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35

35.

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你们这些年江湖上的孩子全是男子相恋,我也算是看明白了,”秋娘很是幽怨地抬眼,她那张分不清年岁的面容有成熟女子的风韵,也有少女的俏丽娇憨,宜嗔宜喜,扣人心弦,她是个美丽并且懂得表现自己的美丽的人,一举一动都端庄不失风情,“何况,秋儿和橙儿都是同性相恋,没有后代,也让皇上不再存疑。”

      “我算了日子,就知道这孩子的脾性,一旦能动就会出来,一个悠不住就要出岔子,才让你在南山守着,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秋娘说得口渴,取了茶杯喝了口茶,“如今他能过的好,我便再无所求。”   

       “何况各国重武之风已成,当年叶侯爷驻守边疆,十余年光阴,蒙国被连下七城,再不敢掀起战祸,却仇恨深重,先帝被蒙国人重伤,才岁数难久,心里也是不能不恨,这二十多年来,两国纠结何其之深,蒙国一向认为,当年输给我荣国,非战之罪,只是荣国用兵险诈,这次趁朝局未稳放言问天下九州十六国,谁是英雄?”

       说到此处,这个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轻蔑地一笑:“豺狼虎豹,天灾人祸,凭蛮力和那点草原狼的狡诈机敏,想问我荣国谁是英雄?就算新皇再怎么温和也会冒火气的,我只是派人在蒙国说了那么一两句,他们就按捺不住了。”

      “天下英雄令,聚天下英雄,也可算,是我为秋儿这十年的一个补偿,你看他可会喜欢?”秋娘满是期待地看向方士谦,方士谦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嘴角,苦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论江湖名望,秋儿必然不会在此中,但是橙儿一定在的,另寻个名目让他一块儿去就是,”秋娘很是开怀地点头说道,“至于橙儿,云秀虽不曾见过我,我却是见过她的,是个知冷知热,体贴有担当的女孩儿,楚妹妹临终时对我说了,她对我有大恩,两个孩子也是真心的,有她哥哥在前,我倒是看淡了,随他们去吧。”

        说完,秋娘看着方士谦,道:“士谦,你是个聪明孩子,必然明白秋姨为什么和你说这些。”

      “士谦明白。”还能是为什么呢?将其中的轻重厉害都告诉他,是为了让他将这件事永远烂在肚子里,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如今对此事的知情人只剩下他和她两人,一个聪明人懂得如何从根底上断绝一些事传出去的可能,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杀人灭口,还给他卖了一个人情,让他日后顾念着苏家兄妹。

       何况,她将这些告诉他,也是为了告诉他,她有怎样的手段和势力,纵使她不在了,那些身后的安排有多少?

       先皇病逝,天下英雄令,苏沐秋死而复生,当年张太医的远走和自己不曾入宫,一切太过巧合,纵然不说,他多多少少也知道,这一切怕都是眼前这个女子的手笔,就为了护住自己的孩子。

       方士谦一生敬仰天地,正面皇权,尊重敌手,唯有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女子,谈笑机变,为目的可不择手段,让他心生寒意。

      “先皇去了,必是也容不下我活在世上,这一见莫约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先皇在世时用我却也忌惮我,想来现在就是士谦看我,也带几分寒意吧,”秋娘轻抚垂在身前的长发,毫不在意,“所以说,人啊,太聪明也不好,士谦你和秋姨相交多年,秋姨最后劝你几句,难得糊涂,有些时候,想太多反而不好,等你都想通透了,又舍不舍得?人生苦短。”

     “我倦了,你去吧。”

       秋娘起身走到楼边倚窗而望,见方士谦走到门口时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忍不住掩嘴而笑,回身对她那缩在暖垫上的白猫儿道:“这孩子今儿可是被我吓得不轻呢,囡囡,不过现在他家中应该有一份大礼等着他了,我刻意不把王家小孩儿来了的消息告诉他,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你觉得,他可会欢喜?”

       猫儿摇着尾巴,咕噜噜睡得安详,她走过去把猫抱起来,“囡囡,我终于可以安心去见相公了,不知道他见了如今的我,可还认得,二十多年了,我都老啦。”

       说着便坐到镜前,打量自己的妆容可有不妥的地方,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从妆台的底层取出一个小盒子,服下里面的红色药丸,将猫放到地上:“玩儿去吧,我要休息了,这些年可累坏我了。”

       将自己收拾妥当,她便又回到床上,拿起那本被放下的书,书上用秀丽的小楷写着《百家姓》,看着看着,她眼前模糊起来,恍惚又听见那朗朗的童声在耳边:“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苏秦尤许——”

      “错啦秋儿,是朱秦尤许。”

 

      “错啦哥!是朱秦尤许!”苏沐橙指了指苏沐秋随手写下的东西,苏沐秋丢下笔笑了起来:“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小的时候,娘亲教我念《百家姓》,我总将朱记成苏。”

      “哥哥还记得娘亲的样子吗?”

      “其实也不是很清了,但是我记得,娘亲笑起来很美。”

      “也挺好,毕竟我对娘亲和父亲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兄妹俩沉默了片刻,苏沐秋先打破了沉默:“武盟来的消息,天下英雄令的事,邀你和方锐同去,差不多日子就要启程了吧。”

     “哥哥你也要同去的,那上面写了,若有必要可携一人,哥哥,你可是我必要的呢。”苏沐橙亲亲热热地抱着自家哥哥的膀臂,“虽然我觉得这一条完全是为了照顾周泽楷把江波涛带上。”

       苏沐秋失笑拍了拍苏沐橙的头:“别这样说,小周其实只是不爱说话,要真说,也不是那么难懂。”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知道,只不过总有会错意的时候啊。”

     “不知道这次都有谁,方锐反正肯定是见不到林敬言了,林敬言在霸图转了文职,现在都是打理霸图内务,听说我们要到潞城武盟的问鼎阁去住一阵子,然后去往玉龙关,那里是荣国,蒙国和复仆三国交界之处,聚十六国武林绝顶高手,世所罕有的盛会呢。”

      “武林虽大,但是这十三个名额里有谁,都能有个大概的推测,出入不会太大。”

      “我也这样觉得,如果叶修不走,肯定有他的。”

       苏沐秋闻说到叶修,笑意清浅,说来叶修走了也有月余了,把手上的事全部做完之后,空闲下来,顶着这盛夏炎炎的日头,蝉鸣声声里,自己居然,想他了。

 

       三人在陈果不断的絮叨嘱咐中上了马车,自从叶修辞位离去就有些怅然的陈果看着马车远去,依依不舍地还守在路边看,直到再也看不见影子,才回头,结果一回头就看到魏琛唐柔他们站成一排等着她,吓了一跳:“你们悄没声的看着我做什么?!”

     “老板娘,老夫琢磨着咱们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老板娘你这段时日实在是受累了,趁他们都不在,我们带这些小孩儿去城里玩一圈再回去怎样?”

       陈果看着他们的笑脸,也知道他们这是在安慰自己,心头一暖:“好!我们走!”

      “嘿嘿,老板娘,我们逛街的花费?”

      “多大点出息,我来掏就是!”

      “好嘞!听见了没,老板娘今天请客,你们尽管买啊!”

      “滚滚滚,快点走!”

 

       武盟问鼎阁是武盟总坛所在,问鼎阁的顶楼上挂着江湖高手二十四人的画像,虽然画得基本认不出来谁是谁,但是旁边的字号总归还是认识的,如今,第一的位置上已经放上了打着伞的君莫笑。

       进门后苏沐秋径直去安排好的房间收拾东西,让苏沐橙与方锐去大厅聚会,苏沐橙和方锐在走廊里遇到了孤身一人的张新杰。

      “看来我们来得正好啊。”方锐笑着迎上去,“对了,张副,你们霸图这回来的都有谁?”

       张新杰点了点头应好,施施然回道:“只有我和张佳乐前辈,还有张佳乐前辈一定要带上的孙前辈。”

     “怎么,老韩没来?”

     “门主他要专注于霸图,何况北疆变动,我与门主同时离开的话,在这个节骨眼儿多有不便。”

     “这样啊。不过孙哲平不是义斩的吗?张佳乐这样行吗真是!”方锐义愤填膺。

     “武盟并不曾说只限门中人,孙哲平前辈本是不愿意走这趟的,但是张佳乐前辈坚持,只好陪他来了。”

      “呵呵,孙哲平这是夫纲不振啊夫纲不振!”方锐摇摇头,痛心疾首。

       张新杰懒得理他这唱作俱佳的样子了。

       说话间一群人已经到了厅中,他们一到,人就齐了,众人见了来人,招呼着坐下。

       苏沐橙看了一圈,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微草的王杰希,霸图的张新杰、张佳乐,轮回的周泽楷、孙翔,兴欣的她自己和方锐,还有雷霆肖时钦,虚空李轩,呼啸唐昊,和烟雨的楚云秀,见到楚云秀身边的位置空着,她欢快地走了过去坐下:“秀秀!”

       楚云秀穿着男式薄衫,长发高高束起,手中一把青竹折扇,慢悠悠地扇着,见苏沐橙来了,便将手边用寒气凉下的茶递给她,一边替她扇风:“天气可热了,一路赶过来,你还好?”

     “无妨无妨,嗯,是果茶,秀秀你带的吧。”

     “知道你喜欢。”

      坐在另一边的李轩虽然可以带一人来,但是吴羽策完全没理他,最后只带了李迅这小子来看热闹,此刻深深觉得大夏天透心凉,默默离两人远了点。 



——————————
 我算是把自己所有的伏笔全部丢出来了,呼,真是舒了一口气,好了,解释完了,下面看邻国汉子表示,非是我军不力,实在是某人太过狡猾_(:з」∠)_好吧,我看了看,篇幅所限,还是一笔带过吧

泥煤,居然说我有和谐字眼,屏蔽我(喷),现在好了吧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