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命运

嗯……我只能说,请务必看到最后。
——————————
命运

      你是一个时空技师,抓住了一个捣乱的人。

      你从98世纪到3000世纪上下穿梭,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捣乱者,根据《时空技师守则》和《人类公约法》你不能对这个人做出任何生理和心理上的惩戒,而且你们并不属于同一个宇宙线。

      所以,这个少年居然横跨宇宙线过来给你添乱,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你是个时空技师,时空技师的第一守则就是随时保持冷静,你要保持冷静。

      事情的起因,是一只手机。

      手机这个停留在物质文明时期早期的通讯用品你见过,所以能够直接叫出它的命名,也知道这种古老通讯工具的运行原理,但是这个手机出了点问题。

      M·N·C。

      微区波动导致连锁反应,问题是你居然解决不掉这个微区波动。

      “你不能用你的手机给这个宇宙线的自己打电话,这样会导致无辜的人丧命,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那我只能申请多宇宙观测师联系时空执法部队,将你的存在抹除。”你皱起眉说。

      结果对方居然丝毫不在意:“我给另一个自己打电话,你都不允许,抹除我的存在这种事,不是比打电话更严重吗?”

      他在好奇,他很聪明,他有底气。

      你有些无力,他说的是对的,他不能被抹除,事实上之所以这个时空的他接到自己的电话会造成一定的问题,也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固定时间内不能抹除的点。

      这被称为世界极点,极点一旦被抹除,世界线就会扩散。

      不过你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重要性,这会影响你们交流的结果。

      “不过,真有那么严重?会有人因此丧命?”这终究是一个善良的男孩,你暗暗松了口气,“可是,你拿走过这个手机了,它还是自己出现在了我的手边,害得我以为我是在做梦呢。”

      “你,可以不使用它。”你噎了一下。

      “好吧好吧,但是这毕竟是我买的手机,这没有犯法吧,你也没有权力要求我换一个,对了,你给钱帮我重买吗?我自己是不介意继续用这个的。”少年很懂得争取自己的利益,这没什么,属于人类进化中不可能抹除的特性之一,对利益的敏感性,不过自己可没有那个时代的货币,时空技师是禁止从不同时间点取任何东西的,那是时空走私,会被关进永恒空间的。

      似乎看出了你的为难,少年突然笑了起来:“这样吧,你带我去看看这个世界的我自己好了,算是报酬。”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偷偷记下近一期的彩票号码的!”

      你看着信誓旦旦的少年,不得不再次解释道:“你看了也没用,因为你是不可能中奖的。”

      世界极点是画定的线段,起点和终点都已经被写好,不能被剪断,也不会出现改变,因为盖亚的存在,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历史不可更改”。

      他没有中奖,所以即便他知道了下一期的彩票号码,也不可能中奖,也许那一天他去的彩票站关门,也许他去的前一刻这张彩票已经被人买走,即使他买到了这张彩票,也许他会不小心将它丢失,各种各样的可能,总归,他的经济状况已经被写定,无法改变。

      所以——

      “你看了也没有用,”你提醒道,“结果不会改变。”

      “哈哈,我也没想改变什么啊,就是好奇这个世界的我是什么样的。”



      这个世界的他是怎么样的?你调整好手里的时空壶,准备带着个少年进行一次时空穿梭,调整好要去的时间点之后,你再次提醒这个缺乏常识的古董人:“一个世界不可能出现两个你,所以你对这个世界来说是不兼容的,没人能看见你,你也做不了任何事。”

      “你为什么总在强调结果不能改变?”这个叫做苏沐秋的少年问。

      “因为一般人进行时空旅行之后,都会想改变既定的事,即便被提醒,也想要尝试,”你对此很不解,“似乎总希望出现所谓奇迹。”

      “你不相信奇迹?”

      “没有奇迹,”你摇了摇头,“一切都是历史选择好的。”

      “但它的确发生过,”少年和那些人一样,“必死的情况下活下来的人,这样的人有不少不是吗?”

      “是的,这些人都是因为被选择,所以活了下来,他们的存活并不是奇迹,恰恰相反证明了,该活下来的人,即便陷入死境也能存活,因为他们‘应该’活着。”

      同理,应该死去的人,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处境,也必然会死去。

      这不是奇迹,是注定的命运。



      你们在一阵600度力场旋转中站稳后,你没什么事,因为你已经习惯了,苏沐秋的脸色却很糟糕,就像你当初第一次进行时空穿梭时一样。

      你们降落在一间50平米大的房间里,一张床,两台台式计算机,你的时间地点计算一直很准,这次你也准确降落在了这个时间的苏沐秋身边,这里是早晨6点08分,苏沐秋还在床上睡觉,而他身边睡着另外一个人,男性,目测年龄在16到18岁之间,向上浮动不超过两岁,你带来的苏沐秋趴到这个世界的自己旁边,看了大概30秒,感叹道:“哇,真的一模一样啊!”

      “叶修这家伙也一样!”

      他试图伸手去戳那叫“叶修”的男孩,手指却穿了过去。

      “唔,这种感觉,有点渗人啊。”他甩了甩手。

      床上的人在这时醒了过来,这个世界的叶修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转身抱着身边的人,头在对方的颈项处蹭了蹭:“沐秋······”

      床上的苏沐秋也醒了过来,被子下的手臂移动了一下,似乎放到了叶修腰上,两个迷迷糊糊的人在靠近,习惯性靠近,再靠近——

      好吧,某些人跑过来挡住了你的视线,一直表现得很淡定的少年此刻涨红了一张白皙的脸:“非礼勿视啊!!!”

      哦,你默默转过身去,看着面前贴着一些宣传画的墙壁,开始猜测苏沐秋少年此刻的心跳频率,否则怎么会脸那么红。

      不就是恋人起床时的习惯性亲昵吗?有什么不能看的,不过这也属于个人隐私,“当事人”禁止别人旁观,那就不看好了。


      不过这回你似乎估计错误了。

      从你身边脸色变幻还不断碎碎念的人透露出的言语中你大概可以提取到一些信息。

      “搞什么,这个世界的我居然和叶修那家伙在一起了吗?!”

      显然他和叶修并不是恋人。

      “叶修那小子——那家伙——妈蛋啊!”

      虽然语言混乱,但是从他恢复了正常的脸色又开始有些泛红看来,应该不是字面上意义的咒骂。

      “哥这么英俊潇洒的新世纪四有十佳好青年,居然和这家伙在一起了。”

      这位对自己的评价偏高,出于主观意识的成分很大。

      “不过,不过也就只有我才忍得了这家伙了吧。”

      哦。

      你看着这个世界的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一起洗漱整理,苏沐秋烧早饭,叶修去叫苏沐秋的妹妹起床,其间肢体接触23次,两人体距平均不超过一米,说笑互相调侃或者说是嘲讽,以数据来说的话,应该是处于热恋期向平淡期过度阶段,感情稳定和谐,精神共鸣度高,分手可能小。

      拿着锅铲的苏沐秋掏出了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神色有了些变化,一些,你不太乐见的变化。

      你不喜欢变化,变化容易滋生变数,变数引发意外。

      在98世纪时人类探测到,人类可能会因为一些突如其来的变数走向灭亡,也许是一个人的喷嚏最后引发的火山爆发,也许是一个人摔了一跤导致的世界战争,所以出现了时空技师和时空观测者,你们通过超脑计算出世界永恒走向,遵循盖亚的意志,制定了“完美永恒计划”,画出世界极点,只要按着极点前进,人类社会就会走向完美,永远不会消失。

      这就是你从小的愿望,成为一个维护人类生存秩序的时空技师,你成功了,并且一直为之努力着。

      你排除所有不该出现的变数,阻止错误的走向,引导新的科学技术和变革,即便有波折也一直很顺利,直到遇到这个排除不掉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扩散的迹象。

      苏沐秋不能再给这个世界的自己打电话了,绝对不能。

      “哎?家里缺了不少佐料,你来帮我看着锅,我出去买。”放下手机的苏沐秋笑了笑,对走进来的叶修说,然后就拿了钱包出门了,“我没带钥匙,等会儿给我开个门。”

      “行,你去吧。”

      你跟着苏沐秋和这个世界的他自己一起出了门,思考着要怎么彻底杜绝苏沐秋对这个世界的影响,而且不对他所在的世界造成影响,否则会给自己的同事带来麻烦。

      你思索着,没有注意到身边发生的事,等你回神的时候,事故已经发生了。

      还没有满二十岁的男孩倒在血泊中,强力的外界撞击摧毁了他的部分内脏,生理供给系统崩溃,向大脑传递出最直接的疼痛反应,却已经无能为力,即便救护车到来,也无法挽回逐渐停止的心脏跳动。

      你看着傻站在一边的苏沐秋,和他一起面对这个世界的,一场必然会到来的死亡。

      极点完成,世界线收束。

      苏沐秋,死了。



      “没用的,”你虽然感到抱歉和惋惜,但是依旧这样对身边握紧了手中手机的少年说,“你即使打电话给他,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我希望你不要影响他,是为了减少这个世界的你活着的时候可能留下的变动指数,但这本身并不会改变既定的死亡,”你在观察了对方的表情之后,决定按照以往的习惯来解决这件事,“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那就是带他进入超脑模拟中。

      “我们可以回到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你抬起了手中的时间表,“超脑会模拟出所有的可能性,都是会真实发生的。”

      “你就会明白,比起那些可能,你现在所见到的,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是说,我死了对谁都好吗?”少年的表情很复杂,你一时间无法从那眼角眉梢的神情中判断,他是悲伤还是愤怒,但是——

      “你看了就知道了。”


      50平米大的房间,两台电脑和一张床,你们又回到了这里,你主动面向墙站着,苏沐秋见了你的举动似乎想要做出什么表情,却失败了,他也转过身去,背对着你,似乎不愿意看到你,也不愿意你看到他的表情。

就像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他拿起了电话。

      床上沉睡的人被手机铃声惊醒,这个世界的苏沐秋伸出手去捞自己的外套,从里面掏出自己的手机,却在就要掏出手机的时候,铃声停止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打了个哈欠:“昨天忘了充电了,手机没电关机了,不知道谁打的电话。”

      同样醒过来了的叶修不甚在意地说:“大概是找你下单子的吧,或者是老陶,这么一大早的,你把手机电充好打过去问问就好了。”

      叶修揽过苏沐秋的脖子,亲了他一下:“醒了就起来吧。”

      然后一起洗漱、说笑,苏沐秋开始烧早饭,打发叶修去叫妹妹起床,转身把手机插上充电,突然想起家中佐料没有了,出门。

      “对了,等会儿有人打电话过来的话,你帮我接一下啊。”

      “行。”

       你身边的苏沐秋开始不断打电话过去,手机却要有一定的电量才会自动开机,直到这个世界的他已经拿起钱包换好鞋出了门,电话都没有接通,苏沐秋没有放弃,终于打通了电话,是叶修接的。

      “喂?”

      “你什么都别问,去把苏沐秋叫回来!去把他叫回来!马上就去!”

      或许是苏沐秋的语气太过急切,甚至是凄烈,叶修没有去想为什么对面明明是苏沐秋自己的声音,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拔掉充电线就拿着手机跑出了门。

      苏沐秋跟在叶修的身后一起跑了出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奔向苏沐秋上一次走过的路线,去商店的路叶修自然是认识的,但是他在意的是:“怎么回事?!”

      “别让他过马路,他会——”

      手机又关机了。

      两个人同时露出了焦急的神情,只是比起有些慌张的叶修,他看不到对面,苏沐秋的眼底已经有了几分绝望。

      当叶修追到马路边的时候,事故依旧发生了。

      就在他们的眼前。

      你想说些什么,但是苏沐秋没有看你,他走到了愣在马路边的叶修身前,抱住那根本看不到他的恋人,头埋在对方肩上,右手试图捂住他的眼睛:“别看了。”

      “别看了。”

      “是我不好。”

      “不该让你过来的。”

       你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看上去被遮住了眼睛的少年,手中的手机和泪水,一起滑落。

      看,结局已经注定,变数不过是在助长悲伤扩散。


      “为什么我必须死?”站在时间壶面前,他这样问你。

      “因为如果你不死,很多事都会不一样,”你扫了一眼宇宙衡度,“曾经也有一个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他如果不死的话,那那天下午他会在转角处遇到一个少女,少女看到他的时候,联想到自己的恋人,便给恋人打了一个电话。”

      你用平静的语调描述着:“而她正陷入绝望中的恋人被这个电话唤醒,没有慌张之下逃离,而是主动投案自首,当时他误杀了一个抢劫犯。”

      “原本他是应该在逃走的路上踢到一个易拉罐,正中一个路过的科学家的脚,让他停止了错误的思路,开创了一条新的科学理论。”

      “看似毫无关联的事,其实都是连锁的线。”

      “如果你活着,在第一赛季出赛,会让一个原本对枪炮师完全没什么兴趣的人把精力投入其中,而忘记一天下午的邀约,没能和那个原本要嫁给他的少女在一起,也就没有了,他们的后代。”

      “开创了第一个时间理论的人。”

      “所以,你是一个极点。”

      “这种理由——”苏沐秋似乎被气笑了,“可是没有我,也有其他可能导致他不能出生。”

      “是的,所以其他可能也被杜绝了。”

      你指着星空背景下庞大的世界线归束图:“这个理论的确早晚都会诞生,但是他会是最早发现这个理论的人,促进人类对时空的研究提前至少一百年。”

      “这就是‘完美永恒计划’。”

      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让人类到达最高的顶峰。

      “你们在操控别人的命运。”

      “你错了,我们无力操控命运,我们的存在本身也是历史发展的一环,相反,我们在既定的命运中,寻求一条生路,一条减少伤害的路。”

      你突然有些悲伤:“不是我们决定你的死亡,而是命运和历史,决定了你的死亡。”

      “我们没有促进它发生,也阻止不了。”


     “这么多世界,没有一个例外吗?”

      你抬头看着宇宙衡度屏幕展现出来的场景,无数画面和场景在循着不同的线发生,一个意外出现就会让世界线分裂,一条顺着原本的计划前进,另一条沿着意外促发的另一种选择前进,他们最终都回到了同一个极点,然后继续,循环往复,向着人类最终极的永恒国度延伸,在浩瀚星空中构成了一条银河。

      “如果你依旧坚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一看。”


      通过申请跳跃到别的宇宙线,你们去往了不同的世界。

      在到达极点之前,有的他和叶修已经成为了恋人,有的并没有,他们或许谈论着不同的话题,却进行着一样的事情,十五岁相遇,一起走到十八岁的夏天,留下两张账号卡,一张给了他的妹妹,一张成为叶修从头再来的起点,在最后一次宇宙线跳跃时,苏沐秋要求看完之后的走向,他就像一个背后灵,跟在叶修和苏沐橙背后,看他们起起落落,最终走到人生的终点。

       只是无论哪个终点,都没有他。

      这么多世界,没有一个意外。

      你早就说过,这个世上,没有奇迹。

      “你能,回到属于你的那个宇宙线吗?”已经平静下来的少年看上去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稍微调到前面一些,我想,打一个电话。”

      “好的。”你点了点头。

      这次你选择了前一天的19点11分,上一次选择这个时间点,苏沐秋在超脑中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结果那边的苏沐秋手机欠费停机了,当然,他不是真的欠费,而是网络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同样是一个意外。

      因为这次意外导致那天晚上一个女子求救无援,被杀死在暗巷里,却也没有改变苏沐秋自己死亡的结果。

      你相信他这次不会这么做了。

      还是50平米的房间,两台电脑,一张床。

      这个世界的苏沐秋在这个时间点正在洗澡,是叶修接的电话,上一次苏沐秋一开口电话就停机了,这一次没有,似乎是那个叫做“命运”的东西知道他没有再试图挣扎。

      “叶修。”

      “我去,苏沐秋你什么时候新买的手机?”

      “我不是苏沐秋。”至少不是你的苏沐秋。

      “······老苏你闹哪样?”

      “再见。”

      苏沐秋挂了电话。

      他就倚在卫生间的门口,洗完澡的苏沐秋刚好出来,站在一起如同一对双生子。

      他侧头看着叶修把手机扔给苏沐秋并且嘲笑他幼稚,走出来的人不明所以,但是听懂了“幼稚”之后扑过去要收拾自己的恋人,他眼底是脉脉的光彩,看起来就像午夜穿越A18星云的一段星河,光芒清浅,给人一种温柔留恋的错觉。

      苏沐秋似乎是自语,又似乎在向你解释:“走得太匆忙,至少,要说一声再见。”


      你把他送回了自己的世界,出于一些自身的情绪,你决定多停留一会儿,送这位年轻人走到最后,也算是这些日子相处的一点情谊。

      他回到自己的世界时,正是第一次你调到的时间点,6点08分,那个已经称得上熟悉的房间里。
他醒了过来。

      时空穿梭的力场运动有时会带来一些后遗症,比如恶心呕吐,比如身体神经麻痹不能动弹,比如短暂地失去记忆,但是这个时间一般不会持续超过半个小时,除非很严重,当他一咕噜坐起来的时候,他的神色告诉你,他忘了很多事,至少是之后半个小时里会发生的事。

      “起来了起来了!”摇醒身边还在睡的人,他开始穿衣服起床。

      洗漱,说笑,开始烧早饭,发现缺佐料,要出门。

      只是这回他不记得自己的手机了,所以没有拿起来看一下或者怎样,自己出了门。

      你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上去,那样鲜活聪慧的一个人,自己要去看着他这个变数最终还是归于极点吗?

       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


      你的脑海几乎一片空白,下意识奔跑着,追在拿着手机狂奔出门的少年身后,就像那时的苏沐秋一样,看他跑下楼,奔过民居小巷,跑到马路边。

蓝色的卡车失控地撞向马路中间的少年。

      “苏沐秋!!!”

      马路中间的少年被叫住了,向前的脚步没有迈出,叶修冲过去抓住苏沐秋的后领,把他一把拉过来,正撞到自己的怀里,因为用力过猛,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

      如果,这个时候如果卡车改变方向撞过来,那么两个人就会一起当场死去。

      但是没有。

      叶修死死抱住被自己拉回来的人,卡车从他们身边半米不到的地方,开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少年没有爬起来,那被扔在了路边的手机摔坏了,只有你看得到,从那残骸中散发出耀眼的光。

      世界线,开始崩溃。


      失去了极点,那些由于意外而产生的世界线彻底扩散出去,并不止这一个,像是连锁反应,几乎大半的极点都开始溃散,原本像银河一样向着一个终点前进的光影炸开。

      变成了一片浩瀚的海洋。


      一个人走到马路边,捡起那引起一切的源头。

      他叼着烟,手里拿着一把黑伞,神情疲倦却透着得意,看着不远处互相扶持着站起来的两个人,笑了起来,他回头冲你挥了挥手。

      你迟疑着叫出这个人的名字:“叶修?”


      “那个电话是我打的,如你所见,那只手机原本就是我做了一点小手段。”

      “其实你很久以前见过我,只是那时出了点意外,穿梭时空的力场运转,导致你忘了这件事,而我因为力场导致的时间间隙,被扔到了3006世纪。”

      “你们的超脑最多只能到达3000世纪,所以你们不知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这个坐在虚无星空中的男人大约有25到30岁,向上幅度不超过两岁,但是他的眼底,是像你一样的时空穿梭者才会有的沧桑。

      “固定的永恒计划,最后导致人类基体退化,物质文明进入能量文明,任何存在都被视为单纯的能量体,最后,人类丧失了存在的意义。”

      “机械开始代替人类占据世界的主线,他们同样能创造,甚至比起人更杰出更遵守规则。”

      “因为那时的人,已经和机械没有什么区别了,一样都很——”他似乎在寻找一个适合的词,“完美。”

       虽然说着完美,他的表情却带着讽意。

      “人类在这段历史中遗失了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他看着你,让你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孩子。

      “你们所计划的完美,恰恰扼杀了可能。”

      “悲伤、灾难、毁灭在降临的同时往往也带来了坚强、希望和重生。”他抬起手,那双修长的手伸向眼前的光影海洋,“拒绝意外,也拒绝了惊喜。”

      “探索未知的未来,创新和冒险,这才是人类发展的起源。”

      “所以我冒了一个险,我在命运里属于必生者,所以即便遇到了时空意外依旧活了下来,而沐秋他是必死者,但是当我和他同处于一个极点上,历史的运行只能选择,我们一起死,或者一起活下来,当我们都活下来后,这个极点自然就会消失。”

      “我在赌,事实证明,我赢了。”


      “我该称赞你为解救了人类的英雄吗?”你虽然隐隐认同对方的说辞,但是这些无异于否定了你们这些时空技师以及为此付出一生的人的存在意义,你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庆幸,还是怨恨。

      “不,我没有解救人类那么高尚,我的初衷不过是回来,”他的食指指向光海中渺茫的一点,“然后,留住一个人。”

      “因为爱吗?”你想到了自己曾经听到过的各种唯心主义说法,爱是什么?不过是大脑神经的判断和身体激素的反应罢了。

      似乎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笑了起来:“因为爱才会有各种生理和心理的反应,而这些生理反应和心理反应,并不能带来爱本身。”

      “人与人之间的情和爱,不是现象几率,而是奇迹。”

      他站起身打开随身的伞:“虽然可以再继续探讨下去,但是我要走了,他一定在等我回去。”

      “世界线溃散了,时间壶也失去了效用,你要怎么找回你的世界?”你指了指他一手造成的光影海洋,“大海捞针吗?”

      “你既然相信命运,”他回头看了你一眼,“那么不妨相信,在命运的安排中,我们可以重逢。”

      “而超出命运轨迹的地方,还有奇迹存在。”

————————
之前的一篇,算今天的更新吧。
时空题材给我的感觉永远是冰冷的,但是极致的科学中总有极致的浪漫,所以我还是喜欢看这类的著作。
那种穿越亿万光年,触碰到你眼底灿烂星光的浪漫。
最后,he不接受谈人生,比心。

评论(37)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