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快乐的企鹅🐧

一程风雪 29

最近在重温银英,有点不想码字了呢_(:з」∠)_,好想连带口袋战争再看一遍,嗯,没错,我就是一个看机甲动漫的宅女子→_→莱因哈特皇帝万岁!

29.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微草的人是第三天才到的,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来晚了,而是这潞城本就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在潞城附近有自己的落脚处,到这驿站来纯粹是为了见见各家的人。

       从外面回来的陈果将微草的人到了的事告诉众人时,兴欣众人还在练手,苏沐秋内伤未愈不能下场,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没事做了,此刻他正细细观察着每个人的兵器和招数习惯,要知道他可不光是个高手,还是个匠师。

       叶修坐在他旁边,烟杆在手上打着转,嘴里鼓鼓塞着麦芽糖,这种被整块敲下来的硬糖一时根本化不了,咬不动,他只能把糖从左边挪到右边,又从右边挪到左边,看上去很是好笑。

       这糖是苏沐橙昨天拉着苏沐秋出去买的,她虽然这么多年已经看惯了这潞城,但是苏沐秋是第一次来,叶修带着人围观台子上一些零散的比斗,潞城斗的规矩很简单,打,打到最后赢的那个就是胜者。

       所有有意争胜的门派都可以去抽天牌,赢的留下,输的离开,要打赢三十八场才能有资格进入最后的角逐,最后剩下的八个门派,各开一台,由裁决人分派对决,五人守擂之战外,还有群战。

      各大门派还没到齐,现在在台上的不过是些小打小闹,但是叶修还是要带人熟悉一下地方,所以苏家兄妹就开开心心把他扔下,自己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苏沐秋提了一堆苏沐橙喜欢的小玩意儿,零嘴如鸭梨酸枣云片糕被每人都分了些,轮到叶修的时候,苏沐秋只递给他一包麦芽糖。

       带着姜味的麦芽糖让叶修很是嫌弃了一阵,表示这绝对是苏沐橙吃剩下的,可是现在看来塞了一嘴的叶某人并不介意吃妹妹吃剩下的。

       “王杰希来了?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过两日应该就能在台场看到他。”叶修不以为意,倒是苏沐秋想了想,问叶修道:“这个王杰希是什么人?我说欠了方士谦一个恩情,他让我把这份人情记在王杰希身上,日后他若有不便尽力相帮。”

       叶修乐了:“老方这是有什么好的都记着他啊,你苏沐秋的一个承诺啊,要不要去见见?。”

      “这就不用了,有的人情,人家既然没有找到我头上,就先放着好了。”苏沐秋笑得云淡风轻。

     “对,就是这样,苏小哥儿果然是和叶修混在一起的人,不失我们兴欣门下的特色。”

     “······”

       等路程最远的北疆霸图赶到后,武盟潞城会比终于开始了。

       叶修看了看霸图方向张新杰的位置,想了想,终究什么都没说,接过他们拿回来的天牌,准备上场。

       苏沐秋在确定对方对兴欣造成不了什么麻烦之后,和陈果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四下转转,各门派的一些随行弟子到处都是,虽然苏沐秋容貌出众又是个生面孔,但是在人群里倒也没有特别显眼,加上苏沐秋的本事,陈果便放心地让他去了。

       他还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个站在角落处看着兴欣这边的男孩儿,看打扮是微草堂的人,顺着他的目光苏沐秋看到了主修阵鬼的乔一帆,小乔在到他们这儿以前是微草的人,有朋友在微草也是正常,只是这个眼神——

       苏沐秋脚步顿了顿,一个身带药香的男子从他身边走过,走到那个孩子面前去了。

       好俊的轻功!

       苏沐秋虽然受了伤,可耳力还在,能够无声息靠他这么近的,他如今所见的只有叶修,蓝雨的黄少天和轮回之主,眼前这人是谁,呼之欲出。

       苏沐秋如今穿的是兴欣的服饰,从叶修那里拿来的,红纹白底,如雪原上烈火红花,独此一家,那男子走过去之后也忍不住回头看过来。

        苏沐秋冲他点头一笑,还是决定上前打个招呼:“王堂主。”

      “阁下应该就是他们说的,苏姬的兄长,苏沐秋,苏公子吧。”

      “正是在下,前些日子受微草方士谦先生的援手,苏某感激不尽。”

      “阁下说,方士谦?”

 

     “所以你就把方士谦给招出来了?”

     “什么招不招的,他说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方士谦了,问了一下他的行踪而已。”

     “我说沐秋你这样对得起你的救命恩人吗?”

     “怎么,难道王杰希和方士谦不对付?可是我看那王杰希提到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恶意啊,微草堂主一身清正,也不是什么宵小之徒,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

      “王杰希对他是没有什么恶意,”叶修喝了口茶,似笑非笑地瞥了苏沐秋一眼,“顶多逮住他以后打断腿而已。”

       苏沐秋是何等剔透的人,见了叶修的样子,便猜到了个八分:“那也不错,就当我还了王堂主这个人情了。”

     “用方士谦还方士谦的人情,苏大爷您还真是——”

     “怎么?”

     “精打细算。”

 

       潞城擂场建在城郊,高墙叠院,偌大的演武场上八个擂台同时进行着,有的台边围满了人,有的则是寥寥,兴欣这边的人着实不少,不说有叶修在,方锐在江湖中也极有盛名,虽然如今改盗贼而练气功师,但也是有数的高手,更不要说还有苏沐橙和唐柔这样引人注目的美人。

       十几轮过后,留下的门派都有些实力了,叶修依旧打头撂倒一个就下来,看看天色差不多了,招呼着众人加把劲比完回去。

      “怎么样,第一天比完有什么感想?”叶修左臂屈肘搭在苏沐秋肩上问众人。

      “有意思!”包子第一个回答道。

       方锐耸耸肩:“这才刚开始,约定俗成的,真正棘手的在后面。”

      “那是自然,武盟的人不说也会尽量避免大门派提前相遇,否则这样紧密的时间安排,大门派拼个两败俱伤,闹不好能够问鼎的实力不小心就被清出去了,多大笑话。”魏琛敲了敲烟斗,顶着陈果的白眼说道。

      “你们也要注意休息,像去年霸图的那四个,用力用过了,后继不足,又得了一个天下第二,张佳乐这都第四次了,啧啧。”

      “叶修你说谁呢!!!”

       显然叶修突然扯到霸图是意有所指的,话音未落那边已经有人跳了起来。

       张佳乐不知为何一人站在驿馆外转角处的樟梓下发呆,听了这话简直就要去摸袖炮。

       几个月的功夫他竟是又瘦了一圈,衣服有些空荡荡罩在身上,下巴颌骨突出来,衬得眼睛更大了,却让人怎么看着,都有几分心酸。

       几个月前,他在霞灵谷,被百花门人围攻,霸图的人还没到,只有他一个,百花谷的女弟子,问他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要走?

      因为他不甘心。

      他已经决定舍弃过往,舍弃一切,就为了一次问鼎,全他一生所求,全他当年的承诺。

      当年百花灼灼,孙哲平告诉他,他要走。

      自己答应了,只要是孙哲平说的,他从来没有反对过,这次也一样。

      他告诉孙哲平,他一个人也可以,两个人要做到的,他一个人也能做到,孙哲平可以放心离开。

       他本以为他不过是出去走个一年两年,哪知这一去再也没有了音讯。

       此后百花空对犹自灿烂,花下一人落红满身,唯有寂寥,和在一次次败绩后濒临绝境的挣扎,天地命运如巨网缚身,纵有绝顶武功,也挣脱不出。

       伤病发作,远赴北疆求医,霸图神医张新杰看着他,那双清冷的眼睛中落雪皑皑,夜间雪停后,霸图的侍女送来一瓶白梅,倚着隔窗风雪,悠悠一曲《梅花落》,胡天雪净牧马还,吹落梅花满关山,他终于还是落下泪来。

       他以为,自己也许就会这样,一生守在这只开一种花的地方,尘嚣尽却,不再想那些曾经的江湖清浊是非。

      世间困苦,爱别离,求不得。

      生平心事,无人说,不可说。

      但是他不甘心。

       一开始是为了三次功亏一篑,但身在霸图,不再孤身奋斗,让他对于这些渐渐看淡了。

      也有看不淡的。

      孙哲平。

      孙哲平。

       那从人海中冲出来的狂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猛然想起来那年这人也是这样一路风卷残云冲到自己面前,伸出手,问他要不要一起。

       如今,他要他将往事全部斩断,肆无忌惮地疯一次,为了他自己。可是他舍不下过往,他从来没有孙哲平那样的洒脱,所以只能将这些都背在背上,走下去,赢下去。

       所以,“这次的胜者一定是霸图。”

     “呵呵。”

 

     “刚刚那个是原百花副谷主张佳乐吧。”苏沐秋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那离去的男子。

     “啊,你怎么知道他是原百花副谷主的?他也做过谷主的。”

     “嗯,我去把第一天捡到的书还给那个叫做小戴的女孩的时候,和她聊了几句,她说的。”

       叶修停住了脚步,难得的脸色严肃:“沐秋,我和你说件事。”

      “嗯?”

      “以后少和她们混在一起,这是为了你好,真的。”

评论(8)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