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04

不算不算不算,这个是20号的更新,我没注意时间,玩过了(:3▓▒

————————
104.

    叶修和苏沐秋选择把空间留给了应该有不少话要说的两个人,相携离开,往高处走去。

    走出一段路后,苏沐秋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被风雪模糊了视线,看不清远处两人的表情。

    “担心的话要不回头去看看?”叶修调侃了他一句,换来一个白眼,“你放心,老方这次虽然不见得会回到微草部族内部做事,但是也该跟着王杰希回去了,这么长时间够让他想清楚了。”

    想清楚什么?

    苏沐秋有的时候会想起当初叶修和他说起的,关于他们教授的一个问题:什么是兽人。

    或多或少的,兽人有着类似于野兽的天性,好斗、野性以及对于所有物的占有欲等等,尤其是全兽化后的兽人。但是他们又和那些野兽截然不同,他们拥有野兽所没有的、用来自我约束的规则和道德,兽人崇拜强者也敬仰德者,会挣扎求生,也会选择牺牲。他们在经营着不同的营生,又彼此相互支撑补给,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系统,靠交换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厮杀搏斗。

    就像符阵和自然中元素。符阵按照规则引导力量按图案的线条运行,将注入其中的力量和自然中的力量结合起来,带来更强的效果。而自然中的元素肆意游荡,直接用力量去刺激会直接导致它如被惊动的野兽般反扑伤人。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向往着,那无拘无束的天地。

    一如年少时的叶修,和离开了微草后的方士谦。

    然而抬头望去,这苍莽天地纵然广阔,游荡四处的风无处停靠,阴晴雨雪、山川草木、四季风物,这些虽然都是极好的,但是千里冰川边火焰艳艳灼目,失散的人们互相呼唤寻找着,旷野上一片喧哗热闹。

    孤身自在漂泊游走,还是少了这烟火尘世中相依的人情暖意。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叶修伸过手臂搭在苏沐秋肩上,将人往自己这边搂了搂,两个人靠在一起,冰天雪地里暖和了不少。

    叶修一开口说话,吐出的气都变成了白雾,在刘海上结成了细碎的冰,苏沐秋捋了下他的刘海,捋了一手细碎的冰珠子:“道理谁都明白,只是就像他说的,一切都要有一个新的起点。”

    “士谦还是老样子,总想一个人把一切都安排好,他比王杰希大,就总觉得自己应该承担的更多。”然而伴侣之间除了互相信任之外,还要能够互相坦诚,互相陪伴,互相付出,能够向对方袒露自己的软弱和疲惫。

    方士谦完全可以试着去相信王杰希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既然是两个人新的起点,本就应该两个人一起寻到,而王杰希也终究会让他觉得留下是个正确的选择。

    他的伴侣早就不再是个孩子了。羽雕的羽翼能够支撑起微草的支柱,也能为自己的爱人撑起一片不为外界风雨波及的天地。

    两人回到格斗场的时候,格斗场里十分冷清,只有年纪大了没兴趣跟着一起去走夜路的老人受陈果所托留下看着格斗场,见正经的巡卫回来了,也打了声招呼回去睡觉了。

    “过会儿还有开春狩猎,你们年轻人要是也去参加的话,还是趁着这会儿休息一下吧。”老人临走好心提醒了一句。

    叶苏两人都是早就习惯了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可能休息到底还是休息一下的好,虽然明天的开春狩猎并不用他们像今晚一样负责巡守,但以叶修对王杰希的了解,这几天只怕没那么容易让他安安静静地等到开春过后,前往密林。

    “咱们早点儿睡,回头王大眼一准给咱们找事做,他这回出来可不是一个人,他和邓复生带着一帮小孩儿呢。”

    叶修拿起一边的毛巾擦了擦头发,进入有恒温符阵加持的室内后,原本附着在身上的冰都融化了,弄得他身上有些湿气,苏沐秋看着还是把他赶去洗漱了一番才爬上床。

    多少有些洁癖的亚兽收拾完之后躺在床上,靠着自己的伴侣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着前迷迷糊糊地觉着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到了中午,终于主持完了开春狩猎的陈果拉着唐柔、打着哈欠回到格斗场,一进门就看到阿宁对着一群留着翎羽的禽族,笑得十分尴尬。

    “你之前去过兴欣吗?”叶秋撑着下巴看窗外的风景,苏沐橙坐在他的对面,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不停嗑着。

    “没有去过,只是每次到别的部族去的时候,会路过那里,但是我们一般也不从兴欣走,因为从那里到潜族的地方要穿过西纳西河和蓝树林。”苏沐橙这些年跟着叶修走过的地方比叶秋要多得多,叶秋这些天听她提起,很多他想都不曾想过的人和事。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叶秋和苏沐橙相处得很好。这个女孩身上有着和她哥哥相似的活泼乐观、少年老成,也有着叶修一样的言谈嬉笑、世情淡漠,只是没有他们锋芒毕露的攻击性,显得温和而包容。

    不过想想也是,她是在这两个人的影响下长大的。遇到叶修时她不过11岁,苏沐秋离开时她15岁,而现在她已经25岁了,叶修和苏沐秋在她的生命中所占的分量一样的重,苏沐秋陪着她在颠沛流离中慢慢长大,叶修领着她一步步走过多少光辉或沉黯的时光。

    她过得一直并不那么如意,出生便父母双亡,年长后失去了唯一的兄长,等成年后最亲近的人被诬陷驱逐,她跟着一起离开居住了十年之久的地方,未来如何还很茫然,她却依旧十分开心满足。

    叶秋看着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顺遂安稳还心心念念想着离家出走,未免有些过于贪婪了。

    “呵,你怎么又发呆了?”苏沐橙笑着推了叶秋一下,叶秋回过神来,也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在想兴欣是什么样,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苏沐橙微微侧着身体,没有扎起的长发被风吹动,年轻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忧虑:“他们俩绝对没问题的。”

    叶秋叹了口气:“最好是这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杰希默默看着门口的提示,有点牙疼。

    “啧,光这样比没什么意思,来来来,老规矩,咱们下点儿赌注,沐秋你去把材料单子拿来,咱们看看要点什么。”叶修盘坐在场中央的判定台上,晃悠着一条腿招呼站在一边的苏沐秋,“挑要的多的。”

    微草依林聚居,的确是六族中材料最为丰富的部族之一,而且这些材料堆着也大多用作了试验,剩下的也就放在仓库里日复一日地落灰,毕竟材料每年都会有,需要这些制作高等银武、伪银武的机会却并不多。兽人有了趁手的武器往往就不会再更改,何况微草也就那么些人。

    所以王杰希倒是不在乎那些所谓的赌注,比起让身边的新人和叶秋这样的高手对战的经验,这些东西也就是叶秋所说的“一点儿赌注”而已,若是往日叶秋还在嘉世首领的位置上,这么点儿东西,他想来也是不会在乎的。

    换成别人王杰希这会儿大概会有些英雄末路的感叹,但是看看叶秋,再看看站在旁边的苏沐秋,包括他手里那把不知底细的银武,实在很难让他产生半点惆怅情绪。

    “我身上可没有带这些。”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

    “没关系,咱们这儿可以打欠条,你签个字就行,回头我去微草找人要。”叶修十分大方地挥了挥手,站在一边的方士谦顿时笑喷了出来,王杰希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那就这样吧。”

    “等等!”叶修突然又喊了一声。

    “又有什么事?”也是王杰希修养好,否则这会儿一定已经被他一来二去折腾得冒火了。

    “这样,你们先去隔壁赢了一个女孩儿,再来找我。”叶修拍拍脑袋跳下台子就去找人,“不赢就别来找我了。”

    “哦?”微草首领终于有了点兴趣,“怎么,见你还要先通关?”

    “那是,重要的人物总是最后才出场的。”

    微草的小孩们面面相觑,他们今早来的时候听王杰希说过了这位的身份,他们都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虽然如今都说叶秋久病缠身提前衰退,但是想想和首领一样厉害的人物,就算如今衰退了,也一定不是如今的他们能对付的,现在居然还要先过关吗?谁?苏沐橙?

    就在他们惴惴不安的时候,刚刚和格斗场的老板一起回来的短发女孩被叶秋领了上来,长得是十分好看,看半兽化的特征,应该是豹族的兽人,既然能让叶秋拉来给他们对练,一定十分厉害,他们暗暗提起了警戒心。

    倒是王杰希打量了唐柔一眼,挑了挑眉:“看来你这儿也有需要锻炼的人。”

    叶修冲唐柔指了指隔壁的房间:“去吧,一直输也别哭。”

    唐柔摇摇头:“应该不会。”

    方士谦几步走到苏沐秋旁边,冲隔壁的方向扬了下下巴:“你们家老叶是不是有些太狠心了,这小姑娘一看就是才学没多久,和从小就受族里相关培养出来的小孩对练,这不是找虐吗?那孩子应该资质不错,这样不是毁了她的自信心?”

    苏沐秋动手在材料本上记录下了下一场要的材料:“换成别人,的确不能用这种方法,但是唐柔不一样,她是个越战越勇的性子。这个阶段该教的老叶都教了,让她实战一下更好,你要是闲得慌也可以去试试。”

    “啧啧啧。”方士谦感叹了两声,没说去或不去,反倒把话题引到了苏沐秋身上,“怎么,就让你家老叶一个人下场?你不动手?”

    “你家老叶手里的那个东西,是你当年在富力布利学院时做的吧,”方士谦太清楚他当年的室友是怎样的一个人了,他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叶秋的伴侣和搭档、如今大陆上唯一的九级符阵师,他还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银武设计天才,“你拿出来的东西,叶秋在用,光是这两点就叫人忍不住期待了。”

    苏沐秋勾着嘴角,抬眼看了看又坐到了台子上的叶修,叶修刚好也看过来,冲他笑了笑:“虽然这把银武还没完全制成,但是就如今这样,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那边方士谦等着看叶秋动手,这边等着和豹族兽人姑娘动手的一群禽族小孩却有些懵。

    居然这么轻松就赢了?!

    这和他们想象的打败兽族高手、历经艰险才能面对最后的挑战,差距有些大。

    “额,这个,这样我就能去找那位了?”梁方抓了抓自己的短发,语气犹疑,没等他去拉就自己站起来了的唐柔点了一下头,十分坦然,一不小心欺负了新人的梁方有点儿尴尬,但是想到隔壁还有一场更高端的战斗等着他,热血上涌的狂剑士收起重剑道了个别就冲到隔壁去了。

    唐柔也不停下休息,看向了还站在一边,但是神色明显放轻松了不少的一群人:“下一个吧。”

    然而兴冲冲冲过来的梁方,刚刚是怎么猝不及防地就赢了的,这回也怎么就猝不及防地输了。

    他好像才冲到叶秋的面前,就看到他手里的那把武器突然变了形状,他这儿重剑起手,眼前一片闪光,小腿一疼,就像是被重力迎面刮过来,眼前的景象倒了个个,人就倒下来了。

    等梁方恍恍惚惚回到场边,习惯性地站到了王杰希的面前时,面对首领的目光才回过神来:“首领。”

    “叶秋的打法很简单,也最为刁钻,套路很土,他在场上没有花哨多余的招数,往往直击你的弱点,你用的是重剑,从一边挥剑的时候,另一侧会露出很大的空当,而且下盘不够稳,刚刚他直接攻击你的立足点,再用比你更强的力量正面冲撞,你被击倒了。我和你讲过的你可能没有直接体验,现在面对叶秋应该知道了。”

    “叶秋始终是六族中最为顶尖的人物,输给他,并不丢人,相反,你要好好体会和他的每一次交手,他有很多值得你们去学的,自己想想吧。”

    梁方点点头,站到一边去反省了。

    那边和苏沐秋聊了一会儿,不知说了什么的方士谦走了过来,眉宇间有几分罕见的跃跃欲试:“你看清叶秋手里那个家伙了吗?”

    “知道一些,一般来说,一种兵器必然有缺陷,长兵不能被近身,短兵必须要靠近对方,随手换兵器,太多的兵刃妨碍行动和出手的速度,但是,将几种兵刃全美结合起来,随意变换,”王杰希看向趴在前面座椅的椅背上和叶秋说着话的苏沐秋,“只能说,不愧是苏沐秋。”

    方士谦轻笑了一声:“关键是,那把银武还没彻底激活呢。”

    如今大陆上依旧排名第一的治疗系亚兽手伸到了袖子里,摸了摸袖子里的符阵,目送又一个进来的少年在打过招呼后走向盘踞在场中央、仿佛狂风暴雨都分毫不能撼动的兽族:“我记得你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苏沐秋出手,怎么样,等会儿这些小孩儿比完了,要不要咱们俩一起,去试试他们如今的深浅。”

    王杰希微微眯起了眼睛:“好。”

——————
日更一个月,倒数30

评论(65)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