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13

想想还是在睡前更一发吧


————————

13.

    在《天堂门》的宣传期间,曾有记者问叶修,整部电影中最喜欢的是哪一幕,或者说哪一部分。

    这段时间的叶修不同于以往每次答记者问都弄得记者哑口无言,反而格外的沉默,面对记者的指名提问,也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整部电影并不可分割,但是非要说的话,应该是《天堂门》刚开始着手的那段时间,人总是喜欢幸福开心的日子多于痛苦纠结的,我也不例外。”

    年轻时的林林性格固执,他是个不会轻易做出决定的人,但是一旦做出了决定,他就会坚持到底。在被母亲的朋友特地打越洋电话过来劝解、阻拦、责备之后,林林静静听完了这位虔诚的教徒对于“天火”和“教义”的阐述,在反复强调的“仁慈”和“悔改”中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您认为,当天使牵着您的手步入天国的时候,您第一眼看见的会是什么?”

    “······林林。”

    “是门吗?天堂的门?它有多高,或者多宽?只有在门规格内的人才能跨过他的门槛?”

    “你要聆听他的旨意,他会给你指引。”

    “我顺应着指引,走到了恋人的身边。”

    “恶魔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他迷惑你沉溺于虚假的愉悦,我们应当警醒并抵抗他。”

    “如果您这样想,那么当幸福来临时,您要怎么区别这是虚假还是真实?”

    “你要舍弃自己的傲慢,遵守他的话,犯戒者,他会降下天火作为惩罚。”

    “我依旧记得您第一次拜访时带来的葡萄和百合花,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您始终如同我的母亲一样慈爱而温柔,如果这一次我的选择与您的信仰相悖,那么就像我尊重您的信仰一样,也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我的孩子,我日夜为你和山姆祈祷,希望你们都能平安快乐,正因为我深爱你一如你的母亲,所以我才不能看着你这样错下去!”

    “如果我因为不符合规格而不能踏进那道门,那无论我将去往何方,我也会为您日夜祈祷,希望您能够平安快乐。”

    “林林,你不能这样错下去。”电话那边的人近乎哀求着。

    林林不是没有想过,他会面对的阻挠,也有信心去面对世间的一切责难,可是真的听到最亲近的人在耳边哭泣着说他错了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过,不过:“这不是错,这不是,我爱他就像您爱着威廉先生。”

    窗外的阳台上,支起的小茶桌边,林母正在往花瓶里插着花,郝易支棱着下巴一边看着一边喝茶,两个人在暖阳微风中闲谈着,不时有笑声传过来,此时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见面时的紧张和尴尬,看上去就像一对感情非常不错的母子。

    林林看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两个人,有些抱歉但依旧十分坚定地回答:“这从来不是错,这是我的爱。”

    挂了电话的人站在窗前久久没有动静,见他一直不过来,郝易有些疑惑地走进屋子里:“怎么了?”

    林林抱着手臂,手指在手臂上轻敲着,没有说话,郝易站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野看过去,只有阳台和阳台外一碧如洗的天空:“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阳台的门。”

    “阳台的门出问题了吗?”

    “没有。”

    “那走吧,伯母还在等你呢。”

    习惯了艺术家偶尔思维发散的郝易并没有多问,只是拉着林林的手走向阳台的方向,就要跨过低低的金属门框时,林林突然回头拿起了放在屋内茶几上的画板。

    郝易和林母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又好笑地说:“你这是又有什么灵感了?”

    飞快地在素描纸上打起了草稿的林林抽空抬头,笑着回答:“等我画好你们就知道了。”

 

    《天堂门》是一副怎样的画作?

    除开那些专业人士才能听得懂的技法、比例、颜色等等东西,这幅画在苏沐秋这样在艺术方面相当普通的人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很多宗教画一样,只不过篇幅要大很多,几乎占据了大半面墙。

    斯尔顿为了这幅画,特意花了不少功夫,下了很大力气才请来了一位林氏画派的北斗级人物,由他亲自主持,由他的三个画家学生一起合作,才跟着电影的进程一起慢慢完善这幅画。

    由云和光组成的天国之门,天使在云层上歌唱,大天使牵着即将进入永恒之国者的手,要将他引入天堂,小天使在他们的身周飞翔,云层上下还有无数生灵,他们都看着这位被神选中的宠儿,神情各异,只有天使的脸上一直带着平和而欢乐的微笑。

    而被牵引的人却看不到面容。

    “有人说,这是林林自己,说这是他渴望得到解脱,也有人说这是看画的人,因为看画的人不一样,所以没有固定的长相,也有说是林林的母亲薇安,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死后前往她信仰的天国,当然还有一种说法,说这是郝易,林林用这副画劝解当时病重痛苦的郝易,希望他能够去往平安永乐之地,不忍心见他再一天天痛苦下去,这个说法被很多人接受,因为郝易就是在这幅画前自杀的。”

    叶修之前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而且作为林林的扮演者,他自己对于这幅画也有他自己的见解,苏沐秋只想听听他是怎么想的:“你觉得呢?”

    他们这些天已经听编剧、导演和画家一群人为这个问题争辩甚至争吵很多次了,不过他们倒是没有拉上叶修,不想让自己的想法干扰到叶修,苏沐秋还是第一个跑来问他的人,结果叶修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拉着苏沐秋又向前走了两步,面对墙上这副还没完成的油画,指向画的中心:“你看,旁边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小天使都在看着这个人,因为他是即将进入天堂的幸运儿。”

    “可是,”叶修和苏沐秋换了个位置,自己站到没有面容的被接引者一边,让苏沐秋站在大天使那边,然后学画里人的动作,侧过身看着苏沐秋,“从这个人的角度,他的眼里只有牵着他双手的大天使。”

    苏沐秋看着对方的眼睛,被浅浅描过的眼线略深,黑色的双瞳里看不出喜怒,只有瞳孔中映着人影。

    他就是这样看着郝易的吗?

    苏沐秋眨眨眼睛,试图去看清他眼底的影子,一如这些天,每一次照镜子的时候,他总要看很久才能看清里面人的面容,他知道这个状态不行,他已经渐渐分不清自己和郝易了。

    频繁地出戏入戏,叶修带来的压力,郝易的出身和经历给他的认同感,让他不断深入这个角色,这样虽然有助于他挖掘这个人物的深度,让他更好地去演好郝易,可同时也超过了自己的心理防线,导致郝易反过来影响到了他自己。

    可他现在不能停下来,也停不下来。

    他只能顺着剧本的所写的,像历史上发生过的、已然注定的那样,一步步走到他的终点。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我做了一个决定。

    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母亲的时候,她兴奋得就像个孩子。

    “嗨,让我来,让我来办这件事!”

    她在屋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记下她想到的,需要的东西。

    “一生只有一次我的王子!我们要让它足够难忘!”

    “惊喜!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惊喜!一个足够特殊的日子,让它变得从此充满意义!”

    她几乎是小跑到了日历前,哗哗翻动着墙上的日历,一边翻一边念叨着。

    “现在是三月末,三月,四月,四月!林林,你觉得四月怎么样?!虽然小易四月要出差跑一趟外地,可是他一定会赶回来的,四月十六号亲爱的,这样你们七月八月的时候可以出国玩一趟,哦,我以前回国感受过,这里的夏天可真热!”

    “让我看看现在的年轻人一般是怎么做的,可能我的思维有些老化了,跟得上时代才好,嗨嗨嗨,你过来亲爱的,你最了解他喜欢什么了。”

    “你觉得这样好不好?哎?!这样也不错!”

    “亲爱的,你对跳舞怎么看?”

    我已经记不清那个下午母亲都具体说了什么了,只记得她忙碌欢快的身影和一直不曾消失的笑容,它们让我这些日子面对太多反对声音而生的一点忐忑都消散了,我甚至有了调侃她的心情。

    “可,母亲,如果小易拒绝我怎么办?”

    母亲因为这个问题猛地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足足沉默了一分钟,然后她难得有些犹疑地问:“会吗?”

    我仔细想了想,也有些不确定起来:“大概?母亲你当初是怎么想的?”

    “什么?”

    “你为什么会答应父亲?”

    “因为我爱他,我愿意一直和他在一起。不过亲爱的你可能弄错了一点,当初是我向你父亲求婚的。”

    我温柔宽和、身形娇小的母亲这样回答。



评论(12)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