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一程风雪 37

37.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众人赶到玉龙关时已是夏末,玉龙关黄沙大漠,丘陵相叠,漫漫无尽,后倚崇山叠嶂,地形简单也复杂,往北去便是蒙国,往东则是复仆,据三国交界奇险要塞,而持天下英雄令的群英会则在三者都涉及也都不能真正主管的灰色地带——录镇。

       蒙国领头的是一个专修密宗的和尚,端的是宝相庄严,眼带慈悲,难得的是此人为了修习佛学还学精通汉学,与荣国诸人交谈并无阻碍。喻文州对外一向温和有礼,和他暗藏机锋地来往了几句,等转了一圈的叶修回来就很是心安理得地退后,把交涉的位置让给了叶修。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位禅师,笑了:“看来我们这次可以完全不用担心收不住手了,出家人慈悲为怀,蒙国以大师为领头,倒是很有和平相处的诚意啊。”

       这话落在挑起这桩比斗的蒙国头上,在场耳力都不错的纷纷笑了起来。

      “阁主阁主,我现在是真觉得,礼部的找叶修来带这个头实在是太明智了,不说别的,就冲他这张嘴,实在是太解气了,这段时日被他和苏沐秋两个人气得火气全找补回来了。”

      “少天,坐好,那位禅师是听得懂汉话的,咱们多少收敛一点,体谅体谅。”

     “我说,喻阁主,你这话说的,咱们要说收敛,叶使才要体谅体谅。”

     “肖门主这话就不妥了,叶使的话可是句句属实,实话实说罢了。”

     “真相伤人啊,张副。”

       苏沐橙往后退了几步,靠在楚云秀耳边小声道:“我觉得我们还是离他们几个远一点,明明秋天还没到,一阵凉气森森的。”

        楚云秀耸了耸肩:“这么多天了,还没习惯?”

      “我觉得我永远习惯不了。”

 

       虽然蒙国的普多禅师表情祥和,但是他身边的蒙国汉子显然不这么想,看向诸人的目光总带着挑衅和敌意。

       蒙国人大多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喜食牛羊肉,身上有种驱散不去的味道。对嗅觉敏感的苏沐秋来说,靠着他们坐实在是不太舒服,神情就总有点恹恹的,虽然出于礼貌没有掩住口鼻,还是尽力离他们远一些。他右手边坐的是江波涛,但是江波涛因为周泽楷找他,已经起身到那边去了,孙哲平和李迅他们根本就没来,没人说话,北方膳食又实在不合胃口,总而言之,很不高兴。

       偏偏就有人在这个很不高兴的端口上找到了他头上。

       那边几个饮酒推搡大声说笑的蒙国人,借着醉意,一个居然靠过来,手中拿着牛角斛,口齿模糊一起叽里咕噜的话,苏沐秋听不懂,但是不代表他看不懂那人的神色听不出他的语气,苏沐秋眯起眼,神色冷了几分,摇了摇头,推开那几乎伸到他嘴边的酒杯,那人见他推辞,大声说了几句什么,身后一群人应和着笑起来,声音大了,惊动坐在宴席上的众人,苏沐秋回头对荣国席位上的众人摆摆手,示意无妨。

       随之长身而起:“既然蒙国的朋友想要喝几杯,在下也不是不能奉陪,只是好酒不宜多饮。”说着敛袖持壶将自己面前的铜盅满上,“苏某且做一杯之陪好了。”

       言罢持盅抬手,一口饮尽,斜杯口向众人示意,然后将空杯在手上转了转,突然笑起来,手上一个用力,真气贯透,生生将那铜质的酒盅震成了粉末,任铜沙从指缝间流泻落地。

       那些笑到一半的蒙国随从仿佛被人卡住了咽喉,瞬间寂静无声。

       苏沐秋也不在意他们的反应,得了清净便又坐回去,继续恹恹地等散席,一边想着早知道就像孙哲平他们那样干脆不来了。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吃得下去吗?

 

       就在苏沐秋对招待的饮食深深的怨念中,比斗一场一场进行了下去,那些小国都是不过是看在蒙国的面子上来走个过场,真正的比斗还在几个大国之间,最后就在荣蒙两国。

       叶修并没有上场,全程就坐在他的位置上,和坐在他旁边的普多禅师说话,当然,这位起初还想和他讨论讨论人生大道,我佛真理的禅师现在已经不愿意搭理他了,一见他来就闭目养神。

       叶修托腮看着场上,深觉无敌太过寂寞。

       荣国最后的胜出虽然有些艰险,但他们之前已经做了最周密的布置,结果也一如他们所设想的那样,蒙国被从头到尾一直陷入连环陷阱和煞阵中的第一勇士结束后很是不满愤怒地冲他们吼着,无非也就是不敢和他拼个高下,用陷阱手段,荣国人太过胆小卑鄙之类的,经过译官的美化,剔除了其中一系列不文雅的说辞,依旧不甚中听。

       叶修呵呵一笑:“能够用三分力解决你们,为什么要用四分力?”

       译官擦着冷汗解释过去,对方暴怒之下猛冲过来!对着叶修面门就是一拳,叶修一动都不动,上身后仰,躲开这一击,抬膝对着对方大开的中腹一击,来人不愧是蒙国第一的勇士,伸手招架住,哪知叶修借着这一击的力,整个人以此为中心凌空而起,右腿猛扫,一脚踢中他侧腰,将那两百斤左右的汉子踢出三丈开外。

       旁边喻文州对着连忙将那人扶起来的蒙国众人笑道:“在下奉劝您还是不要对我们的使官出手,他是我们荣国的第一人,他一直没有下场,是因为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能够用三分力为什么要用四分力呢?”

       他的笑意依旧温和有礼,端方君子,俊雅如玉。

 

       荣国胜了,回到玉龙关内的众人免不了要好好庆祝一番,心里也很是欢喜的苏沐秋正要放开了闹一场,却被苏沐橙拉了拉袖子,然后说了一句:“哥哥,我和秀秀在一起了,你看秀秀好不好?”

       好,怎么不好,好极了。

       叶修推了推床上棉被裹起来的小山,啧啧感叹:“喂喂喂,老苏,你这是闹什么呢这是,妹妹总要嫁人的,对方虽然是个女孩,但是楚云秀也不错,你这是哭了怎么着啊?还躲在被子里,苏沐秋大爷,你还记不记得你今年多大了?”

      “再过几个月就三十了啊,苏沐秋。”

       苏沐秋一把掀开被子跪坐起来:“这和小橙要嫁人有什么关系!!!让楚云秀嫁过来吗?!!!”

       叶修看着他捂得发红的眼睛和鼻子,刚刚在苏沐橙面前还撑着很得体的样子,问了两个人的打算,让苏沐橙安了心,回头就把自己埋起来了。

        这人啊······

      “烟雨楼离不开她,等小乔能主事,沐橙就嫁过去,你不能让沐橙陪你一辈子啊。”

      “我也没想小橙陪我一辈子,只是,烟雨太远了!要是有人给小橙委屈受怎么办?!”

      “得了吧我说,有人给她委屈受?!不说楚云秀那也是护短到极点的脾气,就是沐橙她自己,谁敢给她委屈受啊!”

      “可是小橙毕竟是个女孩子!”

      “人楚云秀也是女孩啊。”

      “你到底站哪边儿啊?!!!”

        叶修无奈地看着他,伸手把人抱进怀里:“这不是看你舍不得,和你抬杠让你消消气吗?”说着拍了拍苏沐秋的背,“总有这么一天的,又不是不回来了,见不到了,再说还有哥陪着你呢。”

     “别难过。”

 

       好不容易安抚好苏沐秋,叶修翻了个白眼:“沐橙这才要嫁人你就难过成这样,要是哪天哥先走了,你怎么办?”

       苏沐秋揉着发酸的眼睛,听叶修问,手上动作停了下来。

       重逢的近两年时间里,他们谈过很多,唯独从来没有提过这个问题,彼此都回避着,倒不是逃避或者伤口不能揭,只是不愿意去想那样的事,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生老病死。今天借着这个时候,叶修先开了口,苏沐秋慢悠悠将早就想好的想法说了出来。

      “虽然我比你大,但是要是真的你先走,那个时候我也应该老得也差不多了,”苏沐秋抬眼看着叶修,本是不满纠结的脸色恢复平淡,只是眼角还带蔫蔫的红,“你这么懒的人,走慢点,黄泉路上打个瞌睡,醒过来的时候,我也就找到你了。”

 

       回杭城的路上,苏沐秋应了楚云秀的请,去烟雨看看,徘徊了些日子,等终于回到杭城时已经开春,杭城早春风雪初霁,雪后虽寒,但太阳出来,也有暖意照人。

       一行人打马从老街过,突然不知谁家大胆的江湖女侠,从楼上扔了绢花下来,正落在苏沐秋身上,待他转身看去,一群倚窗而笑的女子中分明有陈果和唐柔,但是扔花的姑娘却不认识,那姑娘显然是认识他的,见他看过来,放声唱起来: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突然那姑娘停了停,“不对不对,是也不羞啊~”

      “也不羞”谐音的“叶不修”面对人家的调侃,也不生气,扬声回应道:“放心,断没有无情弃的那天,老板娘,可以回去了。”

        说着就马上拉住苏沐秋的缰绳:“你说是不是?”

       苏沐秋甩了甩马鞭含笑回道:“是,可以回去了。”

 

       一程风雪尽,春复来,陌上花开,当可缓缓归。 

————————————

完结




评论(37)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