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圣诞密码

圣诞密码

创新这点实在是苏沐秋十多年来不懈的追求。

当别人从自己的圣诞袜和圣诞树底下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彩片和各种无伤大雅的小魔法从礼物盒里跳出来的时候,他却在一个盒子里找到了一张显然出自某些人之手的纸条,上面只有一个苹果的标志。

很好,他还特意把这个苹果涂红了,而且画得特别圆。

叶修感叹着自家爱人的画技和抠门程度,连画都不愿意多画两笔,就给了他一苹果,随手把纸条翻过来,发现纸条的反面居然也有字。

一个大大的“P”。

一般人这个时候一定会认为这是present,礼物的意思,叶修却挑了下眉,这是他和苏沐秋玩过的一个游戏,这个P并不是present,而是password,口令,或者说是密码。

当你解开这个谜,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或者是奖励。

上一次他从苏沐秋那里得到了一对戒指,炼金术的产物,会自己认准主人,绝对不会走失,而且还是一对互相锁定的门钥匙,只要愿意,他们可以随时出现在对方身边。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算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这回不知道伟大的巫师又准备给他什么惊喜了,只不过这份礼物他要自己去找出来。

他在询问之后确认没有人知道格兰芬多的男生级长去了哪里,霍格沃兹现任男学生会主席摸了摸自己中指上的戒指,拿起餐桌上的一个苹果叼在嘴里,就挥手离开了。

“圣诞节真是个好日子,连那位都心情好得很,没时间来折腾我们。”

“孩子你还是太天真了。”忧伤的拉文克劳级长拍了拍对方的肩,“年轻真好。”


红色的圆苹果。

叶修用了五分钟仔细筛选了记忆中与此相关的地点,最后确定只有一个地方。

那是他们刚来到霍格沃兹的时候,他和苏沐秋被分到了一个宿舍,所以很快就混熟了,可惜比起他们快速熟悉起来的关系,霍格沃兹四处移动的楼梯和时不时失踪一下的壁画就没那么容易熟悉了。

尤其是他们有时候会为了一些事情一路走一路说,说完就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在他们再一次迷失在前往楼顶占卜课教室的路上,仰头无语看天的苏沐秋说:“其实我觉得选修占卜课是我做过最有失英明的决定。”

“······”

“每次教授让我们看水晶球的时候,说看到了什么,联想到了什么,我只能联想到苹果。”

“你是有多饿?”

“特别特别圆的苹果。”

结果那天等他们终于和同样走失的小狮子一起找到了去往顶楼的路,神神叨叨的占卜学教授已经开始宣扬各种色彩的含义了。

“黑色代表黑暗,白色代表光明,绿色代表着嫉妒——”

“哦,这位同学,你从你的水晶球里看到了什么颜色什么形状?”

从后门溜进来的叶修看了会儿眼前的水晶球,又看向身边站起来的苏沐秋,看着他一脸坦然地开口道:“红色,我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苹果。”

“圆圆的,特别圆。”

“哦,红色红色,红色是一种过于热烈的颜色,你要注意,它可能带来喜讯,也可能带来鲜血,你要小心。”

“额,好——”还没等苏沐秋说完,窗子的玻璃突然被撞破了,什么东西砸了进来,苏沐秋和叶修几乎是同时反映了过来,伸手按住对方的头俯身趴下去,很不幸的,苏沐秋一下子磕在了之前移到了他面前的水晶球上,把他额头磕红了一大块。

旁边教授尖声叫了起来:“我就知道!要小心!”

结果那一年的圣诞苏沐秋送了他一个水晶球,表面还用红色的颜料刷了起来。

啧,真是,还记着呢,叶修从占卜学教室的一张课桌上,找到了一张被压在水晶球下面的纸条。


这张纸条上画了一个沙漏,叶修一下就明白了对方在指什么。

巡逻室的计时器。

他们每次夜间出去夜游的时候,都会先去把他们夜间巡逻的年迈守卫的计时器给施加静止魔法,那个时候他们每晚都会偷偷溜到图书馆的禁书区去翻阅二年级生绝对不允许翻阅的书,凭借叶修从家里拿来的隐形衣,夜间的霍格沃兹彻底向他们打开了。

他们习惯从宿舍的圆洞门口爬出去,然后先去把计时器停止,无声走过长长的走廊,听画像窃窃私语,有时候会自己走动的盔甲就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沉重的哐当哐当声在走廊里回响,后来他们两个总是一看入神就忘记时间,连去看表都忘记,所以他们把被认为坏了一次又一次的计时器只是延迟了两个小时。

直到赫奇帕奇的院长识破了他们的小手段。

那天被愚弄了好久的巡逻员愤怒地带着狗四处搜寻胆敢半夜跑出来的小崽子,隐形衣不能隐去气味,沉浸在书中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暴露了的苏沐秋在听到狗叫声之后惊跳起来,拉着还没回神的他,两个人一路狂奔回格兰芬多的宿舍,却发现守门的胖夫人不在根本进不去,而犬吠声越来越近,转身又是一阵疯跑,最后两人冲进了四楼的一间废弃教室里。

一冲进去就转身反锁上门,两个人裹着隐身衣挤在一起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喘着喘着就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一头汗的苏沐秋小声在他耳边咕哝:“不能这样,我们得知道周围的情况,好提前避开他们,省得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

然后苏沐秋画下了霍格沃兹的地图,他用了点小手段入侵了城堡的防御系统,在他们四年级开学的时候两个人做出了活点地图。

叶修看了看外面一片冰天雪地的样子,决定回去把斗篷披上。


当叶修来到巡逻室的时候,比起几年前更加老迈了的巡逻员正抱着一杯热茶吃着桌上已经不多了的圣诞蛋糕,看到他来一点都不意外:“他给你的纸条在桌上,他一早上就过来了,这个蛋糕就是他带过来的,我还在奇怪你们怎么没一起。”

叶修放下斗篷帽子,双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口:“嗯,有点事,您的洛夫呢?”

走出孤身一人,每年和他的宠物一起过圣诞的单身老哑炮的屋子,对方堆满皱纹的脸上微微舒缓了一些,浑浊的眼睛看着他,不同于往日的严苛,有了几分暖意:“虽然过去的这些年里,你们始终在给我惹麻烦,但是我还是要说,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叶修把金红色边饰修饰的帽子戴了起来,拿着第三张纸条欠身告别。

在看到纸条上一大一小的眼睛时,叶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没有回身去打扰应该还泡在魔药里的斯莱特林魔药天才,而是走向了猫头鹰棚。

已经毕业去了医疗翼的方士谦走之前给他的魁地奇队长留下了一只奇特的猫头鹰,由暑假在翻倒巷打工的格兰芬多二人组友情提供——线索,一只被命名为“王不留行”的猫头鹰,有着一双不对称的眼睛。

那年夏天他们两个游走在对角巷和翻倒巷之间,几乎走遍了每一个角落,那些披着斗篷遮住脸,购买黑魔法相关物品的黑巫师都认识了他们两个魔法用品店新来的店员,因为年纪小,所以工资减半。

而他们在抠门的老板手下观摩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更是学会了鉴别各种魔法物品,苏沐秋对炼金这门学问产生了极深的兴趣。

那天从翻倒巷出来路过对角巷的猫头鹰店,他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只站在被挂在高处的猫头鹰,正在用一大一小的眼睛看着他们。

叶修从王不留行的爪子下拿过卷起来的纸条,扯了一下系在猫头鹰脖子上的墨绿色和白色相间的围巾:“王杰希这是把他一年级的围巾缩小了给你了?”

王不留行抬了抬爪子,侧身不看他,神情不像王杰希,更像方士谦,透着满满的“愚民不要和我说话的意思”,叶修啧了一声,袖子里的魔杖滑到手里,轻轻在那围巾上一点,把原本墨绿色和白色相间的围巾变成了大大的红色蝴蝶结:“这样比较符合圣诞节的气氛。”

不管扑腾着翅膀抗议的猫头鹰,叶修看了眼纸条上的简笔凤凰,转移方向往禁林那边走。

他们是先学会的守护神咒,然后才学会阿尼玛格斯的,虽然期间出了点问题。

四年级的时候,叶修在禁林的黑湖边第一次召唤出了自己的守护神,银白色半透明的凤凰挥动翅膀,带着耀眼的白光驱散了阴冷的黑暗,而苏沐秋比他晚一点,他的守护神是一只有些慵懒的雄狮,那时候他们还说那狮子怎么看着和叶修似的没什么干劲。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守护神和自己的阿尼玛格斯是一样的,所以他们都以为自己的阿尼玛格斯,他的会是凤凰,而对方是狮子。

结果恰恰相反。

守护神是内心的体现,它提倡快乐光明和活下去的希望,没有一点负面情绪,所以它能抵抗摄魂怪。

如果它和你本身的阿尼玛格斯不一样的话,那么只可能是打击或者情感的缘故,你受到了对方的影响。

在禁林湖边的石缝里,叶修找到了他的第五张纸条,显然苏沐秋并没有太为难他,没有用雪把石缝都掩盖住,让他还算轻易地找到了被施加了咒语防止被浸湿弄坏的纸条。


是一棵冬青。

冬青是圣诞节最常见的装饰品,绿色的叶子红色的果实。

在他成功完成了阿尼玛格斯的变化之后,懒洋洋的雄狮而不是预计的凤凰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原本为了防止因为对方变身成魔法生物而出现不可预料的问题,一直有些紧张的苏沐秋站在他面前傻了眼,那些模模糊糊的念头顿时都清晰了。

他变回人身,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时他在想什么?惊讶是很惊讶的,但是也有些,原来如此的释然。

丝毫没有准备,彼此喜欢到这种地步的事实就生生展现在他们面前,对于对方对自己的看重当然有些窃喜,连空气中冰冷的雪的味道都带了点甜,但第一次遇到感情这种问题的两个人也多少有些尴尬。

这种时候,该说什么?

哦,我们一直都想错了啊。

嗯,其实我觉得狮子也不错。

好吧,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对。

结果被誉为霍格沃兹百年来最有天分的炼金术天才在他想好怎么开口之前,猛地转身就往外跑,留在原地的叶修眨了眨眼睛:“我说——”

“你等着!”

他怎么可能在原地等着?他虽然还没想好要说什么,但是绝对不会任由对方这个时候一个人跑掉,格兰芬多的思维就是这样,他们从来不缺乏勇气,即便迈出这一步,可能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完全不一样,那是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领域,滋长着陌生的情绪。

可是他相信,那象征着心底快乐和希望的凤凰,绝对不会错。

他喜欢,并且期待着这种改变。

所以他追了上去。

苏沐秋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追了过来,没有停下脚步让他回去,而是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

像那年两个人在被名叫洛夫的狗追赶时一样,他们拉着对方跑过长长的金色走廊,在画像们的惊呼和招呼声中,穿过来不及闪躲的幽灵,滑下旋转的楼梯,跨出高耸的青铜色大门,在所有忙着布置圣诞晚会的师生面前跑了出去。

霍格沃兹的草坪边有一排高大的松树,其中有几棵冬青,苏沐秋捞起巫师袍,三两下就爬到了那至少有三百多年的冬青树上,穿过带着钩刺的叶子,摘下最高处的果实,又麻利地爬了下来,将红艳的果实塞到叶修手里。

“算今年的圣诞礼物。”俊秀的格兰芬多级长不知道是跑的还是别的原因,白皙的脸上泛红,手上似乎还被冬青带钩的叶子刮了几下,有些红痕。

“是不是太敷衍了点?”叶修在对方爬树的期间已经调整好了呼吸,“而且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礼物了吗?怎么临时又换了?”

“反正就是这个了!”

“你确定送我这个?”

“嗯。”

“说出来的话,我们伟大的格兰芬多级长大人不会反悔吧?”

冬青是在冬天依旧郁郁葱葱结出果实的树木,饥饿的鸟在万物凋敝的冬天,以它的果实为食,度过寒冷的冬天,它的花语就是生命。

最高处的冬青果,送给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人。

叶修站在树下衡量了一下自己爬上去的可能性,还是动了动手里的魔杖,一个飞来咒让绑在树顶的纸条飞到了自己手中。


第六张纸条上画了一个方框。

叶修没有辜负自己“最了解彼此的人”的称号,走回了霍格沃兹城堡。

它现在应该在四楼尽头的教室里落灰。

那面镜子。

厄里斯魔镜被认为是魔镜,因为它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渴望,只有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的人,才会在镜子里看到自己。

照到这面镜子的人往往会因为镜子里的画面而流连不去,一直一直看着它,为此荒废真实世界中的一切,沉迷于那个虚拟的幻境里,然而假的就是假的,你看到的是你希望的到的,也往往是得不到的。

他以为苏沐秋这样的家伙一定会在这面镜子里看到古灵阁。

然而,他只看到了他自己。

叶修站在镜子前,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他没什么好渴望的。

他想要的,都已经有了。

转身抱住了解除了幻身咒显露出身形,站在他身后的人。

叶修亲吻了一下默默跟了自己一路的某些人有些微凉的唇:“好啦,把我的礼物给我吧。”

“跟我来。”苏沐秋耸了耸鼻子,神情得意。


圣诞节的霍格沃兹大厅里布置了11棵高到穹顶的圣诞树,无数的小蜡烛和彩片装饰着,还有魔法带来的金色泡泡,还没有到晚餐时间,大厅里却坐着很多人,都是他们认识的,同级生和教导他们的教授,因为这是最后一年了,七年级生大多选择了留校,和所有人一起度过他们在霍格沃兹的最后一个圣诞节。

他们似乎已经坐了有一会儿了,就差他们两个人。

苏沐秋侧头冲他笑了笑,然后抬起了手臂,金色的光芒从魔杖的顶端倾泻而出,伸向那高高的星空穹顶,激活了早就布置好了的魔法阵。

光芒化作无数彩片彩带和金色的细沙落下来,带动系在装饰上的铃铛,叮当作响,知更鸟开始吟唱,华美的凤凰在空中盘旋,还有十几个金色飞贼在飞速穿行,圣诞的歌声远远传来。

开始有人用《平安夜》的曲调唱起霍格沃兹校歌。

霍格沃兹,霍格沃兹
霍格沃兹,霍格沃兹
请教给我们知识
不论我们是谢顶的老人还是跌伤膝盖的孩子
我们的头脑可以接纳一些有趣的事物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被用同一个曲调唱出来,而且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响亮,无论是来自哪个学院,格兰芬多或是斯莱特林,赫奇帕奇还是拉文克劳,他们此刻都用同样的语言,唱着同样的曲调。

因为现在我们头脑空空
充满空气,死苍蝇和鸡毛蒜皮
把被我们遗忘的,还给我们
你们只要尽全力
其他的交给我们自己
我们将努力学习
直到化为粪土

欢呼声、掌声和歌声混杂,从门外突然飞进一大群白鸽,引起阵阵尖叫,还有人跳起来试图去抓住空中落下的东西。

叶修从背后一把抱住这场华丽表演的主导者,并且在周围人的嘘声和起哄中越抱越紧。

差不多七年前,他们在这个大厅里初次相逢,那时他们还在为了这座雄伟神奇的城堡惊叹,不知道在之后的七年时间里他们会被分到一个学院一个宿舍,会一起学习、一起闯祸、一起不动声色地违规、禁书区禁林夜游都是常客,一起探索着魔法世界中所有的已知和未知,彼此相知,彼此相爱。

这里记录着他们的点点滴滴,他们的成就、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荣耀。

苏沐秋被当场抱住一点也不害羞,任他们围观的好事者吹口哨起哄,就着被从背后抱住的姿势抬手摸了摸叶修的脸:“谜题你解开了,作为奖励,这就是你的圣诞礼物。”

“我很喜欢。”

“那当然!”

话才说完,白鸽变成了成堆的礼品盒从天上掉到每个人的座位上,围观的人顿时一哄而散回去拆自己的礼物了,留下两个人在原地。

苏沐秋耸了一下肩,用额头蹭了蹭叶修的额头:

“圣诞快乐,叶修。”

“圣诞快乐,沐秋。”

祝你们,圣诞快乐。

——————————
我算服了这抽抽的网了,算了,就发个迟到的圣诞贺文吧,圣诞节和魔法总是很搭配( •̀∀•́ )这篇赶得有些匆忙,等等再修一下。

至于荣光,今天的份等明天一起用宽带发,丫丫的无线网(#‵′)。

评论(21)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