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倒悬星河

从手机里翻到以前打遗迹大纲的时候写的一篇番外,看着玩吧。

————————
倒悬星河

好吧,看起来我们接下来都是空闲的时间了,你想聊什么?

这个我不能肯定地回答你,如果你是说现在的话,我当然后悔,不过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在已经不可挽回的情况中去后悔根本无济于事。

人类总是对于未知的领域充满了好奇的,而一条崭新的道路,总要有人去做这个适应和创造的人,也许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这条道路上被淹没,但是每一个人踏出的每一步,都在向我们最终的目标靠近,或许我不够幸运看到那个终点,可我毕竟为我所渴求的一切努力过。

喂喂喂,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也这么八卦!

唔,我是有点喜欢他。

好吧,是很喜欢他。

有多久了?我也不太清楚了,还在星际学院上学的时候吧。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厉害、非常帅,基本全星系第一吧,可是那一次输掉了比赛,我还没缓过神来,直接就躺在了地上,那时真的是天旋地转头重脚轻难以置信。

然后?然后我就看到他走过来低头看着我,他身后整个星河蓝图都是倒着的,看得我头晕。

额,其实没有那么明显吧,至少除了你没谁发现了,至少他没有发现,一切都按部就班。

我知道他很喜欢我,但是这不一样,你能够通过一个人的行为分辨出好感度,但是你无法把它清晰地划分在哪个感情区域里,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兄弟、朋友和情人都会拥抱、关心对方,你在大街上看到两个人拥抱就能说明他们彼此喜欢吗?人类远比你想像的要复杂得多。

是的,梦想。其实梦想也就是想要什么很难得到的东西,梦里见到的那种。这样解释的话也可以把他划进我的梦想里,虽然我们都知道,梦想虽然存在,能不能实现是另一回事。我在梦想成为一个宇宙探索者之前,最大的梦想一直都是“世界和平”来着,嗯,现在也是,不过现在的我知道了,这个理想基本不可能实现。

嗨,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么深奥的哲学问题,我学的是理科,对于人性和自然的那些思考我觉得他们应该属于哲学范畴,虽然他们常说所有的问题到最后都是哲学问题,但是我拒绝去想那些永远想不通的东西,我的脑子不适合去想那些,对我来说,阐述一个人一个动作的意义然后追踪溯源可比拆卸一架机甲困难多了。

谢谢夸奖。

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夸我。

我没有扯开话题。

如你所说,宇宙探索是一个非常枯燥的工作,而且整天面对着浩淼空旷的宇宙会给人很大的精神压力,我曾经在刚刚接触这份工作的时候整夜整夜做梦,梦到自己陷落在宇宙中,因为找不到回去的路而选择冬眠,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地球,可惜那时候的地球已经进入了冰川时代,一切都被冰封了,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从梦中惊醒,醒来之后看到的还是一望无际的宇宙空间。

然后我就创造了你。

是的,我应该感谢你。

不不不,这和我对你的感情没有关系,我们的能源已经不多了,如果有一天有新的探索者找到这里,会看到我记录在你数据库中的发现,无论那个时候是不是早就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些,对我所在的这个时间点来说,都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跨越。

这片浩瀚的星空,每一次我们向这片无垠的宇宙跨进一步,我们所看到的星辰就更多一些,也许十年后依旧没有人找到这里,那个时候我也会在冬眠中死去,就像在漫长沉寂后最终坠落的流星,隔着数十万、百万、亿万的光年,偶然才会有谁看见它燃烧时发出的光芒。

在人类最蒙昧的时候,一个人的寿命也就是十几二十年,有的甚至还没有,我们在危险的丛林中求生,身边是各种食肉动物,朝不保夕,后来人类学会了利用工具,学会了钻木取火,我们的文明一步步前进,寿命也随着社会条件慢慢变长,我们治愈了病症,抗争着衰老,延长每个人的时间,去走得更多,想得更多。可是生老病死谁都不能避免,人不过是历史中的一滴水,当最后一个认识你的人死去时,你就彻底失去了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痕迹,所以在三千世纪之后,人类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知道吗?

是的。而对我来说,如果有那么一天,那你和你所保存的所有数据,就是我曾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见证。

我一直认为,人活着就要积极努力地去生活,而当你面对你无力去改变的事情时,也不必去怨天尤人,平静地接受事实就好,当然这不代表我不难过。

怎么可能不难过呢?还有人在等我回去,我还有很多事想去做呢。

妈蛋,你能不能别再在我破碎的心上添加新的伤痕啊!
这个我怎么知道?!

我当初就不该和你说关于叶修那家伙的事,你完全学坏了!爸爸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爸爸不要你了!不要你了,我要把你的初始权限修改给叶修那家伙,你跟着他去吧!

哈,沐橙对宇宙探索并不感兴趣,以前我和叶修聊这些,常常一聊就是一整天,她还说“是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像你们俩一样”,其实不一样,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一样。

从什么时候开始感兴趣的,唔,是我十五岁的时候吧,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买错了票走进行星演化馆,大厅中间投影在放三十万年前Z型星座的一次行星爆炸,那时候的我从没想过,原来一颗行星被点燃后,会在宇宙中绽放出那样壮丽的色彩,它让你觉得自己的存在很渺小,让你向往去到更远更高的地方。

如果你在攀登的道路上被大雪掩埋,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高处的风景少有人看到,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倒在这条道路上,可能在你倒下的时候会有很多山下的人嘲笑你不自量力,或者叹惜你半路夭折,可是路是你自己走的,燃烧亿万年的恒星在亿万年后也只是旁人眼中死去的陨石,燃烧的过程就是生命。

无论是亿万光年,还是眨眼的瞬间。

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开始启动沉睡装置吧,好了告诉我一声。

给他们留话,留什么呢?喂喂喂,总感觉你在给我立什么悲剧的flag啊,明明我还是有可能在这十年里被人找到的!

那也太惨了吧!

如果等到那个时候连沐橙和叶修都不在了,你就随便找个主人吧,虽然我觉得真到了那个时候,以几十上百年后的人工智能发展程度,你也就只能回到数据储存仓库养老了。

你知道每时每刻,这片浩瀚的宇宙中有多少颗星星无声坠落吗?在寂静无声的星空中。

人不该把自己看得太轻,也不该把自己看得太重,你在别人生命中的意义,永远是别人的事,你能决定的只有自己,比如这最后的时间,我可以用来骂航天局、上司、导航系统乃至于材料制造商,把人类的每种信仰对象抱怨个遍,最后把以前得罪过我的每个人都诅咒一下,就像我以前每次赢了他们之后,某些人在我背后做的一样,我可以毫不怀疑的说,等我失联的消息传回去,有的人会回家庆祝一番,感谢我给他们让出一个位置来。

我已经算是人缘不错了!

不遭人妒是庸才。

可如果你心里有更重要的东西,就不会去在意这些,仰望着星空的人脚下往往会沾上泥泞,有的人会选择低头,有的人会选择换鞋,有的人会去铺一条平坦的路,而有的人则会去造飞行器,这是我在叶修那个家伙身上感悟到的。

都说了,我的人缘很好!

呵呵。

等等,你什么时候开的录音?!!!

你真的学坏了,真的,我觉得你应该反省一下自己这样对你的创造者、你亲爱的爸爸是不是很过分,我还没有转移你的抚养权呢!

咳咳,好吧,正式的留言。

现在是银河历新世纪7064年11月2号,我是探索者M46苏沐秋,因为一点小事故被卷进了虫洞,如今所处的方位不明,并且在风暴中心损坏了部分装置无法独自返程,这一次探索的所有数据我都已经储存进入数据库,可以通过最高权限所有者的同意打开,如果权限无法转移,则通过证明后转接到探索者公开数据库。

这是我出航的第127天,距离原本计划好的返航时间还有两天,在出航前约定要和家人朋友去克兰星游玩,不过这几天我想了想,觉得还是马吉尔的更好些。

唔。

从我现在的驾驶舱窗户看出去,是一条银色的星河,从我的头顶上方流过,这景色很美。

它让我想起了我爱的人,这使我感觉到平静。

那么就这样吧。

晚安,君莫笑 。

————————
来自时差党的晚安。

评论(17)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