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11

这章好像被我写得有点腻歪了😔😔😔

——————
11.

    说这话的时候苏沐秋的语气是相当笃定的,可真到了这么一天,苏沐秋还是在心底里打了一篇又一篇的腹稿,关于嘉世和陶轩——当然不可能是赞颂之辞。

    他还记得那天夜里下了雪,当时已经到了年末,很多企业的财务部和人力部这个时节都特别忙碌,忙着计算这一年的得失,忙着年终绩效,忙着发工资,忙着为明年的人事做考虑。而苏沐秋的职位偏向技术性,这个时候的年末活动都已经按部就班走上了正轨,各个部门该做总结的做总结,该加班的加班,像他这样的核心技术人员,也就该收拾收拾准备放假了。

    所以这天苏沐秋下班下得比较早,就在他刚刚走出电梯的时候,接到了苏沐橙的电话。已经在行业内颇有名气的苏沐橙很久没有这样和苏沐秋说话了,她的语气又急又气又委屈,说刚刚公司高层内部开了会,叶修被迫和嘉世解约了。

    “那,叶修说了什么?”苏沐秋站在公司大楼前,看着不远处繁华的商业街上人来人往,沉沉的夜幕中,纷纷飘落了细碎的雪花,他突然想起来,今天出门的时候叶修忘了戴围巾,衣服也少穿了一件,外套估计挡不住夜来的风雪寒意。

    “他说,他要休息一下,想想接下来的路。”苏沐橙说话还有点鼻音,也不知道是天气太冷着凉了,还是哭过了。

    “然后再回去是吗?”

    “嗯,”苏沐橙轻轻应了一声,“他还会回来的吧?”

    “你觉得呢?”

    “他说,他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那相信他就是了。”

    苏沐秋和苏沐橙聊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抬头看看天色,趁着雪还没下大,跑到了街对面,走进一家男装店,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件大衣。

    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车,把新买来的衣服摘掉挂牌扔在车的副驾驶座上,苏沐秋调转车头,银灰色的轿车融入车流中,没有顺着以往的道路回家,而是往相反的方向驶去。

    可能每一个结束了一天繁忙工作的人,在走出公司、走进人群以后都会在某个时刻有这样那样的感想。看着车窗外各色车灯汇成的光带,闪烁着沿道向前,仿佛川流不息。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火霓虹一片辉煌,路上的人声、车声、喧嚣的音乐声,忽近忽远,热闹得很,自己身处其中却难免感到有些疲惫和寂寞。

    苏沐秋在想叶修。

    他想起了当年陶轩来找叶修、吴雪峰和自己的时候,一群人谈论起关于陶轩的设想,那时他们都还是学生,比起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资本,也没什么人脉,虽然有本事,但是经验不足,和所有初出茅庐、即将进入社会的学生一样,对未来有展望,却还没想好要如何走出这第一步,如果非要说他们有什么是现在所没有的,大概就是一股学生气和年轻了。

    可那时所有人都一样的单纯、认真、努力、坚持,那真是一段让人十分怀念的时光。

    虽然后来苏沐秋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加入,可是这些年他一直看着叶修他们走过来,有挫折,有困难,有成长,最终取得一次次的成功。很多人说,因为叶修这些人才有今天的嘉世,可嘉世本身又何尝不是叶修人生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也是嘉世造就了今天的叶修,所以叶修绝不会主动离开。

    但是留不住的人事和岁月就像树木身上的旧皮,总会慢慢剥落,所以才会有一圈一圈的树轮记录下它经历过的时间。

    当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也就像到点下班一样平常,只不过这一次,离开的人不会再回来了。



    快要到嘉世的时候苏沐秋给叶修打了个电话,结果叶修的手机关机了,大概是又忘了充电,苏沐秋想想,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问叶修人在哪里。过了没几秒,苏沐橙的短信就回过来了,说叶修沿着嘉世门口的马路向东去了,还没回来,她正在帮叶修收拾办公室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

    从苏沐橙回信息的速度来看,这位大小姐显然已经结束了手上的工作,正在埋头玩手机。苏沐秋没有对她消极的工作态度说什么,只是沿着马路放慢车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着叶修的身影。原本这个时间点,路上的人应该很多才对,可是这场急来的风雪把还在室外的人都驱散了,马路上只剩下车辆和寥寥的行人,这大大减小了苏沐秋找人的难度,没一会儿,他就在对面一个关门的报亭下找到了叼着烟的叶修。

    “找到他了,这样吧,反正已经这个时候了,他早上开公司的车过去的,钥匙还在老地方,你帮忙还回去,他人和我走,东西就先放你那儿,回头去拿。”苏沐秋安排妥当之后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停车,拿了伞和衣服去找人。

    然而等他找过来的时候,刚刚还在这里的人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雪越下越大了,或许是角度问题,从苏沐秋这儿看过去,夜雪在炫目的霓彩下并没有显得光彩绚丽,反而变成了暗灰色,地上已经堆了一层薄薄的雪,被行人踩得淹湿在雪水中,让这个城市的角落显得有些颓败。

    苏沐秋心里有些急躁,不是因为人不见了,也不是因为担心对方会怎么样。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很想见到叶修。

    就在这时苏沐秋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苏沐秋急着找人,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儿?”

    电话的那边某人熟悉的声音瞬间让他原本提起来的心放回了原处,苏沐秋松了口气:“你呢?”

    “我现在在嘉世东面靠近超市的电话亭这里,本来想打给你,结果手机没电了,”或许是因为电话亭的空间封闭,叶修的声音听上去比平常要更软和一些,“结束了,你来接我吧。”

    这个人离开嘉世走了一路,见雪下大了就在报亭下躲了会儿,却没有过马路去等公交车,或者走回头,而是在发现手机没电之后,去找了个电话亭,给他打电话。

    苏沐秋突然一阵鼻酸,觉得有些好笑,又有点心疼:“好,我来接你。”



    叶修站在电话亭后面的一家店外,之前他发现自己身上没有硬币,找店里的老板娘换了五个,见他又走回来,热心的老板娘正招呼他进店里去避避。叶修捻了手里的烟,正要把烟头扔进垃圾桶然后到店里去等,接他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谢谢您了,接我的人来了。”叶修冲店里打了个招呼,跑到了过去。

    “你先把衣服穿起来!”苏沐秋一手撑着伞,一手把大衣递给他,“风越来越大了。”

    叶修把衣服接过来撑开一看:“你这哪儿来的衣服?这码数也太大了吧,都可以装两个人进去了。”

    显然苏沐秋之前忙着开车过来找人,没有试衣服的大小,直接报了叶修平常穿衣服的码数,拿了就走,根本没发现这是大码的,加上大衣本来就比一般外套做得要大些,难怪他急着刷卡走人的时候,导购小姐看着他欲言又止的,买错了大小的人摸摸鼻子,跳过了这个话题:“你先穿起来就是了!”

    叶修也没再纠结这个话题,直接抓住左边的衣扉,扯着大衣右边的领口,把苏沐秋搂过来,一起裹了进去,然后用右手接过苏沐秋手里的伞:“好了,走吧。”

    苏沐秋有些别扭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这衣服虽然大得出奇,可是两个成年男人一起披着还是有些小了,而且这个姿势很容易让他想到小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某个言情电视剧,片头里男女主角批着一件大衣冒雨奔跑的情形实在是和他现在这个样子有些像,这种联想让他有些囧,囧着囧着,他就笑出来了:“闹什么这是?搞得和两人三足似的。”

    “两人三足也是要考验默契的,再说这样不是更暖和些吗?”

    当然暖和多了,一件大衣一把伞,几乎把他们两个人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无论是越来越大的风雪,还是入夜的都市,甚至是种种人事和纷乱的情绪。

    马路上的车依旧川行着,路人还在向着公交站台奔跑,顶着手提包的女孩匆匆从他们身边跑过去,追赶即将到站的公交车。

    在这个容纳了近千万人的城市,每天都有无数人从你身边走过,可你只能牵着一个人的手,和他在风雪交加的夜里靠在一起取暖,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纷乱的雪花在炽白的路灯下仿佛变成了一个个荧光的光点,洋洋洒洒,在肃肃寒风中飘摇不落,映着地上的积雪,也映在行人身上,伞面遮挡住风雪也遮住了光线,叶修背着光,整个人都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

    苏沐秋半侧过身看向叶修的侧脸:“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

——————
字数超了QAQ

评论(11)

热度(176)