”

    “刚刚你提到了上帝,你信教吗?”斯尔顿话题一转,转到了一个比较敏感的点上,“我记得你的资料上写了你并不信教的。”

    否则斯尔顿也不会直接找到叶修了,毕竟这部电影有的情节,宗教人士并不能接受。但是同时林林的母亲是信教的,林林自幼也因学习油画受到很深的影响,毕竟西方很多的传世杰作都源于宗教神话,所以林林虽然并不信教,本人却有着一种近于宗教的宿命感。

    “是的,我并不信教。”叶修微微蹙了一下眉,这也是他这次演这个角色的难点所在,“我虽然相信万事万物的运行都有它的规律,但是并不信仰上帝。”

    “那么,你觉得林的《天堂门》又将把人接引往何处呢?”斯尔顿脸上依旧带着笑意,浅蓝色的眼睛仔细观察着眼前人的反应,这是一个久经争议的话题,即便是林林的留下的文字里都没有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毫无疑问,这幅画作为林林的代表作,也表现出了林林这个人当时的性格,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直接地说明回答者对于林林这个人的理解。

    这位如今最负盛名的华人影帝听到这个问题后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目光转向窗外,似乎在回忆什么,然后转了回来。转回目光后的叶修神情已经变了,仅仅是一点微妙的改变,眼前就完全换了一个人,不再是那样带着一点戏谑的轻松淡定模样,他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眼神却流露出内心的犹豫、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感觉是不是一种错觉,他突然觉得自己熟知的世界裂开了一条缝隙,缝隙之外是他从来不曾想过的景象,他像是在轻声地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反问对方:“谁能给出这个答案呢?”

    安静、寂寞,带着一种近乎冷漠的理智,满不在乎到让人觉得他过于清高傲慢,但其实他和平常人一样,会迷茫踟蹰,对这个世界甚至是自己都有着太多的不解,他静静看着坐在对面的人,问:“你能告诉我吗?”

    这是林林第一次在国内因人为因素受挫后、发现了郝易对自己的感情时,和另一位画家吉娜的对话。

    没有任何准备和入戏的环境,两句台词,一个转眼,似乎就已经说尽了一切难以付诸于言语的复杂情绪。

    斯尔顿半是感慨半是兴奋地呼了口气:“好吧,那么,我要从今天开始期待开机的日子了,我相信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


   《红宁街》距离开机还有两个月,这两个月需要对演员进行培训和定妆,其中是苏沐秋因为角色的原因,比别的演员还早到了两周。

    所以叶修走进大厅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早就到了的苏沐秋。

    苏沐秋正在一位举止仪态都极美的女士指点下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摆着坐姿,叶修没有走过去,而是靠在门边看着他学着对方几乎把自己整个人拧过来的样子,险些笑出声。

    比起年前《天堂门》宣传时两个人一起跑行程时的样子,苏沐秋瘦了不少,他本来就有些偏瘦的体型这一来简直看起来可怜了,非常符合周至淮这个角色“纤细单薄”“仿佛大一点儿的风就能把他吹走”的描述,有专业的形体教练,他这样体重骤减这么多也并不会损伤身体,只是看着那尖尖的下巴,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担心,这要是拍一张照片放到网上,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哭着喊着心疼了。

    终于拧过来了的苏沐秋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叶修倚在门边看着他笑的样子,顿时电流过了皮肤底层,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站了起来,手指尖微微发麻。

    他也说不清到底是生气这家伙看自己笑话多一些,还是为相隔近一年之后再见到这人熟悉亲近的神态欢喜多一些。

    就像郝易偶然在美术馆里见到林林时一样。

    郝易是一个过于热烈的人,比起内敛清傲的林林,他更像是在美国长大的。

    只是来得快的热情也往往去得快,郝易对很多东西都感过兴趣,只是当他大概了解之后就放弃了,他似乎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有一些新的尝试,包括折腾他的头发。

    他很少对什么人或者事念念不忘,但是在他第四次下意识想起林林时,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是不一样的。

    或许是当时的自己正需要一个人来陪伴,或许是那一天过得特别愉快,或许是——林林这个人实在很合他的胃口。

     他们可以称为非常好非常好的朋友,郝易在决定去公园和美术馆之类画家会去的地方碰运气之前,这样对自己说。

     他喜欢直接了当一些,如果再见到林林,他可以直接走过去说:“嗨,我觉得我们很合拍,要不要交一个朋友。”

    要不要交一个朋友。

    郝易反复念着这句话,越来越开心,他似乎找到了一直以来等待的是什么,这种兴奋中夹杂着些许忐忑的情绪如同煮沸的水翻着泡泡,他几乎就要跳起来了,我们可以交一个朋友。

    而当他把自己收拾妥当,跑到第一次遇到林林的公园里枯守了一整天都没有再见那个人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世界这么大,高楼林立,人来人来。

    要恰好遇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真是太难太难了。

    叶修见苏沐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的样子,终于还是笑了出来,实在是苏沐秋瘦了之后,眼睛就显得更大了,他惊讶的样子让叶修联想到动画片里眼睛瞪得脱框的小老鼠。

    叶修一出声,房间里忙碌的人都注意到了他,都放下了手里的事打起招呼来。

    “叶哥你来啦。”这是苏沐秋身边的人,上一部戏就和叶修熟悉了。

    “叶影帝到了!”这是叶修之前见过几次的剧组成员。

    “哎呀,是叶修啊真的是叶修啊!”这是第一次见到叶修的迷妹属性的工作人员。

    苏沐秋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的身形顿时被人群遮挡住了,就连他身边赵导演专门找来的仪态老师都露出了跃跃的神色,显然想凑过去看一看。

    “你们怎么这么激动?”他和叶修的名气相当,他来的时候群众可没有这么激动。

    “毕竟苏老师你常常能在电视里见到,叶神就太难得了,更不要说见到真人了。”一身端庄矜持气质优雅的仪态指导就要下定决心先晾着苏沐秋去挤过去看一看的时候,从后面走出来的赵导演已经哭笑不得地拍了拍手,把所有人都赶回了工作岗位上。

    “刚刚沈小姐打电话给我,出来你就被围上了,唉,我回头一定教训他们一下,真是,来来来,你先跟我来一下。”赵导演挥挥手就要把叶修带走,顺带还瞪了一眼往这边瞅的人,太丢人了,简直显得他们像是第一天进圈子,第一次见到明星一样,素质呢?

    叶修笑着表示没什么关系:“对了,我先去打个招呼。”

    赵导演点点了头,就看到叶修走到了大厅角落的沙发边,扶着沙发椅背,弯下腰去和坐在那里的人说了句什么,从这边看过去并看不到那是谁,不过他一眼就看到了另一边已经站起来的女子,那是他给苏影帝找的仪态指导。

    看起来,他们两个的关系是真的很好啊,赵导演不由感叹。

评论(2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