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荣光 112

明天就要出门了,今天想写点东西来着,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拿出荣光码了一章。

又是一章过度跑剧情。

————————
112.

    青林镇位于水族和潜族交界的星月森林边,是近年这片地方因为六星防护阵阵点而渐渐繁荣起来的城镇之一。在从兴欣城转道潜族,顺着西纳西河的河道向北,叶修一行人穿过潜族的星月森林,用了小半个月的时间,最终抵达了这座靠近水族阵点的小镇。

    “我还是想说,就带这么几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吗?”陈果看了看身边的人,苏沐秋和苏沐橙正坐在窗边讨论着什么,刚刚加入的两个年轻人中,罗辑正在埋头写着什么,那个叫做包荣兴的高个儿兽人则在锲而不舍地逗着叫做“斯德鲁”的云猫,让它抬爪子握手,唐柔居然也蹲在旁边看着!

    “让守卫队的人走另一条路,咱们一共也就七个人走潜族的路,还不一起进密林?”陈果知道他们这群人中叶修和苏家兄妹的厉害,可是那是密林啊,又不是一个两个人厉害就能在荒兽丛生的密林里安然无恙地进进出出的,这点叶修他们应该比她更清楚才是。

    “普通的狩猎让他们去就能解决,我们去帮忙也就是节省点时间,而我们要去猎的几个目标,几个人重点围杀就行,他们跟着反而累赘,就算不分开进入密林,进了密林之后也是要分开的,咱们轻装简行还能从兽族那边绕道过来找个人。”

    叶修看着陈果有点疑惑的神色,补充道:“我在等的人你应该也知道,他在兽族也是有些名声的,尤其是他话唠的程度,潜族领部蓝雨的副首领,黄少天。”

    陈果内心简直要流泪,这是有点些名吗?六族五圣中的剑圣黄少天,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位好吗?!这段日子她算清楚了解到了,叶修这人的常识和她的大概隔着整个星月平原。

    不过,“他是蓝雨的······这样好吗?”陈果忍不住压低了声音。

    叶修全不在意:“哈,没什么大不了的,密林狩猎对六族领部来说就是练练新人的事,真正族内排名的高手根本就不会出现,只把小孩塞在固定的狩猎队里就好,而且他们也不是没有做过偷偷混进狩猎队里玩的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就是杀个荒兽吗?”

    不就是杀个荒兽,吗?!

    陈果明白了,自己在这儿操心也是白操心,还是安稳地做自己的事就好了。

    “你又怎么打击果果了?”苏沐橙看了看陈果几乎要飘出一片阴云的背影,好笑地问。

    “我们只是针对接下来的行程进行了讨论。”

    苏沐橙刚刚是在和苏沐秋商议着做吞日的一些调整,这些日子苏沐橙已经从一开始粘着她哥哥转为和陈果、唐柔混在一起了,雌性凑在一起的黏糊劲儿是叶修他们这些雄性无法理解的,没几天这三个女孩儿就“沐沐”、“果果”、“柔柔”的叫成一团了,平时更是走到哪儿都一个牵一个的。

    不过陈老板倒是真高兴了,能够和崇拜对象朝夕相处,一起吃住一起说笑,陈果这段时间虽然要忙的事比较多,整体情绪还是保持着高昂的。

    尤其是在得知叶修他们的计划之后。

    说实话,可能是因为在得知叶修的身份之前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而且叶修和苏沐秋身上也没有什么高手的气质,苏沐橙就更不要说了,这位兽族女神性格再好不过了,所以陈果对传说中的高手还抱着一腔仰望期盼,黄少天虽然不是兽族的,可是他的声名震动整个大陆,是黄金一代中最为耀眼的一个。

    可惜她这点小期待,在看到黄少天本人之后彻底粉碎了。


    黄少天到达青林镇的时候已经是颜鸦归巢的时分了,镇子里的人都已经吃完了晚饭,关门落锁,一眼望去,街道上没有几个行人。

    潜族的这位剑圣就是在这个时候顺着标记找到了叶修一行人下榻的旅馆。

    黄少天的脚步极轻,气息内敛,在群战中常常被认为像刺客多于剑客的蓝雨副首领隐蔽行踪的本事六族无人能比,虽然他是从大门走进来的,还和前台老板说了会儿话,可是直到他找到房间敲门进去,整个大厅了都没人注意到他。

    但是等黄少天一脱掉厚厚的斗篷,扯掉围在脖子上遮住了半张脸的围巾,他立马就如同他那灿烂耀眼的发色一样让人无法忽视了——

    “我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有没有搞错啊,居然约在这种地方!这儿是我们潜族去据点时的必经落脚点好吗?!你没看到大厅里坐的一半都是我们潜族人吗?!幸亏我机智遮住了脸和身形,否则本剑圣还没走进青林镇就暴露了好吗?!你是不是想害我?!我可告诉你,本剑——”

    原本滔滔不绝的黄少天在看到叶修身后的某人时,猛地停住了,然后做出了一个非常有损他堂堂剑圣形象的动作——抬起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在确认自己没有看花眼之后,他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自他一进门就捂住了双耳的苏沐橙,最后目光还是定在了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的某人身上,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感叹,爆了一声:“艹!”


    “以上就是这次的具体安排,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陈夜辉目光扫过面前的狩猎小队队长们,在路过坐在第一排右首位置的时候停了停:“那就都散了吧,那个,邱非你留一下。”

    被点名的少年愣了一下、回了声“是”站起来。

    陈夜辉看着眼前身姿端正的兽人少年,收起有些复杂的情绪,脸上带出笑容来:“邱非你就跟着我们这队走吧,陶长老说了,这次狩猎你可是重点,等你回去应该就能直接加入咱们嘉世的主力了。”

    邱非的脸上却没什么喜色,只是点点头应了声:“这些都还要看安排。”

    安静、认真、努力,虽然是嘉世小辈里最出色的一个,连叶秋当初都对他另眼相看,不过这小孩没有半点张扬气,对陈夜辉这些狩猎队的人也很尊重,陈夜辉之前和邱非的交集不多,这一路走过来对他印象还算不错,加上邱非的前景一片大好,在刘皓被调离了之后陈夜辉也试着和嘉世高层别的人交流过,孙翔这个新首领也就不提了,肖时钦又是个面上温文其实油盐不进的,加上他毕竟是个昆族,其他人还是那个老样子,反倒是邱非给他感觉挺好相处。

    虽然这小孩对谁都这样,不过一视同仁也是一个优点。

    陈夜辉在心里点点头,他不是刘皓,他虽然对叶秋有私怨,可是他毕竟只是狩猎队的队长,不过是给人做事的人,对嘉世高层的权力没什么想法,也就没有刘皓那种因为叶秋看重而生的迁怒,虽然他面对邱非时也会时不时想到叶秋,可人是陶长老交给他的,想来应该不是叶秋一路的人吧。

    也是,在叶秋手底下可不容易。

    想到这里,陈夜辉对邱非倒是生出几分认同来:“叶秋走了还有孙首领和陶长老,嘉世的未来还指望着你们呢!”

    他这话说得堂皇,邱非却抿了下嘴角,少年人毕竟没有他们的城府,心里怎么想脸上总会带出来点儿,陈夜辉觉察到自己提起叶秋时邱非微变的神色,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拍了拍邱非的肩:“好了,你也去休息吧。”

    邱非在走出房间后在过道里站了站,微微垂下头,攥紧了袖口上火红的嘉世族徽。


    “老叶你实话实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黄少天指了指围坐的人,“我还以为你就一个人需要我帮把手呢,结果现在你自己看看,你,苏沐秋,苏沐橙,现在再加上我,你这是要杀哪个荒兽要这么个阵容,你是想去掀翻兽王的老巢吗?!”

    “对啊。”叶修说。

    黄少天默默看了他一眼,猛地站起来就往门外走,按常理来说这时候陈果应该拦他的,可是陈果自己也才刚刚知道叶修的打算,全身僵硬地愣在了原地,没来得及去挽留这位贵客,叶修老神在在地也不说什么,旁人都是以他为主,见他不说话也不动,就这么让黄少天走了。

    走了没几秒,他又回来了。

    “靠!!!”黄少天把他那把闻名六族的冰雨拍在了桌上,“叶秋你是不是存心打击报复?!在狩猎季去杀兽王?!且不说能不能杀得掉,就算我们几个配合得好在荒兽聚拢之前把兽王宰了,那整个荒兽群都会因为兽王死了闹翻天的!到时候荒兽因为兽王死了全都拼命跑了,这一趟来密林狩猎的所有人都会受影响,你这已经不是找骂了,你这是找死啊你!!!”

    叶修非常理解黄少天的顾虑:“所以我打算在半季过去之后再动手。”

    半季过去之后,很多零散的狩猎者都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猎物而散去了,剩下的基本都是六族的大部落,大部落的材料储存有保障,他们留下来是为了让新人多练手。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届的新人将在密林里度过一个相当难忘的狩猎季,并提前感受到这位前兽族首领的“用心险恶”。

    黄少天酝酿了一下情绪,就要开口,一直坐在旁边保持微笑的苏沐秋突然插话道:“你和叶修练一次手就明白了。”

    这个时机掐得非常准,刚好把黄少天即将蔓延得到处都是的垃圾话堵在了他喉咙口,黄少天哽了一下,换了口气:“你们这是缺什么材料?这是什么等级的东西,一定要打兽王的主意?”

    黄少天的脑子转得飞快,嘴里说着话,眼睛打量着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余光却把整个屋子扫了个遍:“说起来,叶秋你那把却邪留在了嘉世,你现在用的是什么?和我练手,那你手里的银武也必须不逊给冰雨的,否则你可赢不了我,或者让我换兵器?”

    如果要让他换一把平常的剑,苏沐秋就不会说这话了,黄少天可还没忘了叶修那把却邪的来历,最终他的目光停在了房间角落里一个黑色条状包袱上。

    叶修也不瞒他,走过去把缠着的黑布解开,取出了里面的千机伞。

    黄少天顿时瞪圆了眼睛,几步走过去,盯着叶修手里这个应该是雨伞却闪着银武光芒的东西,脱口而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叶修的手在伞面上轻抚过,笑里带了几分得意:“找个地方,哥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天才之作。”


    “怎么了?”

    来回报情况的宋晓不解地问突然不说话了的喻文州。

    喻文州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手心的伴侣符文,刚刚他明显感受到黄少天的心跳加快了,他若有所思地说:“少天走了有九天了。”

    宋晓叹了口气:“幸亏黄少不在,要是他在,听说于锋要走,只怕要起争执。”

    喻文州也有些无奈:“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重和追求的东西,于锋已经和我谈过了,他坚持,原本他族中就有一半昆族的血统,他要留在潜族还是昆族是他的自由,我们不能勉强,就让他去吧。这次让小卢和他们一起去密林,等他回来顶上于锋的位置。”

    宋晓有点担心:“小卢会不会年纪太小了?”

    六族比斗的场面那么大,面对的又都是这片大陆上的最强者,卢瀚文虽然身手很好,可是毕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而且他和高手过招的经验不足,面对突发状况难免措手不及。

    喻文州心态很好:“他已经很好了,只是经验总需要累积,而且我们在场上是一个整体,他应对不来的时候还有我们。现在多历练也是好事,蓝雨以后总要交给他们这些孩子的。”

    宋晓听他这老气横秋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看叶秋退位了,你也想退?”

    “叶秋······”喻文州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微妙,“嘉世的情形这些年我们都看在眼里,虽说不告而别像是叶秋能做出的事,可这次的首领更替有多少猫腻大家心知肚明。以叶秋的性格,虽然不会为了个人荣辱而不顾大局,可他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若论意念坚定,能像他这样的人寥寥无几。如今嘉世的格局已经渐渐偏离了他的初衷,嘉世舍弃他,还是他舍弃嘉世,都是迟早的事,端看是怎么个解决法,具体怎么回事我们不知道,可连苏沐橙都悄无声息地走了,想必不是善了。”

    潜族蓝雨的首领因为天生性别模糊的缘故,在体质和精神力上都做不到拔尖,可他虽然武力不及六族中最顶尖的人物,但识人谋事、统筹全局的能力却无人能出其右,纵然是叶秋、肖时钦和张新杰也就是与他齐名而已,既然他这么说了,宋晓觉得应该就是这样了。

    就在宋晓顺着喻文州的思路想了想这事儿,跟着点头的时候,喻文州突然笑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等少天回来,问他就是了。”

    “黄少?”宋晓很快反应了过来,“他去找叶秋了?”

    “他说是跟着狩猎队去密林了。”喻文州翻了一页手里的文件,在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神态安定得很,也不说是或不是,只说:“等他回来,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这场上场下,无论黄少跑到哪里去,首领心里都有数,宋晓也就不追问了,只是吐槽了一句:“他什么时候没有‘很多话要说’了?”

    喻文州将看过的文件递给宋晓:“这次可能不太一样。”


————————
这次他可能回来一个字儿不提,就当无事发生过。

不过我还是会问的。

————
隔了很长时间了,感觉自己的文风有了改变,要继续写很难找回那种感觉,而且有些姑娘在这个坑里呆了很久,感觉自己要是烂尾会很对不起这些妹妹,所以其实心里一直压力挺大的。

我是那种越有压力越烦躁,就越写不出来的人。

可是最近我想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原本写文就是为了自己开心,有姑娘捧场是意外之喜,我只能尽我自己的力去写我想要的故事。

而且,这文本来就是个人胡扯的东西!有一个胡扯的结局也很正常!

评论(57)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