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_十月开始了

醒醒,起来填坑了。(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圣诞情人夜

啊啊啊啊啊,太开森,把江山此夜那冷飕飕的玩意儿先推一推,放个甜的!

——————————————

圣诞情人夜

叶修拖着行李箱站在纽约的街头,看了看身边同样一脸“卧槽”的人,觉得这个圣诞节可大发了。

 

叶修,前嘉世第一执行官,现兴欣总策划,二十七岁,身家清白,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大学毕业和几个朋友一起创业白手起家,如今的身价可以跻身业界超一流水平。

然并卵,人家名利双收叫做人生赢家,他这种的叫做黄金单身汉或者钻石王老五,总归,一句话,单身狗。

单身狗本身并不急,反正他十五岁就离家出来独自求学做事,独立生活,一个人惯了,如今早就养成了小节不回家,大节打电话的恶习,叶妈妈对此表示不满,他也左耳进右耳出,全当没听见。

圣诞节这种节日对他来说除了意味着抱着被子补觉的假期外就是乐呵呵看着叶秋躲到他这里来避免被自家妈妈询问安排。

哦,叶秋就是他的双胞胎弟弟。

然而今年兴欣的成绩斐然,他们豪爽的老板娘玉手一挥,给他们全部放了假,尤其是累了一年的他,圣诞连着元旦,整整两周,叶修也准备好了宅在家里两周的准备,而且他还特别良心的写了外卖的电话放在桌上,以避免他可怜的弟弟到时候饿死叫不醒他。

当然这份良心是他自诩的。

叶秋今年却并没有来给他当小工顺便避难,放假的前一天他得意洋洋地给叶修打了电话,表示自己拿到了一个活动的全程免费票纽约圣诞一周旅游,而且一起抽到票的还是一位美丽的小姐,他要去过一个美丽的圣诞假期了,你就自求多福吧混帐哥哥。

自家弟弟跑了,造成太后转火的可能性为100%,叶修顿时有点胃疼,直觉告诉他今年的圣诞节,他别想好过了。

    就在叶修抱着自家太后上次来“微服私访”时带过来的双人抱枕默默思考着上哪里去避一避的时候,早上还兴冲冲的叶秋又打了个电话过来。

“太后的意思,一个也别想跑。”

呵呵,不跑?不跑等着被扒掉层皮吗?叶修顶着被自家太后折腾了三个小时才敲定的造型,顺手从叶秋的助理小姐那里冒充本人拿了备用钥匙,拿了叶秋整理好的东西,拖着行李箱拿着机票在酒店门口叫了辆车,直接去了机场。

 

苏沐秋,前L公司总策划,现待业中,二十八岁,孤儿出身仅有一个妹妹,大学是凭自己的能力考取了国外的常青藤大学,半工半读毕业后,以出色的创意才华进入L公司任职,身价超然。

然并卵,有一张漂亮脸蛋的现在通常被认为是花花公子,苏先生纵然温和有礼、阳光乐观、事业有成还一表人才,身上却似乎因为从小照顾妹妹被挂上了“闺蜜”“蓝颜”buff,总而言之,也是一条单身狗。

单身狗的共性,不光单身他还很狗,苏沐秋一点都不认为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好,圣诞节对他来说则意味着妹妹来看他的日子,什么约会聚餐都可以放到一边去,家人最重要的苏先生一如既往地期待着这一年的圣诞节。

在妹妹高兴地告诉他,今年她抽中了免费纽约一周全程免费旅游票的时候,苏沐秋电话里表现得很惊喜,其实一点都不,那本来就是他找朋友弄的,据说刚好他们公司的少东家也想弄一张,好逃出去避免家里相亲的大业,所以一拼和,两张看起来还更可信一些。

苏沐秋扯了扯从朋友那里拿来的工作服,准备等会儿给他家妹妹一个惊喜,哥哥服务,游纽约一周什么的。

出门的时候苏沐秋被风一吹打了个喷嚏,咕哝着天气变冷近期可能又要下雪什么的,到时候得记得给沐橙买一条围巾。

太高兴忘了拿手机的他并没有看到自己扔在车里的手机上显示着“angel”的来电显示。

 

所以当叶修下了飞机,没有见到传说中很美丽的小姐,而是见到了一个一脸“卧槽你谁”的大男人,最重要的是,这个大男人有些眼熟啊时······

呵呵。

 

叶修坐在旅游公司专车的后座上低头翻着杂志,苏沐秋坐在驾驶员旁边的座位上一脸阴沉地用温柔的语调劝慰着不断道歉的妹妹。

什么来不了了哦没关系没关系,加班注意身体啊嗯好的,一个人过什么的怎么可能你不来的话我会自己找些事做的,对对对纽约的圣诞节和平安夜今年会有大型的露天晚会哦你不来真是太可惜了,到时候拍照片给你,好的好的再见。

一点都没有提自己落空的惊喜和落地的惊吓。

是的,惊吓!

他见过叶修,那年出国前的圣诞节,他曾经在打工的地方一不小心泼了一个向叶修告白的女孩一身咖啡,引得那位注重仪容的小姐惊叫着要向店长投诉,坚决要求他赔偿,那时这位据尖叫的小姐说是某公司董事长和某高官家庭的官二代加富二代公子哥儿直接掏了钱替他赔了,然后还特意谢谢他,说他帮忙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什么要给我钱?唔,这样吧,我要磨过这一个下午,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坐下来陪我吧。

名字?哦,我叫叶秋,你一定要给钱的话,这是我的电话。

苏沐秋之所以记忆犹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等他回头打电话联系还钱的时候,电话那边清脆有礼地告诉他,这是个空号。

妈蛋。

“喂喂喂,这位先生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啊,虽然你妹妹没来,但是也不用这么嫌弃我吧,就当两人结个伴玩一周呗,哦,对了,我叫叶修,你呢?”

很好,不光电话是空号,名字都是假的。

呵呵。

 

于是两个大男人的圣诞假期一周游开始了。

 

叶修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公司导游”默默扒着手机查地图,在面对叶修的质疑时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八年的男人,此刻像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客一样蹲在那里求助万能的谷歌娘,一个“宅男”的戳子半点不客气地被叶修戳在了他头上,住了八年还弄不清这座城市的道路和结构什么的。

原本打算直接让对方把自己送到酒店宅起来的叶宅男放弃了和行李一起去酒店的念头,老神在在地捧着一大杯热饮坐在一边等人查清接下来要去哪里怎么去,间歇发出意味不明的感叹声,撩得本就心情不佳的苏“导游”越发上火。

等叶修更换了四次姿势,上了两趟厕所,续了三次杯,制造了一堆垃圾之后,较真的理科男终于综合路线时间价钱高峰期客流量等等因素之后做了一份表出来,通过手机发给了叶修,拿到表单,叶修表情微妙了一瞬,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好吧先去吃饭,苏沐秋感受到胃传来的不满声,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又用半个小时来找饭店在哪里。

艰难地把据说十分地道美味的中国菜塞进嘴里,不再觉得饿之后,一向不那么挑剔的叶修都不想再动筷子了,叉着手等对方继续清盘:“我说,你怎么能吃这还吃得这么香的?”害得他见对方这么有食欲,以为这菜一定很不错,一口下去差点没吐出来,那腻的。

“国外的快餐已经把你的味蕾荼毒到这种境地了吗?”

苏沐秋飞快扒饭的手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放下手里的碗筷,拿纸巾擦了擦嘴:“工作忙起来能有饭吃就不错了,挑剔什么。”

这点叶修赞同:“不过这挑剔的条件太恶劣了些。”

苏沐秋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回头冲跑来跑去的服务员招呼:“The check,please.”

 

一般陌生人结伴旅游是什么样的?大概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哎呀那个景色不错你帮我拍张照吧来我也帮你拍一张我们一起拍一张吧,哎呦这个好吃推荐那个也好吃来一口很好吃是吧是吧,好累去休息一下吧我去买饮料帮你带你要什么的?这样······的吧。

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并肩叉手靠在时代广场的梅西百货橱窗边,他们旁边是几个红白相间的大型人偶娃娃,看着人来人往,活像两个卖女孩的小火柴。

在第五大道上买了夹着热狗和黄油的面包,走到布鲁克林大桥上看了看自由女神像,一路经过华尔街,到了海边那里还盯着那总被人骚扰的铜牛看了几眼,好吧,没有带照相机的叶某人姑且意思意思地用手机照了两张,苏沐秋凑过来看了一眼,吐槽角度差得就像135度仰望星空,叶修给了他一个仰望星空的死鱼眼。

华盛顿广场上已经树起了巨大的圣诞树,这回换成了苏沐秋上蹿下跳地拍照找角度,想要发给他妹妹苏沐橙,叶修蹲在一边看他换着姿势折腾,一边默默想着这人还真有活力,艾玛好冷。

这是个有六个月冬天的城市,即便高楼遍布还是到处都是穿堂风,他不由想起刚刚在归零地,也就是双子塔遗址的水池旁,遇难者名单前看到的两朵白花,不知是什么人插在那里的,在风中簌簌发抖。 

在联合国总部门口找完中国国旗,到中央公园的湖边绕了一圈,但是深冬季节,湖都结了冰,《博物馆奇妙夜》的取景地自然历史博物馆里人少了很多,苏沐秋和叶修几乎同时想起曾经放过这三部曲的英语课堂,大教堂因为是宗教地,在圣诞将近的时候有唱诗班的人在排演,似乎是要过几天进行大的活动。

走到唐人街的时候天开始下小雨,没有带伞的两个人回了酒店。

当然以上行程花了两个人整整三天。

 

这三天如果有人旁观,那一定会目瞪口呆地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是进了时光隧道,第一天还互相瞪眼,第二天已经一派握手言和的样子,第三天冒雨回来的时候干脆两个人披着同一件外套奔了回来,勾肩搭背活像多年的老友。

文雅点说,那时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直接点说那就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气。

纽约这座时尚巅峰的城市往往给人一种人来人往却孤身一人的虚华感,但是认路涌动也的确会将两个陌生人之间的空间距离不断压缩,靠近之后就会不由自主地寻找话题交谈,从纽约大学联想到大学的校园生活,发现同是一个专业领域的人之后,话题就彻底打开了。

叶修也算彻底认识到这是一个多能说的人,想到记忆里那个站在咖啡店柜台前趁着工作间隙静静捧着书看的大男孩,清秀的眉眼在阳光下透着让人心静的美感,每次有人点单打破这种气氛的时候,他还都会感到有些失望,如今这人就坐在他旁边不断叨叨着,哈出的热气都把他围在脖子里的围巾润上了湿气,又被寒冷的风吹冷冻干,已经成熟的面容,陌生又熟悉。

多神奇的一件事,隔着八年半个地球,他拿着从弟弟那里捞来的机票,落在这人身边,一起度过这个圣诞节假期。

用他还是学生时代流行的一句话说那就是:缘分啊!

 

第四天在艰难地从下来比上去还难的帝国大厦上下来,两个宅男达成共识,搬着两台笔记本电脑,一个占据床头一个占据床尾,在豪华酒店的房间里打了一下午的联网游戏。

苏沐秋突发奇想趁着读条的空闲里,用也许也不是那么万能的谷歌娘搜了一下叶修,然后默默一条条戳开看起来。

“喂喂喂,干嘛呢,赶紧跟上啊。”开黑连坐的人很不要脸地吆喝着,苏沐秋看完手上的一条,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撸起袖子动了动手指:“就来就来,急什么,看哥闪瞎你的眼,让你知道什么是高手。”

一刻钟之后。

“妈蛋!再来!”

结果那天晚上苏沐秋也没回去,两个人愣是打了个通宵,加上这几天四处奔的疲惫,迷迷糊糊倒头就睡了,连电脑都没关。

结果到了下午有服务生打电话过来送洗好的衣服,睡昏头的苏沐秋接了电话应了一声,表示等会自己去拿,又埋头睡了下去,手才缩回被窝突然意识到不对,一回头,因为室内开着暖气所以只穿了一件黑色衬衫,并且还为此吐槽了一通据说是他弟弟的品味的叶修正躺在他旁边,睡得昏天暗地。

苏沐秋撑起身体扶着头,默默思考了三秒,叶修因为被子被掀起来,有些冷咕哝了一声,苏沐秋下意识把被子给他掖了掖,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有那么一瞬想把自己如今价值千金的一双手打断。

让你手贱!

然后暗搓搓悄没声儿地爬起来,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却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似的,套起外套穿上鞋,洗漱都没洗漱就跑了,身后仿佛还带着一连串乱码一样的弹幕。

靠,这小子什么时候把扣子给解了一半啊,刚睡醒过来的人伤不起啊!

等他奔出了门,在床上静静躺着的叶修缩在被子里颤抖起来,动静越来越大,最后还是掀开被子直接放声笑了出来。

 

过了大概三个小时,苏某人没事人一样的打电话过来,问他起床了没,啊,你说昨天啊,昨天我在你隔壁睡的,今天一早见你还在睡就先回来了,嗯对了正好人家服务生要给你送衣服过去,你记得路过的时候去拿一下。

隔着电话叶修笑得厉害,还努力保持正经地回着话:“圣诞夜的话,你不要布置一下过节吗?”

“一个人有什么好过的。”苏沐秋显然是想到了妹妹,有些低落。

“怎么就一个人,这不是还有我吗?”叶修侧头看着窗外已经黑了下来的天色,不夜城已经亮起了各种灯,包括庆祝节日的彩灯,窗子映出他此刻的神色,戏谑中带着些许温柔的意味,“我陪你过吧。”

那边苏沐秋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才接过话头说:“那行,你明天早上过来吧,还要去买些东西,幸亏吃的是够的。”

“好。”

 

苏沐秋住的地方不大,但是在纽约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也不小,刚好够营造出一个家的感觉,因为晚上就是平安夜了,厨房里一堆食材被他乱七八糟摆了一桌,熟食化冻的,需要切开的,需要做的,还有圣诞树和小彩灯,至于苏沐橙偏爱的彩带和花样装饰,苏沐秋嫌太麻烦,两个大男人弄那么复杂干什么,不过叶修倒像是对那些贴在窗户上的彩贴很有兴趣,问了苏沐秋怎么弄以及胶带在哪里之后就自己动手装饰起来。

苏沐秋对于他这半点不拿自己当客人的行为只是挑了下眉,没说什么。

相反,还把扫帚塞给了叶修,让他把地上的纸屑给扫了,用吸尘器把毛毯里的碎屑清理了,连同厨房垃圾一起扔掉。

神态之自然,动作之顺手,以至于叶修当时应了一声就出了门,出了门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家,又敲门回去问垃圾箱在哪里。

 

忙完了之后两个人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节目等夜晚到来,苏沐秋扔给叶修一个狗爪子抱枕,是他自己的,然后抱着属于苏沐橙的猫爪子抱枕坐下来,叶修突然想到家里那两个太后送来的熊抱枕,从善如流地接过那只狗爪子抱着。

嗯,手感不错。

然后又对比了一下,其实还是抱枕的主人抱着更舒服些。

 

两个正当壮年的男性的胃口自然很大,但是再大也架不住菜多,加上苏沐秋的手艺还很不错,两个人吃多了在那里剔牙,十分实在,没有半点什么红酒蜡烛的气氛,一切以吃饱喝足为标准,朴实的基本思想。

“出去逛一圈吧,顺便到广场那边去看看?今天晚上可是有大型的平安夜晚会。”

一路上同方向的人很多,叶修想了想拉住了苏沐秋的手臂,一个亲昵又足够安全的距离。

广场的入口处有人赠送热咖啡和啤酒,在对方询问要不要来杯啤酒的时候苏沐秋摇了摇头:“两杯咖啡谢谢。”

圣诞老人打扮的人摆了下头,递过两杯咖啡。

“呼,幸亏你没拿酒过来,我可喝不了多少酒。”叶修接过一杯咖啡,随口感叹,苏沐秋点了点头:“我知道。”

“?”

“有一次你的同学过来拉你晚上去庆祝,你说自己不能喝酒,就不去了。”苏沐秋侧着头,和叶修一般高的身量让叶修一转身就能看清他嘴角的笑意,苏沐秋冲他眨了眨眼睛,“我见过你,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是我记得你。”

谁也说不准当初他路过那个女孩的时候是真的不小心还是在听到那女孩纠缠不休的话之后,顺势手滑了,也说不准当初那个平安夜拿着那一串号码打出去的时候,他心里是忐忑多一些还是期待多一些。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叶修眨了眨眼睛,笑了。

 

台上开始放各种圣诞歌曲,兜卖苹果的学生和孩子穿梭在人潮里,叶修买了两个,结果因为还没消化完,一个人吃不完一整个苹果,最后两个人把一个苹果啃了,还有一个被苏沐秋揣在兜里,决定等饿了再说。

当圣诞歌曲从古典走到现代,从安静祥和开始向着欢乐的气氛过度,台下已经开始有年轻人和着歌声挥手,晃动着身体。

最后出现在台上的是一个穿着圣诞服饰戴着圣诞帽的男孩,抱着吉他,一首《Last Christmas》踩着节拍,老人这时候都已经回去或者去了教堂,只有习惯了夜生活的年轻人还在守着近点的时间。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去年圣诞节,我把心给了你

And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但是隔天,你就将它丢弃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今年为了不再心碎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我会把它交给一个特殊的人

应着节拍拍着手,广场上的人都舞动起来,热恋中的情侣,或是朋友。

天空开始下起小雪。

苏沐秋扔掉手里的空纸杯,冲叶修伸出了手,叶修沉吟了一秒,伸手抓住对方伸出来的手:“你跳女步?”

苏沐秋学着叶修的表情,勾着嘴角一笑:“各凭本事。”

两个一样高的男子,没有固定的舞步,也没有谁主谁次,两手臂交叠着,和着节奏在人群中走着,其中一个突然停脚,手臂一用力,另一个似乎完全不需要交流,抓着对方的手臂,轻轻一跳晃过靠过来的人潮,转身又把人拉近了几分。

两个人靠得越来越近,低垂着眼帘看着对方扬起的嘴角,耳边已经开始倒数圣诞节到来。

“Five!”

“我说——”

“Four!”

“这个时候——”

“Three!”

“是不是该说——”

“Two!”

“什么?”

“One!”

叶修一把搂住苏沐秋的脖子,亲了上去,彼此呼吸间呼出的气化作白雾遮住了视线,闭上眼睛也能描摹出对方正在笑的唇形。

“Merry  Christmas.”

《路加福音》里记载着,耶稣降生时,天使向伯利恒郊外的牧羊人报佳音后,高唱颂歌:“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上帝,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

如今我将荣耀和平安,都归于你。

Merry  Christmas.

————————————

甜不甜!!!嗦好的糖!!!

评论(37)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