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_十月开始了

醒醒,起来填坑了。(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送你一个童话

送你一个童话

故事的起初,是小王子发现了一朵花。

不,也许应该说,花发现了一个孩子。

这朵花是这样坚持的,他用自己的叶子轻柔地怕了拍自己妹妹的花萼:“我有些忍不住想同情他,他和那些偶尔路过的人一样,没有根。”

没有根就只能随着风被吹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去,不受控制,无处停留。

“真可怜。”他善良的妹妹这样感叹。

“或许我们可以收留他。”

 

“我也是人。”小王子看起来不太高兴,但是花知道其实他很开心。

不要问他为什么,他就是知道,因为他没有眼睛,他看东西都是用心,心能看清心。

所以他知道,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可是你和那些路过的人不一样。”花很坚持,“你这么小,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孩子。”

“不,是一样的,我只是还没有长大,等我长大了,就和他们一样了,”小王子笑了起来,有些无奈,“甚至我还有一个弟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不得不用叶修和叶秋这样不同的称呼来区别。”

“世界上有太多相同的东西了。”

“称呼?哦那是多么傻的一件事,即便今天你叫做叶修,他叫做叶秋,但是如果我问你时,你说你叫叶秋,那又有什么区别?你就是你,不是叶修也不是叶秋,”花摆了摆叶子,“人就是这么无聊。”

“是的,他们太无聊了。”

 

“你是花,可你为什么不开花?”在帮花浇完水之后,他这样问,“你这样像极了一根草。”

“没有道理花就一定要开花,也没有人禁止草开花,我不开花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到开放的时候,我需要长时间来为我的花瓣配色,选择形状,甚至选择数量,最重要的是选择时间。”

“你不是在秋天开放吗?”

“我说的时间,更确切地说是时机,一个我觉得值得的时机,要知道花是短暂的,我精心布置的美丽,应该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展现出来。”

“那是什么时候呢?”

“我还不知道。”

 

“和你聊天真是让人感到愉快,遗憾的是我不能停留太久,”孩子叹了口气,“我想我要向我的家人描述你,和你的妹妹,分享是喜悦的,只是那个时候我该怎么提到你是个问题,大人总是那么麻烦,如果说一朵花,那朵花,他们永远无法明白那是什么样的,就像提到我和我的弟弟时一样,这个孩子和那个孩子,永远不如叶修和叶秋来得明确。”

“我来给你起一个称呼吧,这样你就和那些花不一样了,在那些大人眼中。”

“是这样吗?”花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并不重要,“那随便你好了。”

“其实以前有人给过我名字,我不知道那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叫我‘秋’,或许是为了告诉我,我是在秋天开放的花。”

“秋?哦,这样就和我弟弟的称呼重合了,那我在他们面前提到秋的时候,他们就会联想到我的弟弟。”

“那就再加一个字吧。”

“那,叫做沐秋怎么样?”

“那我呢?”娇嫩的妹妹开口,“你要怎么称呼我?”

“大人喜欢用一样的字眼代表联系,就像叶这个字,你和你的哥哥,这种联系一样,你就叫做沐橙吧。”

 

“你看起来并不那么喜欢这个名字,”小王子有些沮丧,“我以为你会喜欢,因为这让你不同,别的花都没有名字,他们都被叫做花,而你不同,你叫做沐秋,而我知道这个名字,即便你在千千万万朵花中一起盛开,我叫沐秋的时候,也是在指你,只是指你。”

“如果你是在追求这种特殊的联系和与众不同,那么从一开始你就错了,”花是这样骄傲地说,“联系和羁绊代表着互相拥有,如果我拥有你,那么你就可以给我浇水、除草,帮我照顾我的妹妹,而你如果拥有我,我就会给你我所有的一切,我的根所占据的地方也可以成为你的地方。”

“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当我们彼此拥有之后,你叫花的时候,这世上就只剩下一朵花。”

“那就是我。”

 

“我觉得这样很好,但是也有些不好,如果我口中的花只有你,那么在别人向我展示他的花时,我也只能联想到你,这对别人并不尊重。”小王子喜欢这个建议,只是也有些犹疑。

“所以你不必说出来,”聪明的花这样对他的小王子说着,“很多人会在别人展示自己所爱的时候,大声说,‘哦,那像极了我家的花、猫、狐狸’或者等等别的什么,这让人不悦,因为对方并不认识你的花、猫、狐狸或者什么,他爱着他自己的所有。”

“这个时候,你只要在心里默默想起我就好。”

“放心,我会知道的。”

“你心里的声音,我都能听见。”

“因为在我拥有你的时候,世界上那么多嘈杂的声音也就都不见了,我如果听见了什么,那一定是你心里传来的声音。”

“我们彼此拥有。”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走了,事实上原本我的计划是这样的,但是我并不想和你分开,”小王子有些忧愁,“你不在我的身边会让我思念,这种思念光是想想就让我有种把你折下来的冲动,想要把你一起带走。”

“这是没有用的,你即便把我的花折走,我还是在这里,因为我的根在这里,而且你不要这样做,”他的花有些气愤,“这很疼!”

“好吧,我不会这样做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的花突然变得娇气了起来,以前他忘记给他浇水或者除虫时,他都只是无所谓地说这没什么,可是现在他会主动提出要自己准时给他提供服务。

“拥有之后就会产生习惯,”他的妹妹笑了,“这种习惯让他觉得需要,他以前什么都没有,也就什么都不需要。”

“但是他现在有你了。”

“所以他需要你。”

“如果你离开,不仅仅你会思念他,他也会思念你,如果以前每个太阳升起的时候,对他而言只意味着又一天开始了,那么在你到来之后,这意味着你又会对他说话,对他笑,帮他浇水除虫,而你再离开,那就意味着,你又离开了一天,没有回来。”

“那时候,也许他也会哭泣。”

一朵花吗?

是的,一朵花。

 

“没关系的,”他的花却并不这样认为,“你离开之后一切依旧会好好的,我之前是怎样生活的,那你离开之后我还会怎么生活下去,我有根可以吸收泥土里的养分,我有枝叶可以吸收阳光给我的温暖,我有花茎可以储存包括雨天在内的潮湿天气里,落在我身上的水分。”

“我的叶子有锯齿,我的花茎上有刺,我足够坚韧。”

“不畏惧风雨,也不会有谁来伤害我。”

“我还能保护我的妹妹。”

“你要走就走好了。”

他还是那么骄傲,那么自信的一朵花。

他要走了,花这样想着。

其实他也并不愿意分开,拥有是一种联系,当联系切断的时候,总是会很疼的,和折断他的花茎一样疼,不,或许比那还要疼一些。

不过,他的小王子只是偶然路过,他没有根,还是会被风吹走,吹回他的家里,那里会有一座房子,关上门就能把风挡在外面,就能安定下来。

他能给他他的一切,却给不了他一个房子,一个属于人的根。

所以从来不曾有人,或者孩子,会为一朵花永远停留。

这点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但是这么多天他一直这样照顾自己,他或许该回报他一些什么,给予他一些什么。

“你想不想看看我的花。”他摇着自己的花苞,在心里问。

 

他应该在秋天开花的,而现在是夏天。

但这有什么?

他是一朵花,想在什么时候开放都是他自己的事,只要他想,他就能开放。

即便夏天的气温让他不适,他依旧努力把汲取的养分吸收起来,提前装点在自己的花苞里,还娇嫩的花瓣不断增加,这个过程不光累,还有些疼,但是没关系,他能够忍受,就像他的孩子没有到来前,面对风雨和干旱,他都是这样过来的。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开出世界上最美的花来,这样,在他的孩子回到那个房子里之后,就可以骄傲地告诉他那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弟弟说。

他拥有一朵花,一朵世界上最美的花。

 

“我要走了,”小王子这样对他说,“但是我会再回来。”

“等一等,再等一下。”他用带着锯齿的叶子小心地拉住他的衣角。

再等一下。

他撕开包裹着花瓣的花萼,对他的小王子绽放出一个微笑。

纯白的花瓣层层叠叠,红色的花纹像是不经意滴落的泪水,花香充满了这片他的根所占据的土地,还有一颗惊叹的心。

“折走吧,把它折走吧,”美丽的花摇曳着,“这是你浇灌出来的,把它带走吧。”

“可是这会很疼。”

“我是哄你的,这并没有多疼,而且你把它带走之后,我又会重新再酝酿一朵花,等你回来的时候,也许又有一朵开放了。”

“这是属于你的,带走吧。”

 

“然后呢?”狐狸甩着尾巴问。

“我没有回家,也许是风转变了方向,也许是我实在无法忍受思念的感觉,在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又走了回去,”男孩低着头,抱着一个花盆,“我回去的时候,他睡着了,因为他提前一个季节开放实在太累了。”

“这不是你的花吗?”狐狸指着花盆里的花问。

“这是他的妹妹,就像他说过的,彼此拥有,我就要替他照顾他的妹妹。”

“那他呢?”

狐狸有些忧伤,虽然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结成了花籽,我又重新把他种了下去,也许就在下一个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就会醒过来了。”

“下个秋天,他就会开出新的花来,不过下一次我一定会阻拦他提前开放的,因为他睡太久了。”

久到,我有些寂寞。


————————————

一篇《小王子》paro_(:з」∠)_

基友说,配合上一章,对比强烈到想把我送进神经病院_(:з」∠)_

我真的没有精分_(:з」∠)_

我觉得《小王子》真的很美,也让人心碎_(:з」∠)_

我这次承认有点泪目,只是一点_(:з」∠)_

评论(25)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