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33

33.

唯有门前静池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叶修看着苏沐秋把那些一大早就蹲墙角看热闹的人全部惊走了,苏沐橙也问了个好就撒腿跑了,才捂着头把苏沐秋往里面挤挤,自己也翻身侧躺上去:“我说你也太狠了,撞这么重!把哥撞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那我刚好为民除害。”苏沐秋哼哼两声,往里面挪了挪,给叶修多让出些地方,木榻太小,两个身形修长的大男人躺下来,就有些挤了。

       武盟比斗结束,多年的夙愿得偿,两人都彻底放松下来,靠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苏沐秋抓着叶修的一只手,细细摸过他每一个指节,叶修的手实在是长得太好,并不像一般男子的手骨节突出,显得有些干瘦,他的手指骨修长圆滑,手型更是极美,不似女子的软若无骨,肌骨匀称有力,掌心干燥温热。

        人常说,十指连心,掌心常年温暖的人,必是心也极暖的。

        苏沐秋想起这不知谁说的话,不由笑了笑。

        叶修空着的一只手顺着苏沐秋披散的发丝滑下去,半阖着眼,头挨着苏沐秋的额头,风吹进来,两人发丝衣袂相叠,不分彼此。

      “这段日子过了,我要回去了。”叶修突然开口道。

        苏沐秋顿了顿,抬眼看了看他,了然点头:“也好,你都离家十多年了,你父母弟弟想必都是极为想念的,更不要说,你毕竟身为人子。”

      “啧,万一我这一回去就不回来了呢?”

      “不回来就不回来呗。”苏沐秋气定神闲地接道,“兴欣没有你也一样好好的,你尽管放心去吧。”

     “咱们能好好说话不?”叶修挑了下眉,“不过有你在,我的确放心不少,我这个门主的位置准备给沐橙,你看怎么样?”

     “小橙自然是好的,论声名武功都足以担当这个位置,而且她性情柔中带刚,如今兴欣已有盛名,让她一步步慢慢来也好,你到底是有些树大招风了。”苏沐秋就事论事,倒不是偏袒自家妹妹。

     “你呢?”

     “我自然是帮着小橙,我其实对那些琐碎的事务也不是很感兴趣,何况有当过副门主的方锐在,由他来当这个副门主还省却了很多功夫,在其位谋其政,适合的人才是最好的,我可以帮着小橙做很多事,武器材料,一些要靠武力解决的问题,还有下一届武盟比斗,我要做的事可不少。”

     “不跟我走?”

     “跟你去京城看你怎么被你爹追着打吗?”苏沐秋提到叶修和他说过的事,笑出了声,抬手拍了拍叶修的脸,“可怜见的。”

       叶修握住他的手,五指扣着对方的指缝,十指相交,微微垂首,唇落在他手背上,微凉的手背触到温热的唇,苏沐秋手指紧了紧。

       叶修静静看着他,顿时气氛有几分缠谧起来,苏沐秋伸手抚过叶修眉骨,停在他眼角处,叶修的手虽然好看,他最爱的还是他的眼睛。

       深邃干净,如同夜空浩瀚,悲喜嗔怒,都带着几分神祇般的悲悯通透,和宽容温柔,他很少流露出过多情绪,表情也多为嘲讽,但是无论他说出多气人的话,一看到他的眼睛,苏沐秋就没了火气。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叶修用额头蹭了蹭苏沐秋,“喜欢哥可以直说啊。”

     “啊,我是喜欢你啊,”苏沐秋直视着他,眼底波光潋滟,“这么多年,只有一个你。”

       坊间相逢,朝夕相伴,他二十八年流离风波,看过多少人情冷暖,心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从不曾易改,也不会改。

       叶修眼睛眨了一下,映着窗外照进来的晨光,一向带着讽意的面容竟是有几分澄然无辜的出神,但是他马上就会过意来,忍不住低声笑起来,低沉清越的笑声如长风悠悠,越来越低,最后只有一点点声气透出来,但是却没人会说他此刻不是欢喜的。

        苏沐秋看着他,欢喜情爱,都透出一股辛酸,丝丝刮得他心肺都在疼。

       十年,他知道,这句话,他晚他了十年。

       海雨天风,他一个人走过这十年。

       所幸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日,一起走下去。

       叶修笑够了,长臂一揽紧紧抱住苏沐秋,“你这么说,我还怎么舍得走?”

     “无妨,”苏沐秋压下心底的酸涩,带几分揶揄:“你若回不来,我就去找你,就算你被你爹关起来,我也总能找到你的。”

      “我那家可是侯府大院,你找到我,咱们这刚好演一出千里私奔?”

     “谁要和你私奔,我顶多天天给你送点饭,省得你饿死了。”

     “我看不一定,那趁着夜色,扒着窗户进来的多是花精狐媚,见人家读书的公子来,不都是这么开场的,哥只要把后院的门路看好了,问一句‘风紧了没?’,还怕你不跟着哥‘扯呼’了去?”

       苏沐秋几乎笑岔了气:“你从哪儿听来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又不是偷东西的江洋大盗,还玩黑切口。”

     “嗯,咱宝贝妹妹讲的。”

     “你少赖小橙。”

     “得了吧,就冲她面不改色地听咱俩的墙脚,你就该对咱妹妹有点改观了。”

      “呵呵。”

       两个人拌了几句嘴,又静下来,静到听见窗外风声过花枝,鸟雀莺鸣,听到彼此的心跳呼吸。

       恍惚间不知是谁先触到了对方的唇,唇齿相依的感觉太过陌生,两人都十分生涩,苏沐秋眼睫轻颤,连呼吸都放轻了,手臂勾着叶修的肩,背靠着软垫,微微调整着姿势。

       叶修的动作则带着克制和珍重,若即若离,缠绵入骨,轻轻顺着对方微启的牙关进去,手轻抚着苏沐秋的后颈,就着衣领滑到他背脊上,习武之人背脊处多有大穴,被人一路贴着来回轻抚,让苏沐秋本能地紧张起来,而这份紧张,此刻却尖锐得暧昧,手又搂紧了几分。

       就在两人呼吸渐重,浑然忘了外界,不知动响时,门槛被人重重踢了一声!

     “起来了起来了!老板娘说要回去了,都给老夫爬起来!”

        两人顿时僵在当场,过了会儿,应了一声的苏沐秋故作镇定地推开叶修坐起来,整理一下凌乱的衣物,看起来一切正常,如果忽略他烧起来的耳根的话,叶修就着苏沐秋推开他的力道躺着不想动,语带抱怨地说道:“老魏你迟早被驴踢。”

 

       再夺魁首的叶修辞去兴欣门主之位,离开了兴欣不知去向,这个消息在江湖人听来,远比皇帝病重不醒的消息更让人震惊。

       新门主苏沐橙得体地笑着,把那些揣测试探都一一打发回去,方锐坐在她右下手,神色是一如既往的诚挚,陈果招呼着人将兴欣的地方打扫一遍,新扩建的弟子房和衣物都一一收拾好,魏琛带着包荣兴和罗辑去招收新进门的弟子,不要求资质如何出众,但是心性一定要好,魏琛这样的老江湖正合适。

       苏沐秋和关榕飞在这段时日关系混得极好,两人就着铸造手法和武器的讲究聊得忘我,每次伍晨都劝不动,只能让苏沐橙来把苏沐秋领回去。

     “哥你一点都不想叶修哥啊,一门心思全在这些东西上。”苏沐橙撑着下巴,看着正埋首写写画画的苏沐秋。

        苏沐秋头也不抬:“想他做什么,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能出事不成?”

      “可是我听说,京城现在正风雨欲来呢,皇上据说是不行了,叶侯爷也不知怎样。”

      “太子正当盛年,而且秉性仁厚,出不了什么事,朝位更迭,必引他国瞩目,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有人动叶侯爷的。”

      “啧,哥你倒是很清楚啊。”

        苏沐秋手上动作停了一下,改了一下姿势,继续。

 

       的确没什么事,当叶修到了京城的时候,全城素白,人人素衣垂首,已是龙驾殡天了,叶修走过三街五巷,过了街角一排开得正盛的花木,整块青石砖铺就的街道对面,天街牌坊左下第二家,就是叶府。

       叶修一身风尘地站在自己离开了十余年的家门前,叹了口气,被闻讯跑出来的管家抹着泪引进去。

       兵部当差的叶侯爷此刻正被礼部尚书堵在路上说着什么,跟在后面的叶秋百无聊赖地用靴子蹭着地面,回头就见自家下人一脸喜色地跑过来,见了叶秋,强自克制着龙殡时不得过于喧哗欢喜的情绪,凑到叶秋身前小声道:“二公子,大公子回来了!”

      “你说什么?!”

     “大公子回来了!今早回的府!”

       听闻传报的叶侯爷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倒是他身边的礼部尚书松了口气,带上几分笑意,叶父也不多说:“既然他回来了,那么大人就跟本候一起走一趟吧,时间紧迫,让他今日就随大人走。”

     “这,大公子离家多年,侯爷还是留他在府上住几日再说吧。”

     “家事哪及国事,男儿不必留恋温情,蒙国在这个时候布天下英雄令问天下可有堪敌者,大人既然说我那犬子能派上用场,为国尽忠是他的本分。”

       于是还没高兴多久的叶秋就眼睁睁看着叶侯爷亲手把他家混账哥哥连铺盖一起打包送到了礼部尚书手上,还勒令他输了就别回来了。

      “这不公平!”本来都做好了落跑准备,让自家哥哥替他干活的叶二公子怒摔包袱。


————————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脸T,脸T是我情敌,我还给情敌写肉戏,我简直是傻逼加苦逼→_→

基友: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lo主:激动毛!水到渠成懂不懂!

基友:都特么这么好的气氛了,还有什么不能水到渠成的!

lo主:这特么是在楼冠宁家啊!

基友:小楼难道会进来吗?!

lo主:这不是老魏来叫了吗?!!

基友:老魏迟早被驴踢(╯‵□′)╯︵┻━┻

lo主:( ﹁ ﹁ ) 

基友:你也是!!!

评论(34)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