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36

36.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喻文州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各位,适才我和几位当家都商量过了,谁来领这个头,王堂主推辞,那么,便由在下主事,在场的可有异议?”

      “就你了就你了!”

      “没什么异议,你们看着办就好。”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正好由你们去管,我们听着就是。”

      “嗯。”

      “不是这样,我虽然添为主事,但是真正主掌此次事宜的,是礼部派来的一位使者。”喻文州摇了摇头。

      “当官儿的?!”唐昊顿时喊了起来,“让我们听一个书生的?!”

        众人顿时都不说话了,书生懂什么?让他们听一个书生的,这怎么行?!

      “不,据说,此人是礼部尚书亲点的,还费了不少力气,说是,一个懂行而且十分内行的人。”喻文州边说边沉吟,目光转向正在和楚云秀窃窃私语的苏沐橙。

       众人见了他的神色,也马上想到了一个人,齐刷刷看向苏沐橙,不会吧!

       就在苏沐橙无辜回望的时候,大厅内侧的偏门帘子被撩起来,一个人很是没精神地走进来,打着哈欠将手上的一叠东西分发到每个人面前,又懒洋洋地坐到主位上,叼着烟:“这些都是武盟给的,关于各国使节和高手的消息,包括他们的生平习惯,武功套路,你们拿回去看看,配合的事,等全部安排好再说。”

     “我操!!!你谁?!!!”

     “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是说回家了吗?有完没完了!”

     “就是。”

     “礼部的怎么把你给找来了,搞什么这是!”

     “你不会又要重出江湖吧,都第二回了,你以为金盆洗手是闹着玩的是不是。”

     “讲不讲理了!”

      某人用烟杆敲了敲桌面:“都给哥闭嘴!”

       众人噎了一下,某人愤愤拍桌:“你们以为我愿意啊!赶了一个月的路,才到家,连床都还没铺好,就被老头子撵出来了!礼部尚书那个老狐狸,和老头子说什么,为国尽忠,老头子这辈子就认这四个字,二话不说允了!”

      “我丑话说在前头,这次我连兵器都没带,绝对不会替你们下场子的,你们自求多福!”

      “你不是使官吗,还能上?!”

      “十三人,的确有后备一人,说是防止意外发生。”喻文州适时解释道。

     “最好不要。”叶修掀了掀眼皮。

     “当然不会!!!你想上场都没门!”

       众人包括方锐都愤愤地拿了东西走人,去看安排的地方,只有苏沐橙走到了他面前,双手背在背后,弯腰看他:“你居然连我和哥哥都没告诉。”

     “我也很意外啊。”

     “怎么样?还继续吗?”

     “你说呢?”

     “不过这样一来,哥哥倒是不用和方锐一间了。”

      “那是自然,对了,你和楚云秀一块儿,告诉你哥了没?现在朝夕相处的。”

      “唔,等等吧,等这次赢了,大家都高兴的时候告诉他。”

      “嗯,让哥有个准备,想想到时候怎么安慰他。”

      “那就拜托你啦。”

 

       其实问鼎阁这样大的地方,多的是安排来人的客房,但是众人还是安安稳稳两人一间,一点不浪费地方。

       蓝雨只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本来喻文州想把卢瀚文带来见见世面,但是卢瀚文却推说有事,要去微草找人单挑定孤枝,别的人又走不开,喻文州最后只带了黄少天和一个蓝雨的厨子来,说是吃不惯北方的饭食,到时候到了关外更受不了,事实证明他果然有先见之明。

       肖时钦一人前来,戴妍绮软磨硬泡缠了他很久,最后他谁都不带,彻底断了她的念头,同样一人前来的唐昊则是认为不必多带一人碍手碍脚,反倒是一向带着徒弟的王杰希这回没有带着高英杰,而是带来了一个久违的面孔。

     “老方啊——”

       方士谦笑得谦和,对相熟的人打着招呼,王杰希淡定地坐在一边,无视所有人好奇询问的眼神:“英杰是要承担起微草的,趁我不在的时候,让他主事,练练手也好。”

      “哦,我还以为你这是怕自己前脚走了,后脚某些人又跑了呢,才这么一步不放地看着他。”

      “叶前辈说笑了,人是看不住的。”

      “嗯,打断腿才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你够了!别乱出主意成不成,退了又回,回了又退的,我看苏小哥儿才要打断你的腿呢。”

     “呵呵。”

       周泽楷一如众人所猜测的那样,把形影不离的江波涛带在了身边,孙翔一句话都不说,坚决地离他们俩的房间远远的,和曾经的副手肖时钦住到一处去了,张佳乐带了孙哲平,方锐看了看剩下的人,两个姑娘肯定是住一起的,比起在呼啸的时候就很不对口味的唐昊,他毅然决然地抓住了李轩:“李轩咱俩一间吧。”

       李迅看着自家阁主被方锐拖走了,只能耸耸肩和唐昊住到一处。

 

       苏沐秋将苏沐橙那儿都整理好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带来的衣物,一些手稿,撑开背阳处的窗,通风,屋后葱葱的竹木倒是给这炎热的天气添了点阴凉,北方的天气倒不似南方那样炎热,只是更干燥,看到后面不远处有水井,便准备取点水撒在朝阳处,却突然被人敲了敲窗,来人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但是这一片人来人往,不时有些仆从走过,便没有在意,听人来敲窗而不是敲门,苏沐秋挑了挑眉,走过去。

       还没等探出去,一股熟悉的烟草味入鼻,顿时了然,也不推窗了,隔着窗户,慢悠悠地问道:“你怎么混进来的?”

       窗外某人低声含笑:“嗯,从后院小门来的,我看了看,风声不算紧。”

       说着,窗子被从外面拉开,叶修把手伸进来,懒洋洋地问道:“咱们扯呼不?”

        苏沐秋看着那近两个月不见,勾着嘴角,叼着烟斗的人,笑意渐渐盈眸。

 

       其实被招来的都是一家主事,武功出众,所谓磨合就是不断交手配合,叶修简直就是现成的陪练,而且他精通各门兵刃,千机伞他说是没带,其实早被叶父收拾进他的包裹里了,但是这种被称为“散人”的路数独此一家,用散人过招无益于现在的局面,所以叶修的千机伞带了和没带没什么区别,他都是需要用什么兵刃就用什么的。

       苏沐秋这阵子倒是因为苏沐橙天热吃不惯北方的食物而吃得很少,忙着和蓝雨带来的南方大厨讨论如何换着方儿做些开胃的东西,至少他现在在黄少天的眼里就相当于零嘴吃食,这边端着凉茶凉糕走过来,顺手抽了叶修手里的烟,往他嘴里塞了一颗酸枣:“不许再抽了。”

      “我说沐秋你和王大眼混久了学坏了,他的话夸张太过了,纯属报复哥,抽点烟而已,哪里就那么容易得病!”

      “方先生和张先生都这么说。”

     “他们都是心脏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叶修这边说着,颠了颠手中石子,就冲着场上人的空隙打过去:“翔哥儿,慢了一步。”

     “叶修你叫谁翔哥儿!!!”

       哥儿是北方亲近的人或者长辈叫晚辈的,虽然说叶修的辈分的确比孙翔长些,但是孙翔怎么听都不舒服,每次被叶修刻意叫了,都会跳脚。

     “所以你太嫩啊,被人叫一句就跳起来,万一对方更轻视地叫你呢?”

     “那他也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苏沐秋淡淡地接上。

     “我们有带译官的。”叶修一脸严肃。

     “译官又上不了场,总不能这边打着,场边儿上译官还在喊着,‘孙翔大侠,刚刚对方说,你是乳臭未干的小子!’这样吧。”

     “这绝逼不行啊,太丢人了。”

     “所以说。”

     “你们两个够了!!!”

     “嗯,今天有进步,忍到现在才爆发。”叶修老神在在地点头,看上去很有点尽职的意思。

     “确实。”苏沐秋淡定地抿了口茶。

     “前辈也不要欺负孙翔太过啊。”江波涛笑着意思意思劝了一句,没什么诚意。

      “小江啊,我们这是帮你们轮回磨他的脾气呢,劳苦功高,你们轮回考不考虑回报点材料什么的?”

      “前辈说笑了,大家都是为国尽忠。”

      “啧啧,这太极打的。”

       孙翔眼看着就要爆了,肩被人拍了拍,回头就看见周泽楷俊美的脸:“门主你看他们!尤其是副门主,居然还和叶修那家伙聊得起来!”

       周泽楷想了想:“嗯。”

       孙翔算是明白了,和周泽楷告江波涛的状还不如自己出头:“叶修你有种来单挑!坐在旁边说什么风凉话!”

       叶修把枣核吐到桌上,伸手去捞被苏沐秋放到一边的烟杆,结果被苏沐秋不轻不重地打在了手上,嘴里又被塞了一个酸枣,越发郁卒的叶修叹了口气:“这么多天都在让你们配合配合,你现在来和我单挑?孙翔我说你长进呢?”

       说着叶修看了看周围,走到场边的武器架上随手拿了长矛回来,颠了颠重量,转身看向还坐着的苏沐秋:“呐,要不要来搭把手?”

       苏沐秋闻言放下手中茶盏,站起身,慢悠悠走到叶修身后位置,面朝孙翔和周泽楷,袖中双枪滑到手中:“好,输了的管饭。”

评论(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