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_十月开始了

醒醒,起来填坑了。(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旅程

旅程

人生来是一段独行的旅途,即便相逢,终将各奔东西。

 

1.

最早的一班火车带着还没有睡醒的客人,划破还未全亮的天幕,跨入另一个国家的国境。

隔着经度和纬度的时差,叶修打了个哈欠,给电话那边的女孩回着消息,他记得把消息提醒声关了,以防吵到睡着的人。

“我到巴黎了!”还附了一张在圣母院侧门拍的照片。

“正门人太多了,我在旁边的咖啡厅喝了一下午的咖啡,然后在侧门遇到一位矜持可爱的猫小姐。”照片里雪白的猫正对着镜头,金蓝两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单纯的好奇。

叶修笑了笑:“这猫像某些人养的。”

“你想说王先生吧。”姑娘了然地在后面加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求推荐啊,你不是来过这里吗,以前有人对我说过,你们就是在这里遇到的。”

 

叶修第一次出远门是在十五岁,父亲难得的假期,带全家人出国旅游,母亲一下就敲定了地点——巴黎。

“因为巴黎繁华美丽,将古典和现代完美结合吗?”叶秋收拾着东西一边问盘坐在床上玩PSP的双胞胎哥哥,第一次出国旅游还是挺兴奋的少年对自家哥哥的无动于衷选择视而不见。

“为了买买买吧。”叶修叼着棒棒糖回答。

 

事实证明叶修是对的。

女人对于购物的狂热是叶家三个男人无法理解的,尤其是有着一对双胞胎儿子的叶夫人,对于买成对的东西的执着,随便抓住一个儿子,试好了之后就要人家拿两件,顶多颜色不同,叶先生负责掏钱,也走不开,叶修毫无兄弟爱地把弟弟扔给叶夫人,自己靠在店门外,看着人来人往。

国际大都市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气质,如果非要说哪里一样的话,那一定是人流混杂。

白色、黄色、棕色、黑色。

金发、银发、棕发、黑发。

一个黑皮肤黑发的女孩站到了他面前,用奇怪的语言对他说着什么。

叶修无辜地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对方,冲对方摇手,示意自己听不懂,可是女孩还是说个不停,叶少爷就要回身找救援,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同样发音的语言从身侧传过来,寥寥几句就打发走了纠缠不休的外国友人。

叶修侧头看这位“从天而降”的“英雄”,浅褐色的头发,黄种人偏白的肤色,叼着一支烟,手里夹着速写本,身前挂着单反,大概二十岁不到的大男孩在叶修东方人的审美中,有些俊秀得过分。

他冲叶修眨了眨眼睛,又走入了人潮中。

 

2.

叶修和“买买买”大队走散了,机智的叶宅男一点都不想走动,直接坐在了路边,等他们回头来找他。

叶秋没有说错,巴黎是个美丽繁华的城市,在人类文明中最为疼痛的两次世界大战后,她依旧保留着的:圣心堂、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等等。

这里是启蒙思想的起源地,伏尔泰、卢梭甚至是拿破仑。

这里曾经是强盗的聚集地,英法横扫世界掠夺的证据,至今仍然陈放在他们的博物馆中。

这里也曾经是战火纷飞后的疮痍之处,德国人来到这里,占领这里。

有一个故事传说,德军在撤离时曾经在巴黎埋下了大批的炸药,一旦军队撤离,留下的人就炸毁这里。但是被留下的德国小伙子坐在按钮旁,看着这座城市,惊叹着,沉醉着,无法按下那个按钮,直到最后。

《达芬奇密码》中郇山隐修会将圣血倾入圣杯,两座金字塔守护着门,大师的杰作划下玫瑰线,主人公跪在壮阔的星空下,想起玛丽·肖维尔的话:

有朝一日,你终会明白。

好吧,他一点都不明白。

叶修支棱着下巴看着站到他面前,挡住了他头顶上星空的男孩,他弯腰看着他:“介意给我让点地方吗?”

 

一杯据说从演唱会供应处拿来的免费啤酒,速写本不见了,换成了一把小提琴,背在肩上的琴盒里,在叶修看着他的时候,挑了挑眉:“未成年人不允许饮酒。”

“你成年了?”

“刚好十八岁。”

“你拉小提琴?”

“不不不,这只是业余爱好。”

“那你画画?”

“那也是业余爱好。”

“······”

“我是个旅行家。”

“呵呵。”

 

“那时候我觉得你哥就是个骗子。”

“那后来呢?”不用看他都知道,女孩一定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了。

后来?叶修拉了拉有些滑下去的外套。

“高级了一点,”喝了一口热水,“诈骗犯。”

 

骗子苏沐秋,真实职业是个留学生。

年纪轻轻就独自一人身在异乡,没有半点少年人的青涩彷徨,一言一笑都带着风声和光彩,热情开朗得一点都不像是个孤儿。

“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子?”身在巴黎身上却没有半点这个城市的香水味的男孩不以为意,“他们很爱我,留给我足够的财产和一个可爱的妹妹。”

“人和人总要分开的,他们只是离开得早了一些,我的思念也只是提前到来,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需要为此增生负面情绪的事。”

“相遇就是缘分,我送你一支曲子吧。”少年起身拿出琴,站在巴黎街头的街灯下,从叶修的角度看上去,亮极了。

《引子与幻想回旋曲》,法国小提琴家圣·桑的作品。

直接进入中段的西班牙舞,有着西班牙舞曲一贯的狂热奔放,大段的插曲琶音之后还不等进入真正的高潮,又转到了另一首曲子上。

《流浪者之歌》,萨拉萨蒂。

有悲伤也有欢乐,讲述流浪的吉普赛人在雨夜的遐思,没有家的人忧郁又刚强。

都是要求有极高的演奏技巧的曲子,萨拉萨蒂本身就是炫技派,这两首曲子都是由他演奏的,叶修却从没听过有人把这两首曲子衔接起来的。

就在有人驻足了的时候,任性的演奏者又把曲子从大段的滑奏、跳弓、拨弦中转回到了《回旋曲》。

仿佛那样的悲思和欢乐都只是随想中的一个插曲,一段即兴。

是个风格华丽的家伙,叶修叼着从苏沐秋那里抢来的烟想。

苏沐秋却在曲终之后收起小提琴,冲他挥了挥手,再一次回到了人流中去。

 

3.

在那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叶修都没有再提起过这个有些古怪的少年,因为他回国了。

只是偶尔被迫去上钢琴课的时候,路过隔壁的小提琴班回想起那么一个,在巴黎街头和他聊了整整三个小时,看到他的家人找来了之后才离开的人。

想到那一段插在《引子与幻想回旋曲》中的流浪者之歌。

 

在去大学报告之前,他独自一人去欧洲旅行了两个月,一反他以往只要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作风,为此叶秋盯着他看了半天。

在最后一班准备回国的飞机误点时,无奈地看着一大群中国游客用他熟悉的语言大声喧哗着,吵闹着,抱怨着,引来四周的瞩目,身边同样等待中的女孩为同胞的言行羞愧地垂下头,和她低声闲聊的外国小伙子在询问她的国籍时,她只是支吾着应付了过去。

叶修这两年有了抽烟的习惯,但候机大厅是公共场所,禁止抽烟,他无聊地四下打量,看到了角落里一架钢琴。

 

钢琴版《梁祝》。

异国的候机厅里传来熟悉的乐曲,吸引了几乎所有知道这首曲子的人的注意力。

弹琴的少年身边还放着行李箱,一身风尘扑扑,头发都没有梳好,却有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刻骨缠绵的情曲由这样青葱的少年弹来,一样的曲调,总有些不一样的意韵。

一种,稚嫩的,热烈的,宽容的,温柔。

 

叶修拖着行李箱回到自己之前的座位时,他身边的座位上,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子,热情的外国男孩又问起他同样的问题:“你来自哪里?”

“中国,”那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回答,“我是中国人。”

 

4.

如果人是造物,那么会不会有人,和我有着一样的灵魂?

叶修对于鬼神之说一直是敬而远之的,额,如果不算上他心仪的荣耀女神的话。

不过他是相信人与人之间有着微妙的缘分之说的,比如他和苏沐秋。

其实真说起来,他们只见过三次,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几个小时,但是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之后,他的邮箱就渐渐开始被这个“陌生人”填满了。

苏沐秋毕业了之后,一半时间放在专业的学术上,一半时间都在走,四处走,一如他当初诉说的那样,做一个旅行家。

他会发各种地方的照片和各种心情给叶修,这让他大学四年里没有女朋友的日子半点不受瞩目,因为他们都以为他有一个大学到国外去上了的女朋友。

很粘人,隔着半个地球还要每天都要发邮件过来。

叶修一开始听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想了想那个人听到这话会有什么表情,顿时笑了起来,结果舍友一脸“烧死现充狗”的就走了,没留给叶修解释的时间。

后来舍友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之后,依旧坚持称之为“你家那位流浪姑娘”或者“你的吉普赛女孩”。

叶修听了哭笑不得。

 

他们是朋友,再贴切点说,是“笔”友。

但是有些东西却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当你把一块生姜扔在窗台上不去管的时候,也许它会自己慢慢抽芽,甚至开出花来。

叶修在看到苏沐秋新发来的邮件中,一张照片,美丽的外国女孩靠在他身边,笑得像是四月的花,眼里是藏不住的暖意和爱慕。

他暂时停留的德国小镇,寄宿的人家的孙女,可爱的姑娘,苏沐秋是这样描述的。

叶修知道他有一个妹妹,十分漂亮,他很疼爱自己这个妹妹,所以对类似年纪的女孩都有种光环渲染状的迁就和赞美,但是他也知道什么是分寸,并不逾越这道朋友和恋人之间的警戒线。

可是,有的东西是挡不住的。

突来的雷雨、爆发的雪崩、复活的火山、向光的飞蛾,滋生的爱恋。

何况,苏沐秋,是这样一个人。

 

5.

叶修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大概就是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徒步走过漫长的小路,拖着行李箱站在完全陌生的巴洛克风格的小镇里,敲着信件中所说的小楼的门,对一脸惊讶的德国老太太说:“苏沐秋。”

也许语言不通,但是名字的发音,总不会错的。

同样,也许消息没有接通,但是只要是这个人,心情,不会错的。

在看到他时,苏沐秋那一刻惊讶欣喜到恍惚的表情,让他知道,他决定的事,不会错的。

他给了扑过来的人一个拥抱,和初冬寒冷空气中,一个微微发热的吻,落在他唇上,不需要过多的语言。

 

叶修离开家前去见了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并不是个迂腐的人,早年也曾经作为外交官在外行走,对于一些事情看得其实比他那个出身书香世家的母亲更开,他在知道儿子的打算之后没有生气,也没有动用行政手段把他关起来,相反,他说:“我的儿子我了解,你是决定了,想清楚了才来找我的,把生长得不一样的枝桠砍掉这种事我从不会做,可是,你要知道,你去了,可能会一无所获。”

国内的确对于同性相恋的人并不宽容,不过他们的最大阻力在于世俗和后代问题,而国外虽然风气开放,对于孩子没什么执念,反对者却更为强烈,因为信仰问题。

之前还一脸慈祥的老太太站在门口,满是皱纹的脸激动地抽动着,用叶修也能听懂的英语,一字一句地说:“同性恋者,是违背神的意念的,是亵渎,是要下地狱的!”

被扫地出门的男子一点都没有因此而低落,他还是保持着见到叶修时高昂的心情,面对这位坚定的天主教信徒,只是有些抱歉,但有些事并不会因此动摇。

“夫人,我想我愿意两个人一起去地狱,而不是孤身一人上天堂。”

说这句话时,苏沐秋抓着他的手,紧紧地。

 

叶修突然很想把这一刻,这件事告诉他依旧忧虑的母亲。

妈妈,你看。

这就是我爱的人。

 

6.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

“哥也吓了一跳好吗?”叶修觉得有点冤,“你哥说是喝杯咖啡见个人而已,哪知道把你叫来了。”

“秀秀那天回去之后,声称三观破碎重塑,从此拜入我教大门,再也没有出来过。”

什么邪教?

“FFF。”

哦,你们不是说不烧真爱的吗?

“······”

 

他和苏沐秋从德国走到意大利,一杯咖啡还没喝完,进来两个漂亮姑娘。

其中一个和苏沐秋长得可像。

她叫苏沐橙。

小姑娘应该是有所了解,见了他虽然惊讶,但是也有心理准备,另一个女孩则完全在状况外,问起叶修和苏沐秋的关系,心里的预备答案莫约也就是:同学、朋友、同行者之类。

叶修心里的预备答案大概是:朋友,当然如果掉节操一点,鉴于苏沐秋这人三不五时的抽风,也许会是妻子(wife),丈夫(husband)这个可能性很小,或者是伴侣(companion或者;partner)。

而不走寻常路,喜欢新意,往《回旋曲》里插《流浪者之歌》的苏沐秋回答:“爱人,以及家人。”

Lover,family.

 

“真是够了,不想和你说了。”女孩愤怒地发了消息过来,拒绝再深谈下去。

不过过一会儿,她还是发了消息过来:“我下一站应该是哪里?”

她在重走当年叶修和苏沐秋一起走过的路,那段,她不知道的时光,虽然没有也不可能再重复这段旅途,但是她想去看看,他们曾经看过的风景。

 

7.

苏沐秋把叶修扔给妹妹,自己先回了一趟巴黎,苏沐橙偷偷告诉叶修,他在离开前问苏沐橙,一对戒指怎么样?

叶修表示:“我有点难以信任你哥的审美。”

苏沐橙表示:“我哥这辈子审美从来没有出过错,包括看上你这件事。”

“虽然你脸皮厚了点,说话嘲讽了点,人懒了点,还不太听话。”

“谢谢夸奖。”

他还记得出门前苏沐秋躺在床上,汗湿的头发粘在脸上,白皙的脸上红得艳丽,呼吸掠过他耳侧,毫无隔阂的亲昵。

“等我回来,给你个惊喜。”

“苏沐秋你能别开口就立flag吗?”

“那么,再来?”

 

半个月后,巴黎发生了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暴动。

 

8.

“你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出门了,记不清了,当时我们都是随意走,在车站恰好看中哪个名字就去哪里。”叶修哂笑,“你也大可以这样,随着你的喜欢,不过小心点,外面这阵子有点乱。”

其实叶修的确不太记得了,那个时候,他看的更多的,不是风景,而是身边的人。

而且自那之后,他就没有再出门过了。

他果然还是个宅男。

 

9.

“到了吗?”

“到了。”

叶修摸了摸靠在他身上睡了一路的人的脖子,帮他把盖在他身上的自己的外套收起来。

“是沐橙?”刚睡醒的苏沐秋含含糊糊地问。

“用你的手机聊的,当然是她了。”

“你没暴露吧?”

“当然,你说好要给她一个惊喜的。”叶修说着把手机放到苏沐秋的上衣口袋里,苏沐秋揽着他亲了一下:“毕竟你这个死宅,自从拿了我的戒指之后就没再出门了。”

“啧啧,走走也要停停啊,休息够了再出发不是吗?”

“不和你说,到站了。”

 

这是一段孤单的旅程,但是当你寻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你就到站了。

————————

看到粮仓君的《万水千山走遍》开的脑洞,摸个鱼(づ ̄3 ̄)づ╭❤~

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小清新过了_(:з」∠)_。

————————

额,靠结尾那段是巴黎出事,灵感来于近期的事,人啊,听场演唱会都会出事啊,好吧不说这些,但是伞哥没事儿,只是吓到了叶修和女神,所以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宅男叶一懒就不想出门了,这次是被伞哥拎出来找女神的(・ิϖ・ิ)っ也许顺便开始三个人的旅程。

最后,你到站了吗?

评论(20)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