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倒计时

倒计时

“你——你说什么?”惊愕的男子放下手里被揉皱的警帽,沉着脸问,“是不是他威胁了你什么,你放心,只要你出面指证说明真相,我们就能一举——”

“不,这就是真相,我很抱歉警官。”清秀的男子神色有些恍惚,但是在回答对方问题的时候却目光坚定,“这就是真相。” 

第二天

“啧,不用惊讶了,你身上那点小东西已经被哥全部送到垃圾桶里了,你放心,是可回收的那种,”男人就坐在他床边,神色有些赞叹,“都是高档货色啊,看来这次老陶为了能拦住我花了大手笔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沐秋坐起来,“现在我在你手里,你爱怎么说怎么说。”

“哎哎哎,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男人摇了摇手,把他的外套扔给他,“我们只是一起赶路而已。”

“和国际巨盗一起赶路?”苏沐秋穿上外套站起身,挺拔的腰身被裁剪得当的定制风衣衬得越发出色,“那还真是我的荣幸了。”

“好说好说,能请到当代最年轻的世界级绘画大师一起,”男人眯了眯眼睛,笑得狡黠,“也是我的荣幸。”

得意的神情,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苏沐秋真想咬这人一口,但现在他只能磨牙:“走吧。”

第三天

苏沐秋被铐住了手固定在车内的安全扶手上,因为他之前试图把这个胆敢劫持做人质逃跑的家伙敲晕。

“我说苏大画家,你能不能安稳点?”男人已经换了一身装扮,黏着胡子戴着帽子,如果不是一直都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话,简直让人认不出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之前那个风度翩翩的成年男子,“我都说了,只是让你跟我走一段路而已。”

“你敢说,你不是因为害怕他们追上你直接开枪,才故意挟持的我?”苏沐秋的眼型漂亮极了,生气的时候尤其漂亮,“普通人也许他们真的会为了功劳开枪,然后说人质是被你杀了的,但是如果是我的话,苏某人还有几分薄名。”

“苏先生你过谦了,你那还叫薄名的话,那如今世界上有名的画家就没几个了,”这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连眼型都改变了,但是眼神没变,“你那副《伞下的人》我很喜欢。”

“所以你就拿走了?”苏沐秋真是忍不住想反讽回去,“那你喜欢的方式也真是——”

“喜欢就拿到手有什么不对?”把手里的烟尾扔掉,换了一只手抓方向盘,得意洋洋的巨盗伸手刮了一下苏沐秋的鼻尖,“我也很喜欢你。”

······艹!

第四天

“我说,你这特么是偷了谁家的东西还?!居然有专业的杀手追杀!”苏沐秋惊魂未定地冲一把把他推上车的男人吼道。

“哎呀哎呀,不要冤枉我,我真的没有偷任何东西,相反,是他们看上了哥的东西才是,”嬉皮笑脸没正行的男人掏出了一把枪,一边把车启动一边抬手就是一枪,“到今天为止,我也就抢过一样。”

“就是你了。”

第五天

“干嘛那个表情,哥既然说了请你一起走一路,当然要保证你的安全,擦了一下而已,又不是中弹了,”为了处理伤口卸去了伪装的男人看起来居然意外的年轻,眉目飞扬俊朗,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大概比苏沐秋还小一些,“你要是想感激我,不如帮我点个火?”

这人左手拿烟,右手拎着箱子,左手臂上刚刚包扎过:“来来来,帮忙点个火。”

“你,不像是个盗贼。”苏沐秋这回并没有被这人撩起火气,反而冷静地说道,“盗贼也是要技巧和经验的,他们应该更擅长一些技术的东西,绝不可能有你这么好的身手和枪法。”

“嗯,不错,”这人点了点头,“我没说过我是盗贼啊。”

“你到底是谁?”

“我是,一个战斗法师。”

······艹!

老子还是枪炮师呢!一炮把你轰成渣信不信!

第六天

“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还不死心呢?”男人抓住他的手别过去,整个人压过来,死死把人压在身下,“都说了,没用的,你要是换种方法来偷袭我倒是很乐意接受。”

“滚!”

“不过没想到你把这手铐撬开了啊,”男人身上一股烟味,“怎么,不藏拙了?”

“大画家,你的身手也不错啊。”

第七天

“啧,虽然情况很危险,但是哥真的不能给你枪啊,你万一先把我崩了怎么办?”

“那现在怎么办?!你一个人还铐着我,要怎么出去?”苏沐秋盘着腿冷冷地说,“当然,如果不是看这些人根本就是亡命之徒,未必会顾忌我,我才不会理你是死是活。”

“哥还有点时间,拖一拖吧先。”

第八天

“冷?靠过来些,哥又不会真拿你怎么样,”男人伸手一把把他拉过去,用大衣把两人一起裹住,“好些了没?”

苏沐秋沉默了片刻:“你其实还有一种选择,把我丢下自己走的,你的身手完全可以办到。”

“呵,如果现在追我们的是警察,我可能还真就把你扔下了,但是那些人,我要是把你扔在这儿,和我动手杀了你有什么区别?”靠得极近的情况下,对方言语中的笑意也就极为清晰,“我很喜欢你的画,不想你死。”

“是吗?”苏沐秋也笑了一下,只不过他笑得带七分讽刺。

第九天

“你把我的画弄哪里去了?你既然不是那个专门偷窃艺术品的国际巨盗,那你拿我的画做什么?”苏沐秋啃着压缩饼干问。

“相信我,你的画现在比你安全,应该在警局的某个角落里,从一开始那幅画就没丢,也就是你傻愣愣的被牵扯进来了。”

“你说谁傻?!”不对,“把我牵扯进来的难道不是挟持我的你吗?!”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身上安了那些用来追踪的小东西,一定是提前就说好的吧,又刚好出现在我退走的那条路边,警察是不是说,要你帮忙寻找我的团伙老窝?”喝了一口水,“他们以为你是个文弱画家,我一定不会起疑,而真正主导这件事的人,呵,他知道我不会伤无辜的人的。”

“不过他们都看走眼了,你之所以会答应并不是因为什么正义感保护自己的画作之类的原因,”男人黑色的眼瞳深邃,“是因为刺激吧。”

第十天

“怎么样?刺激吧!”

“······”

“相信哥,这绝对让你终身难忘。”

“······”

“哎?不是吧,我看你心理素质应该不错啊,爆炸而已,吓傻了?”

“滚!”

“就是,我看到你画里的血色和烟火就知道,你一定是喜欢的。”

“······”

第十一天

“这个标志,你是嘉世的人?”苏沐秋在对方打开那个手提箱后皱起了眉,“怎么可能?”

“呵呵,认识?”男人转了转手里的枪,被特意改造过的枪支印着独家的印记,“不过我现在不是了。”

“你到底是谁?”

“我叫叶修。”

第十二天

“喂喂喂,至少我们也同行了这么长时间了不是,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儿事就生气吧。”男人,确切的说是叶修腆着脸凑过来。

“妈蛋!换你穿女装试试?!”

第十三天

“这追杀的力度,你是知道嘉世什么大秘密正在往霸图跑不成。”再一次从包围中冲了出来,苏沐秋觉得身边这人真是对的起他这张嘴,仇恨拉得太稳了。

“我知道的秘密是不少,但是我现在不是在往霸图跑。”

“那是去哪儿?”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滚!”老流氓!

第十四天

“我觉得这节奏不太对。”

“嗯?”

“我明明是被你劫持的人质,为什么和你一起被人追杀?”

“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同伙了。”

第十五天

“你这人可是够阴的,”苏沐秋回头看了看车窗外,“居然把追来的警察和那些人弄到一起去了。”

“好说好说。”

第十六天

“过一过二不过三啊,大画家。”

“你不是睡着了吗?”

“我要是睡着了就没感觉了,那早就在嘉世的时候就被人宰了,也就不可能在这里了。”说这话的时候,叶修眼里仿佛有着血色。

第十七天

还有多长时间?

二十天吧,再拖二十天。

第十八天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苏沐秋有些犹疑的开口,“那些人和警察居然在配合?!”

“嘉世的背景,和官方有很深的联系,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嘉世方面的人做的,他们不过是不想放我回去而已。”

“这么明目张胆,弄出这样大的动静,他们就不怕惹得不能惹的人知道?”

“唔,因为,如果放我回去,那么和惹动那些人就没什么区别了。”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第十九天

“你在画什么?”叶修压了压帽子低头问。

“画两只一模一样的大耗子。”苏沐秋没好气地回答。

第二十天

“画好了?我看看,哎呦喂,真不愧是画家,这样跑路的间隙里你还能画出这么幅画来,”叶修挑了挑眉,“给我吧。”

“不给。”

“明明是画的我,为什么不能给我呢?”男人吊儿郎当的样子,说着再清醒不过的话,“你之前画的那一幅说是画砸了的,扔在了地上,不是已经告诉他们我有一个双胞胎兄弟了吗?”

“你想告诉他们,我不是叶秋,他们追错人了?”

“他们应该也已经知道了。”

“那这幅,就给我好了。”

第二十一天

“我不明白。”

“怎么,终于愿意开口和我说话啦,一天都没理我了,宝贝儿你气性真大。”叶修蔫蔫地打了个哈欠。

苏沐秋努力忽视掉那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肉麻称呼:“这么说,你是故意让我看到那张照片的了,你才是叶秋?!”

“唔,我是叶修没错,他们要追的是我也没错。”

“让你告诉他们,只是想让他们以为自己追错人了而已。”

“不过应该很快他们就会又追过来,这只是缓兵之计而已。”

“为什么?他们在追叛徒叶秋,你是叶修的话——”苏沐秋猛地瞪大了眼睛,“你用的假名!”

“聪明!”

第二十二天

“哎,能追上我的速度,大画家你这么好的身手,还对道上的事这么清楚,”叶修叼着烟坐在地铺上看着他,“字号怎么称呼?”

“我不是混江湖的人。”

“啧,那是警察,暗桩?”叶修歪了歪头,居然有些可爱。

艹!自己看多了这货,审美都要扭曲了。

“也不是!”苏沐秋没好气地回答。

“那——”

“不是!”

“砰——”

第二十三天

苏沐秋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了,狂奔了一夜,即使是在以前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呵呵,撑不住了?”叶修也好不到哪里去,却还在调侃他。

“少说······两句,憋······憋不死你。”苏沐秋眨了眨眼睛,汗水都要流到眼睛里了。

对方突然停住脚步,一把抱住他就地一滚,滚到了一个极不显眼的小夹缝里,他之前根本没发现这里有这么个可以容身的地方,苏沐秋被死死扣在叶修怀里,头压在他肩上,汗水也就蹭到了他衣服上,不再刺激眼睛了。

两个一身汗味的大男人挤在一起,维持着一个姿势,还在不停喘气。

苏沐秋这个姿势有些不舒服,微微动了一下,叶修手臂上的力道一下子又加重了不少,炽热的呼吸喷在他耳边:“宝贝儿,别乱动。”

第二十四天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枪声、弹药、炮火,妇女儿童在这里都拿起了枪。

“你帮不了他们,你什么都做不了,”白色人种的同行者用再麻木不过的眼神看着这一切,“这就是中东。”

“醒醒!”猛地一推把他推醒了过来,“我们该走了。”

 

第二十五天

“唉——要不是已经把你全身都搜遍了,哥都要以为你身上还有东西了,又被追上了。”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没完了,老魏怎么还没到?”

“老魏?”苏沐秋看着叶修单手换了弹夹问道。

“嗯,等老魏到了,我会挑个适当的时候把你放回去。”

“你就自由了。”

第二十六天

“啧,前面要到蓝雨的地盘了,到那边以后,警察还能动,嘉世的人却不能再这么大张旗鼓的了,”叶修拍了拍新弄来的车的方向盘,“到时候也可以放松些了。”

“但是蓝雨的人也不会帮我们就是了。”

“是你,谢谢。”

“还这么生分啊?!毕竟都是一起生生死死过来的了,不算朋友也算战友啊。”

“你是挟持犯,我是被挟持的人质,你忘了我没忘。”

“啧啧,何必呢。”

第二十七天

“看来对方也知道再往前就不能再明着来了,死了心要把你留在这里了,我不明白,如果你仅仅是个叛徒,嘉世实在不必要这样不惜代价而且紧急。”苏沐秋蹙着秀气不失英挺的眉,“你只有一个人,就算一时跑了又怎么样,你去了别家,人家也不一定就会收留你。”

“呵,一般来说是这样,一开始我出来的时候也的确没遭到多少攻击。”叶修耸了下肩,“但是现在不同了,叶家的继承人就要继承叶家了。”

“而叶家这一任的继承人,叫做叶秋。”

第二十八天

“一、二、三、四·····十五、十六,啧啧,都是好手,至于吗?”叶修拉了拉衣领遮住脸。

“怎么不至于,他们不是一直没能把你怎么样吗?现在这样算是孤注一掷了。”苏沐秋动了动被和叶修铐在一起的手,“现在这阵势,就算是你,也不能全身而退,还要带上我。”

“试试吧。”叶修侧头想了想,“现在你在他们眼里,是在我这儿上了号,总不能把你丢下。”

“给我一把枪。”苏沐秋平静地开口,一边把自己手上的手铐解了开,“两把也可以。”

第二十九天

“押枪啊,”叶修咬着烟冲洗着自己手上的血,“我知道能把押枪用得这么熟练的,你这个年纪,只有一个人。”

“据说是军队出身,但是并没有在部队呆多久,后来做了雇佣兵,活动在东南亚一带,最后一次是去了中东,后来就没有风声了,他们都说可能是在中东出了事。”

“精通各种枪支甚至是改造,在军队的时候就有‘神枪’的称号,作为雇佣兵,代号叫做‘秋木苏’,”甩了甩手上的水,叶修用他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推拒了苏沐秋要还给他的枪,“苏沐秋,秋木苏,真是偷懒啊,要不是相差实在太大,你一准被人识破。”

“画家和枪手,谁能想到呢。”

苏沐秋知道自己一动手就肯定露陷,所以任由叶修继续说下去。

叶修却说了一句:“不过说实话,沐秋,你枪玩儿得真漂亮。”

第三十天

半夜。

苏沐秋坐起了身,看着因为进入蓝雨境内,终于能够安心睡一觉了的男人四平八叉地躺在另一张床上。

没有手铐,也没有拿回给他的枪。

这是什么意思?信任他?

开什么玩笑?

苏沐秋将枪口对准了熟睡中的人,对方没有醒。

是真的信任他,以至于放心拿着枪的自己就睡在他旁边。

这样的男人是怎么把当初籍籍无名的嘉世一手扶到如今的地位的?

这么天真。

苏沐秋这样想着,扣下了保险。

第三十一天

苏沐秋捧着杯橙汁坐在公共座椅上。

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喝这东西,但是他妹妹喜欢,他也就下意识买了两杯。

可沐橙又不在。

要不给叶——

去他的叶修,自己都已经跑出来了,还提个鬼的叶修。

昨天晚上因为怕枪响的动静惊动别人,所以没有开枪,他就这样一个人跑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还是说一声吧,事情吹了就吹了,这样想着,苏沐秋掀开了手表的表盖,这是一个微型的通信器,而还没等他再有所动作,通信器里进来了一条消息:“回来,该走了。”

生怕他不知道这是谁,后面还加了一个括弧烟。

······艹!

第三十二天

“看什么?还在生气?”叶修笑着推了推苏沐秋的手臂,“我也是知道了你的身份之后才想起来,你是这方面的天才,绝对不可能不留着什么的,所以又搜了一遍,找到这个通讯器,接了个信号。”

呵呵,你小子也挺厉害啊。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怎么样,厉害吧。”

“······”

“之前以为你不是我们这一路的人,所以没有开口,但是现在你看看,要不要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

“我啊!”

“······滚!”

第三十三天

“军人是国家的利剑,我们进行的是光明,也有黑暗的任务,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个人的生死荣辱算得了什么?!”

“杀人,呵,你还是太年轻,杀个人而已,进了我们这种特种部队,谁的手上没有人命。”

“你是最好的兵,你天生就适合这种生活,离开之后你可以去找这个人,他是我的老战友,现在在东南亚做雇佣兵,你会喜欢这种生活的。”

“苏,你不是因为什么道德问题,你只是厌倦了而已。”

厌倦了吗?

那我的画里,为什么还有烟火和血色。

第三十四天

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你是劫持者,我是人质。

你太天真。

苏沐秋动了动手里的通讯器,轻易地连上了被切断的信号。

他们,该到了吧。

第三十五天

“不走吗?”苏沐秋有些奇怪地看向坐在窗边的叶修,对方依旧看着外面的街道。

“唔,哥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

“他们怎么又追上来了?”叶修指了指外面。

“那就快走吧。”

“好吧,看来他们目前人手还没到齐,没敢动手,不过,老魏也快到了。”

“是吗?”

“沐秋。”叶修突然回头看向他。

“干嘛?”苏沐秋依旧没什么好声气。

“我喜欢你。”

第三十六天

“他们把外面全围上了,”叶修晃了晃手里的枪,“没子弹了。”

“不过他们今天晚上是不敢冲进来了,大概会守到等你出去。”苏沐秋平息着呼吸,探身观察了一下外面,“你不是说,叶家的会议,就在后天吗?最迟你明天也要走了,他们只要拖住你就好。”

两个人刚从窗子翻进来,苏沐秋压着叶修,叶修背靠着墙,姿势就像那天叶修抱着他滚到夹巷里时一样,苏沐秋说完话察觉这个姿势很尴尬,尤其是对方说过那样的话之后,立马要爬起来,却被叶修抱住了腰。

“你别闹!”苏沐秋有点火,说不上是为什么。

“我明天就要走了,”叶修微微抬头,嘴唇碰到苏沐秋的下巴,“你和我一起走吧。”

“如果你留下,别的不说,嘉世是有人看到你动手了的,一定会认为你和我是一伙的,他们拦不住我,自然会针对你。”叶修清亮的眼睛看着他,认真坦荡的喜爱,没有半点遮掩,“跟我走吧。”

“我有解决的办法!”

“你怕我?”叶修翻身把苏沐秋抵到了墙上,“不,你喜欢我。”

“开什么玩笑,我认识你不过一个月,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舍下安定的生活跟你走!还说什么喜欢!”

“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要诚实,宝贝。”

(以下省略六千字捂脸)

第三十七天

“老魏要来了,跟我走吧。”叶修亲着对方光裸着的肩,手还在不安分地挑逗着怀里人还有些疲惫的身体。

“不行,”苏沐秋摇了摇头,转过头看着叶修,“我还有个妹妹。”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那好吧。”

外面屋顶上,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响。

第一天

看到人了,一定安全送到你们手上。

嘿嘿,那是,老夫还不相信你吗?

“你明明受了枪伤,这么明显的证据!”好不容易等对方从昏迷中醒过来,却是百忙一场,对方很是愤怒,“你身为受害人,就不想讨回公道吗?!”

“这是我自己开枪打的,不小心走火了,您也知道,找到我的时候,枪是在我自己手里不是吗?”

“那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劫持你!”

“是我自己愿意跟他走的。”

从警局里出来,苏沐秋坐在公交车上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和背景色融为一体了的软件图标,给对面发了个信息:

秋木苏:人送到,任务完成,钱打到账上就好。

迎风:卧槽!老夫可根本没听说你出手了啊,你干活了吗就拿报酬,不行,报酬必须减半!

秋木苏:呵呵,要不是我,你知道到哪里找你们头儿?废话少说,一分钱都不许少!

迎风:不不不,给你一半就是一半,因为哥也告诉老魏了。(烟

秋木苏:······

迎风:剩下的一半你要的话,就自己过来拿。

······艹!

————————

在构思一篇肉的时候,想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脑洞,所以我准备放到一个奇怪的时间发,赞美万能的存稿箱(๑•̀ㅂ•́)و✧

结尾有没有一种卧槽的感觉(๑• . •๑)

————————
      有亲和我反应这篇没看懂,好吧我有些地方确实没说,主要是缺少叶神视角,这件事从叶神这里看是这样的。
      叶神从嘉世脱离后,叶秋正好也要继承叶家,嘉世怕叶修掌权后报复他们,想把他做掉,叶神有自己暗地里的力量也就是兴欣,他在第一起追杀后就让魏琛来接他,没有解释自己的身份一是因为解释也没用,二是想帮叶秋分担危机,然后魏琛找了秋木苏护送他来汇合,叶修出钱-_-||。
      伞哥当时因为厌倦和照顾沐橙的原因没有出去很久了,这次也不想暴露身份,但是正好,嘉世联系警方给叶神定的名头是偷了他的画,他其实心里还是向往那种刺激的生活的,所以在警察找上门让他配合之后,他转头就答应了魏琛,因为魏琛付钱-_-||。
至于一开始,只能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他暴露双胞胎的事和叶修是一个主意,拖时间,前几次跑路是为了好转入暗处完成任务,奈何没跑掉。最后一次是发现自己居然对他下不了手了,大概是喜欢上这货了,想一个人静静-_-||。
      最后他和叶修划开关系的方法就是等警察到前,给自己开了一枪,别人看来这绝逼是叶神开的枪,人走了人质没用了,但是伞哥在醒过来之后又一味维护叶神,给人感觉他是畏惧对方的威胁,害怕牵扯到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以便自己从这事儿里脱身,你们不要来找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那种,当然他也知道,一旦叶修回去,嘉世也就没心思管这种小事了,那些看到他出手的都被他一枪毙命了,所以这招是用来对付警察的。
      他想得很好,奈何付钱的才是大爷-_-||。

评论(30)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