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32

不要问我什么鬼,就是这么个鬼→_→

32.

陪君醉笑三万场

       江波涛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比斗,心思却跑偏了,人人都在关注,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但是他看着台上荒火碎霜在手的周泽楷,却不由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人就是轮回周泽楷。

       轮回东岭脚下的木荣镇,他本来是去替贺武门中长老办一件事,正逢元宵。

       他是在河边遇到周泽楷的,一身玄色长袍,发冠不知什么时候散了,傻傻地看着满河花灯,全不知身边走过的姑娘已经是第几次从他身边“路过”了,偶有几个大着胆子上前搭话,最后都红着脸离开了,那时因为门中权力斗争而身心俱疲的他想,居然有这样的人,就一直在后面看着,看他或茫然或不满,最终显得有些黯然的样子,连满街的粲然花灯都显得平常了。

      后来周泽楷猛地回头看他,身后灯火阑珊。

      他突然就信了,世间原是有一见钟情的。

       他靠近周泽楷什么都不图,只是想从这尘世少有的赤诚之人身上,取一分暖意,下意识去对他好,去想他在想什么,太多的心思花下去,他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再下去,何以自拔,于是他留书告别,匆匆回了贺武。

       结果周泽楷却追了过来,一箱白璧,价值连城,就为了换他这么一个贺武门中籍籍无名的弟子,他问周泽楷为什么,那时周泽楷还在和他生气,只是说,他愿意。

       他愿意啊,自己为了在贺武门中不被推到风口浪尖,一直藏拙,但是在轮回,他竭尽全力,连当时主事的方明华都很是惊讶,问他,为什么这样的才华在贺武却没有半点声名,否则肯定早就有人招揽了。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江波涛抽出腰中天链,银链如水,映着他带笑的面容,是啊,就是这样。

 

       兴欣胜了。

       叶修胜了周泽楷,兴欣也赢了轮回。

       叶修在群战最后以一敌三,最终把周泽楷,江波涛,孙翔都清下了场,虽然自己也已力竭,但是,终究是他胜了。

       时隔七年,那代表天下第一的玉牌又回到了他手中,他却一回到驿馆就回床上睡觉去了,到了晚些时候,被魏琛和方锐两个架着拖出来,一起到楼冠宁那儿去庆祝,毕竟在驿馆中庆祝有些太伤人,而楼冠宁那里有地方有酒菜,楼冠宁自己对于此事也并没有那些名门大派的纠结,加上关系不错,干脆就邀了他们过去。

       叶修上了马车不管不顾拉过苏沐秋,靠在他腿上又睡过去了。

       兴欣门人加上义斩几位,喧闹着四处寻人灌酒,叶修阖眼装死,滴酒不沾,实在推不过的被苏沐秋帮他挡了,别看苏沐秋人清清落落,酒量却惊人,至少后来众人歪歪斜斜倒得到处都是,他还含笑端坐,神色轻松。

     “苏小哥儿看不出来啊!好酒量,纯爷们!”魏琛大着舌头拍苏沐秋的肩,自己一个踉跄滑到桌子底下去了,终于睡够了的叶修蹲在椅子上,鄙视地看着他。

       其实别人看不出来,叶修还能看不出来吗?苏沐秋也喝多了,甚至是有些醉了,但是这人醉了也是一副清醒的样子,只有目光有些飘忽,总聚不到一个点上,眼下他撑着头,白皙的面容染几分嫣红,清亮的眼睛却有些放空,显然是喝多了。

     “啧啧,我说你差不多就行了啊,这是喝了多少啊一身酒味。”

     “呵,一杯倒的人靠边儿去。”

     “今天高兴啊!连苏妹子都喝了不少,只有你一滴都没沾!”方锐窜过来一把揽住叶修,“这可不公平,要罚要罚啊!”

     “要罚!要罚!”

     “必须罚他!”

     “就是,全让人帮他挡了,像什么样子,要罚!”

     “罚多少?三杯?”

     “哎哎哎,哥不喝啊,不喝,一滴都不沾!”叶修拍了拍桌子扬声抗议。

     “不喝你干嘛?你会干什么?!”

     “他说不喝,大家答应吗?!”

     “不答应!”连义斩的人都跟着起哄起来。

     “这话说的,我不露一手你们小看我,小楼,你们这儿有琴吗?”叶修拂袖而起,问楼冠宁。

     “我操,叶修你说啥?琴,你要琴干啥?”

     “你别告诉我你会弹琴,可把老夫笑哭了,就你?!”

     “额,有有有,我去拿!”

       不一会儿楼冠宁抱着一把琴回来了,却被陈果拉住:“我说,小楼,你这琴不贵吧。你千万别拿好的来,省得他给你弄坏了,咱们赔不起。”

      “咳咳,陈姐你别担心,叶神既然这么说,那一定就是会的。”

       叶修接过琴试了试:“呦,小楼,琴不错啊。”琴身流畅,琴声清越中和,的确是佳品。

       众人见叶修居然还真有模有样的,酒意都醒了醒,聚过来。

       叶修单手抱琴往庭中那新搬过来的石桌上一跳,盘坐下来,琴放在膝上,十指压弦。

      “等等,光弹琴有什么意思,我们这儿真正能听懂的不多啊!”方锐眼睛转了转,凑到苏沐橙身边,“苏妹子要不要来一舞?”

       苏沐橙和楚云秀混得最好,能歌善舞,有“弓腰姬”之称,但是在兴欣,众人从来没有见她跳过,趁着高兴便想开一开眼界。

       苏沐橙侧头问:“你们想看?看什么?”

      “弓腰舞啊,当然是弓腰舞,那些柔柔弱弱的东西我们也看不惯,当然是弓腰舞来得好!”

       苏沐橙眼带流光,笑起来:“其实,说到楚地十六步弓腰,还是哥哥当年教我的,用来练腰力,我跳得不如哥哥,那时候哥哥才十三四岁,持弓挥袖,我至今也学不来那样的意韵风流。”说着便走到苏沐秋身边,“哥哥来和我一起跳吧!”

      “嗯?”苏沐秋勉强看清了眼前人,但是没听清她刚刚说什么。

      “弓腰舞,我想看哥哥跳!”苏沐橙也喝了不少,趴在苏沐秋肩上软声撒娇。

       美人软语,一般人都抵挡不住,何况是一向疼爱苏沐橙的苏沐秋,再说这弓腰舞与其说是舞,不如说是一种武功,苏沐秋有些缓不过来的脑子也没转清楚就应了。

      “我说,苏沐秋你行不行啊,这醉的,看得清路吗?”叶修看着苏沐秋站起身,晃了晃,不由挑眉问道。

       苏沐秋站起来以后清醒了一点,听到叶修的问话回以一声“呵呵”。

      “你才要稳住,要是跟不上拍子,可就出丑了,叶神。”,“叶神”两个字在苏沐秋嘴里咬碎了说出来,咬牙切齿的还带几分醉意的朦胧亲昵。

       叶修拍在琴尾上:“成,我们就看看谁跟不上。”

        苏沐秋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一把轻弓,三支箭放在酒案上,苏沐橙将长发梳成马尾高高束起,手中也握着一把轻弓,走到场中。

       叶修左手按弦,右手在琴上一划,琴音冽冽乍起,带几分凉意的夜中有金戈之声。

       笑挽雕弓连落日,天狼为我凯歌昂。

       苏沐橙下腰竖弓,弓尾一扬,腰身不动,两袖一转,转腕过顶,苏沐秋单脚着地,凌空横躺,旋身而起,衣袂翩飞,两弓在错身之际轻轻相击。

       啪——

       涟天光兮风争与,洛长河兮浪不兴。

       坐南歌兮起郑舞,白鹤飞兮茧曳清。

       旌旗照黄金之台,狼牙登玉龙之关。

       扶摇于阿那之野,动容转三曲之韵。

       何人为我舞弓腰!

       齐身右侧,挥袖成云,弓弦空响,和着琴声迅疾如雨带风雷,两人脚下十六步连踩,衣袂穿梭,只听到弓身不断相击的声响。

      叶修曲调一转,缓下几分凌冽,添一段开阔长风。

      绕身环兮摩曾地,便似娟兮秋风被。

      发若结兮澄霓里,驰骋惊兮何飒丽。

      擒余韵之流风,怨九秋之折簧。

      时俯仰之长袂,振徘徊之曲素。

      卿当为我舞腰弓!

      苏沐秋两袖一展向两侧回卷,翻身逆仰,长弓击在苏沐橙跃起的足下,将她又生生托起一丈,苏沐橙屈膝收足,衣带当风,回背挽弓。

       苏沐秋随之单脚落地,敛袖回身,举重若轻,已是取了案上三支箭,弯腰后仰到极致,手中三箭先后离弦,每一箭都刚好送到苏沐橙脚下力竭之时,供她空中踏箭而下。

       叶修抬手曲调突然转快,音调起伏狂澜,十指连动,带九江奔腾直下。

       苏沐秋身法也快到了极致,若流风回雪,修袖振振,挽三千红尘踏碎。

       两人刻意较劲,一声快似一声,一步快过一步,却一拍一步都恰好相合。

       就连最后叶修猛然拍琴止声和苏沐秋折身止步,都同时而停。

       这与其说是默契,不如说是浑然一体了。

       全场一片静默。

       叶修将琴放到一边,走到苏沐秋身边,笑得很是无奈:“我说,你就别撑了,都头重脚轻了好不好。”

       旁观的人从惊艳中回过神来,不由面色一囧,他们怎么没看出来人家有头重脚轻的意思。

       苏沐秋扶着叶修的手臂,顺着他的力道靠过去,手上还拉着苏沐橙不放,苏沐橙也酒劲上来了,脚下一个踉跄,干脆瘫坐在地上了,苏沐秋连忙回身去扶,扯得叶修无处施力,险些被他把衣袖撕开。

       最后还是唐柔和陈果一起帮忙才把两个人一起扶回座位旁。

       众人都醉得不像样子了,就在这儿住一晚,唯一幸存的叶修嫌分开放麻烦,干脆就把十几个汉子全部扔到后院大通铺上,自己单找了间客房洗洗睡觉。

       
         苏沐秋次日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简单梳洗之后就蔫蔫地躺在木榻上不动了,叶修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我说,你还记得昨天你喝醉以后做了什么吗?”

      “记得。”苏沐秋撑着平淡的表情,平静地回答。

      “你还记得你抱着哥哭得稀里哗啦的啊。”

       苏沐秋顿时涨红了脸,其实他根本不记得昨天喝多了以后发生了什么了,照叶修的说法,他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叶修看他羞愤到简直要刨个洞把自己埋了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揽住他的腰,靠过去:“骗你的。”

       苏沐秋眯起了眼,后槽牙咬得直作响:“想死直说。”

       叶修不退反进,整个人都贴到了苏沐秋身上,呼气擦着苏沐秋的耳垂,侧头轻声笑问:“你待怎样?”

       苏沐秋结霜似的脸色突然就化了,斜睨了叶修一眼,搂住叶修的脖子,人往后仰了仰:“怎样?”

       笑意晏晏,将对方拉近了些:“就这样。”

       说着便以头锤头,狠狠撞在叶修脑门上!

      “我去!”叶修捂着头痛呼。

       苏沐秋反手推开身后楹窗,探出身去扬声道:“听够了没?”

       门口原本一个叠一个的人见苏沐秋发现了,顿时作鸟兽散,只有苏沐橙背着手看着他,笑得很是纯然:“哥哥,早安啊。”


————————————

弓腰舞的确是楚舞的一种,但是不是我说的这个玩意儿,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不要计较lo主扯淡的画面描写( ̄~ ̄) ,还有不要和我说骈四俪六,我写东西一向狂奔无格式(ノへ ̄、)。

最后,以为酒后乱性的,小心伞哥锤你们头哦( ﹁ ﹁ ) 。

评论(12)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