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31

31.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八门之争每一场结束就有十天的修养时间,毕竟一场势均力敌的局面拼斗下来,可就不是之前那样好恢复的了,至少苏沐橙的伤就让苏沐秋心疼坏了,一边默默给黄少天又记了一笔,一战下来人都多多少少会挂些彩,这个时候就看大夫的本事和各自的身体了。

       到了霸图战结束后,众人却非但没有疲惫的感觉,反而越来越兴奋,姑且也算是兴欣的特色吧。

       这么长时间的修养,苏沐秋的伤好得快差不多,他拜托关榕飞按照他的要求所做的双枪折弩也成功了,东西到手总要试试,苏沐秋没有打扰休息的众人,自己拿了东西到武场上试枪,双枪拼合,收力持圆,猛然出手,真气倒灌,枪带呼啸风声,一击将百斤巨石击穿,抽出枪头看时,完好无损,果然是出于名匠之手。

       耳边听到动静,回头看见一个穿着轮回服饰的男子看着他,俊美逼人的面容,一双干净到清澈的眼睛,很是好奇和惊喜,看到苏沐秋看他,有些羞涩地笑了笑。

       轮回,周泽楷。

       周泽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江湖风言风语太多,关于这个如今的江湖第一人,有人说他在轮回不过是个被架空的样子,主权者是江波涛和方明华,有人说他傲慢,有人说他木讷,但是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会承认,他长得极为好看。

       不同于苏沐秋的俊美清秀,他的长相精致出尘,像个雕出来的玉人,眉眼口鼻无一处不长得恰到好处,同时也有一颗赤子的冰心。

       但凡愿意静下来慢慢和他交谈的人,大概没有不喜欢这样一个人的。

       性格和苏沐秋截然不同,但是在枪法弓弩和很多看法上,两个人却出奇的一致,包括华丽张扬的作风,场上的强势,甚至是对于一些事微妙的嘲讽感。

       很奇怪,明明一个看上去亲切温和,一个单纯沉默,却十分投缘。

       周泽楷话少,但是往往一针见血,他极为聪慧明澈,举一反三,苏沐秋比他年长五岁,想法跳脱,思路新奇,小时候哄妹妹磨得他的脾气只要不面对叶修还是很温和耐心的,一来一往,两人还真就聊下去了,一聊就聊到了饭点。

     “哈,你看,一不注意就这么晚了,走,小周我们一起到前厅去吧。”

     “嗯。”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弓腰。”

     “对,就是弓腰,其实我觉得——”

 

     “我觉得我今天起床的法子有点儿不对,导致我现在还在做梦。”方锐揉了揉眼睛,看着进门的两个聊得忘我的人,“那是周泽楷?那是周泽楷吧!”

     “废话,就那张脸还能出错不成,啧啧啧,老叶呢?”

      “就来就来,他马上就来。”

       让两人失望的是在叶修和众人进来的时候,苏沐秋也已经坐回来了,没能欣赏到某些人惊讶的表情。

       倒是轮回那边,江波涛看着明显挺高兴的周泽楷,问道:“小周今天很高兴?”

       周泽楷点点头:“兴欣的,苏前辈,投缘。”然后想了想,接了一句:“很有趣。”

       江波涛转头看向那个从来没有上过场,据说有伤在身的苏姬兄长,能被周泽楷这样说,看来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江波涛再了解周泽楷不过,他生性内向,并不常和人说话,更多的时候,他对于很多事的想法都放在心里,他心里自有一片奇旎瑰丽的天地,加上他始终澄澈的孩子心性,愿意主动和陌生人接触是很罕见的事。

      “小江?”

      “没什么,只是觉得,如果那位苏前辈在轮回就好了,你难得有聊得来的人。”

      “有你。”

      “我知道。”

      “教主你们说兴欣?”吕泊远突然凑过来问道。

      “兴欣啊——”吴启拖着嗓子说道,一边挤眉弄眼看向杜明。

       轮回的杜明,称吴霜钩月,是个剑客,自那年在东岭擂上和兴欣的唐柔比了一场之后,就一直默默喜欢人家姑娘,对于这件事轮回上下都知道,也都知道,杜明八成是没胆子去和人家姑娘说的,所以平日里拿他打趣是常事,就连一向对这些事情不怎么明白的孙翔都知道。

       只不过他有的时候说话很像他称号的前一任,直接:“你看杜明干嘛?就算是说唐柔,唐柔肯定不会提到杜明的,她又不认识杜明。”

       方明华闻言一口饭卡在了喉咙里,一边取茶灌下去一边拍着杜明的肩以示安慰。

       杜明悲愤地埋头扒饭。

 

       张佳乐没有在大厅里,而是坐在了房间的屋顶上,旁边是被他拉来的林敬言,手上端着从厨房顺来的糕点。张佳乐咬着手里的糕点,突然乐不可支:“听说叶修那家伙给你家方锐就起了个外号,叫废物点心?”说着还晃了晃手上咬得只剩下一半的云片糕。

       林敬言顿时哭笑不得:“你怎么就想到这上面去了,你快些吃吧,吃完回去,否则让副门主逮住你吃糕点不吃饭,又要被训了。”

     “老林,你真是厚道人啊,一点看不出来你打起架来那样猥琐。”张佳乐一边飞速解决盘子里剩下的,一边愣愣出神,正看到苏沐秋和周泽楷同行而过,“哎!那不是周泽楷和兴欣的吗?他们过几天可就要决斗了,对了,老林,你们家方点心有没有说过,这个苏沐秋究竟什么来头?看他平日里和叶修形影不离的,啧啧。”

       林敬言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次输了张佳乐的心情不悦,更是为了一些事在纠结,所以才总想谈些别人的事来冲淡自己的心思,便挑了些方锐告诉他的大概情况讲了,说到一半时,张佳乐就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安静下来。

     “老林你说,离开十年的人突然回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张佳乐失了一贯热闹的情绪,安静得有些让林敬言不习惯。

     “这你得去问叶神,局外人的感觉不过是些揣测罢了,我也从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生离死别。”林敬言看着下面灯火逐渐亮起来,不失感慨地叹道,“但是想来,恍然如梦吧。”

      “是啊,你从来没有经历过,就算是你离开呼啸的时候,方锐还是动不动就一堆书信,话多得堪比黄少天。”张佳乐托着下巴,任晚风将衣袖吹得簌簌。

      “你,准备怎么办?”林敬言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张佳乐一双灿烂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来:“其实,我一直挺佩服王杰希的,方士谦跑了,他就找,什么都不说也不问,更不管方士谦在想什么,只要找到他,逮住了人再说。”

     “说到底因为他知道,到最后方士谦还是会听他的,但是大孙不一样。”张佳乐第一次这样平静地说着,关于孙哲平。

     “大孙的性格比韩主更肆意狂傲,受不了任何拘束,天底下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做他的主,他要说走,什么人说什么话都没用,我和他之间,做决定的从来不是我。”张佳乐没有看林敬言,抓起盘子里最后一叠点心塞进嘴里。

     “你有没有去试试看?”林敬言突然开口道,“去问个清楚,孙哲平不是个无情的人,他到底在想什么,你去问他总会告诉你的,无论结果怎么样,总算一个交代。”

     “呵,再说吧。”张佳乐起身跳下去,翻飞的衣袂如同一只深秋任不肯离去的蝶。

    “我操!叶修你个不要脸的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想吓死谁啊你!!!”林敬言闻言差点脚下一滑摔下去。

     “张佳乐你讲点理啊,明明是哥先在这儿的,你们两个在上面说话把我吵醒过来,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张佳乐抬头一看,发现果然自己这是在兴欣的人住的地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好吧好吧,算我走错了地方。”说完就要走。

       “喂,张佳乐,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

         本来要离开的人停住了脚,没有转身。

 

     “对了张新杰你不用找张佳乐了,他去义斩找孙哲平去了。”叶修和张新杰打了个招呼坐到苏沐秋身边,张新杰难得的眼睛睁大了些,流露出讶异,但是马上就归于平静,点头应了。

     “老叶你和张佳乐说了啥?”方锐咬着筷子凑过来:“把他都刺激得去找孙哲平了,找孙哲平干嘛?终于想通了去和好?”

     “哥这是日行一善,不过我估计他是去揍孙哲平一顿去了。”叶修坦然地把苏沐秋挑完刺蘸好酱送到他碗里的鱼吃下去,他喜欢鱼却从来懒得剔那些细卡。

     “那你还真是‘日行一善’啊。”

 

       张佳乐是真的来找孙哲平打架的,才吃完饭走出义斩不知谁的宅子的偏厅,孙哲平就看到张佳乐不管不顾地冲上来,带着漫天的袖炮。

       两人从前堂打到后院,一路飞沙走石,炮火灼灼,摧花折木,如狂风过境。

       楼冠宁一脸沉痛:“我这院子要重修多少地方啊。”

       文客北看了看狼藉的战场,由衷建议道:“还是推了重建吧。”

       张佳乐力竭地躺在演武场上,以手掩目,低声笑着:“大孙,我是不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居然要被叶修那家伙嘲讽了,才有勇气来找你。走过来的孙哲平擦了擦脸上被袖炮炸溅起的泥沙,蹲下身:“还好,还是我认识的张佳乐。”

      张佳乐拿开手看他,孙哲平向他伸出手:“再睡一夏,孙哲平。”

     “百花缭乱,张佳乐。”

     “要不要一起?”

     “重头再来吗?”

      “也可以。”

————————

颜值爆表的枪系啊········想到伞哥和小周一个画面里,我都想舍弃叶神了→_→,叶神我错了,我什么都没说_(:з」∠)_。

嗯,下一章兴欣对轮回,拿了冠军回老家啊,尤其是叶神对小周,都不想写了,摔键盘!简直烧死脑细胞·······让我缓缓,(躺平),想了想,不拖戏了_(:з)∠)_,果然还是跳过吧→_→。

评论(1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